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一位留美神学生的收获与感想系列(五):希腊语!希腊语!

编者按:本文作者是福音时报的一位定期撰稿人,于今年9月份赴美国神学院攻读神学,她将会把她在美国第一学期学习、生活和信仰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写成一系列文章与大家分享。

经过水火,经历恩典

——神学院的第一学期之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五)希腊语!希腊语!

由于《圣经》的《旧约》部分是用希伯来文写成的,《新约》部分是用希腊文写成的,这两门圣经语言就成了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必修课,不光是必修课,还是必修课里的重中之重。希伯来语学得不好,整个《旧约》系列的课程都会受到影响;希腊语学得不好,整个《新约》系列的课程都会受到影响。第一学期我选修了希腊语,可以说这门功课至少占据了我60%的学习时间,因此很值得大书特书。

这门课每周要上两次课,一次两个小时,而且是小班教学。每次上课前都会有小测验,每堂课老师都会轮番点名叫学生回答问题,全班人至少轮两遍,互动性极强,课堂氛围异常紧张。课后作业超级多,在这一学期90天的时间内,竟然手写了A4纸100余页。这门课总是让我回想起中学时代的数学。

然而希腊语确实不太像一门外语,更像是数学。刚开始我把希腊语当成外语来学了,因此怎么也学不好。大概一个月之后,我猛然发现这根本不是外语,而是数学。其实,这里说的希腊语,既不是今天希腊所使用的希腊语,也不是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时代所使用的希腊语,大致是指在主耶稣生活的那个年代,生活在希腊半岛的人们所使用的语言。有人说,上帝选择这门语言来记录自己的话语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门语言语法极其烦琐,故而遣词造句极其严谨,严谨到每一句经文只可能有一种解释,绝对不可能出现歧义。

希腊语课程是《新约》解经课程的基础,课堂上的主要训练就是把希腊语翻译成英文。学生必须要在一年之内,从零基础开始学到能读懂《新约》原文。搞语言工作的人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神学院的作风,就是靠着神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希腊语又是一门超高难度的语言,打个比方,如果说英语是100以内的加减法,那么希腊语就是高等数学。而学习希腊语对于留学生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因为要用英语来学习希腊语,上课的时候时常觉得自己在同时学习两门语言。回想这一学期,其实我连听课都不能完全听懂,很多时候都只能自己看书预习、复习,就是这样居然不但跟上了学习进度,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福杯满溢”。

不过学习的过程还是充满了艰辛,无数次在课堂上,我都感觉要体力脑力全面崩盘了,有时遇到特别难的语法点,同学们简直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掌握,老师教得也十分困难,但大家都彼此鼓励,相信靠着神必定能学会,困难也必定能胜过去。

教希腊语的L老师是位90后的小姊妹,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新约在读博士生了。她曾是一名鼓手,和其他神学院的老师一样多才多艺。我们学得幸苦,L老师其实更幸苦,因为她得一边上学一边教我们。L老师十分认真负责,她是抱着“服侍神、服侍人”的态度来教我们每一个人的。课间那仅有的三五分钟,她从来就没有休息过,总是面带微笑地为同学们答疑解惑。有几次我发邮件问她问题,她总是在第一时间答复我,我注意到有时候答复时间竟然是凌晨两、三点钟。L老师教学风格也是十分人性化,她的教学不是为了打击学生,而是造就学生。记得半期考试的时候,有一道题我其实完全能答上,却突然忘记了这个英语单词,于是坐在那里想了足足二十分钟。L老师走过来看我的试卷,我就告诉她这道题我确实会,但是确实想不起这个英语单词了,她竟然叫我直接写中文,她回去查。我只好在满篇都是英语和希腊语的试卷上写上了中文词。试卷发下来后,她竟然真的算我答对了,还在试卷上画了一个笑脸。L老师或许是无意间的一个举动,却令我十分感动,因为这和我之前在世俗学校所受到的那一套教育大相径庭。班上的同学大多数都比L老师年纪大,但每个人说起她来都是一边倒地赞叹,这正如提摩太前书4:12说的那样: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做信徒的榜样。

再说说我的同学们。全班十九人当中,美国学生和国际学生差不多各占一半,只是性别比例悬殊巨大,其中姊妹只有三人。由于这门课程难度极大、强度极大,一学期下来,同学们之间结成了一种特殊的情谊,一种一起走过旷野的战友般的情谊。只有这一门课的同学我全部都能叫出名字来,彼此之间关系也甚是亲密。一次在课堂上,L老师让一位弟兄翻译一句话,这位弟兄尝试了近十分钟,最后终于翻译了出来,全班同学竟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虽然希腊语真的很难,但是课堂上总是欢声笑语,洋溢着喜乐。大家心里都明白,学习希腊语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单单为了服侍神,为了更加明白神的话语。每次上课前,L老师都会为全班同学祷告,求神装备坐在这间教室里的每一个人。有时我也在想,我们这样一群人,被神从世界各地呼召来到此地,大家说着不同的语言,如今却在一起学习《圣经》原文,神的带领是何等奇妙!

刚进校的时候,学校发给每位学生一本希腊文《新约》,封面上印着该学生的姓名首字母缩写。后来深陷繁忙的学业,竟将其束之高阁。到期末的时候,因要完成一个《新约》文本鉴别作业才首次翻开这本学校为我量身印制的希腊文《新约》,忽然发现认识的单词和句子不断地涌现在眼前,心里顿时充满了感恩,觉得受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只要一想到在不远的将来就能读懂《圣经》原文了,浑身上下就充满了动力。

(未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