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福音小说:美丽的饶恕

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你怎样饶恕世人,我们也应怎样饶恕别人,以饶恕之美,为主做最美的见证。——题记

“我们······我们离婚吧。我对你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信心,离婚分开是我们最好的归宿。”彻底绝望的妻子红着眼不时的抽泣着对自己的老公说出了憋在心中好久的这几个字。

妻子早已经起草好了离婚协议书慢慢地放在了桌子上。

醉醺醺的丈夫瘫躺在沙发上,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些脏话。一听说“离婚”这两个字,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一个耳光打在了妻子的脸上,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妻子的内心彻底绝望了。

丈夫却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又倒在了沙发上昏昏沉沉睡了起来。妻子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恨铁不成钢的丈夫,转过身来默默地擦去眼泪。她从他们一起住过十几年的卧室里找来一块被子,替丈夫盖好。

她来到院子里,看着这孤独寂寞的黑夜:放眼望去,灯光朦胧。仰望天空,零星点点。她苦笑,如此微弱的光芒怎抵得过黑夜的覆没?

第二天早上,醉酒的丈夫终于醒了。他从沙发上慢慢地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一遍杂乱,看见桌子上有一份离婚协议书,猛地想起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心里慌张地拿起了那份离婚协议书,看到最后妻子已经将姓名签好了,他赶紧去找妻子。翻遍了屋里屋外,找遍了她身边所有的朋友和她平时爱去的地方但都杳无音讯。

丈夫手里握着协议书,对着天大吼叫了一声。他知道他们走到今天这个结局,都是因为自己醺酒成性,没有给自己的妻子安全感,一次又一次地让她失望,伤害了她。

最后,丈夫用笔缓缓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滕昭贵。他心里万分懊悔,想把自己的妻子找回来。但他知道,妻子是一个爱要面子的人,拉不下脸去哀求企图离开她的人,说挽留的话,就算自己有多么舍不得,多么心疼,也不会表现出来,也不会哭出来。

腾昭贵独自来到附近的一家夜市,要了几把烤串和几瓶二锅头,喝到直到打烊。

他又买了一瓶二锅头,此时他已经完全失态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心思无定,神情恍惚,喜怒无常。脚下不稳,身不由己,忽东忽西。眯起眼在云里雾里,瞪大眼不知身在何处。哇的一口,酸辣汤直泻一片,原来肚里翻江倒海。

借着酒劲,腾昭贵到自己的车门前,坐了进去,一路狂飙,口里大声说:“曲冰瑶,我恨你……”风刮着,雨下着,他只感觉到眼前一片空白,对面行驶过来一辆摩托车,刺目的灯光照在腾昭贵的眼睛上,再加上酒还没有醒过来,令他顿时迷失了方向,直直地与摩托车撞在了一起,刺耳的刹车音让空气瞬间凝固,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使场面支离破碎,现场惨不忍睹。 那位骑摩托男子的灰白色伞砰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雨点狠狠的砸在上面,雨伞摇摆不定。而那位男子早已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鲜红的血以后脑勺为中心,向四周慢慢地渗开。仿佛连光速都显得很慢了。雨,仍旧在下,下得很大,向大地射出了无数的锋利的箭,似乎要穿透他们的薄弱的心。

腾昭贵也昏迷在车上。

接着,就有许多围观的路人,有人赶紧打了120,救护车赶到后将二人火速拉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随后医院又联系到了骑摩托车那位男子的家属,那位开车的男子的家属却没有一个。

这起交通事故比较严重。原来,那位骑摩托的男子叫做刘定山,在一家水泥厂上班,每个月只有两千元的微薄收入,家里有年迈的父亲母亲,还有一名在上小学的女儿。

刘定山的所有家属焦急地在手术前等待着,他是全家人的顶梁柱和希望,他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个家就要完了!

过了五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了,医生从手术室里面走了出来,刘定山的家人们赶紧围住了医生,询问刘定山的情况。医生唉声叹气的:“病人的伤势太过严重,在刚刚送往的途中呼吸已经极其虚弱,已经没有了可医治的希望,你们要节哀顺变,替他把后事处理好。”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崩溃了,刘定山的母亲梁思敏当场因伤心过度哭昏了过去,刘定山的父亲刘洋也是强忍着眼泪不往下掉,他虽然平时对儿子不闻不问,但到了这个时候,心中也是万分的痛心,因为刘定山是家里的独苗啊!

妻子哭红了眼睛,年幼的女儿看见妈妈哭了,就问:“妈妈,爸爸为什么还没有回来?我想让爸爸给我买我最爱吃的棉花糖。”

很幸运,腾昭贵只是些皮外伤,他醒过来后,听到外面的哭声,就问了问旁边的护士:“外面这是怎么啦?”

护士叹了一口气:“在医院这种地方,每天都会有着失去亲人的时候,哭是避免不了的。对了,他们哭的人好像就是被你撞到的那位男士。”

腾昭贵顿时心里七上八下,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过道,看着手术室门前那失去亲人嚎啕大哭的人,他们哭得满脸是泪。

腾昭贵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一个字一个字说:“阿姨,叔叔,对不起!是我酗酒驾驶酿成了大祸!”

刘定山的父亲抬头一看是他,心中怒火陡然升起,对腾昭贵大打出手。医生过来劝阻:“这里是医院,不要在这里闹!”

父亲骂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毁了一个家,你让我们怎么办!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此时,伤心欲绝的刘定山的母亲梁思敏醒来,她连忙拉住刘洋的手,竭力劝丈夫说:“刘洋,别这样,你要恨的不是他,而是醉酒的他。”又接着说道:‘’其实,一开始,我的内心也很苦毒,可我想到了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我愿意原谅、宽恕你,我不去告你,因为我不想让另一位母亲伤心。”

在场护士听后,很感动,对腾昭贵说:“你听听,你遇到的是多么思想好的母亲……”

腾昭贵很受感动,哽咽着跪在了刘洋的面前说:“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对待你们如同我的亲生父母一样,也愿意给你们养老送终……”

腾昭贵四处打听,得知他们家还有一个米粉摊,是刘定山的母亲梁思敏开的。腾昭贵将自己的车抵押了出去,换了一些钱,给刘定山处理了后事。

腾昭贵也发自内心重新做人,发誓从此滴酒不沾。每天,他骑着一辆自行车,给梁思敏送些饭菜。

那天,腾昭贵照例提着饭盒来到米粉摊,可梁思敏忙着招呼客人去了,腾昭贵就将饭盒放在她收钱的地方,躲在了附近的一墙角一直等着她。

过了十多分钟后,梁思敏回来了,看到饭盒,她心里清楚是谁送的。她拿起饭盒喊说:“好孩子,我知道这饭又是你送的。你不必这样,我知道你也不容易,你以后也不用给我送饭了!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听到了么?”

腾昭贵慢慢地从墙角走了出来,他来到梁思敏面前,她说:“孩子啊,阿姨知道你的好意,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太过于内疚,你为了赎罪弥补,我也知道你做出了多少的赎罪。”

腾昭贵低下头,泣不成声地说:“阿姨,都是我不好,是我喝酒误事酿成了大错!我愿意做你的儿子,给你养老送终!妈妈,请收下我这个儿子吧。”

梁思敏说:“如果你真的有这份心,我会待你如同亲儿子一样对待。”说完,转过身,泪也湿了眼眶,但她不想让腾昭贵看见。

突然间,因为一场车祸,这一老一少成为了一对母子。他们一起回到家中,刘洋看到了腾昭贵大骂:“你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梁思敏说:“这个孩子也付出了不少,我们就原谅他吧。”

腾昭贵从身上拿出一张银行卡说:“叔叔,这张卡里有三十万钱,是我这多年存的钱,我把它送给你们二老,算是弥补了我对你们的亏欠。你们要是不收下的话,我会愧疚终生!”

刘定山的父亲心中咯噔一声,看着腾昭贵哭红了的双眼、憔悴的面容,说:“我们是基督徒,应该有饶恕人的美德,可我难免有些粗暴,但我的儿子说没就没了,我哪能不生气难过呢?”

腾昭贵一把抓住刘洋这位老父亲的手,说:“叔叔,只要你们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梁思敏也掉下了眼泪,说:“好了好了,孩子,快过年了,今天就在家里吃饭吧。我去给你做几个好菜。”

腾昭贵抹去眼角的泪水,笑着说:“谢谢你们能够原谅我,也谢谢那位耶稣,虽然现在的我还不认识他,但请带我去见见他,多讲讲他的故事,可以吗?”

……

(本文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