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耶稣给我平安”——父母遭遇车祸的贵阳姊妹见证(一)

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那么近、那么快地接触死亡,虽然这死亡并没有在我身上,而是在我父亲身上,来得突然来得猛烈。这样的痛让我后悔,让我难耐。

任性的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象过死亡的痛快、潇洒和自由,如此幼稚、无聊的想法从我初中开始一直一直在我的心里,直到2008年我在成都上学经历地震的恐惧,亲眼见证生命的脆弱,我才略微懂得生命的价值,懂得人生的意义。

可是生活的跌跌撞撞并没有让我真正的觉得自己的生命有多么重要,因为我一直不明白,若是有上帝存在,为什么上帝会让有的人很幸福,有的人却那么痛苦的,在生命的道路上为着生活而挣扎着——直到2011年圣诞节。

2012年年初,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对我说:“看看《圣经》吧。”起初,我只觉得《圣经》是世界名著,并没有把它和信仰联系起来,甚至我对宗教也是一无所知。以至于2011年的圣诞节,当我怀着好奇的心走进天主教堂时,仍然对天主教徒口中的耶稣懵懵懂懂。当时,虔诚的天主教教友在一个类似马棚的房子里指着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新生儿的雕塑热情地讲述着一个叫耶稣的人的故事。我听了一点儿,也没有听太明白。后来我走到了教堂外面,双手合十紧握胸前为一件事情做了一个简单的祷告,其实我也不太懂,只是感觉用这个动作做的祷告会比较容易被上帝听到吧。

我清晰地记着这样一个小小的祷告,虽然很小,却是那时候我所需要的。很奇妙,几天后这个小小的祷告实现了。于是我在心里许下一个承诺——我要信靠上帝。其实那会儿我还是不知道,这就是信仰,而这个信仰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进了我的生命。

后来,我慢慢地认识上帝,认识主耶稣基督,也明白了为什么存在各样的教别。我很庆幸神使我信仰了基督,我喜爱真理,我也相信真理;神的带领也很奇妙,他带领我直到我和基督建立关系。一路走来,都是这样的平平坦坦,偶尔会有小波澜,但却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仿佛我一直是一个生活的蜜罐中的属灵婴孩。

2016年9月10日晚上,已经快十点了,我的电话突然响起。是妈妈的号码,可是电话那头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电话里说:“你是这电话机主的什么人?”我说:“我是电话机主的女儿,怎么了?”电话那头的陌生男人马上说:“我是警察,你父母在江阴发生车祸,现在江阴市人民医院抢救,你赶紧过来吧。”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挂了电话,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这是开什么玩笑,不会是骗子吧?爸妈手机掉了,被骗子利用了?还是真的是这样吗?他们怎么会发生车祸?

我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里。我立刻跪下来祷告上帝,求神给我开路,给我智慧让我冷静。可是祷告完了,我还是觉得很慌,很不平安,于是我立刻把祷告的信息发到教会青年团契——我所服侍的敬拜小组里,邀请弟兄姐妹和我一起祷告。然后我又拨通了那边妈妈的电话,还是那个自称为警察的陌生男人接的电话,这一次他很直接,接通电话就说:“你赶紧来医院吧,你父母情况很严重。”然后再重复了一遍“是江阴市人民医院急诊”,挂了电话我整个人有些瘫软,可是我马上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于是我拨通了和爸妈在一个工厂工作的大姐的电话,电话通了,她在那边什么都没有说,声音很哽咽,很直接、近似用咆哮的声音吼出一句话:“赶紧飞过来,全部飞过来!”。紧接着我又接到了姐夫、弟弟打过来的电话,每个声音都是那样的急促。于是我给在深圳的三妹也打了电话,告诉她赶紧做好准备明天早上去江阴,爸妈在江阴出车祸了,情况不好。

那一晚,我整个人是惊恐、空白、无助和无奈的。我邀请弟兄姐妹一起为那边正在抢救的爸妈祷告,并不时地打电话问那边的抢救情况。我开始自责、难过,开始无法控制自己那颗快要窒息的心,我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河坝,无法止住。凌晨1点过,那边传来不幸的消息,爸爸因抢救无效已经宣布死亡。听到这个消息,我整个人已经好像不是自己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发生?我不明白为什么上帝要把这样的灾祸降临到那么善良又辛苦的父母身上?我不明白,我曾经看到的异象是上帝要拣选我的家人,怎么我还来不及行动上帝就这样无情地带走了我的爸爸?我不明白我已经在很努力做个讨神喜悦的孩子了,为什么还要我品尝如此的苦味?

……

可是我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为什么了,我那一刻的心情就是恨不得时间过得再快一点,我可以马上赶到医院见着父母。

第二天清晨我赶最早的一班飞机到上海,然后转车去江阴。几经周转,下午一点过,我才到医院。在ICU病房外,其实我什么也见不到,有的也只能是等待。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正好是家属视频探视的时间。小小的探视处挤满病人家属,我们只能通过电脑视频看见妈妈,但是她却看不见外面的人,只能听到。妈妈说不了话,那会儿她意识还不清晰,而我们几个只能说:“妈妈要坚强,一定会好起来的,外面的事情我们都会处理好的。”然后声音就已经哽咽得不行了。看着妈妈淤青的面庞和瘫软的身体,我们真的恨不得那个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妈妈。

(这是2016年9月11日刚从抢救室送到ICU的妈妈)

看完妈妈,我们姐妹几个就驱车赶往江阴市花山殡仪馆,想要去看爸爸一眼。没能在最需要的时候陪着他,我的心像刀绞一般。去的时候我就一直默祷上帝:“主啊!求你看顾,求你保守。求你爱我,就爱我的父亲。把他抱在你的怀抱里,享受安息。我知道我并相信你爸爸已经在你的怀抱里了。感谢主!”很快我们就到了殡仪馆门口,一走进那里面就有种冷冰黑暗的感觉。我知道对于不信上帝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于是我心里祷告上帝说:“亲爱的上帝爸爸,我知道人都惧怕死亡。但对于神的孩子,我们是没有惧怕的,因为你已经胜过阴间的权势。求你把平安放在我们家人的心里,给我们勇气给我们力量。”小姨父说:“你们一会儿去把你爸爸的眼睛和嘴巴合上,因为死者只有见了亲人才能闭眼安心的离开。”其实本意是让我弟弟去做的,可是他一走进停尸房,脚步就变得迟疑,我再看看姐姐和妹妹也是同样的表情,甚至还很远他们就跪下了,没有走上前去。于是我祷告上帝:“主啊,我愿意,我做吧。”我走上前去,看着爸爸满是血迹的脸庞,抚摸着他的脸颊,并告诉爸爸:“爸爸,你安心去吧。妈妈我们会好好照顾的。我们几个也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我感觉到爸爸的脸颊不是冰冷的,而是柔软的、亲切的。

在这死亡当中,神依然用他的平安充满我。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 诗篇16:11)神的恩典使我平安。我知道唯有上帝是生命的主,尽管有苦难发生,但是如果他允许了,后面必有神的美意;虽然人不知道,但总有神的恩典和计划。我相信神必指引我前面的路,因他在爱中拣选了我。因为,在你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你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诗篇36:9) 耶和华神必为他所爱的儿女负责到底。耶和华神已掌权!

(本文作者母凤玲姊妹为贵阳市基督教会的信徒,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