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双胞胎

耶稣爱你 祝福
耶稣爱你 祝福

阿美和阿丽是双胞胎,出生在五十年代。

那年头,双胞胎可不是件好事情,意味着家里一下子多了两张嘴,做爸爸的幸福并痛苦着,抓着头发的手爆出青筋。

爷爷在一个月前下地的时候摔断了腿,虽然接好了骨头,却因为没钱继续治疗,现在连地都下不来,还欠着村里老中医的药钱呢。

妈妈在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后,再次昏睡过去,作为家里最高权威的奶奶通知她,双胞胎已被送走。剧情老套得无法更老套,一是穷,二是女孩,且是两个。之后婆媳大战几十年,到其中一方离开世界战争终告结束。

先五分钟来到人世间的姐姐阿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遗传了妈妈的大眼睛白皮肤爸爸的高鼻梁小酒窝,真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花见花开,被来村里蹲点的工作队队长抱去给他家的三叔家的四姨家的外侄子,外侄子结婚五年没有孩子,奇巧的是队长第二天就调走了。

阿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妈妈营养不良,且不够姐姐厉害会抢东西吃,整个就像一只小猫,皱巴巴的,最后,小姑发现,阿丽的眼睛是瞎的。多年以后,姐妹相见的时候,姐姐还挖苦妹妹,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得丑还瞎你不进福利院谁进啊?所以,奶奶和姑姑两个辗转五次车到隔壁的隔壁的县福利院门口放下阿丽。几十年后,阿丽才知道,奶奶当年做过妇救会会长的,在日本人眼皮底下为山上的游击队送盐送粮送情报,一次都没有被发现过,所以见识是不一样的。

阿美跟着高学历高收入的养父母,最后到了北京,一家人奇妙的躲过了文革的大劫。阿美嫁了个大学同学,夫妻是最早一批下海的风流人物,钱不再是钱,只是一些数字而已。

正如老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阿美的先生,就像电视剧中的多情男主角, 周旋在各式的女人怀里。心有不甘的阿美,开始像一些有钱又寂寞的富太太,出入那些有赏心悦目的帅哥坐台的酒吧。

夫妻双方好像很默契,你玩我也玩,为了孩子也不离婚。再说,离婚了,面子不好看,这圈子,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

这天,阿美同一个姐妹正在一家俄罗斯风味的餐厅吃饭,一直跟着姥爷姥姥的女儿打来电话,说姥姥快不行了,要她马上回家。

阿美喝了点酒,昏昏沉沉的脑袋,差点撞到人,回到时,养母已经离开世界。办完后事,养父找个机会,跟阿美好好谈了一场长长的话。

阿美这才知道,爹还是爹,但不是亲爹,亲爹在几千公里外的乡下。

找不找回?乡下的亲爹?这几个字,令阿美马上跳出一副脏兮兮的衣服粗大大的光脚板用手指挖鼻孔的恶心的乡下老头的图画来,摇摇头,这都几十年了,还找个二锅头啊?搞不好,乡下八大姑七大姨贴上来怎么办?那不被那个骚包老公笑掉牙了?不认!坚决不认!

这天,闺蜜来电话,今天在燕莎看见你老公又换了个女的。气死了,气什么啊,不是已经免疫了吗?为什么每次听到胸口还是会痛?

去香港买衣服吧!这是每次伤心过后的治疗,钱不花难道留给那些狐狸精花啊,再顺道去看看那传说中的亲爹吧,那地方,也就是自己的出生地,好像离香港也不远。找到亲爹,回头就离婚,姐也是有亲爹的人,乡下就乡下,不讲理更好,回头去闹得那混蛋出不了大门才好。

养爹也来了,虽然七拐八拐的才送阿美到他手上,但人家当年也来过这里现场考察过的,不是那个只在这里逗留了二十四个小时就比送走的阿美可以比的。

一切顺利,只是战斗力特别强的妇救会会长早已离开,据说离开的时候眼睛一直不肯眯上,后来,亲爹在她耳朵旁边说,我保证把双胞胎找回来,这才闭上。

见到亲爹亲妈,阿美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母爱真不是假的,如假包换。亲爹也不是他想象中的土老汉,人家会电脑,手机是最新款的“爱疯”。乡下也不是那个乡下,比她住的那个小区别墅还漂亮,何况,这里没有雾霾。

原来,她还有个妹妹,就比她小几分钟而已,这个妹妹是在妇救会长断气的一个前被找回来的,得益于如今的高科技和爱心大大的福利院院长的档案保管。可是,这个妹妹是个瞎子,还嫁了个瞎子,阿美一阵恶寒。会不会还生一窝的小瞎子啊?想想,去银行取两万块钱。

阿美真是差点被闪瞎了戴在脸上的那副纯钛金眼镜。

妹妹的家,窗明几净,整洁有序,妹夫帅得无比,虽然妹妹一辈子都无法看见,但是,同是盲人的妹夫,熟练的做着家务,按照妹妹的要求准确无比的团团转来转去,吃饭的时候,更是给妹妹夹的菜都是刚刚好。

秀什么恩爱?拉仇恨而已。阿美恨恨的往两个人身上放眼刀,虽然人家看不见。

妹妹的家,墙壁上贴着十字架的年画,还有一副耶稣像,这些阿美认得,那年圣诞节被一个闺蜜拉去教堂应节,散会的时候门口的接待就送她们一人一份这个礼物。不对,十字架下面那不是桌子,是一架电子琴,原来,妹妹还会弹琴。吃完中饭后不久,陆陆续续来了十个八个住在附近福利厂宿舍的盲人,他们是工友,也是附近教会盲人团契的团友,周间到阿丽家来聚会,阿丽是团契的司琴,阿丽的老公是团契的团长,怪不得坐下吃饭的时候这个妹夫神神叨叨的念了一堆感谢耶稣的话。

今天她们唱的第一首歌是《奇异恩典》,当琴声响起来的时候,那些盲人在一本本凹凸不平的书上摸来摸去,她们的脸齐齐对着阿丽的方向,她们的眼睛,那一刻,阿美觉得她们的眼睛像闪闪的星星,她们的声音,切,姐好歹也去过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人,怎么会给这些人唱得眼泪巴拉巴拉的往下滴呢?

……

带着一袋子妹夫买的干海货飞回北京,阿美决定,再给老公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一次机会,暑假的时候,把孩子老公带过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