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因为我不是一只哑巴狗

有这么一个寓言故事,羊倌养了很多羊,但是在山村里面潜伏着一群狼,他们总是趁羊倌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羊偷走,可是羊倌晚上需要睡觉,他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保持清醒看着羊,后来有人送给羊倌一条大狼狗,让他帮助羊倌看羊。

每到晚上羊倌就把狗拴在门口。狗在开始的几个夜晚都非常有耐心的守在门口,有狼来的时候它就大声狂吠,就这样羊群很安全的度过了一段时间。后来狼群里面就派遣一只能言善辩的狼去找狼狗谈判,条件是每次都会将战利品身上最好的肉给狼狗,狼狗就同意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虽然狼群嚯嚯羊群,但是狗始终保持沉默,为了能够分到羊身上最好的肉,它选择了与狼共舞,每天乐得好不自在。最终有一天羊倌忍无可忍,拿起猎枪瞄准了狗头,并且扣动了扳机,这只狗为自己的不言不吠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圣经里面上帝给以色列国家设置了先知祭司和长官,祂期盼他们能够带领以色列人走向兴旺,但是以色列最后却灭亡了,这与他们的失职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神差遣先知以赛亚对他们这样骂道:

“以色列中看守的人是眼瞎的,都没有知识,都是哑巴狗,不能叫唤;单知做梦、躺卧、贪睡,这些狗贪食,不知饱足,这些牧人不能明白,各人偏行己路,各从各方求自己的利益,他们说,来吧我去拿酒,我们饱饮浓酒,明日必和今日一样,就是宴乐无量极大之日。”

上帝为什么称他们是哑巴狗?狗在这里并不是侮辱人的意思,而是一个比方,狗本来应该是忠诚和警觉的代表,但是以色列的那些牧人却偏偏没有尽到他们身份该尽到的责任,他们作为国家的守望者,但是却在国家里面毫无作为——

“他们躺卧在象牙床上,舒身在榻上,吃群中的羊羔,棚里的牛犊,弹琴鼓瑟唱消闲的歌曲,为自己制造乐器,如同大卫所造的,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摸身,却不为约瑟的苦难担忧,所以这些人必在被掳的人中首先被掳。”

——这就是那些在以色列中为政之人的形象,他们作为守望者,却尽情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求舒适,并且不愿开口告诉民众耶和华的律法。这是令神觉得何等难受的一件事?

当时的以色列并非一个太平时期,而是四围都有强敌对其虎视眈眈,作为一条“识时务的狗”,那些官长和先知应该把神的旨意带给以色列人,然而他们却在环境中选择了沉默,以酒肉代替了讲道,或者只讲一些“平安了”“平安了”的不合时代论调的假道。

对此,耶利米先知说的不错:其实没有平安!因为当时的犹大官长分为两个派别,他们一方倾向于投靠埃及,另外一方则希望投靠巴比伦,却没有一个先知呼吁以色列人应该投靠上帝。他们“单知做梦、躺卧、贪睡”,他们做的什么梦?当时很多先知都这样发预言“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如此如此,这说明我们如此如此,因此我们无需害怕什么,都回家睡觉吧,因为梦里显示我们必不会遭灾。”

守望者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使命就是将信息如实的传递给民众,并且号召民众一起来应对这样的事情。可是以色列的守望者偏偏不是这样,他们口中充满了虚假,根据人都喜欢听好话的心态,就编造好些不合时宜的话给民众听,他们虽然能以开口却是哑巴狗的行为。

我记得以前在看动物世界的时间里面讲到过大雁的迁徙,每年大雁都会在南北迁徙,它们的行程往往有几千公里要飞,因此就需要花好久时间,甚至长达半个月到一个月的迁徙,他们就需要在有经验的老雁的带领下飞行,路上该在那个地方休息过夜也是安排好的。

但是因为长途迁徙,飞一天就会很累,晚上大雁就需要好好休息补充体力,可是在他们过境的草丛里面往往埋伏着他们的敌人,这些敌人就在他们要休息的地方捕杀它们。因此雁群为了保险起见,就会有雁子担当起守护使命,一旦有动静,就需要使劲叫唤,让雁群逃命,可是因为叫唤它自己暴露了位置却往往飞不走,自己成了雁群的祭品,却保存了雁群。

这个故事中有两点使我思考的,一是这个大雁不能是一个哑巴,如果它是一个哑巴,它即便发现了动静也不能及时反馈;二是这个雁子需要舍己,为了拖延敌人的有效捕杀,它甚至需要牺牲自己。这是一个合格的守望者。令我觉得敬佩,也深深地敬畏自然中居然有上帝如此奇妙的创造。

我在想我们今天读的先知书,那些先知有几个好下场的?耶利米被人用石头打死、以赛亚被人用锯子锯成两半、主耶稣被人残忍地钉在十字架上、施洗约翰被人下在监狱里面砍头、十二个门徒除了约翰之外,都是被惨无人道地方式杀害,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死?原来他们不是“哑巴狗”(我再说,这个狗没有侮辱的意思),而是他们在他们的时代里面发出了针对时代的信息,他们不愿意将上帝的话当成耳旁风,而是忠实的将其“叫唤”出来,纵然冒着生命的危险,他们依旧敞开了喉咙,任凭死亡如何威胁,他们的声音依旧响亮。

因为忧国忧民,我也曾被人警告过讲道的时间多讲恩典,少讲罪恶——他们的理由是听见的人也开心了,你也开心了,何乐而不为呢?对不起,我不开心,因为我如果昧着良心也做一个哑巴狗,我就觉得我没有尽到我身份所附带的使命,相反我要做一个警觉的小狗,一个能站在讲台上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传道人,我所忠诚的不是羊身上最好的那一块肉,而是神眼中最忠诚的那只小狗,不哑巴却很警觉。

然而,作为一个传道人,我们的口是为了“叫唤”却不是为了撕咬,我们警觉却不发疯,我也见过很多“疯狗”(依旧没有侮辱的意思),他们诋毁神的仆人,诋毁一个会叫唤的狗,他们希望这个会叫唤的狗和他们一样,没有立场的发疯咬人,这太可怕。我在想为什么有的传道人会成为“疯狗”,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满腔的嫉妒,他们嫉妒一切比他们更爱神的人。还有,就是他们的“既得利益”受到了伤害,就像人从狗嘴里夺食物,总会被咬一样,假传道因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习惯了,你卸下他的大碗、卸掉他口中的肉,那是要跟你拼命的。

有人说,你如此忠诚的侍奉上帝得到了什么?到头来你还不是一个穷传道?是的,我是,但是我是一个心地坦然的穷传道,敢于直面我的主,即便此刻见到他,我也不会觉得害怕,因为我不是一只哑巴狗。

最后的祈祷:愿主警醒我们,不做一只狼群喜欢而羊群遭殃的哑巴狗,愿我呼唤的声音能够传给更多肯听从的耳中,在这末后的时代,为主站好属于我们的这一班哨岗。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