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首页>教会>正文>

寒心!一义工“卧底”异端,反成异端骨干

多年前,两位自称来自安徽家庭教会(实际来自河南,系异端“哭重生派”)的女孩,二十来岁,文化程度不高,不公开身份,化名“蒙恩”和“灵鸽”,自称“福音使者”,潜入某省边远农村地区,混入当地教会,以她们的“虔诚”迷惑了当地一堂会的主要负责人Y某。

该堂会由平信徒创建和发展壮大,那时只有近十年历史。Y某是从他们中间成长起来的平信徒领袖,没有神学装备。她也是这间堂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家底殷实,乐意奉献,并十分热心教会服侍,且比其他信徒有文化,从而,成为该堂会的主要负责人兼专职传道员(义工,那时,该堂会所有同工均为义工)。

Y某对教会实行典型的“家长制”管理,她是“家长”,教会一切事务由她说了算。由于信徒都不懂教会管理,没有信仰根基,而且单纯,对Y某也很顺服。那俩女孩又“虔诚”又“熟悉”圣经,于是,Y某求“贤”若渴,独自作主,将那俩女孩留下来协助她牧会,且将她们长期安顿在热心接待的信徒家庭里,在一位信徒家里一住就是三年有余。

起初,也有同工向Y某打听那俩女孩的身份。Y某称她查看过她俩的身份证,以她俩是家庭教会的传道人,为了保护她俩的安全,不便公开其身份为由,而未透露其真实身份。且说她会把关,有她知道她俩的身份就够了;并交待同工和信徒不要再过问她们的身份。

那俩女孩在当地安顿下来后,深居简出;倒也听从Y某调遣,与Y某一起做些探访等圣工。几个月后,她们提出帮助教会栽培信徒。栽培方法是组织信徒开“奋兴会”。

“奋兴会”的模式是:会前不透露培训地址,待参会人员在某一指定地点集中后,就要求所有人即时关闭手机,再将参会者带到秘密会址,也是她们同Y某事先联系好的某一信徒或同工的家里,进行封闭式集训;时间为三天。在这三天内,参会者不得与外界联系(故此,曾上演过信徒家属来教会要人的闹剧),不准中途退出;且在这三天内不可洗漱(期间也有姊妹偷偷洗漱的,但被她们发现后,挨了骂);每天只安排两顿便饭。所有参会人员集中在一间大房子里,白天席地而坐,听“牧师”授课,晚上就地打地铺,不分男女和衣而卧。

授课时,“牧师”(临时差派来的中年妇女)负责宣讲,那俩女孩负责监督。第一天讲耶稣生平;第二天讲罪(包括佩戴首饰、穿高跟鞋、卷发染发和穿美衣,过传统节日都是罪);第三天要求各人向神认罪。并强调各人必须将自己有生以来所犯的罪一条一条地向神供认,而且,要为所犯的罪痛哭。在认罪期间,那位“牧师”会列出上百种罪,在一旁提示参会者,查找自己在过往年日里所犯的每一点一滴的罪。然后,领会者根据参会者是否大哭了来判定一个人是否重生得救。没有哭出来的,认定为未重生得救;并要求“未重生得救”者参加下一轮“奋兴会”。

这样,那俩女孩在当地一住就是多年,每年都会在当地秘密召开两三场“奋兴会”。有时,还秘密将她们认定已重生得救,且与她们较亲近的信徒,带到湖北武汉或河南平顶山等地参加“奋兴会”或“特会”。也对某些信徒进行再次洗礼。由此断定,她们否定其它教会的洗礼。

期间,该堂会一些生命较成熟的同工和信徒,在与那俩女孩的长期接触中,发现那俩女孩怪怪的,每天哭丧着脸,每次祷告或聚会都哭个不停(有时一哭是一两个小时);平时,她们也不与未参加“奋兴会”的信徒接触。同时,这样的“奋兴会”也令一些同工和信徒不能接受(后来,她们有所变通,没有那么严格了)。然而,虽然某些同工和信徒感到那俩女孩的信仰和做法不对劲,但是又不知道她们错在哪里。后来,一些同工暗中(因怕得罪Y某)咨询周边地区教会同该堂会有来往的牧师长老,那些牧长分析认定那俩女孩是异端“重生派”,并为这些同工提供了相关资料。于是,掌握了这一情况的同工真诚地找Y某沟通,告诉Y某那俩女孩是“重生派”的,提醒她不要再接待了。然而,Y某以自己的人头作保,说她们是信仰纯正的家庭教会传道人,不是什么“重生派”,并痛斥那些直言的同工。此后,Y某就撇开质疑那俩女孩信仰的同工和信徒,秘密动员比较单纯的信徒和她信得过的同工随同那俩女孩去湖北武汉或河南平顶山等地秘密参加“奋兴会”或“特会”。

L某当时是该教会的一名义工。她是社会上某团体的职员,虽然她信主的时间不长,但有文化且非常火热,因此倍受Y某器重,被Y某吸纳为堂会同工,安排她主日上台主礼和参与平时探访事工。后来,Y某也秘密动员L某去外地参加“奋兴会”。L某第一次参加“奋兴会”后,也总感觉到那俩女孩所属“教会”信仰和培训信徒的做法不对劲,但是,对于错在哪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于是,她将其参加“奋兴会”之事,偷偷告诉有一定神学装备的C弟兄。C弟兄告诉L某,有同工咨询过周边教会的多位牧长,那些牧长一致认为那俩女孩是异端“重生派”,并劝L某与那俩女孩保持距离,千万别再去参加她们的“奋兴会”。然而,L某十分自信地回答C弟兄,她能够分辨异端。而且,告诉C弟兄,如果,Y某再通知或那俩女孩再邀请她去参加“奋兴会”,她一定会去。理由是,那些人不承认是“重生派”,教会也无法掌握她们是“重生派”的直接证据,她可以去做“卧底”,更多了解她们的相关资料,以掌握她们是“重生派”的证据,然后,在教会里揭露她们的真面目,以挽回被她们迷惑的信徒,也让Y某认清她们的真面目。并且,她一再以自己有立场,能分辨,而拒绝C弟兄的真诚劝阻。于是,L某跟随那俩女孩多次秘密外出,参加“奋兴会”。

再后来,她完全认同那俩女孩的信仰和那样的“奋兴会”,坚信她们的“教会”是纯正的家庭教会。并且,当教会某些同工批评那俩女孩的信仰,说她们是“重生派”时,她就极力为她们辨护,甚至与说这话的同工反目。而且,将那俩女孩接到她家的空闲房子居住,并让她们在她房子里秘密开展聚会。为此,L某还与丈夫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后来,一些信徒被那俩女孩陆续拉走,不再来教堂聚会了。教会部分同工绕过Y某,找上级两会牧长反映情况,上级两会牧长根据他们反映的情况分析,也认定那俩女孩是“重生派”。接着,一些同工开始抵制Y某接待那俩女孩,提出那俩女孩若不拿出身份证和说明她们教会的背景,就决不能接待。后来,因为Y某死不承认那俩女孩是“重生派”,并坚持接待那俩女孩和拒不公开她们的身份,最终导致该堂会分裂。

Y某不仅不听该地区两会牧者的劝诫,而且还脱离了两会的管理。因此,那俩女孩也不敢在Y某带领的教会公开活动,而转入地下秘密活动和聚会。L某也随同那俩女孩离开了公开聚会的堂会,转入地下活动,成为“重生派”的骨干分子。

上述事件提醒信徒,异端传播的手段是有组织有计划有步骤,且十分狡猾的,对教会的破坏力也很大。L某的被掳,也提醒今天教会的信徒,千万别认为自己有分辨能力而接触来历不明的“传道人”,更不可自恃自己懂得真理,抱着探明可疑“传道人”信仰情况,进而揭露他们真面目的天真想法,而去参加他们的培训或聚会。应该充分认识,没有一定真理装备和灵命的信徒,是难以分辨异端之歪理邪说的;且认识到异端背后有邪灵的工作,参加他们的聚会,也易容被其背后的邪灵控制!

特别在今天的网络时代,线上关于基督教信仰方面的真假信息满天飞,真假牧者鱼龙混杂,异端邪教组织也大张旗鼓地利用网络平台,大肆宣传其歪理邪说,迷惑信徒。故此,初信的弟兄姊妹更要特别小心,不熟悉的网站不要进,不熟悉牧者的网上讲道不要听。

当然,为了利用网络丰富自己的属灵生活和接受神学装备,可以请求本教会的牧者为你推荐教会网站和外地牧者在网上的讲道。这样,初信者才可以避免因上网落入异端邪教的网罗;才不至成为异端邪教的掠物!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