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从圣经视角再看新娘姨

对婚姻,圣经里创世记1章27节“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诗篇王家婚礼诗歌也说:“你比世人更美,在你嘴里满有恩惠,所以 神赐福给你,直到永远。”

婚姻就是慎重的,认真的,是有规矩的,就像两个新人都接受生命的主(福音):重生、永生、主里有平安。

年纪小时不懂事,其实当年我看婚礼就是看新娘,因为心里知道:有一天我也要做新娘子,我也是一个男人的女人。如今解读,除了童年喜宴看到的新郎与新娘,更多加入了生活的意义:“那些仆人就出去,到大路上,凡遇见的,不论善恶都召聚了来,筵席上就坐满了客。”(路22:10)

小时候我住南方,常随妈妈到外婆家,那是带有雕梁画栋的江夏堂三合院。记得大人说不多久将有一场婚礼,外婆家十来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便开始盼望了……

我爱看黑白老照片,泛黄却很多故事,尤其半世纪前的照片看来更温暖有味。我最爱看妈妈家那张新娘老照片,泛黄黑白照,如今她高龄84,她有弟兄姐妹八人排行老四,老五即她的妹妹,我们打小叫她“新娘姨”。

世间生活,人人不都追求幸福?每个新娘子穿上白礼服后,认真地小心地走在两家迎亲队伍的欢呼里,陪伴新娘子的所有参与者,谁都是有爱、尊重、祝福、不舍、盼望、接纳……从儿童到银发族,一路氛围总是平安,喜乐。如今新娘姨已年逾八十大家仍不改口,母亲与新娘姨都擅裁剪,俩人至今仍爱聊女红美学,姐妹情深。  

那是半世纪前的新娘姨印象,听说那年代也有凤冠霞帔坐花轿的,但我们的“新娘姨”是穿西式白纱,洋式派头走出父母的家。

上午,记得礼车还没来,小鬼头们总偷偷靠近新娘去讨喜;坐在东厢房的她始终垂低着头,小心翼翼,与她做衫时的表情很像,既安份也富足,多了份孤注一执的美丽,黑白照片多张犹见众人围拢“新娘姨”。

新郎来了,与新娘同在主厅中堂拜别祖上与父母。锣鼓、唢吶都昂扬,更多人围护着轻手蹑脚的“新娘姨”,她每一步都婷婷袅袅,每一屦都步步莲花,小孩们时远时近,时闹时静,“新娘姨”在簇拥中始终默默无语,自我深情。牵新娘的人协助穿高跟鞋的她走出三合院,小心走下坡路,小心坐上礼车。

礼车走了,新娘没了,我们还在院子里玩,闹了一阵,尽了兴,个个也随自己妈妈回家了,但是从那年起,“新娘姨”就被二十来个孩子叫到如今。我们谈起婚礼,仍像昨天才结束的婚宴。

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环境,我们社会有无数“新娘姨”,做了新娘后认真认命地过了自己的一生,进入更大的社会关系去成全、接纳、付出、造就人生,他们边走边悟,千山万水,且行且惜。旧社会的老故事迷人,我们也就这样那样慢慢长大了。今我更多机会得见神的荣耀,解读童年与新娘姨,有更多意义:“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

当年新娘姨出嫁的三合院早就破败无存,多少次梦里看见婚礼,有“新娘姨”,有南方老乡,有儿童,也有“我”;这一明一灭往事模糊了,遗忘了,我已近花甲,三思两想,还是爱听老人讲。如今“新娘姨”已是耆耄老人,不过仍爱拿针线做衣裳,那种对生活的认真不放弃,值得回味,值得学习。

其实人生很多不一定会有重来机会的,像做新娘子,像荒烟漫漫的雕梁画栋三合院,早在三十年前电影公司就收购拉走老宅许多有价物了。今天调色布画,并构图完成一幅“并蒂莲”,呼应童年的“新娘姨”还有那一场婚礼。下次回娘家,还想陪母亲去看我们的“新娘姨”。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