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研究——以东方闪电在境内外的传播为中心

[内容摘要]

近年来,一些打着基督教旗号的“破坏性膜拜团体”在国内不断滋生蔓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境内打着基督教旗号的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已有十数个,其中“东方闪电”、“门徒会”、“二两粮”、“重生派”、“被立王”、“灵灵教”等破坏性膜拜团体活动日益猖獗。这些邪教团体以基督教的名义开展各种非法聚集活动,散布“世界末日”等各种谣言,甚至采用诱骗绑架等暴力手段,制造社会混乱和恐怖,成为破坏社会稳定和社会生活的毒瘤,严重威胁到国家安全,危害越来越大。本文选择东方闪电这一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为个案,以其在大陆地区和香港地区不同的传播模式和手段为例,揭示其在境内外传播手段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进而分析近年来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在国内外发展中呈现的新趋势。

近年来,一些打着基督教旗号的“破坏性膜拜团体”在国内不断滋生蔓延。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境内打着基督教旗号的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已有十数个,这其中,“东方闪电”、“门徒会”、“二两粮”、“重生派”、“被立王”、“灵灵教”等破坏性膜拜团体活动日益猖獗。这些邪教团体以基督教的名义开展各种非法聚集活动,散布“世界末日”等各种谣言,甚至采用诱骗绑架等暴力手段,制造社会混乱和恐怖,成为破坏社会稳定和社会生活的毒瘤。本文选择东方闪电这一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为个案,对其在大陆地区和香港地区传播模式的异同进行分析。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关于东方闪电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从教义角度和从社会历史发展角度对该教进行的调研或分析。前者以香港建道神学院跨越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滕张佳音《“东方闪电”信仰上的错谬》一文为代表,后者则可参考美国汉诺威大学历史系教授连曦专著“Redeemed by Fire: The Rise of Popular Christianity in Modern China”中关于近年来以东方闪电作为大陆民间基督教为个案研究的章节。[1]本文即在上述研究成果基础上,结合近年来关于东方闪电的境内外媒体报道、深度分析等内容,进而以其在大陆地区和港台地区不同的传播模式和手段为中心,分析其在教义上对传统基督新教的改造和歪曲,揭示其在境内外传播手段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进而展示近年来本土破坏性膜拜团体在国内外发展中呈现的新趋势。

1998年,美国全美福音派联盟(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vangelicals in the United States)主席唐纳德· 阿古牧师(Rev.Donald Argue)认为,中国可能经历“基督教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复兴运动”。[2]而实际上,正如连曦在《浴火重生——现代中国民间基督教的兴起》一书中所指出,所谓中国基督教运动的高涨,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复兴,也不是让一个凋零了的西方信仰重获生机,而是重新塑造一种日益显示出与本土民间宗教具有延续性的“基督教信仰”。而且,这些民间基督教无论是以基督教或是天主教形式出现,都强调治病、神迹、以及利用灵界手段,片面强调信仰灵验,能给人带来各种裨益。对此赵文词(Richard Madsen)认为,许多农村的天主教徒其宗教行为“接近巫术”,乡村基督徒中也有类似现象。[3]究其原因,我国国家宗教局叶小文曾在《邪教问题研究:邪教问题的现状、成因及对策》一文中,引用杜尔凯姆的语言分析指出,市场经济大发展中的“失范”、“失衡”,以及中国社会大变动中的沉渣泛起,中国成为各种信仰竞相争夺的意识形态市场。[4]

据叶小文统计,“80年代以来,我国部分地区陆续出现了一些邪教组织。据公安部调查掌握,国内邪教活动突出的有15种,其中境外渗入的有7种,活动涉及全国782个县(市),一度影响群众50余万。” [5]这其中,就有“东方闪电”这一破坏性膜拜团体,二十多年以来,该破坏性膜拜团体的传播已经不限于境内,按照国内对“异端邪教”组织的定义,一般认为,邪教组织具有“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等六大特征。但是,从近期境内新兴“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活动状况来看,它还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向和多元化传播手段,呈现出日益国际化的特征。

一、东方闪电传播模式分析

相比80年代我国本土其他一些破坏性膜拜团体的传播模式而言,目前我国境内这些破坏性膜拜团体依然以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为主要特征,但是从近期境内该教派的活动状况来看,它还呈现出以下几个新的发展趋向。

第一、解经手段多样化,构建了似是而非却又相对严密的“理论体系”。该教派想方设法从圣经中找出经文,企图修饰他们所炮制的全能神,使女基督的身份合理化,使其有更加迷惑人的魅力。如“耶稣当初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一共道成肉身两次,这是最后一次,他来是显明他的作为的,假若这一次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观念里永远认为神是男性,不是女性”,[6]即曲解创世记一章二十七节的经意:“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此外,又将耶利米书三十一章二十二节:“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曲解为“女基督来是为护卫男基督”。特别是近年来,该教派为了充分地说明“女基督”是“全能的神”,又引用启示录三章十二节:“并我的新名,都写在他上面”,说神有他的“新名”。新名是什么呢?就是《启示录》和《约伯记》中几十次提到的《全能者》(启4:8,16:7;伯37:23),这是圣经中其它书卷所少有的,因此,这位女基督'的新名又叫‘全能者'。

也正因这种曲解方式,他们曲解圣经经文为其道德败坏和日益毒辣的传播手段作注解。该派引用圣经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如利百加指使雅各以谎言和诡计骗取了长子的祝福,成就了神的旨意,彰显了神的智慧(创27:1/29);妓女喇合以谎言欺骗了耶利哥城的人,保护了二位探子的性命,自己因此而得救,被称为义(书2:1/24,6:22/27)。根据上述圣经经文,该教派以此为依据,捏造各种谎言欺骗人,歪曲事实陷害人,编造各样坏话毁谤人,且引以为荣。他们还引用女基督的话说:“虽有小来小去的毛病,只要观点存心摆正了,也能被神成全。”[7]不仅如此,该派在她所开辟的国度时代中,常规的家庭观念已被打破:“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说到头就是在灵界的情形里众长子共聚一处,欢歌跳舞……”、“你们在意念当中从此再没有婚姻,随之便没有女人最痛苦的生产之苦,以后你们也不再干活,也不再劳动,完全沉浸在我爱的怀抱之中……你们都会狂欢不止的……”[8]也正是这些荒谬不经的理论,为其不择手段的传播模式提供了理论依据。

第二、组织结构日臻严密。以该派组织结构来看,它自上而下设有“大祭司”、“圣灵所使用的人”、“省级领导”、“区级领导”、“部门领导”、“小排领导”和“细胞小组领导”这七个层级的组织机构,并用所谓的《国度十条诫命》严格控制这些组织机构,要求每一层级的成员都绝对服从上一层级的权威,由此形成一个极其严密高效的组织结构。与此同时,该“破坏性膜拜团体”还以“假名”开展各种活动,如“小白兔”、“阿狗”、“粉哥”、“白内障”等,并严格规定在交流交往中只称“假名”,新加入团的人被称为“新人”,被公安等部门发现者被称为“出环境”。此外,改团体还规定每个“教友”只允许知道自己“分号教会”的几个人,“教友”聚会一般不得超过7人。他们分10-20人为一小组,设有一名组长;40人为一小排,设有一名排长。各排各组都有一名上级从外地调来的讲道高手相助;自上而下,每层安排一名漂亮女人供该层的男负责人享用,且美其名曰:过灵床。他们的每一层都设有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人员;一线是主持工作,二线见证工作,三线是摸底、铺路,即开展新的工作,四线是接待服事。他们在各地设有联络站——接待点,及特殊的“训练基地”--训练窝点,专供软禁人、审判人、为人洗脑所用。每一层的领导身边还有一两名打手,一是为保护领导者的安全;二是为帮助领导惩治那些违反行政或他们认为该受咒诅的人。这样的严密组织,带有明显的反侦察性质,越来越具有恐怖组织的特征,为侦察和抓捕带来很大困难。

第三、传播手段日益阴险毒辣。调查发现,“东方闪电”除了利用《圣经》歪曲教义、谎言欺骗、贿赂收买人心等惯用传播手段“迷人入教”之外,还经常“潜入教会”打探摸底,发掘适用之才,假装敬虔骗得信任,“欺人入教”。在这些方法无效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冒充公安机关人员精心设计,将他人引诱至“东方闪电”窝点,进行长期软禁,通过“装神弄鬼”、“投毒下药”、“恐吓威胁”、“色情勾引”、“传讲神话”等各种方式,“压人入教”。此外,该团体还规定,在传播过程中一律采用“人际关系网络滚动法”,单线联系,只管入教,不准问姓名。这表明,此类团体已成为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第四、传播范围迅速向境外扩散。“东方闪电”负责人赵维山,自从2000年奔赴国外在日本和美国设立总部以来,仅两年时间,“东方闪电”已实现“全球开花”,几乎在凡有华人的国家,都有其组织成员出现,设立了相应的机构。一方面,该团体积极勾结境外反华势力和异端邪教,获得大量经费支持;另一方面,它积极在境外传教,发展境外“教友”,不断壮大境外势力。调查发现,该团体尤其重视在香港、台湾地区传播异端学说,发展势力。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香港的葵青、屯门、元朗、太和、上水等地,以及台湾的桃园、中坜、三峡、台北等地,都有其传播组织。它还通过印刷书籍、设立网站等方式,由外而内,开展各种渗透破坏活动。

第五、与国际邪教组织、黑社会、恐怖势力加速合流。早在1998年,“东方闪电”就宣称了自己的行动计划:当年收复“大红龙”(中国),99年底收复全世界(包括各教派)。其还宣城自己的总体目标是:将各教各派及政府有关工作人员拉拢归其统管,“万教归一,最终达到统管中国,得到全世界”。为达此目的,该团体积极在境内外开展活动,不断壮大势力范围。在国内,它企图征服信仰纯正的基督教会,拉拢国内其他异端邪教势力;在境外,它不再满足于在华人圈“传教”,转而更加积极地联合境外反华势力和他国异端宗教势力,试图以“内外合流”的方式,壮大势力、扩大影响。日前,该组织宣称自己的信徒已达百万,聚会场所达数万。专家分析称,如任其发展下去,该团体迟早会与世界上其他邪教组织、黑社会和国际恐怖主义结成“同盟”,必将成为国际社会的又一大祸患。正如滕张佳音所分析的,“故此在教义上,东方闪电是彻头彻尾的异端。从其激进的传教手法看,东方闪电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运用各类非法方式),实为社会大众强烈愆责的邪教。”[9]

二、东方闪电境内外传播模式异同的比较

据香港地区“新兴宗教关注小组”总干事兼秘书长杨子聪介绍,东方闪电大约于1998年由大陆移民带到香港,开始只有2000名信徒,之后大规模扩员,但运作资金的来源不明。他认为,该教派的信仰是“反社会、反家庭伦理的”,它否认爱、关护和宽容的价值,只是不断地向信徒灌输它编造的“基督再临”的故事。据他估计,在香港地区,大约已经有200名基督徒受到了该邪教的骚扰和“精神伤害”。[10]

1998年东方闪电到香港地区传播以后,2001年进入香港地区基督教会传播,并用深水埗海坛街235号丰盛大厦3楼为其经常聚会场地。不久以后,该教派多次变换名目,先后以全能神教会、实际神、七灵派、二次救主派、新能力主教会、真光派、真道派、国度福音教会等名在香港地区活动,据《基督日报》记者报道,2012年10月,“该教派开始被发现在元朗、屯门、葵青、上水、太和等均有其成员的踪迹,在北区受影响教会超过15所之多。马鞍山有牧者亦表示发现该教团成员。”[11]在台湾地区则以新歌教会为名进行登记,如在桃园地区已经正式登记,在永康地区设立据点,甚至公开在台南中山公园挂布条传教、发送宣传单与册子,并留电话给接触过的人。[12]

相比该教派在境内和香港地区传播方式的异同,我们可以清楚地发现,在香港地区,该教一方面积极参与社会事工,谋求合法的社团地位;一方面积极利用文字出版、新媒体、 传统媒体等媒介,乃至不惜冒用香港知名基督教出版社新星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其文字宣传作品,也极大冲击了香港地区基督教会组织。参考该教派在境内外传播手段的异同,我们可以发现,在传播模式方面,由于境内外法律法规执行的差异性,该教派仔细研究了各地法律法规后,广泛钻法律的漏洞,进行传播工作,但在传播模式方面,依然有其共性。

第一,极其重视文字传媒工作。无论在境内还是境外,东方闪电极其重视文字传媒工作。一方面,他们大肆印刷出版物,据《剖析东方闪电》书中所述,“石闪电组织在1989年至1999年之间,印刷书籍的总量达到了87万册。”可见该教派对文字传媒工作的重视。而这些出版物,归结起来,大约有30多种,基本可分为“教义性书籍”、“诗歌性书籍”、“发展信徒类书籍”三大类。其中“教义性书籍”有《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救主早已驾云重归》、《神向全宇发声》、《审判在神家起首》、《神隐秘的作工》、《圣灵末世的工作》、《圣灵向众教会说话》、《在光中行走》、《神的说话与人的交通》、《那灵在说话》、《基督的发表》、《吗哪》、《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七号已经吹响》、《神在末世的发声》等16种,但《七号已经吹响》、《审判在神家起首》与《你听见神的声音了吗》,这三本书在内容上和排版上是完全相同的;《神隐秘的作工》、《东方发出的闪电》与这三本书也只是在章节的排列次序上有所不同,内容实则相同。“诗歌性书籍”有《国度的赞美》、《跟着羔羊唱新歌》、《全能神,你真好》、《真理圣诗精选》(东方闪电组织在美国使用的“诗歌集”)等4种;“发展信徒类书籍”则有《新的发声》(实为《东方发出的闪电》的缩印本)、《关于实行真理的交通与问题解答》、《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等3种。不仅如此,该教派还印制大量传单、光碟等,进行传播。另一方面,该教派还积极利用网络新媒体,在境内外网站以及facebook和推特上积极发布信息,至目前为止,facebook关注该教派帐号的人数已经超过5600人。

第二,极其关注对女性传教,无论境内境外,无论被传教对象是女性普通信徒还是女性神职人员。笔者认为,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基督教会中女性比例占相当部分,因此,由女性对女性传教,可极大降低对方的抵触情绪和防范心理;另一方面,由于该教派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旦不择手段,以失贞、淫乱等方式将女性拖下水并以此要挟对方,往往会逼女性就范。如2001年,江西南昌地区有一20岁左右年轻女孩(小群教会信徒)被潜伏在教会内部的东方闪电卧底骗去到郊区的一个窝点训练一个月拒绝失贞并拒绝加入东方闪电以后,被该教派害死。[13]而在香港等地,该教派依然极其热衷对女性尤其是新移民妇女传教。据《时代快报》2012年的报道,屯门区内有一个约有四、五百人的A教会,有八成妇女被东方闪电的信徒接触过及关心过,而他们的主要策略同样是混入教会聚会多时后,邀请熟络了的教友到她们家中查经,以致部分妇女就此进入该教派。[14]《基督日报》则报道,“教牧同工发现,异端成员以多个名字身份进入不同的教会中,他们多向妇女入手,一些在幼儿园门外向家长派发宣传单张和书刊。” [15]不仅如此,该教派甚至迷惑了香港地区一位担任牧师超过20年的资深女性主任牧师,引起港地教会一片哗然。[16]台北地区也不例外,在台北地区举办的“辨别全能神教会(东方闪电)的错误及教会当如何因应研讨会”上,新北市召会欧阳家立长老指出,“以台湾各地教会传回的信息显示,全能神教会渗入台湾教会界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东方闪电特别针对年轻人、女性作为主要传教与训练的对象。”[17]

第三,极其重视“封闭式洗脑”工作。这种封闭式洗脑工作,指教主通过讲道者反复在对象面前强调自己绝对正确、绝对真理、绝对为你好、硬是至高无上、唯一的生命之路、根本不容怀疑,从而给对方造成威压感,使受众自己产生渺小、低贱、畏惧、服从的心理。该教派将“封闭式洗脑”命名为“交通”。在“封闭式洗脑”期间,受众禁止与外界沟通,讲员重复宣扬该教派和教主的绝对权威,同时禁止受众的回应和质疑,时间一长,势必达到洗脑效果。针对这种“封闭式洗脑”模式,一些境外学者称之为“集权环境下的门徒训练”。对于东方闪电这些破坏性膜拜团体而言,其教学模式“则将其背后动机隐藏,其教义也不能清楚解说及欠缺透明度。通过隐瞒或曲解教会团体、教义等重要信息来操纵其信徒。膜拜团体的领袖亦不亵扮演和善谦逊的牧羊人,他们试图宣称自己在所有事情(属世及属灵)上的独一权威来‘摆布’信徒。他们不会引导信徒融入教会,而是推行隔离政策(例如:宣称‘我们’,单单只有我们是基督的肢体,是万能的教会)”。而其后果,则势必“个人得不到真正的重视,却仅仅被覆制成团体领袖忠实的追随者。绝对顺从和强迫一致性是对个人最基本的要求。因此,对团体的热爱和忠诚,代替了对真理的热爱和忠诚,亦是整个团体的终极目标。团体领袖会特别强调圣经中选取的某些章节,以此为基础创造出一种声称为准确无误、完美无瑕,并只为团体所拥护的教义。实质上,在这种体系中,该团体领袖指定并宣扬真理的定义及内容。这样的‘真理’据称是被‘重新发现’或‘恢复’的,是过去两千年在基督教世界所遗失的”。[18]

第四,不遗余力,积极攻击政府是“大红龙”。按照该教派的教义,中国人被称为受咒诅之摩押人的后裔,是被撒但败坏最深的民族,是大红龙掌权的国家。“女基督”之所以“道成肉身”在中国,就是要在肉身说话,征服充满撒但性情的中国人,羞辱撒但,打败大红龙。因此,该教派大放厥词,“因为神作的工作就是将赎回的、仍活在黑暗势力下的、从未觉醒的人从魔鬼集聚之地彻底拯救出来,脱离千古之罪,成为神所喜爱的人,将大红龙彻底摔死,使神的国得坚立,让神的心早享安息,将你们满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发出来,将那些发了霉的毒菌消除净尽,摆脱这牛马一样的生活,不再做奴隶,不再被大红龙任意蹂躏、任意指使,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大红龙,不再受它奴役。”[19]在境内,该教派借着2012年12月坊间流传的末日预言,公开指“当今中国是一个没落的帝王大家庭,受大红龙(指共产党)支配”,呼吁信徒在神率领下“与大红龙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2012年12月11日,甘肃兰州数百名女信徒跪围省政府大门,打出“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人”等横额,呼吁政府宽待该教派。同日,河南开封市逾千名信徒游行,宣传“全能神救世”;同日,郑州地区也有大批信徒上街,宣传“老天爷真下凡了”,并与公安冲突;同月12日,河南登封市也有数百信徒上街示威,并与公安冲突,多辆警车被砸毁。陕西渭南信徒更公开呼吁“与大红龙(共产党)决战,拯救人类”。[20]而在境外,该教派同样借攻击我国政府为“大红龙”,进行传播工作。对此旅居加拿大的历史学家、作家陶勇表示:“中国有许多类似的极端宗教活动的例子。这个教早就存在,但现在有所不同的是它似乎涉入了政治,并呼吁攻击中共。我在过去还没有见过该教使用‘灭绝大红龙’这种语言。”[21]笔者以为,该教派在传播过程中肆意攻击中国政府为“大红龙”,一方面是在境内利用百姓对现实不满的情绪,进而以此为由将信徒有效组织起来;一方面在境外大肆造谣诬蔑“大红龙”“镇压”“选民”的所谓“实例”,期望能引起国外舆论的关注和同情,进而募集到更多资金供其作为活动经费。但这还不是全部,因为该教派宣称,首先在大红龙掌权的中国,开始建立地上的千年国度。先征服中国,再借助中国来征服全宇。正如该教派所宣扬的,“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红龙国家(中国),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一工作,完全了整个经营工作,将全部经营工作的中心在大红龙国家结束……借用征服摩押的后代〈中国人〉,借着作在摩押后代身上的工作再征服全宇之人,这是这步工作最深的意义,是这步工作最有价值的一面。”[22]

以上笔者分析了该教派在境内外传播模式中的共性。但由于境内外国情不一,其传播模式并不相同。下文将叙述其在境内外传播模式中的不同点。

第一,宣传推广模式较境内更多样化。由于境内外国情不一和文化差异,致使该教派在境外宣传手段上极尽所能,灵活多样。

1)斥重金在境外平面媒体上刊登巨幅广告,借以招徕信徒。2012年下半年以来,该教派在港台各主要平面媒体斥巨资刊登广告,尤其是2013年1月21日起至29日,先后分别在《苹果日报》、《自由时报》、《中国时报》和《联合报》等各大媒体,以全版篇幅刊登宣传广告,引起当地教会再度瞩目。[23]据台北媒体统计,仅在台广告费用就“近千万”。[24]而据澳门地区《力报》记者非正式统计,该教派“自今年初开始已先后在香港的《爽报》,《英文虎报》(The Standard),《信报》,《经济日报》,《3周刊》,《饮食男女》及台湾的《中国时报》,《苹果日报》及个别本澳报纸,刊登至少一至三个全版广告,宣传该教教义。”[25]

2)2012年12月21日,该教派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落空以后,香港媒体报道,该教派一改以前隐蔽的传教方式,以站街模式向路人发放传单、小册子,目标以车站、码头、菜市场、百货公司、夜市乃至幼稚园这些人流量较为集中的地方为主。[26]港台媒体指出,“该教亦一改以前自我隐藏的风格,公然在全港各区大街人流畅旺之处摆挡招徕信徒,更大洒金钱在报章刊大篇幅文章传异道。”[27]在大街上摆摊设点的该教派信徒在受到媒体采访时,问及为何在街头设点,拒绝回答此类问题。[28]

3)广泛运用新媒体,在facebook、推特等平台上注册帐号,巧立名目,宣扬该教派教义。

第二,传播对象较境内更广泛。在境内,该教派首先极其关注非传统教派、新兴教派、被传统教派视为异端、未进行注册登记的教会团体或组织。因此,该教派首先选择倪柝声的“小群教会”和李常受的“呼喊派”(90年代初),“以好的派别为主(素质好、领受能力好、青年人多,例如:召会);以一般派别(素质一般、挺谬、糊涂人多,不追求的)为次。”[29]然后将目标放在城市,并开始重视知识分子,把目标对准高校中那些圣经根基不稳固的大学生信徒,以各种方式欺骗、诱惑这些学生,使他们加入该教派。此后则把目标放在其他的破坏性膜拜团体如二两粮、三班仆人、华雪和、四福音派、灵灵教等。

但在港台地区,该教派传播对象首先是传统教派中聚会的新来成员,其次则通过1年以上对该教会的潜伏期(香港方面报道甚至有潜伏5年者),不仅针对该教会的一般平信徒,也逐渐渗透到该教会的带领人,使他们改信东方闪电。2012年12月,坊间流传世界末日预言的时候,东方闪电借此大举赴港,在各教会门口派发《最后的船票》,在基督新教和天主教会同时招徕信徒。[30]对此香港媒体认为,“令教会防不胜防的是,该教信徒不时假装羊群混入教会,甚至专向教牧及信徒领袖下手,以假道引诱离教,令人防不胜防。去年香港宣教会一资深女教牧被诱信奉该教,最后悉破其谎谬处后幸而回归真信仰,引起本港教内震憾。” [31]

第三,传播手段较境内而言更隐蔽。众所周知,该教派在境内传播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暴力、恐吓、色情、迷药、绑架等刑事犯罪行为时常见诸报端。但在境外,目前很少有该教派采取极端刑事犯罪手段的报道,取而代之的是更隐蔽的长期在传统教会摸底铺路、公开在街头摆摊散发宣传资料双管齐下的传教手法。不仅如此,他们甚至在香港地区针对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和无宗教信仰的人士进行教义传播活动。据香港九龙塘中华宣道会上水堂堂主任牧师李海平介绍,“她们在上水围逐家敲门,明知道你是传道人,依然死缠烂打要和你查经。”但他同时指出,这种新的传播手段不代表以前在传统教会渗透摸底的传统隐蔽手段不会再用,在他所属的形容被东方闪电活跃的北区,教会内同工互相交流的时候,曾拿出拍摄的东方闪电成员照片进行辨认,结果发现同一张照片有不同的名字,“但其实是同一个人”。[32]除此以外,香港教会还发现有东方闪电人员以学生的身份,混入校园,带其他同学去私下查经。对此,香港教会认为,“全能神的目标,不仅是教会,还有学校甚至其他地方。”对此基督教角声布道团香港地区主任李锦平牧师认为,针对这种情况,“如果学校里没有教会的话,要提醒他(受骗者)找教会支援。……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让香港市民知道,现在的一些宗教,背后的动机不太纯正,我们希望可以帮助他们分辨一些宗教。” [33]

而东方闪电在台北地区的传播手段,则又出现了新变化。即该教派积极与部分台北地区传统教派的教会联系,许诺对方,如果对方所用圣经和讲道教材采用东方闪电的版本,他们不仅愿意无偿提供,此外还愿意每次聚会的时候带不少于30人的东方闪电教徒参与,每人奉献金额5000元。这种模式被台北地区新北市召会欧阳家立长老称为“由文字材料加盟到主权控制”[34],其结果必然是教会易主。

三、结语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东方闪电在境内和境外的传播模式同中有异,异中有同。

针对境外东方闪电的肆虐,我们发现,港台地区对其进行的防控手段,大致有如下几方面.

第一,防范、抵御该教派的主体是以传统基督教会为主的民间团体。如在香港地区,2013年1月31日,香港中国基督教播道会总会、香港浸信会联会、基督教宣道会香港区联会这三家机构联合发布申明,谴责该教派,呼吁香港基督教会加强防范。[35]台北地区也是如此。台北地区有教会人士提到,在没有掌握该教派明显违反法律的证据以前,不宜贸然出击,提请政府有关部门介入。[36]

第二,依托高等院校、神学院校,积极展开各层次学术研讨会,立足该教派教义荒谬之处,进行学理上的系统批驳。如香港地区香港宣道会区联会、建道神学院及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于2013年2月3日在宣道会北角堂康泽正礼堂举行“异端,闪!教会辨伪工作”讲座,由建道神学院神学系副教授蔡少琪牧师主讲“东方闪电在中国”;新兴宗教关注事工总干事杨子聪主讲“东方闪电在香港”;建道神学院跨越文化研究系副教授滕张佳音博士主讲“东方闪电的信仰错谬”;宣道会荃湾堂传道朱秀莲主讲“教会的防御”等。[37]台北地区也是如此,如高雄地区数次开办“辨别全能神教会(东方闪电)的错误及教会当如何因应”研讨会,报道称“场场爆满”。[38]此外还有多年前成立的香港新兴宗教关注事工小组,对渗透入港的各破坏性膜拜团体均有深入研究,在批驳该教派谬误方面,亦处于领先地位。

第三,广泛利用新媒体,借助facebook、网络电台、推特、新浪微博等平台和新媒体,大量制作宣传单张、海报、讲道录音以及各种影像资料,广泛宣传该教派错谬之处,呼吁社会大众对该教派提高警惕。

参考香港地区防范该教派的经验总结,对于现阶段境内东方闪电的防控,笔者提出建议如下。

首先,建立健全对体制外宗教团体的登记备案制度。政府和有关部门应采取措施,对允许存在和注册的宗教团体,必须要求其接受政府和民众的监督,督促其建立健全财务制度、神学培训制度和礼拜程序等,以此来规范其宗教活动,切断“破坏性膜拜团体”滋长蔓延的土壤。

其次,应充分重视合法宗教团体参与防控行动。对破坏性膜拜团体而言,我国各正当宗教团体都有极高的敏感性,对这些信息来源,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建立健全收集汇总机制,及时梳理、及时分析。据调查,对于“东方闪电”在境内外的迅猛发展,我国各级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都曾及时对其进行批判,但由于信息渠道不畅通,政府和有关部门并没有及时对这些信息进行梳理,致使今日东方闪电流布各省,传播海外。

再次,重视并加强对破“坏性膜拜团体”及其教义的调查研究。当前,反对“破坏性膜拜团体”的斗争,已不是一个国家的独立行动,要利用各种传媒,扩大宣传渠道,进而在国际舞台建立自己的话语权。为此,一方面,政府和有关部门应加大对境内“破坏性膜拜团体”的调研力度,及时掌控其发展趋势,加强国际沟通与协作。另一方面,鼓励学界通过对“破坏性膜拜团体”的调查研究,在教义上揭示其歪理邪说,在组织行为上揭示其反社会反人性本性,借助学术的力量建立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

最后,积极做好对“破坏性膜拜团体”成员的转化工作。首先,对“破坏性膜拜团体”成员要采取甄别对待原则,坚持“严惩首恶,胁从不究”。其次,健全机制,鼓励街道居委会和当地相关合法宗教组织机构,对其辖区进行摸底,建立相关档案,并积极发挥宗教界力量,依靠广大神职人员和信教民众,做好对不明真相的“破坏性膜拜团体”成员的转化工作。同时,要注意团结愿意与党和政府合作的、在信教民众中有一定威望的“体制外宗教团体”的教牧人员,参与转化工作。以此为契机,增加体制外宗教团体与合法宗教组织之间的互动,消弭体制外宗教团体对合法宗教组织和我国宗教政策的误解,建立信任,促其自愿接受监督管理。


[1] Lian Xi,Redeemed by Fire: The Rise of Popular Christianity in Modern China。耶鲁大学出版社,2010。该书曾获得中国留美历史学会 2010年优秀学术著作奖及美国主流期刊《今日基督教》杂志 2011年图书奖(宣教∕全球时事类)。2011年,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中译本《浴火重生——现代中国民间基督教的兴起》。
[2] 转引自Eckholm,“China’s Churches”。
[3] Richard Madsen,“China’s Catholics”。
[4] 叶小文,《邪教问题研究:邪教问题的现状、成因及对策》。中新网2001年3月2日。
[5] 叶小文,《邪教问题研究:邪教问题的现状、成因及对策》。中新网2001年3月2日。
[6] 东方闪电:《话在肉身显现》。
[7] 东方闪电:《话在肉身显现》。
[8] 东方闪电:《审判从神家起首》。
[9] 滕张佳音:《“东方闪电”信仰上的错谬》。
[10] 冯维姬:《香港基督徒不堪忍受全能神骚扰纷纷控诉反击》,《南华早报》2013年8月6日。
[11] 梁颂恩:《东方闪电活跃中港台 教会急响警报》,《基督日报》2012年12月10日。
[12] 夏俊明:《东方闪电进入南台湾 牧长呼吁严加防备》,《论坛报》2013年3月4日。
[13] 《剖析邪教组织“东方闪电”》。
[14] 《东方闪电再度活跃香港》,《时代快报》记者报道,2012年10月22日。
[15] 梁颂恩:《东方闪电活跃中港台 教会急响警报》,《基督日报》2012年12月10日。
[16] 见《基督日报》相关报道:陈丽斯《喜讯:吴燕芬弃东方闪电回转教会》,2013年1月5日;吴燕芬《为何信又不信全能神教会的教义》,2013年1月5日。
[17] 夏俊明:《慎防东方闪电 高雄举办研讨全场爆满》,《论坛报》,2013年4月17日。
[18] 罗伯特·帕尔顿牧师、布萊恩‧伯明罕:《门徒训练vs集权环境》,《CGNER通讯》2014年6月号。
[19] 东方闪电:《话在肉身显现》。
[20] 《借末日之说 号召与大红龙决战——全能神信徒示威反共围政府》,《苹果日报》2012年12月15日。
[21] 吉密欧《中国拘捕“全能神”邪教成员》,《金融时报》2012年12月21日。
[22] 东方闪电:《神隐秘的做工》。
[23] 记者综合报道:《东方闪电渗入港台教会 吁提高警觉》,《论坛报》2013年1月30日。
[24] 《注意!东方闪电出没!》,《论坛报》2013年3月2日。
[25] 《港澳台报大卖广告 本报拒邪教宣传》,《力报》2013年3月13日。
[26] 相关报道见《香港教会回应“东方闪电”》,《论坛报》2013年1月31日;夏俊明《年度新闻——东方闪电入台》,《论坛报》2013年12月28日;《再有本港教会受东方闪电试探》,《基督日报》2013年4月23日;《直击全能神教:东方闪电》,《壹周刊》2012年12月27日;影音使团2013年2月14日发布视频《小心误入异端全能神教会》。
[27] 《再有本港教会受东方闪电试探》,《基督日报》2013年4月23日。
[28] 视频可见香港影音使团2013年1月30日发布视频《直击全能神教会街站和聚会点》。
[29] 东方闪电:《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
[30] 《东方闪电开网台 教廷吁警惕》,《苹果日报》2013年4月11日。
[31] 《再有本港教会受东方闪电试探》,《基督日报》2013年4月23日。
[32] 影音使团2013年2月14日发布视频《小心误入异端全能神教会》。
[33] 影音使团2013年2月14日发布视频《小心误入异端全能神教会》。
[34] 蔡明宪:《国内牧者:东方闪电从基督徒软弱者下手》,《论坛报》2013年8月16日。
[35] 《香港教会回应东方闪电》,《基督教论坛报》,2013年1月31日。
[36] 《众志成城,防范东方闪电渗入》,《基督教论坛报》,2013年4月17日。
[37] 《香港教会回应东方闪电》,《基督教论坛报》,2013年1月31日。
[38] 夏俊明《防范东方闪电,高雄众教派4.14办研讨》,《基督教论坛报》,2013年3月27日。(按:此为研讨预告及宣传)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