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从腓立比书阐释基督的虚己论

有不少人引用《圣经·腓立比书》2章6-8节来阐释基督的虚己行动,希冀以此构建与人深度认同的虚己基督论。但问题是,我们是否因过于注重神学意趣,而忽略了段落的上文下理,甚至偏离作者的初衷而不自知?神学理论固然重要,但我们也应注意到作者欲以此表明的重点。这就是笔者的研究意趣所在。在写作思路上,笔者将首先勾勒出腓立比书的历史背景与内容撮要,进而对2章6-8节的体裁、上下文等作出相应的说明,最终将焦点定于该段落的释经部分,以探寻合乎圣经表达的虚己论。盼望笔者的研究能为自身的神学研究敲响警钟,即务必扎根圣经的立场来建构于时代有益的神学。

《腓立比书》的背景

关于作者问题,虽然篇首同时提及保罗与提摩太,但根据保罗在文中打发提摩太去腓立比,显明其真正的作者很可能是保罗。同时,我们亦可在《使徒行传》16章6-40节中看到保罗在腓立比的宣教旅程。

至于写作目的,一来是肯定腓立比信徒及以巴弗提的心志,并为腓立比信徒在物质上的供应表示感谢;第二,保罗意识到可能存在的冲突现象,进而劝勉他们在基督虚己的爱中学习合一的功课;第三,保罗斥责那些将律法作为得救之必要条件的基督徒,并以自己亲身经历的信仰劝导那些自以为完全的信徒,要在基督里不断渴慕圣洁。此外,写作地点的讨论较为复杂,其可能的猜测有罗马、撒迦利亚、以弗所,但各理论皆有自身难以圆满解答的问题。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认识腓立比书所带来的神学信息,因有不争的事实已显明保罗在“捆锁之中”、在基督里表达充满喜乐的信心。这对当时饱受“不合一”、“苦难”等伤害的腓立比教会来说,实为清泉甘露。

《腓立比书》的摘要

保罗首先于篇首提及自身因腓立比信徒而来的感恩与恳求的祷告,其后分享到有关囚禁的心得,即为主受苦而叫福音兴旺,进而能以坦然无惧面对人生。同时,保罗劝导腓立比信徒要在基督里同心侍奉,并阐述基督的虚己与升高作出颂歌式的反思。除了鼓励信徒合一、喜乐效法主,保罗将提摩太、以巴弗提作为义仆的楷模,也简述到相关的事工安排。及至三章话锋一转,针对教会中可能存在的律法主义者作出严肃的谴责,并以自身的悔改经历阐释在基督里的复活盼望,且劝勉当时自以为“完全”的信徒,当在基督里竭力地追求与侍奉,进而活出合一、喜乐的生命。篇末,保罗以主临近的事实,劝导信徒当喜乐、感恩地祷告上帝,并留心行美好的见证。同时,保罗感谢腓立比信徒爱心的供应,并向腓立比的众信徒问安。

《腓立比书》二章6-8节的上文下理

关于上下文,保罗在1章27至30节中论述到要在福音里同心协力,不惧怕外来的攻击与仇视,甚至将受苦作为认识基督的必要功课。而2章1节中的“所以”,表达出与上文的重要关联,从坚忍对抗外敌转向论述如何在团契内在建立稳固的合一信仰。在1-2节中,若将“爱”视为上帝父神对世人的圣爱,并联合基督、圣灵中带来的恩赐,那么保罗的思路便是以三一上帝的恩典为基础,来劝导信徒要在“意念”、“爱心”,以及“心思”上活出与上帝恩典所相称的属灵品性。同时,3-4节论述到具体的内容,务必不可结党纷争、不可贪图虚荣,也不可只顾自己的事情,乃要存谦卑的心看到他人的强处,也要顾及他人的需要而行事为人。

但这些论述与本文所要探究的6-8节有何关联?其关键点就在于第5节,保罗以基督的救恩为基础,劝勉腓立比信徒在教义及道德上都以基督为榜样。但这节经文在翻译上有不小的问题,因为原文的第二个字句里没有动词,若以不同的角度猜测保罗所省略的动词,将造成不同可能的写作意图。如果是was,其翻译即为“让这曾在基督耶稣里的心思也在你们心里”,将基督的侍奉视为我们道德的榜样,戈登·费依并不排斥这种说法1,但韩森认为这可能造成平行结构的失衡,且存在道德理性主义的倾向2。若以第一个句中的“想”来取代所省略的动词,以维持其平行结构,那么翻译即为“在你们当中要这样思想,这也是你们在基督耶稣里思想的”,其重点在于宣告基督的独特性,因而更强调教义性的论调,而非道德上的榜样。3但笔者认为两者未必不可综合,虽然以“想”为动词更具结构上的合理性,但其教导意义未必与道德上的激励相冲突。

其后,保罗在6-11节中似诗歌的方式论述基督的虚己与高升,因为该段落显示出明显的平行、对照等结构,并且各节之间环环相扣的押韵关联,很可能属于早期教会的诗歌。不少学者视之为诺斯底式的救赎者神话,或某讲亚兰话的犹太基督徒,甚至有人断言此为司提反的诗歌作品,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从保罗的视角来理解该诗歌,因为神学思路上的紧密契合已然显示出保罗的认可。最后,保罗于12-18节段落劝导信徒当作成得救的工夫,与1:27中“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形成呼应之势,呈现一定的框架效应。可见,6-11节的颂歌可作为保罗劝勉腓立比信徒忍受苦难、合一侍奉的中心所在,更是保罗的神学基础。

《腓立比书》二章6-8节的释经

2章6节:他形质上本是属神的,却不以自己与神平等为应当把持不舍的;

尽管在诗意的表达上不及和合本,但笔者仍选择以吕振中译本来释义该节经文,一来是因为它更清晰阐明基督与上帝之间关系,与上帝有紧密关联但并非另一位神;二来是因为和合本中“强夺”<725>虽然表示“抢劫”的意思,但很难以此来解释基督自己身份的态度,若译为“把持不舍”(吕振中、思高)似更符合诗歌在此欲表明的意思。正如吴道宗的说法,“‘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整句就是指基督已经‘与神同等’,但祂没有把它紧紧抓住,并且自私地为自己来利用它的好处。”4

虽然吕振中的译本在表达上更清晰,但这处经文仍有诸多不明之处。例如,作者在该处所表明的“形质上本是属神的”是什么意思?而“自己与神平等”又是在何种层面上的平等,本性亦或地位、荣耀?

对此,我们看到字词“形质”<3444>,虽然有学者以亚里士多德希腊用法的角度肯定“形质”乃是指事物的内在本性,进而指出基督在此放弃自己与神同等的本性或属性,但若遵照原文原义的表达,这意思乃是指“外型、外表、形状”,似乎指到事物的外在描述,如耶稣登山变相时也出现这个字义。在旧约中,上帝可见的外在描述多是宏伟的自然异象,如荆棘中向摩西显现,并在西奈山上呈以至高尊荣的异象等。对此,基督没有将这种荣光视为应当把持不舍的东西。当然,在我们肯定基督同有此等威严形象时,并不是说基督与上帝在本性上不相同,因为外在描述与内在本性本身就是紧密关联的。正如基督徒的外在表现也体现出其内在的生命光景。在此,笔者欣赏威尔斯比的观点,“形象一词的意思是‘内在性情的外在表达’”。5

2章7节:反而将自己倾倒出来,取了奴仆的形质,与人相似,形状也一见如人。

和合本将原文<2758>译为“虚己”,但吕振中将这个动词更加具体的表现出来,即将自己倾倒出来。虽然我们可以从文法上否决以“上帝的形质”作为“倾倒”的受词6,也有学者视之为隐喻而回避倒空什么的问题7,但我们尚可在诗歌的神学意义上稍作字面意义的推想。

笔者认为,这里所倒出的不是基督与神同等的本性,而是6节中所提及的与神同等的荣耀与权利。诚如郭文池所指出的,“主耶稣并不是要放下自己不再做神,从上文下理看,说的是只是放下自己的权利,不是放下他的神性、部分的神性,或神的身份”8

同时,“奴仆的形质”与“上帝的形质”形成对比,显明基督甘愿以人的外在形状取代原有的上帝的属天尊荣。但是,这并不是说基督就成为与我们本性相同的罪人,因为基督倒空的并非本性,所以笔者在后半部分选择更具思维连贯性的思高译本,“与人相似,形状也一见如人”。此外,这亦并非基督不能真实体会我们的感受,乃是以奥秘的方式使神性的内在本性与人性的外在形状共同存在。

对此,古典基督论热衷于两者的融合程度与形式,功能基督论则转向其救赎事工来认识基督的神人二性,而虚己基督论则强调基督完全的人性,并以此为勾勒出福音书中的人性化的救主形象。然而,保罗欲在此表明的并非耶稣基督的神性、人性究竟如何结合的神学问题,而是歌颂基督甘愿放弃的牺牲之爱。尽管我们可以作出适当的延伸思考,但应当注意到该节经文的重点所在。谦卑不只是忍耐,不去计较,而是像基督一样甘愿放弃本有的权利与尊荣,以服侍比自己卑微得多的福音群体。

2章8节:他贬抑自己,听命至死,并且是十字架上的死!

为了思路上的连贯性,笔者将原本和合本中8节的第一个子句划为7节,即“形状也一见如人”(思高译本、NRSV)。因其中所流露出的“被看见、被发现”之意,保罗从基督神学意义上的倒空行动,转向历史意义上的苦难历程。

其中,“他贬抑自己”或然令腓立比信徒想到“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的教导;而“听命至死”,似乎也暗示出他们能以在爱心、意念及思想上彼此相同的神学基础,乃是顺服上帝的命令与旨意。最后,作为诗歌高潮部分的“十字架之死”讲述到基督徒生命的核心部分。这不仅是保罗所提及的我们旧人在十字架上的死亡,更是强调苦难是基督生命的一部分,是他甘愿倒空天上尊荣的意义之所在。这也与1章29节中“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的教导形成呼应,苦难也是基督徒蒙恩生命的重要部分。基督以顺服将原本象征着羞辱的十字架转为荣耀的记号,若我们在认识基督的基础上效法顺服,那么原本令人绝望的苦难或也能成为荣耀的序曲!

神学反思

回首神学发展史,多马修曾以该段经文为基础,肯定基督倒空一切与神同等的属性与特权,进而呈以完全真实的人性。9虽然该视角下的耶稣似乎与我们更为接近,但这并非《腓立比书》2章6-8节所表述的核心真理,乃是一位变质了的“上帝”。对此,笔者更为欣赏艾利克森对虚己论的调适,“耶稣舍弃了其神圣属性之独立运作”10,显明基督在世的一生都依靠父神,并在圣灵中而行。这与我们的研究结果相符合,引导我们看见基督对父神的顺服与依赖。作为新时代的神学人,我们不仅要建立时代所能认识的神学理论,更要将神学表达扎根于上帝透过《圣经》所启示的话语。

总结

综上所述,当我们以该段经文来思想虚己的基督论时,应当充分考虑其诗歌背景的修辞手法,以及保罗引述此段落的根本目的,乃是以基督的虚己与高升帮助腓立比信徒建立彼此合一,能以面对仇敌与苦难的团契。《腓立比书》2章6-8节以诗歌的方式,为我们勾勒出一位甘愿为我们而放弃属天尊荣的基督,他成为(being born,NRSV)与我们相同的人的样式,以真实的人性体会人间疾苦,包括被追杀、被污蔑、被背叛、被钉死等等。他的侍奉路途看似被动与无奈,实则乃是他自己主动选择的牺牲之路。这种主动的顺服成就了十字架上的救赎,不但成为我们道德上的效法榜样,更是我们内心深处得以赦免的信心确据。道成肉身的精神是我们能以效法基督的动力源泉,不但改变我们的道德生活,而且引导我们以真实的爱,从过去单爱自己转向对上帝专一的仰慕。盼望这首基督的颂歌也能成为我们的侍奉乐章,在顺服中品味上主尊荣。

——————————————————————————

1.戈登·费依著,潘秋松等译,《腓立比书注释》(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04年),第145页。
2.韩森著,周俞云翔译,《腓立比书》(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年),第235-236页。
3. 韩森著,周俞云翔译,《腓立比书》(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年),第237页。
4.吴道宗,《腓立比书:在患难中成长的生命》(香港:天道书楼有限公司,2011年),第142页。
5.威尔斯比著,隐名译,《喜乐完全:腓立比书、歌罗西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12年),第56页。
6.韩森著,周俞云翔译,《腓立比书》(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年),第275页。
7.周天和,《腓立比书·歌罗西书》(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7年),第124页。
8.郭文池,《逆境奏乐歌:从腓立比书看快乐满足的秘诀》(香港:明道出版社,2009年),第64页。
9.麦葛福著,刘良淑、王瑞琦译,《基督教神学手册》(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1998年),第364页。
10.艾利克森著,郭俊豪等译,《基督教神学(二)》(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6年),第445页。

参考书目:
艾利克森著,郭俊豪等译。《基督教神学(二)》。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6年。
郭文池。《逆境奏乐歌:从腓立比书看快乐满足的秘诀》。香港:明道出版社,2009年。
戈登·费依著,潘秋松等译。《腓立比书注释》。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04年。
韩森著,周俞云翔译。《腓立比书》。美国: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年。
麦葛福著,刘良淑、王瑞琦译。《基督教神学手册》。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1998年。
吴道宗。《腓立比书:在患难中成长的生命》。香港:天道书楼有限公司,2011年。
威尔斯比著,隐名译。《喜乐完全:腓立比书、歌罗西书》。上海:中国基督教两会,2012年。
周天和。《腓立比书·歌罗西书》。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97年。

注:作者系温州一名信徒,神学爱好者。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