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重筑祷告祭坛:我有多久没有好好祷告了?

祷告
祷告

下午和一位姐妹在群里随聊,聊到为当前疫情祷告的事,姐妹说她母亲在国内疫情严重时,禁食为国内祷告,后来国内情况渐渐好了,又禁食为国外祷告,求神怜悯,愿更多的人悔改得救。姐妹还说她每月15号禁食祷告,听了姐妹的话,我感到很羞愧:我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祷告了?我有多长时间没有禁食祷告了?

记得2016年春夏之交来杭州时,各方面情况都很艰难,没有亲戚朋友,到处一片陌生,环境迫使我来到主面前恒切祷告。除了白天不定时祷告以外,常常半夜三更睡不着起来祷告。那时我和女儿在一起,睡一张床,为了不影响女儿睡觉,我就来到卫生间,跪在窗户台上祷告,为了保持头脑清醒,就直接跪在生硬的瓷砖上,一跪就是半个小时。

2017年底,搬家到新地方,房子空间不大,幸好有个衣帽间,衣帽间就成了我的祷告间。衣帽间很小,除了周围衣柜,中间仅有我跪下的位置,我常常安静来到这里祷告。开始的时候,进去要开灯,否则不小心会碰着柜子。后来慢慢熟悉了,不用开灯,里面黑乎乎的,我一进门,就能准确跪在那个位置上。当我跪下的时候,周围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唯有这样才能遇见我要寻求的主。

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除了主内姐妹以外,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可以来往的,日子孤独但很清净。那段时间是和主最亲近的时光,因常常不分昼夜祷告,得到很多亮光,在我连《圣经》一遍都没有读过的情况下,写了多篇福音文章。

在那两年时间里,也常常遇到一些特殊情况,除了常常祷告外,也常常禁食祷告,一禁就是一个礼拜。因着常常祷告和禁食祷告,来到天父面前,和天父神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天父很高兴,把我所需要的都给了我,还给了我许多意想不到的好处,包括属地的、更有属天的。

那时我祷告,不只求物质上的需要,还有灵魂上的负担,为不信主的家人、亲朋好友、民族同胞祷告。主是听祷告的,大大顾念了我属地的需要和属天的祈求。2018年,在主的怜悯与祝福里,我不但走出了经济的困境,而且还是一个极大的翻转,丈夫和儿子也受洗归主,至此,我们全家都信了主,感谢赞美主!

在那两年时光里,由于常常跪在地板上祷告,膝盖和胳膊肘子磨出了一层铜色的硬皮。

难怪有人说,一切的祝福、灵魂的得救、教会的发展,都是双膝跪出来的。

但是,当神满足了我的一切需求,当我的一切环境好起来以后,祷告却没有之前那样付出与迫切了,觉得没有必要那么辛苦了,就降低了层次,从跪地板祷告到跪到床上祷告,从夜里祷告到白天祷告,从迫不得已祷告到应付差事祷告,从意愿追求祷告到为不祷告而祷告,禁食祷告更是没有了。

近一年来,我就像一个不好好读书的学生,和主玩起了游戏,因此受到了主严厉的管教,但我仍浑然不知。

通过下午和姐妹交通,我恍然醒悟,发现了属灵光景和两年前的差距。两年前的祷告,那真是不管白天黑夜、情词迫切、倾心吐意,常常泪流满面,主不答应,我跪地不起……然而现在……

这一切,主都是知道的,让姐妹和我交通,使我感羞愧,之前的迫切祷告去哪了?之前的火热祷告去哪了?之前的灵魂负担去哪了?

感谢主的提醒,谢谢姐妹的交通,让我不再浑然懈怠,重筑祷告祭坛,快跑跟上主的脚踪。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