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由“重拾父爱”思“天父之爱”

父亲在我刚出生时就去了远方打工,我由妈妈一手带大。直至父亲退休,我对父爱的概念还是那么模糊,那么生疏,我只记住了妈妈的温柔之爱。退休后的父亲跟妈妈一起,在乡下种地,那时 ,我还在读书。每次寒暑假,我总听到父亲和母亲的争吵,他们晚年的生活并不是很和谐。

每逢二老争吵,我便站出来充当法官的角色。当然,每次我都一味偏袒妈妈,并批评指责父亲。父亲也是那么乖顺,在我的气焰下,只是低头沉默。而我,因可以成为妈妈的保护神而沾沾自喜。

一家人,两个阵地,我和妈妈双剑合璧,而父亲则孤军奋战。直至有一次,父亲生病,妈妈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紧张,伤心,流泪。原来,妈妈是如此在乎父亲。而看到妈妈眼中的脉脉深情,我才知道,我对父亲是多么冷漠。而父亲和妈妈,他们之间有爱情,且是情真意切。如此相爱的两个人,本应相敬如宾,恩爱甜蜜,为什么还会有无休止的战争呢?而我,作为第三者,且是他们的儿子,在两个人的战争中又划上一道鸿沟,是多么不妥,甚至是残忍的。有一天,在沉思中,我突然顿悟:爸爸和妈妈,分离多年,他们从没有过亲密相处的经验,直到60岁,丈夫和妻子还处在婚姻的磨合期。

我的心在疼痛,曾经贫寒的生存处境,两地分居的苦涩。爸爸妈妈需要熟悉彼此的脾气、性格,需要接纳彼此的生活方式,还要学会彼此的理解与包容,这一切,似乎都要重新开始学习。此时,他们都已过60,而这个有关磨合的功课,在婚姻关系中是在30岁以前完成的。爸爸的30岁,一个人,在远方漂泊。妈妈的30岁,一个人,在家中孤独守望。想到这,我的心酸酸地疼痛。

后来,我工作了,一个人在远方漂泊。孤寂,艰辛,旁人的冷眼与嘲讽……我在经历一个普通打工仔所有的哀与愁。在那些黯然的日子里,我想起了父亲。曾经,父亲也是一个人在远方流浪。我体味了父亲的辛酸,我感受到了父亲的无奈。艰辛的劳动,让我认识了生活,也认识了父亲。曾经我的心中只装有妈妈的柔情,从那时起,我也开始留意起父亲的爱意。也许,父亲是沉默的,但,他用艰苦与汗水解释了什么是父亲。他不能给你全世界,但他却把自己的整个世界给了你。

这一次的探亲假,我有半个月的假期。在家,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原来,在众相邻面前,父亲是那么炫耀地夸赞我的成就。其实,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但在父亲的言语里,我却是一个将军,一个英雄。每每赞溢之时,父亲的脸庞总挂着满足幸福的笑容。邻人或应和,或不耻,或不予理睬,但父亲夸赞我的热情丝毫不减。父亲对儿子的赞美,尤其喜悦在众人面前表现。我想,这不是炫耀,不是标新立异,是一种感情,甚至是一种值得怜惜的感情。朋友们,如果你碰到一个愿意夸赞自己儿子的父亲,你会小心呵护这种父爱的情怀吗?也许在世人眼里,我一文不值,但父亲看我,永远是一块珍宝。

傍晚,我和父亲去树林散步。那个树林,我已经去过好几次,父亲是第一次去。一棵大树下,父亲和我坐下,一起欣赏落日的余晖、林间的美景。过了一会,我开始拿起手机,聊微信,刷抖音。因为是第一次来,父亲显得新奇,惊喜。他不停地向我发问:“树林里有小松鼠吗?”“你看,夕阳多美啊。”“你是怎么发现这么美丽的地方的?”“我们采点蘑菇回去吧,你妈妈喜欢吃。”这是父亲连珠炮似的一连串发问。

“好了,不要再烦了,没看到我有事吗?”这是急躁中的我对父亲说的。一阵沉默。

“可是,你小时候,也是这么罗嗦地问我的,我从来没有嫌你烦过啊。”父亲回答。这是父亲对我的质问吗?

我一阵羞惭,哑然失声。是的,我小时候的罗嗦、麻烦与捣乱,父亲从来没有嫌烦过,一次都没有,一如既往的耐心、细致、温柔。

而我,现在的我,却……

我在重拾父爱之中再思“天父之爱”。曾几何时,作为一名基督徒,我却将信仰当作鸡肋,一有小事就会推脱不去做礼拜、敬拜神,一遇到困难就会在侍奉上退后、懈怠,传福音不热情,还总是一大堆理由。然而这一切我都当作习以为常,甚至还以“软弱”为由,将自身责任推得干干净净。更重要的是,我将与祷告交通的事情当作儿戏,有时不祷告,有时只是匆匆应付几句,却不知我们的上帝也是“寂寞”的上帝,他也是“渴慕儿女与他交谈”的上帝。他希望我们的祈祷不仅仅是向他祈求、向他索要,而是与他倾心吐意,说说真心话、说说心里话。

有时,在遇到难处时,我会抱怨上帝,甚至还想放弃信仰,殊不知上帝自有他的美意在其中啊,所有的困境都是上帝的应许,为的是要陶造、造就我们。而我们在其中所忍受的苦楚与艰难,在有朝一日必定能变成化妆的祝福,成为我们侍奉道路上一笔丰盈的属灵财富。甚至在我们最艰难无助时,上帝会背着我们行走,他在担当我们所有的苦和痛。这就是天父的心肠、慈父的心肠,然而我们却还向小孩子一样不体贴父亲的心意啊。

在很多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比父亲更属灵,更虔诚,殊不知父亲虽然读经没有我多、聚会也没有我多,然而他却活出最朴实、最纯净的信仰,在生活点滴之中行出一个基督徒的“善”与“爱”。而我的信仰虽然形式丰富了些,然而总比父亲少了一点实质韵味,就像我对天父上帝的理解与爱,也总比父亲少了那么一丝厚重味道一样。

我在父亲面前是羞愧的,我在天父上帝面前也是亏欠的,但愿我这个小孩子能够快快长大成人,可以早点成为父亲眼中的“好孩子”,成为天父心中的“好仆人”。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