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我对圣经一听钟情,且与圣经永结情缘

笔者这位身处福音事工较落后、教会信息又较闭塞地区,且自己坐井观天,终日只围着本堂会事工和家庭生活事务转的基层传道人,近期从《福音时报》的相关文章中才知道,中国基督教两会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将每年12月的第二个主日设立为中国教会的圣经日;且看到关于“中国基督教会圣经日到了。邀请您讲述与圣经的美好故事!”的征稿启事,以及一些主内肢体纷纷讲述他们与圣经的故事,也唤起了笔者与圣经结缘的回忆,并催生了这篇文稿。

我对圣经是一听钟情,且与圣经结缘,可用八个“第一”来概括:

一、第一次听说圣经。

我第一次听说世界上存在《圣经》这本书是我信主前10年的事,且是从一位非信徒的口中获知的。1991年某一天,一位同事的侄女婿从部队回乡探亲,来我们单位(那个年代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吃住在单位里)看望这位同事。其侄女婿是军事院校毕业的一名军官,与我是同龄人;喜欢读书,也喜欢读书人。他得知我也是科班出身时,就找我聊天。他聊到这个世界上有一本很好的书,书内有许多教人做人的哲理名言(应该是指箴言书),名叫《圣经》,很值得一读。期间,他问我有没有读过这本书,我如实地告诉他,别说读了,我之前都没有听说这本书。故此,他建议我一定要找到这本书来读一读。从此,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一本书叫圣经,而且,渴望阅读这本书。

二、第一次遥望圣经尊容。

上世纪八九十代年,我在农村工作,且住在乡镇的单位里;所在单位位于公路边,故此,周未休息期间,常坐在单位的大门前,面对着公路与同事们聊天。每逢星期天上午,总看到三五成群的人,拿着书籍或提着书袋从单位门前的公路上经过。1993年夏的某一个星期天上午,我照旧坐在单位门前,面向公路与同事们聊天,又看到几位中老年妇女或提着书袋或拿着书,走在单位门前的公路上。我好奇地对同事们说:“这些人常常拿着书或提着书袋路过这里,不知道是做什么?”

有一个同事搭腔,说:“他们应该是信神的,应该是去附近的一间教堂做礼拜。手中拿的书应当是圣经和歌本。”这时,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路人手中的书,其中,有一本是黑色书面,厚厚的,我估计那就是传说中的圣经了。当时,我虽然对他们手中的圣经肃然起敬,但还是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这些人,对同事说:“他们完全是吃多了没事干,也真愚昧,世上哪有什么神啊鬼的!”同时,心里也嘀咕,这些人也读圣经?意思只有我这样的“读书人”才配读圣经!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老我真是无知和狂傲!

三、第一次接触圣经里的字句。

我信主之前的某年,在某杂志上,读到这样一句话,“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马太福音13章12节)。至于是某种杂志上读到的,以及作者为什么引用这句话,我全然忘记了。然而,我对这句话感到好奇,故此,虽然不明白其意义,也无意思想它出自哪本书,但是,总让我难忘。直到我信主后,在圣经里读到这句话时,才明白这是圣经里的句子,是耶稣说的。

四、第一次读到圣经里的话。

1995年的秋天,我回农村看望二老,发现家里的墙上贴了一张印有红色大“十”字和四段黑色小文字的白底图纸,感到好奇,就读了这些文字(约3:16,路10:27,主祷文和十条诫命)。当时,我问父亲,那是怎么回事,贴这个干什么;父亲才告诉我,他与我母亲都信主了;且告诉我,上面的文字是圣经里的话。

五、第一次听人讲圣经里的话。

2001年春,当我前妻因患癌症离世后,父亲劝我信耶稣时,常对我讲,救世主耶稣在圣经里告诉世人,“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章28节)。这句话,也让我开始考虑是否真的有神,是否要信这位神。

六、第一次听牧者讲解圣经。

2001年7月1日,也是那年七月的第一个主日,因父亲劝我信耶稣,我经过几个月的挣扎后,决定去教堂看一看。那天,我悄悄地去到本县城里(当时我已经进城)的教堂,从教会播放的光碟(那天没有讲员,播放录像代替讲道)中,听到唐崇荣牧师讲耶稣在十字架上舍命,完成救赎的大爱,讲圣经中关于耶稣的故事。我也从此成了基督徒。

七、第一次拥有一本圣经。

2001年夏,在我答应父亲找时间去教堂看一看后,父亲就送了我一本和合本圣经。这本圣经是我父亲所在教会前负责人使用的,是他病危时赠给我父亲的。同时,父亲也告诉了我这本圣经原主人的信心见证。当时,他儿子结婚多年,儿媳肚里却没有动静。做婆婆的十分忧虑,但老弟兄总是胸有成竹地告诉妻子,神是在给他们上等候的功课,时候到了,神一定会赐他们孙儿孙女。后来,老弟兄患了不治之症,在去世前,他交待她妻子在下年,一定要喂养一头大肥猪,预备给将出世的孙子办满月喜酒。老弟兄还告诉妻子,神告诉他下一年将抱孙子,接下来还要给他俩孙女。故此,老弟兄还给未出生的孙儿孙女按圣经取好了名字。他去世之后,这话果然应验了。当时农村殡葬实行火化,且这项工作抓得很严,但老弟兄不想死后火化,于是,他祷告神,求神看顾。他去世时,正值长江中下游雨季,由于,连日暴雨,进村的公路和桥梁受损严重,殡葬车辆无法进村。因此,乡村干部只好同意其尸身不火化。只可惜我当年没有收藏意识,将这本圣经转赠给了他人。

八、第一次讲解圣经。

2006年夏,我回农村看望二老,与二老一起去老家教堂聚会。当时,这间教会的传道人(义工)跌倒和因生活所迫外出务工了。那天聚会没有讲员,有一位弟兄上台分享了十来分钟,就冷场了。于是,我就提出给弟兄姊妹分享一点点信息。这样,我第一次站在了教会的讲台上。虽然,当时没有给弟兄姊妹们什么灵粮,但是,从那时开始,我就决定接受装备,立志要做神话语的出口。2006年冬,我报读了良友圣经学院(网上修读)本科文凭课程,2009年毕业后,在县城的教会做义工(主要是讲台事奉),2014年7月,放下工作,做了专职传道人。

当前,我手头上已拥有七种版本的圣经——

一是《和合本圣经》。于2003年在本堂会购买,简体字。这本圣经也是我常用的,现在已经很陈旧了。里面也划了很多条条框框,书眉和空间也写了许多的注释和心德;有的页面被磨得很薄了。

二是《灵修版圣经》(电子版)。起初我拥有一本这种版本的纸质圣经,也是我第一次拥有不同版本的圣经。是我信主几年后,本堂的一位传道人,看到我对神的话语很渴慕,却又缺少属灵书籍,而赠送的。这本圣经伴随了我多年,我也曾花了半年时间通读了一遍。后来,我又看到别人的需要,将其转赠他人了。然后,我在网上下载了这种版本的电子版圣经。

三是《当代版圣经》。是我家姊妹的两位同胞妹妹去香港旅游,碰到香港教会的弟兄姊妹向游人赠送圣经时,拿回来转赠给我的。因为,她们当年还没有信主,不读圣经,却知道我爱看圣经。其实,当时她俩各接受了一本,且都送给了我。后来,我将其中的一本转赠给了他人。

四是《圣经·和合本领袖版》。又名《圣经·职场事奉版》(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2015年夏,由美国某圣经赠送机构,在湖北省基督教两会同工的陪同下,来阳新县赠送圣经时,而获得的。这次赠送的圣经有两种版本,一种是常用版的和合本圣经,赠送对象是本县所有信徒,另一种本版就是《圣经·和合本领袖版》,赠送对象是本县教会工人。我出席了赠送圣经仪式,故此,这本圣经是我从外国肢体手中接过来的。

五是《圣经·启导本》。是2016年在本县基督教“两会”组织举办的圣经知识竟赛上,所获得的奖品。其实,这种版本的圣经,我还从其它渠道获得过两本,但这两本送给了他人。

六是《圣经·和合本修订版》。是我于2017从香港良友圣经学院(透过网络修读)进深文凭课程毕业时,良院赠送的。由香港圣经公会,于2011年出版。

七是《吕振中译本》(电子版圣经)。是为了研经的需要,我早年在网上下载的。

遗憾的事,我不懂英文,有一次一位教会的弟兄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本中英文对照版圣经,要送给我,我却以不懂英文拒收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因为,虽然用不上,但是,可以作为收藏品,也可以留作记念;还可以借给他人阅读。

感谢神的带领,让我一步步地认识了圣经,也通过多种渠道得到了多种版本的圣经,这些圣经也在见证我的信仰历程,并让我常常想起主内肢体的爱和他们对我的期待,也催促我去研读,去传讲。同时,通过阅读圣经也让我认识了自己的本相,找到了自己的本位,还抚平了我心灵的创伤,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也使我更加认识了神,更加明白神的旨意,更加与神亲近。我已经与圣经结下了不解之缘,圣经成了我终身伴侣,我一天都离不开圣经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