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浓浓爱主意 殷殷手足情——追忆长兄张务俭牧师生平点滴

我出生在山西省曲沃县高显镇张庄村,张务俭牧师是我的长兄,比我大20岁,16岁时被我父亲送去读神学。父亲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在村里经常教导人当爱主爱人,“施比受更为有福”,并用良好行为效法基督,实践舍己奉献之道,在全县名声甚好。大哥因系长子,理应奉献给神侍奉上帝,从而使他走上了牧养传道禾场尽忠奉献的一生。

一、效法基督,爱洒人间

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侵华战争开始,日军来到我家乡,房屋被焚。我们全家逃难到曲沃县城教会才渡过难关。后来我大哥立志要一生奉献事奉主,从洪洞县玉峰山道学院到天津神学院,孜孜求学渴慕真道,用真理装备自己,一走就是十多年,毕业后在天津留校任教。童年时,我因年幼对他印象不深。记得他曾经回来过一次,当时他手提一个箱子,进大门后,先到父母亲居住的堂屋,向双亲问安并将箱子打开,拿出一卷印花蓝布料,让母亲分给我三个嫂嫂和两个姐姐,每人做一件上衣。我虽然与大哥未常谋面,甚至有些生疏,但他的孝道礼节却令我甚为敬佩,印象极其深刻。

1950年夏,母亲送我到天津读书,我大哥帮我联系在天主教的私立学校——圣功女子中学上学。当时我上初中二年级,学费很高,每学期要折合七袋面粉的价钱,大哥家的大女儿已上小学,又要生第二个孩子,家庭生活压力很大。而我当时却不懂事,看见吃的都是杂粮,就偷偷哭泣。大哥平时很少和我交谈,不知怎地他竟了解到我的心事。此后,每天早上上学前总有一角五分钱放在我的书包里,大嫂把饭盒装好,叮嘱我早点在学校门口吃点面食,中午饭盒里有二面饼子,杂粮不多,每天如此。后来才知,他们全家一日三餐都是杂粮,我心里不知是苦还是甜,时至今日都满怀感恩。

我大哥在神学院教授音乐及教会历史课程,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除了上课,他还在校园后院喂养一只奶羊,每天早早起来割草,下午还要骑车去买饲料,但从没见他拿过羊奶。我在天津圣功女中毕业后考入北京市立五中,仅仅和大哥在一起生活两年时间,他的热心助人、勤俭克己的品格令我难以忘怀,也影响了我的一生。后来直至九十年代一封来自香港的感谢信,才解开了我多年的困惑:原来当时大哥喂羊是给一个王老牧师家帮忙。牧师和师母都已属高龄老人,他们家有两个孩子,一个叫王自廉,一个叫王子俭,都患有肺病,一家四口仅靠牧师微薄的工薪难以维持生计,更无钱求医问药,而且病人更需要补充营养,又不能劳累,我大哥就默默地以效主爱心为他们承担了这个工作。他的付出已蒙主纪念,牧师孩子深表感激之情。后来我代大哥回了一封信,信中说,“神的仆人应该多为神家里工作,都是神家里的人,就应当患难同担,尽上当尽的本分。”

我在北京五中三年的高中生活,全是我大哥供养。1955年高考时,因政治运动又一次风暴来临,开始批判所谓的“帝国主义利用宗教渗透侵华”,天主教、基督教首当其冲,我当时虽未信主,但也因上过教会学校被批斗,并且扣押了我的录取通知书。后经几番调查,才准许我去大学报到,但已晚了一个月。随后,政治运动一波接一波,1956到1957年,反右斗争更是硝烟弥漫,全国掀起了“大鸣大放,百家争鸣”的热潮,最后定“罪名”为“右派”,受到管制,在大学被批斗,大哥也被关入“牛棚”。我读的本是五年制大学 ,但才读一年就断粮了,心想无奈也只有回老家吧。正在绝望之际奇迹发生了:正上外语课时,忽然有人找我让出去,一到门房,一位男士问我:“你是张务俭的妹妹吗?”我说,“是的。”他拿着一个包说,“你大哥在一个农场劳动,大嫂回山西了,他们都很好,你好好读书,这包里是他们捎给你五年读书的费用,你安心上学吧。”我心里十分感激,一时不知所措,甚至忘了问人家姓甚名谁。回到宿舍一看,里面很多钱。我每月饭费需12.5元,这么多钱都不知放在那里好。感谢神,上帝在我面临人生旷野时,藉着大哥供应我的日用饮食,如同当年神在旷野赐给以色列人吗哪一样。

1960年,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昆明铁路局工作,后来在和家人通信中,才得知大哥释放后下放回乡务农的消息,“文革”中又大受冲击,自己家人上台斗他,就连曾经被他供养过求学的我及二哥的孩子,亦曾在反右运动中与他划清界限。尽管如此,他却从没有说过一句埋怨的话。二哥有病时,他不计前嫌,前去探望,用神的话安慰他;三哥是退伍军人,身体常年有病,有四个孩子,他写信给我,嘱咐我多帮助三哥的小孩读书。因他有基督博大的胸怀,常为别人着想,何况作为兄长,他更深爱我们,真是手足情深,爱意浓浓!

二、事主忠心,无怨无悔

1951年“三反五反”运动开始,派出所到神学院查账,我大哥当时曾兼管财务账目。查了两天,发现有一批货只有进账,没有销账,他也忘了这批货处理到哪里了,一下子他和大嫂都很着急,我也很为他担心。次日主日,天下着雨,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大哥曾带我到杜大夫家看过病,记得当时他说:“杜大夫,真感谢你多年来对神学院的的关心支持,我深表感谢,我妹妹来都这里水土不服生病了,又麻烦你了。”我突然决定要去找杜大夫问一下我大哥的相关情况,我问大嫂怎么能找到杜大夫家,她也不知在哪个街门牌多少号,只说要到绿牌电车通道乘车,我也不知怎样一路摸索着走,终于找到了杜大夫家。一见面我就问:“杜大夫你知道我大哥出事了吗?”他问我:“你是谁?”我作了自我介绍,并把情况说了一下。他说,“哎呀,此事是天津解放时,有一批捐赠的货物经过我手,我告诉你大哥说,不便运到学校,因为处在战时,折成金条存放在医院里,神学院需要随时可以取走。我写个条子,你带回去。”感谢神,上帝真是奇妙无比独行其事之神,他在我们这些卑微无知的人身上施行他的作为,藉着他的仆人成就大事。

在随后的“反右”斗争及文革的历史风云中,我大哥也曾被列为批斗对象关进“牛棚”,后被下放,回到山西老家虽然当时已是年迈之人。但无论环境如何,但他始终以基督徒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不灰心,从不气馁,毫无半点怨言,一直保持良好的心态,完全谦卑,以普通老农的身份融入村里的干部群众之中,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积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经常为治村教民献言进策。八十年代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他年已古稀,还不断读书阅报,学习农业科技知识,大胆试验改进传统的棉花种植手法,探索增产新路子,他的嘉言懿行,赢得了群众的敬重,也得到党政领导的赞誉,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全国基督教两会会刊《天风》杂志曾以《七旬牧师张务俭,科学种田夺高产》为题,专题报道了他的事迹,在全国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许多人纷纷给他来信,有的赞扬他老有所为的可贵精神,有的咨询农业高产技术,有的联系他所培育的优良品种,使神的名大得荣耀。

三、持守真道,影响生命

耶稣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相信,我已经胜了世界,在主里面有真平安 。“四人帮”粉碎后 ,随着党的宗教政策的不断贯彻落实,神向被尘封的神州重开了救恩的大门,大哥不失时机的抓住难得的机遇,无论霜雪寒冬,还是酷暑炎夏,他不知疲倦的身影,时常活跃在三晋大地和周边省市的福音禾场上,为教会重建复兴四处奔走,夜以继日站在讲台上宣讲神国福音。他对人传讲圣经真道,引人认识这位独一真神,领人认罪悔改,给人以新的盼望,拯救无数灵魂归主。他对身边家人,一直力劝我们都来归信耶稣,在日常生活中,严于律己,勤勉节约,身教胜于言传。后来二嫂、三嫂都信了耶稣,曾有的恩恩怨怨在基督里都得到了化解,神改变了他们,只有圣灵内住心里,才会有全新生命的根本改变,不再是我,乃是恩主在里面活,在我们这个大家庭见证了主的荣美。神做成了在人不能成就的大事。

耶稣说:“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圣经也说,智慧人必发光如天上的光,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神的话是生命必应验在在他儿女的身上。我的蒙召经历也是在大哥的引领之下,奇妙的经历至今也难以忘怀。1989年的一天,我回山西探亲,正逢星期天,我去曲沃县城喝羊汤,小侄儿张泽民带我同去,他说:“今天我大伯在教会讲道。”我突然提出要去看看。来到教会,一听见会众唱赞美诗的声音,我就心中痛苦万分,不由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坐在院里,正好大哥要进去讲道,他看见我满脸慈祥地笑着说:“妹妹,你也来啦。”我不知如何回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耳边却有一个很清楚很清楚的声音对我说:“孩子,该回家了。”我立时坐不住了,叫我侄儿立刻带我回家,请侯马火车站站长(大学同学)给我订了张卧铺,立刻回成都。一路上我睡不着觉,往事历历在目一一浮想于眼前。我的大哥是个怎样的人啊!多少次面对苦难折磨,亲人的指责、批斗、划清界限,以恶报善,他都没有埋怨,忍辱负重,默默地不去伸冤,听凭主怒,总是以善胜恶,以宽容饶恕为主做了荣耀见证,也是神的恩典大大临到我们这个家族,许多人归主名下。

当时令我想不通是,我这个不仁不义知恩不报并曾伤害过他的罪人,反而成了他最爱的人。这反差该有多大呀。上帝啊,你不但不惩罚我,反而顾念我、怜悯我,我的罪孽何其深,怎配到你的面前,你是圣洁的神啊!这样苦苦挣扎了三年后,我找到了成都教会,每次去都是一面听道一面哭 ,对照自己一条一条的认罪。当我读到诗篇103篇8节:“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他没有按我们的过犯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出埃及33章19节“神的奥秘谁能测透呢,谁知道主的心?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是的,我是罪人中的罪魁,神仍然爱我,大哥一直爱我,他送我的圣经上写着启示录1章3节的话:“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我永远铭记在心,并开始认真读经。1996年,我大哥和我姐姐一同来到成都,我们同去教会,他说:“你们教会怎没有十字架,信仰生活必须高举十字架,这是教会的标志,荣耀的标记。”他纯正的信仰生活对我影响很大。

我曾去过阳城县考察过历史上英国女传教士建立的耶稣堂和抚养农村孤儿的事迹,在与牛长老交谈时得知,我大哥在当地与政府要员曾商谈要地重建教堂之事,因过去教会产权已被政府占用,为了信徒有聚会场所,他据理力争,毫不妥协地进行申诉,最后终于成就了神的旨意。

他虽息了自己的劳苦,但作工的果效也追着着他,点点滴滴忠心侍奉的见证已被神纪念,他活着象主,活着为主的生命,已成为我效法的榜样,一直激励着我忠心事奉,爱主爱人,后来我家也建立了家庭聚会所,大同的王恩杰牧师曾来聚会培训三天,他的大女儿张云芳也在侯马五0二建立了家庭查经小组。惟愿我和我们全家都立下心愿:我和我家,我们定意侍奉耶和华,愿荣耀归于至高真神,阿们。

(作者系四川成都一老姊妹,已于2016年蒙召归天,此稿曾在临汾基督教会《活石》刊物刊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