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家庭  >  正文

中国基督教三自会副主席邓福村谈“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中国基督教两会在1998年决定加强神学的培养,发起神学思想建设。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邓福村牧师在与福音时报同工交流时特别提到神学思想是战术,不等于基本信仰;继续努力做好拆去中间隔断的墙,不但要拆去建在国外的这种墙,也要拆除被人建在国内的这种墙。以下是邓牧师的分享:

初期教会,彼得在硝皮匠西门家里看到了异象。他刚开始看到从天上掉下来一些东西,说这些从来没有入我的口,这是不可以吃的东西。但是异象里有声音让他拿来宰了吃。这样有三次。那时圣灵感动,有人来找他。他说,神所洁净的,我能说不洁净吗?

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被耶稣亲自选召作为外邦人的使徒。他清楚地感觉到,不能离开耶路撒冷,但宣教范围还在犹太人中。之后有耶路撒冷会议。这次会议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不要把难担的担子让外邦人来挑。当时耶路撒冷教会认为成为基督徒首先要受割礼。犹太人是在婴孩时就受割礼,,但已经成人后让他受割礼,就有很大的反感。耶路撒冷会议的结论是不完全按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要求要成为基督徒的外邦人,但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这也是神学思想的调整。独一真神,创世纪以来的并没有改变。如果当时的代表、流派,他们不及时调整的话,基督教向外邦传教就有很大的阻碍。

使徒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最后才能与人同得福音的好处。首先是把福音传出去,是和这个人沟通,让他从你身上体验到福音的好处,这样才能和别人分享福音的好处。这应该可以说是道成肉身。耶稣为什么来到世间呢?世人都犯了罪,罪的工价就是死。耶稣基督作为神的独生子,不但到世间来了,而且为了在神面前担当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这是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内容。有人说问基督教有什么奥秘,我说道成肉身就是基督教的奥秘。很多宗教说自己要从世间走出来,成仙、成佛,而基督教恰恰强调道成肉身。圣经上说得很清楚,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在教会里互为肢体。今天教会要做的工就是效法基督的样式,继续道成肉身的工作。既然这样,我们首先要做到道成肉身,在什么人中做什么人,让别人能通过你承受神的恩典。

讲三自、加强神学思想建设为的是什么?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福音中国化。宁波百年堂复堂20周年时邀请我讲道,我讲了旧约尼西米记2:8节一段。尼西米建圣城,恢复耶路撒冷,我们现在也要建设中国教会,我们的经历和尼西米建圣城的经历是一样的。有三个要素使得耶路撒冷的圣城可以建起来。一是神的手的扶持,神的恩典;二是王的话;三是我们的奋勇作工,就是信徒的复兴。特别是尼西米之所以可以得到王的话,是因为他善于寻求共同语言。尼西米当时担任酒政,国王看见他满面愁容,就问他,他回答说,列祖列宗埋葬的地方现在一片荒凉,心里不安。其实他想到的就是恢复耶路撒冷的城墙、房屋,在他心里是圣城。如果说圣城被毁了,可能王会说,你是不是要复国,要反叛呢?他说是列祖列宗的坟,这也是事实。这里他和王有了共同语言,得到了王的支持。

国家讲对于宗教就是要引导宗教,使宗教和社会相适应。我们要找这方面的共同语言。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不断地把一些隔阂、把中间隔断的墙拆除,而不是筑墙。因为耶稣基督到世界来,就是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以弗所书2章讲他使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这里的两下指犹太人和外邦人,对我们来说就是教内的弟兄姐妹和外邦人。基督就是让犹太人和外邦人合二为一,和外邦人和好,之后传和平的福音。今天的我们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也要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现在全国都在提倡和谐、和好、和平。我们怎么努力?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我们遵守了耶稣的教训,还是违背了他的嘱咐?这些都值得我们思想。我们在信仰上把别人看成另类,在和国家的关系上,国家也会把我们看成另类。我们今天要做的,我既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公民。我们说我们爱教会,我们也爱国家。我们绝不是做了基督徒,就少了一个中国人。

耶稣说,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这句话上半句讲了人子耶稣基督的使命,后半句话讲了神子耶稣基督的使命。今天我们要传扬的福音,是全备的福音,既要传人子耶稣基督,也要传神子耶稣基督。所以我觉得现在基督教在中国,我们要更多地服侍人。有人说,我不知道别的,我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保罗怎么解释这个事情呢?他在以弗所书上说,主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如果外邦人和犹太人不能和好,信主的和不信的人没有和好,怎么能归为一呢?十字架上有最重要的信息,神使人和睦,或者神就是和睦。使两下和好,神与人和好,人与人和好。废去冤仇,之后就是拆毁中间隔断的墙。这两件事情之后就是传福音给那些近处的人,也给那远处的人。我们今天传什么,怎么传。这也是中国教会要在神面前寻求的。我们盼望新天新地,说愿神的国降临,不是说神的国只降临到美国,不降临到中国。我觉得讲三自就是要摘掉基督教的“洋教”的帽子。

中国与海外两边的基督徒也需要通过坦诚公开的渠道更多地交流与合作。我觉得现在,特别是这些年,不少国家常常拿着信仰的问题来和我们国家找事。今天说出口的饺子、文具、油漆,说有问题,说有损儿童健康。订货的时候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结果又变成中国出口这里有问题了。反正中国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了是妖魔,坏了更是妖魔。我们看到在这些方面我们有很需要去做的事情,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我们深深感觉到中国基督教有很大的发展,宁波从1979年4月8号恢复礼拜开始,到02年还是03年,我算了一下,教会以每天6个聚会点的速度在增长。现在全国有1万7千到8千的教堂,还有3万多的聚会点。加起来是5万多。可以看看任何一个差会,哪一个能以每天6个礼拜堂的速度增长?宁波在1979年复堂时,开始连牧师讲道用的圣经都没有。怎么办呢?后来总算在宁波的图书馆里面找到了两本圣经。而南京最近5年,每年都印刷300多万本圣经。我们特别地感觉到这是神的恩典。我们过去讲数量,印刷了多少本,最近5年里,从数量到品种和质量都不断长进。现在有各种版本的圣经,大小上,有64开、32开、25开、16开的,有并排本、横排本、镶边、喷红、喷金等等。以前是海外说你们捐10元钱,我带一本圣经到大陆。现在呢,是把圣经送出去,送到华人比较多的地方。首先是东南亚,新加坡,以至于支援我们圣经的圣经联合工会,给两会提了一个要求,我们捐给你们的圣经,你们是不是再印上字,只供中国大陆教会使用啊。国外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国的圣经这么多啊,你们的圣经不是很缺吗?缺到什么程度?缺到国外都从中国买圣经。

中国的神学思想过去受西方的影响太大。在神学思想建设上,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不是说每一步都很清楚了去做的。比方说西方神学有为他的殖民主义服务的,那就要把这些去掉。在中国解放前,解放军要过长江,传教士就组织大家通宵祷告,祷告的题目就是让神像淹死法老的军队一样,把解放军都淹死在长江里面,不少思想影响中国信徒,让他们与革命和改革等处于对立的状态。非要强调我是基督徒,我分别为圣,你就是不圣的。这就是中间隔断的最大的墙。就好像造了一个城,教会里面有人犯罪,说这是弟兄姐妹之间的问题,不能让外邦人知道;因为是基督徒,要包容。因为这样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说要进行神学思想建设,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中国基督教两会在1998年决定加强神学的培养,发起神学思想建设。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邓福村牧师在与福音时报同工交流时特别提到神学思想是战术,不等于基本信仰;继续努力做好拆去中间隔断的墙,不但要拆去建在国外的这种墙,也要拆除被人建在国内的这种墙。以下是邓牧师的分享:

初期教会,彼得在硝皮匠西门家里看到了异象。他刚开始看到从天上掉下来一些东西,说这些从来没有入我的口,这是不可以吃的东西。但是异象里有声音让他拿来宰了吃。这样有三次。那时圣灵感动,有人来找他。他说,神所洁净的,我能说不洁净吗?

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被耶稣亲自选召作为外邦人的使徒。他清楚地感觉到,不能离开耶路撒冷,但宣教范围还在犹太人中。之后有耶路撒冷会议。这次会议解决了一个问题,就是不要把难担的担子让外邦人来挑。当时耶路撒冷教会认为成为基督徒首先要受割礼。犹太人是在婴孩时就受割礼,,但已经成人后让他受割礼,就有很大的反感。耶路撒冷会议的结论是不完全按照犹太人洁净的规矩要求要成为基督徒的外邦人,但禁戒偶像的污秽和奸淫,并勒死的牲畜和血。这也是神学思想的调整。独一真神,创世纪以来的并没有改变。如果当时的代表、流派,他们不及时调整的话,基督教向外邦传教就有很大的阻碍。

使徒保罗说,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最后才能与人同得福音的好处。首先是把福音传出去,是和这个人沟通,让他从你身上体验到福音的好处,这样才能和别人分享福音的好处。这应该可以说是道成肉身。耶稣为什么来到世间呢?世人都犯了罪,罪的工价就是死。耶稣基督作为神的独生子,不但到世间来了,而且为了在神面前担当世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这是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内容。有人说问基督教有什么奥秘,我说道成肉身就是基督教的奥秘。很多宗教说自己要从世间走出来,成仙、成佛,而基督教恰恰强调道成肉身。圣经上说得很清楚,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我们在教会里互为肢体。今天教会要做的工就是效法基督的样式,继续道成肉身的工作。既然这样,我们首先要做到道成肉身,在什么人中做什么人,让别人能通过你承受神的恩典。

讲三自、加强神学思想建设为的是什么?说的简单一点就是福音中国化。宁波百年堂复堂20周年时邀请我讲道,我讲了旧约尼西米记2:8节一段。尼西米建圣城,恢复耶路撒冷,我们现在也要建设中国教会,我们的经历和尼西米建圣城的经历是一样的。有三个要素使得耶路撒冷的圣城可以建起来。一是神的手的扶持,神的恩典;二是王的话;三是我们的奋勇作工,就是信徒的复兴。特别是尼西米之所以可以得到王的话,是因为他善于寻求共同语言。尼西米当时担任酒政,国王看见他满面愁容,就问他,他回答说,列祖列宗埋葬的地方现在一片荒凉,心里不安。其实他想到的就是恢复耶路撒冷的城墙、房屋,在他心里是圣城。如果说圣城被毁了,可能王会说,你是不是要复国,要反叛呢?他说是列祖列宗的坟,这也是事实。这里他和王有了共同语言,得到了王的支持。

国家讲对于宗教就是要引导宗教,使宗教和社会相适应。我们要找这方面的共同语言。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不断地把一些隔阂、把中间隔断的墙拆除,而不是筑墙。因为耶稣基督到世界来,就是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以弗所书2章讲他使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这里的两下指犹太人和外邦人,对我们来说就是教内的弟兄姐妹和外邦人。基督就是让犹太人和外邦人合二为一,和外邦人和好,之后传和平的福音。今天的我们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也要向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现在全国都在提倡和谐、和好、和平。我们怎么努力?我们能够做些什么?我们遵守了耶稣的教训,还是违背了他的嘱咐?这些都值得我们思想。我们在信仰上把别人看成另类,在和国家的关系上,国家也会把我们看成另类。我们今天要做的,我既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公民。我们说我们爱教会,我们也爱国家。我们绝不是做了基督徒,就少了一个中国人。

耶稣说,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这句话上半句讲了人子耶稣基督的使命,后半句话讲了神子耶稣基督的使命。今天我们要传扬的福音,是全备的福音,既要传人子耶稣基督,也要传神子耶稣基督。所以我觉得现在基督教在中国,我们要更多地服侍人。有人说,我不知道别的,我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保罗怎么解释这个事情呢?他在以弗所书上说,主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如果外邦人和犹太人不能和好,信主的和不信的人没有和好,怎么能归为一呢?十字架上有最重要的信息,神使人和睦,或者神就是和睦。使两下和好,神与人和好,人与人和好。废去冤仇,之后就是拆毁中间隔断的墙。这两件事情之后就是传福音给那些近处的人,也给那远处的人。我们今天传什么,怎么传。这也是中国教会要在神面前寻求的。我们盼望新天新地,说愿神的国降临,不是说神的国只降临到美国,不降临到中国。我觉得讲三自就是要摘掉基督教的“洋教”的帽子。

中国与海外两边的基督徒也需要通过坦诚公开的渠道更多地交流与合作。我觉得现在,特别是这些年,不少国家常常拿着信仰的问题来和我们国家找事。今天说出口的饺子、文具、油漆,说有问题,说有损儿童健康。订货的时候完全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但结果又变成中国出口这里有问题了。反正中国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了是妖魔,坏了更是妖魔。我们看到在这些方面我们有很需要去做的事情,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我们深深感觉到中国基督教有很大的发展,宁波从1979年4月8号恢复礼拜开始,到02年还是03年,我算了一下,教会以每天6个聚会点的速度在增长。现在全国有1万7千到8千的教堂,还有3万多的聚会点。加起来是5万多。可以看看任何一个差会,哪一个能以每天6个礼拜堂的速度增长?宁波在1979年复堂时,开始连牧师讲道用的圣经都没有。怎么办呢?后来总算在宁波的图书馆里面找到了两本圣经。而南京最近5年,每年都印刷300多万本圣经。我们特别地感觉到这是神的恩典。我们过去讲数量,印刷了多少本,最近5年里,从数量到品种和质量都不断长进。现在有各种版本的圣经,大小上,有64开、32开、25开、16开的,有并排本、横排本、镶边、喷红、喷金等等。以前是海外说你们捐10元钱,我带一本圣经到大陆。现在呢,是把圣经送出去,送到华人比较多的地方。首先是东南亚,新加坡,以至于支援我们圣经的圣经联合工会,给两会提了一个要求,我们捐给你们的圣经,你们是不是再印上字,只供中国大陆教会使用啊。国外很多人都不知道,中国的圣经这么多啊,你们的圣经不是很缺吗?缺到什么程度?缺到国外都从中国买圣经。

中国的神学思想过去受西方的影响太大。在神学思想建设上,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不是说每一步都很清楚了去做的。比方说西方神学有为他的殖民主义服务的,那就要把这些去掉。在中国解放前,解放军要过长江,传教士就组织大家通宵祷告,祷告的题目就是让神像淹死法老的军队一样,把解放军都淹死在长江里面,不少思想影响中国信徒,让他们与革命和改革等处于对立的状态。非要强调我是基督徒,我分别为圣,你就是不圣的。这就是中间隔断的最大的墙。就好像造了一个城,教会里面有人犯罪,说这是弟兄姐妹之间的问题,不能让外邦人知道;因为是基督徒,要包容。因为这样一些事情,所以我们说要进行神学思想建设,要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中国基督教三自会副主席邓福村谈“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