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疫情期间的默想:恳切悔改转向神 从新得力再启程

封城、封国,断路、断航,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大瘟疫为全世界按下暂停键,一时间人人自危,被隔离在狭小的空间长达几个月,只不过有人被封闭在传染病房中,有人被封闭在对传染病的惧怕中,却都不得不直面无法逃避的生存与死亡问题。全世界的教堂几乎都关闭了,基督徒只能在家里或在线上敬拜神。我也常常思索神为什么允许这样的大灾难发生?为什么允许他的儿女们长达几个月不能到教堂聚会?经过不断地默想、祷告,神给我一些亮光和看见,愿和弟兄姊妹分享。

灾难与警示

疫情初期,不停地刷手机看疫情新闻,盼望疫情像非典那样随着天气转暖就结束。不曾想,疫情愈演愈烈,成为席卷全球的大瘟疫。与此同时,又有火灾、蝗虫、地震、极端天气等灾难在世界各地频繁发生,无数人在问:2020年到底怎么了?

在灾难面前,有人哭天喊地,抱怨上苍,却很少反省自身。狂妄自大的人类,以为自己手眼通天,无所不能,却被一个肉眼看不见的小小病毒打得落花流水。

我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灾难。当今世界,人类的物质生活已达到前所未有的丰富,奢靡无度、及时行乐成为潮流,同性恋、婚外情标为时尚;离经叛道是前卫,敬虔自律被嘲讽。远离神,抵挡神,人就失去判断善恶是非的标准,任意妄为。当不公不义肆虐,不虔不敬横行,正义被打压,邪恶被纵容,人类离最终的审判还有多远?我惊讶地看着每天翻番的感染人数,仿佛看见神的愤怒倾倒在全地,人类恶贯满盈之时,就是灾难来临之日,这一切还不足以惊醒世人吗?

认罪与悔改

也许别人看见的是人间的苦难,我思想的却天上的悲怆。主啊!你的心得承受多么深刻的痛苦才能容许如此大的灾难发生?主,岂止是世人得罪了你?你用宝血赎买回来的教会也在随从世俗犯罪堕落。主啊!你开启我属灵的眼睛,让我在夜晚的异梦中看见我所深爱的神的家里,竟然挂着伊甸园的那条蛇,蛇身上还密密麻麻爬满蛆虫,我在惊悚中瞥见你沉默而忧伤的眼神。

主啊!你的新妇教会并没有披上洁白的细麻衣一心一意等候你,却佩戴着撒旦赠送的奢靡首饰,两眼放射出贪婪的光芒与他行淫。外邦人的邪恶纵然可恨,教会的堕落才更使你伤痛。华丽的教堂,浩繁的事工,美好的名声,都有什么用?因为耶和华不在其中。罪恶让你掩面,神的荣耀离开他的殿。你用一场肆虐全球的大瘟疫警示教会:“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2:5)

美国牧师大卫韦克森曾说:“今日的教会已经忘记她的根基,转离开她的起点,成为了一个像妓女的教会。被稀释过的福音讲的是只要信就得救了,但没有悔改,没有任何依照神而生的懊悔。神的审判已经在门口,神的手指已经在墙上写字。”

主啊!这大瘟疫就是你对全地的审判,更是对教会的审判,“因为时候到了,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

在无数个难眠的深夜,我流泪为自己、为主的教会、为世人所犯的罪认罪悔改代求:“主啊!求你赦免!求你垂听!求你拯救!求你赐我基督那样柔和、谦卑的心,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求你发怒的时候以怜悯为念,以大能的手止息瘟疫!求你感动众教会悔改转向你,像儿女的心转向父亲!”

回顾与反思

在新冠病毒瘟疫爆发前两年,是我信仰生活中的至暗时期。2017年刚过完圣诞节,一些环境临到教会,我被迫离开我在此得救又服侍了7年的教会。随后,教会就爆出了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丑闻,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哭着一遍遍向神求问。后来这些丑恶的事在神人那里都得到证实,我精神几乎崩溃。

其实这一切并不意外,圣经早已经写明:“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爱宴乐,不爱 神, 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3:1-5)这里所写的并不是外邦人,乃是发生在末世的教会里的。但我仍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的教会,发生在自己尊为属灵父母的牧长身上。

怎么会是这样!我不敢相信却不得不相信,自诩为非拉铁非式建造的标杆教会,却早已经是把座位交给撒旦的别迦摩教会,而我却激情满怀地做了吹鼓手为她摇旗呐喊。整整两年,我伤心欲绝,亲眼看见不愿同流合污的你那两位忠心的仆人,如何被催逼离开服侍了十八年的教会;看见曾经单纯爱主的弟兄姊妹如何被深深伤害泪流不止;看见你如何兴起环境让那好大喜功的来访参观戛然而止;看见外界的一点风吹草动却让罪人惊慌失措,原形毕露;看见你如何将那人手所立的十字架彻底拆毁。

那时候我心里虽然痛苦万分,却还是舍不得离开,我太爱这个属灵的家了,曾把她称为地上的伊甸园。一年后,我再次回到教会服侍。我流泪祷告所期盼的真正的悔改并没有发生。2020年年初,神再次藉着环境逼迫我离开那污秽之地。不久新冠病毒瘟疫爆发了。

安息与成长

我在疫情中安息在神面前省察,感到神让这两年多的经历成为我属灵生命的断奶期。为什么离开了教会的服侍我这么痛苦?明明神兴起环境一次次催逼我离开,明明知道犯罪的人没有丝毫悔改,我为什么还是一心一意想回去服侍?在祷告中神开启我的心,原来我已经对这个地方、这个建筑物、这群人产生了很深的依赖和眷恋,像婴儿对母亲的依赖和眷恋一样。

我逐渐明白,我服侍的是特定一群人在特定的地方而形成的组织,而不是服侍神,这一切成了我的偶像,让我难以割舍。一开始是得救带给我喜乐,现在服侍成为我的满足和喜乐。我纵然很长一段时间不亲近神,也并不觉得难受,而一天不去服侍却让我痛苦万状。主啊!你逼我离开是给我断奶啊!因为我已经患上了属灵巨婴症。

我想到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谈道时说的话:“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约4:21-23)这一生中,我们不知道神将会把我们带到什么样的环境和遭遇中,像大卫在逃亡途中,但以理被掳到异国,保罗在监狱里,约翰流放到巴摩海岛,他们可以到教堂聚会吗?他们有神的同在吗?他们因为与神有亲密关系在任何环境中都无所畏惧,神带领到哪里圣工就做到哪里。这才是成熟的生命。

我终于明白了神的心意,过去在教会忙碌,自己传福音结的果子因为种种原因不便到教会聚会,软弱跌倒,四处流离,神把这牧养的负担放在我心里,我必须要为主去寻找迷羊了!很快我便组织这些弟兄姊妹建立了一个团契,疫情期间,那两位不愿同流合污的牧者成立了空中门训,我的团契成为其中一个小组得到牧养。

得力与前行

没有断奶就没有成长,大瘟疫其实是神提供了一个让每个弟兄姊妹单独亲近神,与神建立亲密关系,生命成长的绝佳机会,好让我们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从新得力,领受新的异象。

岂止是个人属灵生命的成长需要断奶?教会不也是这样吗?很多教会表面看起来歌舞升平,光鲜亮丽,内里却暗流涌动,危机四伏。这样的教会根基是建立耶稣基督的磐石上,还是建立在个人的私欲上?热闹繁忙的事工是荣耀神还是荣耀人?服侍是为讨神喜悦还是讨人喜悦?这样的教会可以抵御风浪吗?可以应对更大的逼迫、灾难吗?但愿全地的教会都没有白白浪费这次机会,真正悔改转向神,在患难中得着神所赐的恩典和力量!

为此,神不但预备了与巴力争战的先知以利亚,也暗中为自己预备了没有与巴力亲嘴的7000人,他们是隐藏的玛哪,神将他们分别出来,要让他们在非常时期做非常之工。

就如这次新冠病毒,神训练那些真正悔改、敬虔爱主却又不能到教会聚会的弟兄姊妹熟练掌握了线上牧养、讲道、敬拜的技术手段,建立了一个无形的空中教会,将那些即使教堂开放了也不能去聚会的弟兄姊妹通过网络连接起来,无论在哪里,有多少人都可以敬拜神。而这种线上的敬拜方式既是实体聚会的辅助和补充,又会在非常时期发挥实体教会无法发挥的作用,因为我们不知道新冠病毒何时结束,或者即使结束又会有什么别的灾难发生,而圣经上说主再来之时,前所未有的逼迫、灾难一定会发生,那时,我们所处的境况可能比今天糟糕一千倍。

因此,我把这次大瘟疫看是一场关于主再来时教会怎样应对的提前预演。让我们从新得力再启程,愈是艰险愈前行!

我仿佛听见主在说:众教会啊!你预备好了吗?

注: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