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渐进的生命:从吃饼得饱到追求永生之道

成为一个传道人,与我起初进教会的初衷并不相同,其实在最早进入教会的时间,我基本算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吃饼得饱式信徒,我现在想如果可以论吃饼得饱的等级,我绝对力压群雄碾碎一切想要与我比较的人。

小时候家里穷,虽然现在也不咋地,那时对于食物的渴望简直深入骨髓,尤其是还有肉的食物,更是令成瘾无法自拔,偏偏那时间普通人家只有过年的时间才买一些猪肉,因此哪里有肉吃,哪里就是我的奋斗小目标。而我家附近有一个教堂,我爸爸妈妈经常去做礼拜,有时他们也会要我去,但是我对那些聚会都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有没有东西可以吃。

以前的社会没有多少地方可以赚钱,基本上农忙一过,大家都在村里闲了起来,因此很多人去教堂里面聚会,教堂的管理人员也会定期的举行一些大型聚会,往往会邀请比较能讲的传道人来村里带聚会,而这样的聚会一般来说都是管饭的。教堂里面也会买一些肉,切碎了放在熬制的汤里面,虽然肉剁得比饺子馅还碎,但是能吃得到肉味的饭还是蛮吸引人的。往往这时间,我不用爸妈催,都会早早的来到教堂里面,占个离门口比较近的位置,一面听道,一面看着外面做饭的师傅们。至于讲道什么内容,我通常不知道,但是我能准确地背出师傅们做饭的流程,现在还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做饭,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我偷学的那些师傅的厨艺。临近中午就是最需要拿捏时刻的了,我会时不时的向外看看饭是否盛出来了,每当看到师傅揣着一个巨大的勺子伸向大铁锅里面的时间,我就准时出来上厕所,其实也不是为了上厕所,毕竟可以在外面,容易排到第一名,其实每次饭都管够,但是总是喜欢排在第一,好像晚了一步,饭就会忽然没了一样。后来,我爸爸给我起了个名叫做“胡辣汤信徒”,意思是只有教会有饭的时间才去聚会的人。那时小,才不管什么信徒呢,每次面对爸爸的调侃都不会显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后来,农村人事情慢慢多了,经济条件也好转了,虽说家家户户都买得起肉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特别向往教会的胡辣汤,虽然在家也会自己做,但是总觉得味道不如那些大师傅的,因此每到聚会的时间还是会去的。不过这时间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了,也能安静下来听一些讲道了,从那时起,我才慢慢知道耶稣是怎么回事,不过生命上还是没有什么长进。我听道的目的就是为了学故事,去学校跟同学吹嘘我知道很多的故事,比如天地的由来,偷吃禁果的堕落,还有大卫的故事等等,我都能讲得绘声绘色,那时别人羡慕的眼神是我进教会的第二个动力,也就是说我当时学道是给别人学的,现在回忆起来也是觉得有些许羞愧呢。

可是,慢慢地故事就听完了,我才发现圣经上的故事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不过这时间我又注意到了一些人生哲理,往往传道人讲过故事之后,就会讲一些人生哲理,这些人生哲理对于那个刚上初中的我来说,听起来也是蛮不错的。毕竟同学中有人情绪不稳定的时间,可以借机开导开导他们,但是更多的时间是没人可开导的,只能开导自己。就这样我有空的时间也会去教会听听,但是慢慢地我觉得很多传道人已经开导不了我了,因为我开始学会了去问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是那些乡村的传道人回答不上来的,比如:撒旦那么坏,神为什么不现在就把它们毁灭呢?这样来说,人类不就可以不犯罪了么?再比如,如果神是正义的,神为什么不惩罚恶人?耶稣为什么用死亡的方式,才能拯救信靠他的人呢?如果我没有被预定,神对于我的命定怎么显示他是公平的?神为什么不救每一个人,他不是愿人人都悔改么,难道神的心意也不能尽善尽美的成全?毁灭这个世界上犯罪的人,是出于神的后悔,我可以说是无奈么?等等,这些问题为问出来往往得到的是这样一个答案:“你就说信不信,问那么多干啥?”当然也有一些很努力的帮我解答这些问题,但是他们答案总是会被其他的问题所推翻,在那段时间里面我的脑子里面整天就是想这些问题,我也觉得那是我对神开始有了一点了解了,为了弄明白我的疑问,我遇见了一个牧师,他说你的问题很好,你自己就可以解答的,因为这些问题都是前人思考过的,他们就在书里面,你去和他们对话就知道了,慢慢地我接触了奥古斯丁,加尔文,马丁路德,但是由于目的性太强,他们的书看的不是很懂,怎么才能读懂里面的文字,他们在说什么,真是苦恼死了,也是后来才知道,我对于基督教的整体轮廓认识太肤浅,因此忽然看他们的书也看不懂多少,但是又觉得里面在说什么,却不知道在说什么。

高中毕业之后,我并没有参加高考,而是去一个神学培训中心学习圣经,但是那里的老师和教会的传道人都是一样的,除了一些心灵鸡汤之外再也不能给我什么,我想搞明白的事情,他们有的连想都没想过,上课的时间也没有提到过这些问题。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在那里读了很多遍圣经,也背了很多金句。当时的老师送我一句话——如果你脑子里面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也能成为一个好的传道人。因为他是老师的缘故,所以他的话被很多同学奉为圭臬,大家都认为我脑子用错地方了,不用来思考怎么讲道,却用来死磕那些没用的东西,按他们的说法是,那是神的事,你想它干什么。既然不让问,我就再也没有问过,一直慢慢地读圣经,做笔记。

我在神学班从来不作老师的笔记,包括后来的神学历程也是如此。圣经差不多读熟之后,这时间再看加尔文的书,就能看的懂了,但是奥古斯丁的书看起来还是有点费劲,因为总觉得里面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并且也很不习惯那种一问一答的著述方式,稍微一不留神,后面的问题就跟前面的问题脱节了。

我很感谢我在省城和金陵的神学院老师,他们对我们自学干涉很少,也就是那几年的时间,我开始特别喜欢看一些思想史之类的东西,可以这么说,凡是与教义有关的东西,我都特别喜欢看,虽然也有很多东西表示不能认同,但是终归解答了我很多的其他问题,并且自己也能根据一些原则来解答别人的问题。

如今成了一名传道人,在教会里面做教导的工作,我慢慢地发现自己成了教会中很多争执的结束点,因为不同的传道人之间都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有了问题之后,也会来向我咨询,而往往我给出的答案也会让他们的争执趋于平静。“让教会重新相信真理”,这是我服侍的异象,在我所服侍的教会里面,我从来不怕他们有各种的问题来问我,给人解答疑难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一件由心涌出喜乐的事情。我喜欢我所在的教会,虽然现在聚会早已没有了胡辣汤,但是那里却有永生之道。

现在很多传道人都喜欢批评“吃饼得饱”的基督徒,我觉得这是不太需要的,因为生命的成长是需要一个过程,我们可以强调永生之道的重要性,但是也不要拒绝那些吃饼得饱的人,谁能知道,有时吃饼得饱的开始,也能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呢?耶稣责备的不是吃饼得饱的人,而是那些吃饼得饱却诋毁神的人,正像我们今天说的一种社会人——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一样,我想这种人不止耶稣要责备他们,是一个正常人都会责备他们的。

生命的成长必然有一个过程,从索取到付出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索取的生命就是吃饼得饱的过程,而付出到追随则是明白真道之后的必然举动,我们只管立于庭前细看——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