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历史  >  正文

中国近代第一个“戒缠足会”是怎么诞生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是有些病态的审美不仅令人恶心,更是摧残女性的身体。比如中国宋代以来的缠足,就是其典型代表。

相传缠足出自南唐后主李煜,但真正盛行是在明清时期,男人纷纷以小脚为美。如果是一双大脚,难免被人嫌弃,比如朱元璋的马皇后就是典型,帝王家尚且如此,何况平民百姓了。但缠足对于妇女来说要承受巨大的苦痛,因着病态的审美,中国不少女性就陷入噩梦当中。

19世纪70年代,厦门竹树堂的叶汉章牧师就在《戒缠足论》中描绘了缠足时的惨痛。“自五六岁时,则苦其足,牢束紧扎,俨似烙逼,气阻不行,若同压踝?……或观缠足之时,紧扎呼痛,母即酷打其女,强使之痛楚难堪。”尽管满清入关后,曾经禁止缠足,但收效甚微。而清代的袁枚、李汝珍等有识之士看到很多女孩不堪苦痛,痛斥缠足的危害,可并未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1863年,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麦高温夫妇来到厦门宣教,据说有次清晨,他听到隔壁传来一阵阵凄惨的叫声,经过了解才知道是一位母亲在给七岁女儿缠足,女孩忍受不住剧痛,故而发出了惨叫。

这件事给麦高温以极大冲击。他认为上主创造人类,赋予人灵魂与肉体的完整性,以非自然的方法戕害肉体,不仅不人道,更违背了主的教导。因此,他多方游走,希望人们放弃这种陋习。结果可想而知,缠足之风在社会上盛行了将近千年,大家的观念难以改变,麦高温于是到处碰壁。麦高温觉得如果要禁戒缠足,就需要有人带头示范,而教会的弟兄姐妹则可以“开风气之先”,不给女孩缠足,再去影响社会其他人。于是麦高温夫妇于1874年在厦门组织建立了“厦门戒缠足会”,在不少关于缠足的书籍中,麦高温发起的组织,都被视为近代第一个“戒缠足会”。因此麦高温在中国风俗史、妇女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厦门戒缠足会”很快就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比如叶汉章牧师就写下《戒缠足论》,其中提到:“爱人之道,莫先于爱己子女,奈何将己之子女,自五六岁时,则苦其足,牢束紧扎,俨似烙逼,气阻不行,若同压踝?……或观缠足之时,紧扎呼痛,母即酷打其女,强使之痛楚难堪。”

在麦高温与教会同工的努力,就有十多个教会家庭的家长放弃了给女孩缠足的想法,麦高温的事业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但麦高温认为,仅仅在厦门一地发对缠足远远不够,需要在全中国推广,尤其是得到开明官员的支持。

于是麦高温利用一切机会到处呼吁,他借着传教士圈子结识了李提摩太、立德夫人等人。而他们通过关系与维新派人士、洋务派大臣联系。由于甲午战败后,中国有识之士开始深刻反省文化传统,缠足被认为是阻碍中国进步的拦阻。于是,在张之洞等人的支持下,立德夫人于1895年发起了“天足会”,并迅速拓展到武昌、汉阳、汉口,广东、香港、澳门、汕头、福州、杭州和苏州等各大城市。

此后的辛亥革命、新文化运动、新中国建立等等大事件更进一步冲击了传统文化中的糟粕,缠足陋习最终从中华大地上消失了。麦高温当年的梦想、呼吁终于得到了实现。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农历是德国人汤若望制定的?历史真相让你惊讶

这几年网上流传着一种说法,我们现在使用的农历,是来自于西方,由德国籍耶稣会士汤若望制定的。这种说法引起了巨大争议,支持与反对的声音参半。那么历史真相究竟是如何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