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今天我们看看异端是怎么判定的?

前些阵子,一位朋友把我拉到一个群里面,说是这个群大部分是年轻传道人,思想比较活跃。上午加进去下午就出现一件令我猝不及防的一件事。事件的起因是群里有个人看到网上有一个异端公众号名单大全,然后就问这个名单可信不可信,我回复了一句,不能完全信,因为它缺少事实认定的基础条件。这时候有一个比较激进的弟兄就跟我杠上了,问我:“你说说哪个不是异端?这可是几个牧师整理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能信?”我平生最不怕的就是跟别人论理,抡拳头我不行,但是论理我可是能给你说出个一二三四的,我问他:“是哪几个牧师制定的?有什么依据没有?”这时候群里面就有一个人劝我说:“你没读过神学,牧师制定的原则你自然不懂的。”一听让我认怂,我顿时不乐意了,说了自己的神学历程,我说“谁告诉你,我没读过神学的?你这话客观不?你听我说了一句话,就说我没读过神学,你的想象力也是够丰富的!我不但读了神学,应该比很多人读的时间都长!我金陵协和神学院毕业的,一共读了11年神学。”这时群里炸了,纷纷说:“你是异端神学院毕业的,你们的老师一个都不信耶稣。”我有点发怒了,问:“你们见过我的那些教授和老师么?接触过他们和他们的论文么?你们就这么污蔑人家?”这时那个弟兄又说:“凡是三自的神学院,都有问题。”好吧,我算是整明白了,原来在他们眼里只要是姓三自的就是异端,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再后来群里讨论到天主教,结果群里面又说天主教是异端,我发现他们的教义混淆不清,他们对于异端的定义不是根据基础教义而定的,而是派别划分的,在他们眼里,只要是三自的,只要是天主教的,只要不是他们那个派别的,都是异端,如果耶稣出现在他们面前,估计也会被定为异端,因为耶稣和他们太不同了,这是一种彻彻底底的基要派主义,就如同当年的法利赛人和大祭司一样。

我们历史上崇敬的伟人,其实他们也分派别的,而我们如果要一刀切的话,这个信仰根本没有伟人了,其实我们不知道的是在圣经这么多的作者里面,他们的思想也都不尽相同。比如先知文学和启示文学的作者,他们的思想就有很大的差异。在先知文学里面,作者认为这个世界并不是不可救药的,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比如悔改之类的。而在启示文学里面,作者就相对先知文学更加倾向于借助外力来摧毁这个世界,通常这个力量是来源于神,然后建立新的世界,这个观点在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中尤为明显。如果我们采取一刀切的原则,那么我们就必须在这里面将任何一类文学的对立面清除出圣经,比如,我们认为世界是可以悔改的,那么先知文学就面临着被冠以异端的称号;我们若坚持世界无可救药,那么我们就必须将先知文学从圣经上抹掉,很显然一刀切是不行的,采取这样思想的人是极其可怕的。我几年前认识了一个信徒,有一次他跟我聊天说:假如有一天,我要是当了领导人,就把其他一切宗教的人全部抓起来,把他们的寺庙全部捣毁,让中国彻底成为基督教的国家。这样极端思想是虔诚还是祸害呢?罗马帝国历史上的教训都不知道,看问题就是一刀切。

回到原来的异端问题,我们来看看教会是怎么来确立一个教派是不是异端的,是不是像我们一样采取的一刀切的方法。我们所采取的事例是教会历史中阿里乌主义和聂斯托利主义的对比,来分析教会如何甄别异端。

阿里乌是亚历山大人,教会历史里面亚历山大学派和安提阿学派有不可调停的矛盾,关于他们矛盾的焦点是集结在有关解经的问题上,安提阿学派主张字义解经的原则,而亚历山大学派主张另一洁净的原则。因此双方常常发生口水战,但是远没有如我们一样——我是亚历山大学派的,我就把安提阿学派的人定为异端;或者我是安提阿学派的,我就把亚历山大学派定为异端。开始没有这样的事,大家都在找证据;后来有权力争夺介入之后,教会乱扣帽子的毛病才出来。阿里乌是一个亚历山大的长老,但是他却是一个在安提阿学派受教的人,他和写《古代教会史》的优西比乌是好朋友,两个人都是安提阿学派著名学者卢奇安的得意子弟,并且他们的友谊是一生的友谊,友谊的小船从来没有翻过。阿里乌是怎么被扣上异端的帽子的呢?这要从他的一次讲道开始说起,阿里乌认为耶稣只是次一级的神,他是晚于父的,并说耶稣是在永恒中受生,既然是受生就必然是晚于父的,就像儿子永远比父亲年龄小。观点就是这么个观点,人家阿里乌到底是个长老,圣经还是懂点的,支持他理论的圣经是箴言八章二十二到三十一节,我们可以列出来,大家看一下:

22 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

23 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

24 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

25 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

26 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

27 他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划出圆圈,

28 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

29 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

30 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

31 踊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

因此人家也不是胡扯的,并且他还从奥利金的文献中找到了证据:逻各斯是稍微逊于父的(《基督教神学思想史》139页)。

很明显,按照我们今天的信仰来说这是不对的,那么他是怎么被断定为不对的呢?我们今天要知道的就是这个问题:

古代教会(仅限于前四次大公会议)处理问题比我们客观多了,他们遇到这类的拿不准的问题就会主持召开大公会议,我们今天的基本信仰可不是读圣经很明显就能读出来的,那都是先辈们开会决定的,比如三位一体就是为要解决阿里乌主义,在这次会议之后的325年制定了一个信经《尼西亚信经》,针对阿里乌主义和形态论信经提出正确的基督论。因而本信经又是一个有关基督论的信经,通常教会崇拜时如果讲道是以基督为主题的话都会使用此信经。因此我们看到,在古代教会里面如何判定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是不是异端,需要召开全体会议研究决定,任何一个人是不具有这个权力的。

教会历史上还有一次强盗会议,相信我们也都听说过,就是第五次大公会议,被称为强盗会议,此会议常常被称为权力争斗的会议,因而此会议中被定为异端的聂斯托利主义是被冤枉的,成为西里尔主教权力的牺牲品。这件事告诉我们,一旦教会裁定一个组织是否是异端的基础不是以基督信仰为依据而是以站队为依据的话,那么仲裁结果往往是有误的。因为此次会议中西里尔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在聂斯托利代表还未到场的时间就结束了会议,并利用政治力量形成站队,凡是不认同西里尔的都是异端。这里面不是以真理为标准,而是以利益为标准,这样的人都是强盗,会议的结果是:聂斯托利被流放,其主义被定为异端。但是聂斯托利究竟是不是异端呢?天主教当局在1992年对于聂斯托利主义进行了停止绝罚的决定,也就是说天主教承认了聂斯托利主义正统的地位。我们经常说,正义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但是这个正义是不是来得有点晚呢?最好的方法不是冤枉之后再调查,而是在做决定时就将一切个人的利益放在一边,不要让个人的利益左右事实的判定。

流传在网上的那份异端名单,那个群里面有人说是出自某公众号,我就联系了这个公众号,问到了一个相关的人,我就以我听说过的一个音乐事工被定为异端一事询问他们的依据,他表示:“有一些被定为异端是有点过了。”这是什么态度,过了就过了?就好比你走在大街上,一个人莫名其妙揍你一顿,结果发现打错了,然后他说,打了就打了,没关系,能忍?

下面我来说下今天教会认为别人是否是异端是根据什么而指定的,这里面有什么要求,是不是我可以随便就将别人定为异端。

首先我们需要看证据:这是很简单的一个标准,但是人往往容易听风就是雨,说啥就信啥。这个证据就是有权威专家或者机构的认定,比如古代的是大公教会的决议。在今天这个凡事需要证据的时代,我们的证据在哪里?一个长老,一个牧师?这不叫权威,比如我们说的证据包括“世界基督教联合会”“世界福音联盟”“罗马天主教”,就目前而言这三个组织是具有权威资质认定异端的,不行我们至少也要看看中国基督教官方网站。

其次,我们要看报道的结果在何处刊登?一个组织被定为异端,比如“全能神”“东方闪电”“三班仆人”之类的,他们被定为异端都是有据可查的,在中国基督教官方网站里面明文写道:全能神是异端。异端和邪教的认定机构不同,邪教一般是社会层面的认定,比如国家认定的只能称为邪教,教会组织认定的被称为异端。有人说国内的不可信,在国际上全能神也是被定为异端的,这些都是有原始文案可以参考的。

再者,我们需要知道,这份异端名单的受益者是谁?这份名单将很多异端与非异端放在一起,这就是很大的迷惑性,让接触者被潜移默化的认为诸如福音时报等主流基督教媒体机构是异端。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组织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我们来想,这个连教会都称不上的组织是怎么被定为异端的?这只是媒体机构,负责收集各地教会新闻的怎么可能是异端?媒体是什么机构,揭露真相的机构对不对?随着网络的发展,很多人的假福音工程已经纸里包不住火了,他们的那些假见证和谎言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些是不可能叫信徒知道的,而媒体就是揭露这些骗子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编出一个所谓的名单,让一些蒙在鼓里的信徒继续傻傻地听从他们的伎俩。

最后,我们要看一下原始的研究过程,即一个组织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定为异端的。如果是一个粗暴的结果,就如同某公众平台冷不丁的爆出来一个,我们也就当做笑话看看得了。历代教会认定一个组织是不是异端都有研究的过程,这个过程不是脑袋一抽就能决定的。比如认定阿里乌是异端,会议是有内容讨论的,这个讨论就是研究。天主教的会议比如天特会议,梵二会议,那都是有研究过程的。

我听过一个挺搞笑的事情,我们国内某知名基督徒学者,其实是靠假见证出名的,神学都没读过,因为学过哲学,所以自己对圣经有一套理解。有一个人曾在资金上帮助过他很多,后来这个人了解到原来此人的一些简历都是编造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之后就不再资助他了。结果你知道么,这个所谓知名基督徒当即就宣布这个不再资助他的人是异端,觉得可笑吧,仗着自己的名气就自认为自己是真理的标准了,而很多不明就里的信徒就傻傻地相信了,因为我们觉得名人的话总显得比普通人的话更可靠,但是对于基督徒来说,除了耶稣,还是不要太过追捧名人,否则你忘记他也是个罪人的时候,你不知道他会把你带向哪里。

了解上面四个制定异端的标准,谨防自己成为愚昧人,红楼梦作者曹雪芹说:真作假时假亦真,无为有处有还无。当耶稣被定为异端的时候,魔鬼就是正统了,可怕不可怕?今天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么乱,难道不是魔鬼正在给正统扣帽子引起的么?就说婚前同居一事,到底同居是真理,还是圣洁是真理?同性恋之事,哪个是真理?当假的被承认作为真理的时候,真理就成为人人口诛笔伐的对象。

(本文作者系一名神学毕业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