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网络事工  >  正文

善用网络事工 助力聋人牧养——一朵聋人事工后浪的成长历程

1/8
  • 曲平传道神学院毕业照

    曲平传道神学院毕业照

  • 2019年圣诞节活动

    2019年圣诞节活动

  • 王铁波弟兄受洗

    王铁波弟兄受洗

  • 庞邵辉弟兄受洗

    庞邵辉弟兄受洗

  • 爱宴

    爱宴

  • 一起去看电影

    一起去看电影

  • 聋人团契成立一周年1

    聋人团契成立一周年1

  • 聋人团契成立一周年2

    聋人团契成立一周年2

据统计,全世界有7000万聋人,约95%的聋人属于功能性文盲,也就是看不懂文字;全球有400种手语,只有20种提供了某种形式上的圣经内容,且大多都是琐碎不成系统的;全世界有98%的聋人从未真正遇见过耶稣,归根结底一句话:没有人教导他们。

美国用40年的时间完成了美国版手语圣经的录制,使美国聋人终于有了自己的母语圣经,而截至目前,我国还没有开展中国版手语圣经的录制工作。聋人事工任重道远。

母亲信主第二年,便因为读过高中被任命为乡村传道人,如今已70岁的高龄,还在教会做些力所能及的服事。从小耳濡目染上一代神仆们的忠心与舍己,青年时期,我便正式在神面前立下志愿,以后要做一名全职传道人。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以及收入的增加,我潜意识里却越来越不想成为全职传道人,觉得实在太清贫了。然而主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盟约,2014年初,在一次培灵学习后我再次被神呼召成为全职传道人,这一次,我没有消灭圣灵的感动,而是坚定地辞去工作,在家全心备考神学院。那一年我32岁。

初涉聋人事工

有一次,我去参加查经会的路上严重堵车,赶到教会时查经已经结束,我遗憾地坐在椅子上舍不得离开。不一会,陆陆续续来了一些特殊的弟兄姊妹,他们各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彼此间用手语进行交流,原来接下来是聋人团契的敬拜时间。虽然之前就知道教会有聋人团契,但一直都没有机会接触,这次近距离的接触,使我内心充满了好奇,于是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场聋人敬拜。

此后,每次参加完查经会,我都会留下来和聋人一起敬拜。他们有专门的翻译,把手语证道信息翻译成口语,给团契里的听人听。听得多了,我发现聋人的证道内容非常浅显,并且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解释字词上,真正分享救恩真理的时间少之又少。当我把自己的感受和团契里的听人分享后,她们告诉我,聋人大部分都是看不懂汉字的,即便中学毕业,阅读能力、理解能力也不会超过听人小学三年级的水平,更何况早年聋人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很多只读到聋校二三年级就辍学了,所以牧养聋人急不得,要像教小孩子一样从长计议。

听完同工的分享,我觉得聋人事工太不容易了,最主要的是这一领域中的工人极缺。全国有2700万聋人,而全国从事聋人事工的工人不超过1000人,其中受过专业装备的不超过500人。

我开始思考上帝让我委身在一间有如此成熟的聋人事工的教会,并且了解到这些现状,是什么用意呢?心里开始有点想要加入其中。从产生这个想法到真正落实,期间有过很多挣扎。主要是不习惯手语表达,平时一听就会感动流泪的诗歌,经过手语一表达,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祷告时,想说的话大部分在手语世界里是找不到对应的手势;最让我痛苦的是听道环节,每次听道都感觉不到饱足,连隔靴搔痒都达不到。神藉着一位已经服事聋人多年的姐姐对我说:“这一切,主都能亲自满足你”。只一句简单的话,便打消了我所有的顾虑,于是,2014年9月,我成为了黑龙江神学院特殊教育系(聋人方向)的一名新生。

四年的在校生活,每天和聋人学习吃住在一起,我的手语比入学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对聋人文化以及聋人事工的发展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但这还远远不够,只能算正式入门了。

开始聋人网络事工

毕业后,我没有留在原来的城市,因为那里的聋人事工已经很成熟,而老家的聋人还没有机会听到福音。

老家是县城,涉及到下属乡村聋人的牧养工作,基本上每个村屯都会有一到两名聋人。第一年我们每周下乡一次,带着电脑,把在主日宣讲的内容,再对乡下聋人讲一遍。可是由于路途遥远且交通不便,每次下乡最多只能走访两个村屯,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坐车等车上了。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未来会有更多的乡下聋人信主,单靠我一个人根本教不过来,而短期内培养出成熟的同工也很不现实。

前面提到过,一个听人三五年的专业学习,只能算是入门,更何况大多数听人只愿意在物质方面帮助聋人,至于灵性牧养方面,愿意为此去装备学习的听人目前还少之又少。培养聋人同工,则需更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县城里的聋人认识的字很少,“马上”会理解成“马背上”,“开动脑筋”会理解成“把脑袋劈开”,要想把这样的聋人培养成传道同工,没有十年以上的工夫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短期内不可能有同工,乡下聋人又不能放任不管,于是我们想到了网络牧养。最初,我们把一套优质的福音动画给乡下聋人信徒看(将繁体字幕改为简体),同时上传到网络上,分享给其他有需要的聋人。结果发出一天,就意外地收获几百次的浏览量,不少聋人教会的传道人添加我的微信进行交流,他们中有听人也有聋人。通过交流,我了解到很多从事聋人事工的同工们,或是手语不好,或是不擅长用电脑,或是没有机会进行神学装备,我一下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负担。

可我知道以我一已之力是无法完成这项托付的,于是联系到我神学院的同学,她的手语非常娴熟,因为她姐姐就是聋人。可她电脑操作不熟练,而这正是我的强项,沟通之后我们达成共识,她负责手语录制,我负责后期制作,就这样开启了我们之间跨教会性的联合事工。我们先用了大半年时间把《创世记》做成以手语、文字、图片多元形式呈现的视频,分享给全国各地从事聋人事工的传道人。同时提供与视频内容相符的PPT课件,让那些无法独立解经的传道人们先透过视频明白经文内容,再用我们提供的PPT做辅助去教导本堂的聋人。这套视频和课件的反馈非常好。

聋人事工需要投入更多精力

开展聋人网络事工,远比我们预想的要麻烦得多,并且还要不断去学习一些关于网络运营、视频剪辑等方面的知识,但看到有那么多聋人传道员透过我们的服事有所收获,我们就觉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现在,我们已经开展聋人网络事工一年了,研究出很多适合网络牧养聋人的方式方法。我们计划接下来购买一批智能电视,投放到有聋人的村子里去,放置在听人教会或片点内,每到主日,让聋人去到本地教会,通过网络直播和我们一起敬拜。我们也想和其他优秀的聋人教会进行网络联合敬拜,让每一间教会的聋人信徒都能得到更多更优质的牧养。

开展聋人网络事工最难协调的是时间问题,因为和我合作的同学除了繁重的聋人事工外,还被牧者要求参与一些听人事工,很难抽出足够的时间用于视频录制。这也是很多服事聋人的听人同工普遍会遇到的问题,教会领袖习惯性认为事工量的多少与信徒数量的多少成正比,聋人信徒数量少事工量肯定也少,因此常把一些听人事工硬加在服事聋人的同工身上。之前我也是聋人、听人双服事,很客观地说,服事聋人所需要的时间与精力是服事听人的好几倍。

所以我想呼吁各位同工,如果可以,请尽量全职委身于聋人事工,因为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也恳请各位领袖,如果您的教会已经开展了聋人事工,请尽量不要把过多的听人事工分配给服事聋人的同工去做,虽然听人事工也可能面临工人的缺乏,但和聋人事工的缺乏程度是无法相比的。有少数成熟的聋人教会(或团契)工人多,他们在完成聋人事工后还有空闲时间,如果可以,请各位牧者支持他们去到下属城镇或周围地区开展聋人事工,毕竟还有太多太多地区的聋人还没有机会听到福音,网络上相关领域的空白,也急需有人去填补。

我也要劝勉各位同工同道,万不可以网络牧养代替实体牧养,它只能作为实体牧养的辅助手段,切实的彼此相爱、生命影响生命,还要靠现实生活中的接触才能更好地实现。

最后,诚挚地呼吁亲爱的弟兄姊妹、同工同道们,多多去了解聋人事工、参与聋人事工,让主耶稣当年“以法大”的恩典,透过我们临到每一位聋人身上。 

(本文作者系黑龙江省桦南县以法大聋人教会传道人)

相关新闻

牧养聋人21年的健听人牧师:“不是很辛苦,而是很幸福!”

在沈阳皇姑区文储路上坐落着一座红棕色的两层建筑,屋顶上树立着一个朴素的十字架,她就是沈阳万方聋人教会。这间教会有20多年的历史,从最初几个人的团契,到借用教堂聚会,到自己建立了教堂,然后帮助别的教会建立聋人团契……里面有许多感人的信仰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