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新冠病毒”——罪之生物学影像

屏幕快照 2020-02-19 下午5
屏幕快照 2020-02-19 下午5

最近一个月,我们认识了一个新面孔,就是那肉眼不能见却幽灵般神出鬼没的新型冠状病毒。

目前我们还不敢说真的了解它,因为它很狡猾,有人评估说SARS的智商是70,新冠是140。它前期释放的假象,骗过许多“砖家”甚至“苑士”,使他们错误地作出“不会人传人”的判断,给它自己创造了宽泛的传播途径,对社会制造了极大的恐怖效果,成功地将十四亿中国人拘禁在家,使社会停摆,经济窒息,其威慑力超越本·拉登,史无前例!

病毒之微,仅是细菌的百分之一,比细胞还小。但居然能造此惊天之祸,实是因为它的两项“独门秘技”——十四天甚至更长的潜伏期和无症状的传播。就像一个顶尖的刺客,你毫无觉察时已被他一剑封喉。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就是夏娃在伊甸园中遭遇的那条蛇!

罪之始作俑者

伊甸园原本欣欣向荣,亚当夏娃也平静安详,就像病毒侵扰之前我们许多人对生活的感觉。

不知什么时候,溜进来一条蛇,《创世纪》3章1节说“耶和华神所造的,惟有蛇比一切的活物更狡猾”,它也确实如此!它熟悉人类的软弱就在他们的肚腹,“民以食为天”,活在“舌尖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所以它诱惑夏娃的就是她听说过而未曾碰过的“禁果”。当夏娃记起上帝的命令时,它又“透露”给她一个所谓的“真相”:你们不一定死,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这不仅狡猾,而且邪恶,它将上帝描述成独占其美的吝啬鬼和谎言家。但亚当夏娃却无法分辨其中的险恶,听信了它。

我们不禁要问,蛇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这条蛇是魔鬼撒但的化身,撒但曾是天使长,《以西结书》28章12节说他“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但他不知谦卑,《以赛亚书》14章14节说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是他堕落之因。撒但之意义就是悖逆者。

使撒但成为悖逆者的不是造物主,上帝造生命,赐给我们一个极宝贵之物,叫自由意志,有自主的判断和自主的行动,人类个性因此千姿百态。这本是上帝的美意。但我们知道,自由之上还有规矩,否则天下大乱。这规矩就是不能违背上帝之道,上帝之名、上帝之权、上帝之命,都是我们当敬畏的。

撒但自我膨胀,企图挑战上帝的法则,终将自己魔化成了一种病毒,成为罪的始作俑者。这是未有人类之前发生的事。那上帝为什么会允许他在伊甸园继续做破坏的工作?为什么不把他消灭?这是为我们。

人是上帝照着自己的形象样式造的(创1:26),那么人会堕落变成魔鬼吗?完全有可能!若人能胜过撒但的各样试探,就能成圣;若失败,就成为他的俘虏,将来一起接受地狱的审判。人的出路只有胜过罪,才能进入永恒的国度。而撒但就是上帝的尺度。

超级潜伏者

罪从一人入了世界,从此,“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罗5:12)

感染了病毒的人不会马上发病而死,个别人甚至一直不表现外在症状。人身上的罪性也是这样。这里所说的罪是指源于自我中心的一切表现,不局限于法律文本的规条,但即便以见诸法律的条文来检测,也没有什么人一生能善始善终。犯罪者大多因为行于隐秘处,自己便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或者在金盆洗手后选择性忘之脑后了。更多的人一生无大恶,也偶尔做过几件好事。至于小错,谁会记得?这就把自己也骗过了,以为可以算是个好人了。所以没几个人会自以为是罪人。

但是,罪却已经潜伏在你我里面等待时机。在你我都意想不到时,它会突然出手,让那革命了一辈子的老战士“一世英名”毁于一旦;让那两袖清风半生的“人民公仆”晚节不保。这时它叫贪婪。它会让爱女如珠的父亲在愤懑中露出狰狞的匕首;会使饱读诗书的天之娇子在扭曲中投下阴险的氰化钾。这时它叫凶残。它上演的《变形记》中还有广东“小悦悦事件”中17个冷漠的路人;还有诸多都市郊区自私的“最牛钉子户”。

现在,它根本不需等待多久。一部手机马上可以让你见识一个孩子的沉沦,若你突然截断他的游戏,瞬间便可以领略什么叫抓狂和绝望。

不必自诩有多大的自控力,也无需自夸涵养功夫,只要肉身还在,七情六欲不灭,你我都是罪的“宿主”,它能随你一生之久。你若不死,它就不亡!

只有基督徒,因为基督“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前2:24)。因此就脱离了罪的捆绑。

无症状传染

“学好三年,学坏三天”,“劣币淘汰优币”,为什么?这是罪的法则。

自我中心衍生出趋利性。清人纪晓岚说:众人熙熙,皆为利来;众人攘攘,皆为利往。老百姓也说“无利不起早”。钱财物本是生活所需,劳动所得,以养其身,无可厚非。

但是人口的剧增和环境的恶化,不仅破坏了生态平衡,更扭曲了人的心态。一本万利,一劳永逸,短平快的致富,走捷径的成功,成为价值主流。灰色收入、潜规则应运而生,且愈演愈烈,自上而下,无孔不入。对于社会不良现象,即有制度、教育在前设阻,又有审查、问责在后清算,为何屡禁不止?

当前全民隔离,真的有硬伤,还会有后遗症,但舍此还有它法吗?出台一套规则不容易,要全体都遵守才能维系。但总有些“差生”喜欢把制度当作纪录来打破,并且有恃无恐惟怕人不知。若公义此时缺位,规则就沦落成众多“老实孩子”的怨主。

“差生”的屡教不改是因为他已深陷罪的沼泽,他自己走不出来。他不仅破罐破摔,还想把别人也拉下水陪他。此时,他“超级传播者”的标签贴稳。

病毒的传播若只要是追溯到这些已判定的少数人身上问题就简单了。事实是让人无法防备的是那些无症状携带者。无症状携带者就是自以为是“好人”之流。其实,隐藏在循规蹈矩的本分面孔下的是无数按捺许久的蠢蠢欲动,是彼此约定互相掩护的阳奉阴违,是“我不这样就没人再跟我玩”的沆瀣一气。在年纪尚幼的孩子身上显明的,就是成人在不经意间传播的,是他们自觉合理的世道人情。他们充斥于人群的各个角落,机关、学校及线上线下的社会概莫能外。

罪这种病毒每个人都不免疫,都可能是无症状携带者。别人的健康不会转移到你身上,但病毒会。单纯的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渐渐变得不那么单纯了。最后,好孩子不见了,只剩下一群深谙“趋利避害”的小大人。

方舱医院收容不完世上的罪人,隔离之后一定会是放纵。病毒会以人想不到的方式卷土重来。所有传播者都是被传播者,若没有拯救者,这就个死结。而耶稣基督就是那上帝为我们预备的唯一拯救。

后记

我刚满月的儿子的哭声已狡猾地骗取了我多次的搂抱。而你里面的潜伏者已修炼千年。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西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