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思考  >  正文

伤心!他因顶撞“家长”遭解职,离开教会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福音传到了某边远山区的乡村,建立了聚会点。当地一名G姓青年,因家庭贫寒初中毕业后无钱继续上学,自暴自弃,后来染上赌瘾,终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后来,在基督徒亲友的带动下,他接受了基督信仰,一改往日的惰性和劣迹,也彻底告别了牌友。

当时,该聚会点的信徒是一些念书很少的中老年人,相对而言,G弟兄是一个文化人了。该聚会点也没有传道人,主日聚会只是由认字的信徒带领唱诗、读经、祷告和分享见证。G弟兄的加入,让弟兄姊妹们如获至宝,一致举荐他在主日领读圣经。他也十分乐意担任这一事工,并对教会有了负担。后来,为了牧养信徒,他报读了某空中(无线电广播)圣经学校。几年后,他取得了该学校的本科毕业文凭,也成为了该地区第一位有一定神学装备的传道人。

该聚会点在他的牧养和另三位义工组成的管理团队之带领下,七八年的时间里,信徒由原来的二十几名,增长到近百名;而且建了教堂,发展成为了一间初具规模的乡村基督教堂会。G弟兄口才很好,也成为了该地区教会里一位小有名气的传道人(义工)。因此,该地区基督教两会的负责人,也常常邀请他参与两会举办的义工临时培训工作(做义工)。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三位管理人员中,一位因病离世;两年后,又一位生病而长期卧床,另一位年事已高,也不能管事了。同时,随着改革开放,教会里稍为年轻又有点文化的信徒都外出务工,从而,新任的同工没有前面那三位有见识和生命。这样,G弟兄失去了较好的属灵伙伴,失去了同路人的扶持;且随着他家两个孩子的成长和升学,家庭经济压力也逐渐加大;再加上他看到同乡的同龄人在外务工,已赚得盆满钵满,而他家的经济却日益捉襟见肘,种种原因,他开始软弱。后来,昔日的一些牌友又找上门来,于是,他又开始小赌了,失去了原先事奉的热情,也在信徒中失去了生命见证。这样,他几乎开始逃避堂会的事奉。

2003年左右,G弟兄为了协助Y某(笔者在《寒心!一义工“卧底”异端,反成异端骨干》一文中,提到的那间堂会的“家长”Y某,因其所管理堂会部分同工,已经知道其独自接待的那俩位来自河南的女孩是“重生派”异端分子,导致那俩女孩已难以协助她牧会,也需要另行物色传道人。同时,Y某平时也欣赏G弟兄的口才,于是,她又独自作主,将G弟兄接到她所牧养堂会协助她,月薪300元。)牧会和远离昔日的牌友,带着妻子W姊妹和两个孩子来到了Y某堂会所在的集镇。G弟兄也再一次告别了昔日的牌友,重新回到教会事奉,而且也很尽职。

大约半年后,在该堂会的一次同工会上,又有几位同工向Y某提出,应该让来自河南的那俩女孩公开身份,否则,请她们离开这间堂会。Y某回复:那俩女孩是纯正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不便公开其身份,再次强调有她知道她们的身分就行了;再者,她们所用的诗歌本和所阅读的属灵书籍,也与本堂会一样,绝对不是什么异端分子。G弟兄接过话茬,说:“异端也与我们同样使用一本圣经。用与我们一样的诗歌本和属灵书籍,这不能证明她们不是异端。要接待外来传道人,必须要求她们出示身份证,同工都应该清楚其真实身分,这样才能共同侍奉神。”Y某见G弟兄如此答话,有些不耐烦地说:“就是她们拿出了身份证,你们也不会清楚她们的教会背景!”“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交通又这么方便,我们可以上网查一查她们的教会背景,或联系她们所在的地方教会,或直接去她们的家乡访问一下她们那里的教会。这样,不就清楚她们的教会背景了。”G弟兄真诚地对Y某说。那几位同工,见G弟兄这么一说,就要求那俩女孩出示身份证(因Y某也通知她俩来参加会议了)。Y某见此情形,就大发雷霆,宣布不开会了,并带着那俩女孩气冲冲地离去。

第二天清晨,G弟兄的妻子W姊妹照例来教堂晨祷。祷告结束后,Y某让W姊妹稍留一会。待其他晨祷信徒离去后,Y某对W姊妹讲:“你回去告诉G弟兄,让他从今天起,不用来教会事奉了。”W姊妹问出了什么事。Y某讲:“我将他接来是帮助我的,没想到他却反而拆我的台。昨天开同工会,我说一句他顶一句。”后来,有同工知道这事后,劝Y某再考虑一下,这样让G弟兄走人,是否有些不妥。Y某回答,她已经决定了,不用再考虑。这样,G弟兄就离开了该堂会。然后,他将两个女儿托咐给他同胞大姐,带着妻子去广东打工了。从此,G弟兄迷失在南下打工的浪潮中,没有去教会了。笔者相信,G弟兄当时离开教会,一定带着不舍,也带着无奈,更带着几分伤心和泪水!

笔者认为G弟兄的跌倒,不仅与他个人的生命有关,而且也与教会的管理有关。一是,G弟兄是空中圣经学校毕业的,没有属灵导师,因为服侍环境的变化和个人生活出现困难,在他最需要人安慰和鼓励的时候,却没有。这也揭示了从空中或网络神学院校毕业的神学生,在教会事侍中的孤独。试想,如果基督教两会的牧长,能够将这类基督工人纳入自己的关怀对象,平时多多地关心他们,特别是当他们出现困难或灵命枯竭时,能够及时给予他们关心和安抚,他们也许能够走出软弱,走出灵命枯竭期,重新得力。以利亚先知,在迦密山与巴力先知斗法大获全胜之后,因耶洗别一句——“明日约在这时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象那些人的性命一样,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而软弱跌倒,以至在罗藤树下求死——“耶和华啊,罢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若不是神差遣天使来抚慰他,并给他饼和水增添心力,只怕他也是躺卧不起了(参王上19章)。伟大先知以利亚尚且有软弱、有灵命枯竭的时候,何况普通的传道人呢?

二是,如果教会同工能够看见传道人的生活需要,教会懂得供养传道人,肯定传道人辛勤牧会所付出的代价,G弟兄也不至于受家庭经济困扰,也许不会因此一蹶不振!

三是,基层教会在管理上,若有上级两会牧长的指导和监督,采取团队管理,并建章建制,依规管理教会,就不至于个人说了算。G弟兄也就不会因冒犯“家长”Y某,而被解职,被迫离开禾场。

笔者借此呼吁国内教会牧长,应该特别关注农村教会的管理和牧养,关心农村教会传道人物质和灵里的需要;特别是要关心从平信徒中成长起的传道人(未读全日制神学院校的传道人),因为,他们更需要属灵导师!

愿神感动G弟兄,早日回教会聚会,并重新得力!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寒心!一义工“卧底”异端,反成异端骨干

异端传播的手段是有织组有计划有步骤,且十分狡猾的,对教会的破坏力也很大。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