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洛克菲勒曾在北京

美国的洛克菲勒财富家族已绵延六代,2017年春天时,戴维·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享年101岁后安然辞世。笔踜渐时更多传教士与基督徒远道而来,约翰·洛克菲勒就像神派的天使,先后三次派员来华考察,他从未改变投入慈善事业,并决定在北京办一所医院,当年他也为父母在中国准备了“家”,就把建盖协和医院所剩材料,设洛克菲勒基金会选三公里外的北总部胡同,建了带有中西古色古香建筑美的房宅。从他对协和医院的爱心和为父母盖房子的孝心,我们看到洛克菲勒基督徒的信心、希望与爱。

慈善家在中国始终就像神的代言人。

当年即使中国拥有普天之下四分之一生灵,每年仍不止百万人在不知名疾病中丧命,连慈禧太后都在1904年特批一万两白银支持先有协和医学堂,后来才有协和医院。因为神而拥有最好的医院,1921年秋天,中国与美国政府要员都参加开幕式,胡适出席并在日记:“典礼极严肃,自有北京以来,不曾有这样一个庄严仪式,小洛克菲勒演说甚好。”今虽经历百年沧桑,协和医院仍遥遥领先医界,感谢主!洛克菲勒是虔诚基督徒,简朴的他:“我相信上帝给了我赚钱的能力,并让我尽最大的努力用之于人类的福祉。”

我那天在北总部胡同曾遇两老人,一人已住了近半世纪,另一人出生至今就没离开过,大家相谈甚欢,虽然时空不同,但看得出两位老人对与世界慈善家为邻是骄傲并赞赏的,难怪洛克菲勒家族虽在珍珠港事件后就离去,但这半世纪以来他们对一路在旧宅曾住过的人都了如指掌,侃侃而谈,如数家珍……

几百公尺的北总部胡同在北京国际饭店正后方,离火车站两公里不到。明朝总捕衙署(相当于公安局)设在这条胡同,名叫总捕胡同,乾隆时改叫总部胡同,共有东、西及北总部胡同。北总部胡同2号院很本土化的北京老宅,至今仍是旧面貌且闲人不得而入。

“噢,即使世界首富也会离世了,他家曾在我们胡同里盖了大院哩,看,就是北总部2号!”老人深情地望着2号古宅,当时我们三人站离大门不过三十公尺。围墙那么高,谁知道里面种些什么?“我们小时候就知道,院子里有海棠、苹果树及槐树,外头这几棵榆树少说年过半百了。”胡同老人说完,大家抬头看身边的几棵榆树,的确粗大足以环抱。

主耶稣就医治过无数人!洛克菲勒基金会当初就志建亚洲最好的医学中心,可以笃定洛克菲勒取得如此成绩还是基督的精神,先贤们筚路蓝缕,艰难创业,上网查才知协合医院多年来在中国始终排行第一,一路走来孙中山与梁启超都曾被送入协和医院。

“咱们从小到大,谁不说协和医院就是最好的医院?”胡同老人引以为傲地说。

“大门始终紧闭,院里生活深入浅出,里头面积听说千余平米。”这是在附近已住半个世纪的老邻居引以为傲的。

胡同老人再补充:“陈香梅女士小时候也在东总布胡同生活过。”陈香梅的确提过小时候胡同的时光,上网再查更知她当年在胡同深巷里有卖花声,胡同历经春雨后的泥泞,冬和夏的苦寒及苦热……

老人又:“班禅大师生前及北大老校长马寅初都住过总布胡同。”看来真叫如数家针。

笔者立刻上网再查,才知总布胡同住过的名人还有徐悲鸿、孔祥熙、张学良、费正清、郭小川、陆定一……,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也住过。

“前几年台湾的连战来访,听说也要安排住洛克菲勒旧宅,后来怎样就不知道了。”

“北京老城的许多院子都有段名人经历!值得骄傲的事却常常被处理成包袱了,唉!”老人语重心长,一声感慨。

洛克菲勒家族是显赫的,难怪比尔·盖茨( Bill Gates )都说:“洛克菲勒的创业精神永远是激励我前进的伟大动力。我的许多想法包括慈善基金,都有洛克菲勒的影子。”,华伦·巴菲特( Warren Edward Buffett )也说:“我坦诚地说,我的投资哲学是建立在洛克菲勒的睿智上。” 

笔者在北京已二十年,这天游逛胡同窄巷随时有汽车按叭!叭!叭!要求我们侧身让一下,但那天整理老人所说即完稿,更深刻有感“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地上有虫子咬,能锈坏,也有贼挖窟窿来偷。”(太6:19)回想洛克菲勒老宅故居一游,谈笑有风声,往来无白丁,感谢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