地区版

极为难得的信徒黄德堂先生

【编者按】这是一篇由浙江奉化真神堂93岁的袁相中长老提供的老传道人的感人事迹。作者为已故的邵升堂老牧师。他毕业于金陵协和神学院。浙江象山县人,曾任鄞州区两会领导、宁波鄞州区茅山教会牧师至离世。对于文章,笔者稍作了文字上的修饰和编辑。请大家分享以下见证。

黄德堂先生(1886-1981)是浙江省象山县中娄乡小湾塘人。他是一个在主内极为罕见的信徒,是一个在教会中没有传道人名义的真实传道人,而且远超过一般传道人。他真正做到舍己忘我、向主尽忠的地步。几十年如一日丝毫不变,做到了蒙恩起始时,主耶稣要他遵循订立的契约上的话。

曾有一个信徒梦见主耶稣领了一个小耶稣来,这小耶稣就是他。他有很多奇妙的属灵经历,主曾藉他多次显出神迹奇事,然而他并不自满。相反,却是极其谦虚地感慨自己不足,叹息自己在真道知识上的幼稚。

有暇就研读圣经,向人请教,还常认为自己是个又恶又懒的仆人,难以向主交帐。他的足迹遍及象山全县各个有基督徒的地方,传道、探望信徒、帮助他人解决灵性上和家庭中的一些问题。

邻县的信徒,也多有认识他的,因为他也常到别地去参加聚会并见证主道。

他的经历有些是很特别的,因而更为可贵。为了使他的事迹不至于失传或误传,几年前,我曾与他约定,待有机会时共聚一起,让他重述那些奇妙经历,而由我把它记录下来。

不想他竟然在一次重病后,自己提笔来写,不知写了多少天,用着各种不同的纸张,密密麻麻地写了许多张纸,没有标点、没有分段,错别字极多,用的口吻是当地土话。以后我去见他,他把他所写的稿给我,我把它带回来花了不少工夫来整理。

根据他的原稿,摘录比较重要的一些情节在用词上稍作修改,并且在某些情节上,把我所知道的补上。

我是自幼就认识他的,我的家与他的家只相隔十多里路。当我在神学院毕业被当时的教会组织分派来外地担任驻堂传道工作时,是他伴送我的。那时他的年龄已是六十多岁了!

论年龄,他超过我的父母,所以无论是年龄,或是灵性经历,我都不敢称他为“弟兄”,只得用“先生”或“老先生”这名称来称呼他。他的事迹很多,这里所摘录的,只是其中比较突出的一部分,多数的事迹是在解放前。

黄老于1981年5月18日逝世,他的儿孙们原来不想对外宣布他的讣闻,不给外界有什么影响,不料出柩那天,仍然从各地来了四百多人为他送葬。他的孙儿有信给我,联系整理关于他的见证材料的事。他们知道我的手头有他给我的一些亲笔材料,这样,我不得不将手头的资料择要地整理一些,用来为主做见证;一些不甚紧要的或是过于琐碎的,就不选用了。因为整理他的见证材料,乃是为了叫人得益,同时,每一个灵性造就很深的人,不可能事事完美。黄老也不例外,他也有不足之处,这是因为缺少知识智慧而产生的,是好心办错事。

无论如何,黄老是一位极为难得的圣徒,他是个具有像圣法兰西斯那样心志的人。他忘掉他自己的肉体,在他奉献之后的一生,他甘愿贫穷,从不感苦,虽在贫困中,每日仍是很喜乐的微笑的,从不向人诉苦。

他出门为福音事业奔走,无论炎夏酷暑或数九寒冬,都是赤着双脚走路。他有每早晨禁食,黎明前上山祈祷的习惯,九十高龄时,仍然进行。不管风霜雨雪,上山无荫蔽所,衣裤尽湿,也不在乎。他有的是一颗赤诚的爱主爱人之心。而不是说他的圣经知识或是讲道内容有什么特别可取之处,我们纪念他,向他学习的,主要不是他外面那样的形式,而是他内在的虔诚!

但愿感动他的灵也同样感动我们!

邵升堂写于1981年11月 1988年略作修改

(感谢袁相中长老!关于黄德堂先生的见证,日后会陆续发表。)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