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多明我之锤

多明我之锤

福建一名基督徒。

当你说教会传统是“人的遗传”,就有陷入邪教的危险

很多中国教会都高举圣经的权威,作为信仰生活的最高法则,这是非常好的现象。但是有些人却把“唯独圣经”与教会传统对立,认为后者都是“人的遗传”,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对信仰有害。有的人走向极端,甚至否定了《使徒信经》等根本信条,认为这不是《圣经》,没有必要认信。

男女择偶上警惕邪教分子乘虚而入

有教堂组织了未婚青年的联谊会,希望借此解决单身弟兄姐妹的终生大事。未婚联谊会开始后,吸引了来自各个教会的未婚肢体参加。其中有些弟兄姐妹格外热情,在会上邀请大家去打羽毛球、游泳、逛植物园等等文体活动。他们的热情得到了负责人的关注,一开始也支持他们的建议,并在会上通知参与者。不过负责人很快发现了问题,觉得这几个人有点怪,因为他们的热情有些过头,不像是正常人的举动。经过深入调查,才发现他们都是某异端团体

宗教包容与邪教破口

近日,一位朋友对外公开了他的一段经历,原来他曾与佛教、道教、儒教甚至锡克教、巴哈伊教的神职人员一起受邀到韩国参加邪教教主李万熙主办的所谓“宗教和平”大会。这次会议汇集了基督宗教之外的主要宗教团体,可能担心被正统教会拆穿,因此没有请天主教、基督新教的牧长参加。

有难处也不可找邪教

人生在世,不可能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点,磕磕碰碰甚至难以过去的坎。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人就会寻求宗教,希望得到神灵的庇佑,或者教团的帮助,以解决面临的难关。在中国宗教信徒中,因为人生中的难关而信仰宗教的,可能仅次于神迹奇事的因素。毕竟人是渺小、软弱的,很多问题并不以我们的一直为转移,这个时候寻求超自然力量,来解决问题,无疑是最后的办法。有不少坚定的无神论者,都是在遇到困难时,而成为宗教徒的。可邪教组

康熙皇帝与法国科学家的传奇

中国历代帝王多多少少有些癖好,像喜欢作词的李煜、书画的赵佶甚至还有喜欢炼丹的朱厚熜以及木匠活的朱由校。而清圣祖爱新觉罗·玄烨,却有钟情于西方科学,并且达到了一定的水准,在中国帝王中无出其右。康熙热爱科学,是与来华的耶稣会士分不开的。他能继承大统,很大原因就是传教士汤若望依据医学知识做出的判断。而他小的时候,发生了中西历法之争,南怀仁等人精准地预测日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对西洋科学情有独钟。不

假如我们不爱最小的弟兄,他们就有可能被邪教拉走

异端邪教组织为了发展,到处拉人入教。弱势群体就是他们的重要“猎物”之一。邪教分子为了达到迷惑人的目的,就表现得格外有爱心,通过嘘寒问暖、小恩小惠的方式,将那些得不到爱、亟需关怀的人,拉到他们的组织里。

冷静看待各种灾难,不给邪教留破口

每当新闻上出现各种天灾人祸时,异端邪教组织都会显得格外兴奋,他们可以借此传播各种歪理邪说,利用人们对于灾难的恐惧、茫然,以恐吓的方式引诱大家上钩。炒作灾难是邪教拉人的利器,有些人包括一些宗教信徒,都经常经不起他们胡言乱语的蛊惑,加入了邪教组织。其实他们的套路很简单,无非是收集新闻上各种报道,并将其扩大化,以耸人听闻的方式,要求你加入他们。并且信誓旦旦地说,在大灾难来临前,唯有进入组织里,才能得到教

警惕“唯爱”教导成为异端的破口

有位团契负责人很有爱心,经常给予弟兄姐妹各种帮助,在团契内颇有人望。而她在牧养团契上,高举爱的旗帜,聚会的讲台基本是以爱为核心,教导信徒要如何爱人,在社会上有美好的见证。而弟兄姐妹也非常好地执行了这些教导,成为不少人的祝福。不过这个团契也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异端横行。有不少弟兄姐妹最后都掉入了邪教的深渊,甚至成为这些团体的骨干同工。直到好几年后,一位颇有见识的年轻传道接手了团契事工,才看到问题的严

为何有些高知也会陷入邪教?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会加入邪教的人,基本都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文化层次低的群体。然而根据笔者了解,有不少高级知识分子也成了某些邪教的信徒,甚至是其组织的骨干。比如某地警方取缔了一个全能神团体,其中就有博士生。

有位姐妹每次礼拜都会睡着,原因令人哭笑不得

“我平时工作很忙,只有周日才能休息,因为太累了,就在教堂里睡着了。其实我完全可以在家休息的,但感觉不来教堂礼拜,尤其是没来第一场,神会生气而惩罚我,因此宁可第一场礼拜在教堂里睡觉,也比遭到神的严厉管教好。”

牧者言行不一,我们还要听他的话吗?

有位弟兄听了一场道,感到非常不错,尤其是谈到基督徒需要悔改,摒弃成功神学,才能让生命成长的信息。可是他又感到纠结,这位讲道的牧者有不少劣迹,特别是凭着在教会的权力,经常欺压弟兄姐妹,是个名副其实的教霸。他觉得这个牧者那么坏,到底还要不要相信他的讲道呢?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强调听其言,观其行,认为一个人要言行一致,不要说一套,做一套。这就导致某些人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心态。即使一个人说的道理非常正确,如果

当避免信徒对信仰产生逆反的心理

前段时间,跟某位姐妹谈到一位福音派的神学家。可她却表现得咬牙切齿,认为这类保守的人都是基要派,信仰上非常极端。经过笔者的多方了解,原来她原来所在教会在教导上比较保守,喜欢规范信徒的思想言行,甚至把某些非原则的问题绝对化。而这位姐妹长期在这种教导下过着信仰生活,心情感到十分压抑。后来她接触了某位基督教学者,才改变了她保守的观念。但是她却因此对保守派怀着仇恨,甚至扩大了打击面。很显然这位姐妹是在教会严

微型异端组织的特点

有位弟兄跟我说,他的一个好友,建了个教会,但里面却存在诸多问题。他们要求信徒必须按照旧约的律法行事,要守逾越节、住棚节、五旬节等等节期。他们认为如果不守这些节期,会与救恩无缘。比如在住棚节,这个教会的信徒都会住在自己买的小帐篷里。

警惕对启示文学的猎奇成为异端破口

异端邪教横行是当前教会面临的巨大挑战,而它们之所以如此猖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敢于曲解《圣经》,尤其是关于启示文学的解读。

必须回归初代教会才属灵吗?

在教会圈子内,总有一种观点,认为现在的教会充满很多罪恶,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回归到使徒(初代)教会的纯洁中。而这种观念又被某些小教派或者异端团体所利用,成为他们到处拉人的“工具”。有些信徒之所以陷入到一些极端、异端的组织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人蛊惑了,而其中一个美丽的谎言就是,我们是回归初代教会的,是最属灵的教会,你们那都被人为污染了。只有来我们这里才能得到造就,甚至得救。很多人会相信初代教会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