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学术教育  >  正文

在敬仰与信仰中认识上帝

在敬仰与信仰中认识上帝 道路

我这里想给大家分享的题目是“敬仰与信仰”,谈的是基督教的认识论问题,即基督教在认识上帝的途径问题上的处理方式。

三种认识对象

在进入这个主题之前,我们需要对认识途径问题进行简略的讨论。我们注意到,感官是我们认识世界的重要器官。我们看到、听到、摸到的事物都称为感觉对象。关于感觉对象的认识构成了我们的经验知识。

我们也会面对并谈论很多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比如说,世界有一个本源。这个本源是感官无法认识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论证的方式来呈现它。这个论证是这样展开的:万事万物都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自己也是有原因的;于是,我们进入原因的原因的原因,不断推论下去,就会推出一个原始的原因。这个原始原因便是本源。这个看不见的对象,在这个推论中呈现了实在性。只要你跟得上这个论证,就会认为本源是实实在在的。通过论证所呈现的对象,我们称为思想对象。

还有一种对象,我称之为情感对象。情感对象是在我们的情感当中呈现的。它们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情感对象不是通过论证来认识的,而是在情感中呈现的。比如,在敬天这种情感中,天是一种情感对象。在敬天情感中的天不是感觉对象,也不是思想对象。然而,只要在敬中,天对于当事人来说就是实在的。而且,人还会在敬中认识天,把天当作是认识对象。

当然,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情感,并非每一种情感所呈现的对象都会称为认识对象。但是,有些情感可以在人的内心中具有持久性,它们就会成为人的认识对象。有些情感可以与人共享,从而形成一个情感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人们在共同情感的基础上认识它所指向的对象,从而形成对这个情感对象的共同认识。

由此看来,我们的认识活动其实涉及了三种认识对象:感觉对象,思想对象和情感对象。今天,我要来分析一下,基督教关于上帝的认识途径。上帝作为情感对象,我们无法通过感觉和论证来认识,那么,情感在这一点上是如何行使其认识功能的呢?

敬仰情感作为认识器官

分析基督教的认识论,旧约是原始文本。在旧约,我们常常能够读到“敬畏”这个词。对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是一个敬畏对象。我们分析一下“敬畏”这个指称情感的用词。敬畏所面对的对象是一个在各个方面都比我强大的主体,比如,他在道德上比我高,在知识上比我多,在能力上比我强等等。因此,当我们说敬耶和华的时候,意味着耶和华在能力上是全能的,在知识上是全知的,在公义道德上他的标准是最高的。当我们面对这样全知全能全善的耶和华时,我们只能敬。

在敬这种情感中,我们的生存会出现一些变化。我们可以分析旧约的一些例子来看生存中的变化。《创世纪》第4章中有一个该隐和亚伯的故事。该隐去给耶和华献祭,是对耶和华有敬。但是,该隐所献的祭,耶和华不喜欢。耶和华究竟喜欢什么呢?这个故事说,耶和华喜欢亚伯所献的祭。接下来,该隐受到惩罚了。这意味着他在敬中做了不对的事情。耶和华不喜欢他的敬的方式。这就产生一个问题:究竟耶和华喜欢什么?他的旨意在哪里?

对于以色列人来说,按照耶和华的旨意去做,就能得到从他而来的好处;违背了他的意愿,就会被惩罚。当以色列人被惩罚的次数多起来之后,他们就开始畏惧了。于是,耶和华就成了他们的敬畏对象。“敬”和“畏”这两种情感,如果对象直接和他们的生存发生关系,那么,它们就总是联系在一起的。以色列人敬畏耶和华,希望他们在做事时不违背耶和华的旨意。于是,寻求耶和华的旨意就成了他们的核心生存关注。这就提出了一个认识论问题:如何认识耶和华的旨意? 

信仰的认识论意义

在旧约里面出现了一类很重要的人物,被称为先知。所谓的先知就是耶和华派遣来到以色列人当中,并且对着他们说话,要把耶和华的心思意念向他们传达。简言之,先知是那些宣告耶和华的旨意的人。以色列人于是找到了一条认识耶和华旨意的途径。

对以色列人来讲,先知来宣告耶和华的旨意,只要他们相信先知,他们就能从先知那里接受耶和华的旨意。“相信”这个情感很独特,我们来做一些分析。在相信这种情感中,当事人不会对信任对象进行判断。如果对方是全能全善全知的,当事人面对自己的信任对象不做判断。实际上,一旦对一个对象进行判断,这个对象就不是信任对象。当事人面对信任对象时完全放弃了判断权。同样,面对先知,只能相信。一旦进行判断,就没有先知。因此,以色列人是在相信先知中,接受他们说过的话,由此而知道耶和华的旨意,进而按照耶和华的旨意做事。这是旧约的先知概念中传递的一条认识论原则。

这条认识论原则,在旧约里,很快就陷入一个困境,我称之为假先知困境。旧约有许多故事是关于假先知的。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先知发布的预言实现了,他就是真先知;如果发布的预言没有实现,他就是假先知。以色列人要信任真先知,而不是假先知的。假先知不是宣告耶和华的旨意,而是贩卖私货,听假先知的话只能遭殃。因此,在信任先知之前,要分辨真假先知。但是,如果要先行分辨真假先知,等于把先知置于被判断的对象。只要对先知进行判断,就无法信任先知;不信任先知,就不知道耶和华的旨意,从而对耶和华犯罪。于是,以色列人在分辨先知时拒绝先知;先知预言实现之后而忏悔认罪,走进了一个历史循环中:犯罪—悔改—认罪—再悔改—再犯罪,循环往复。

走出困境在于相信耶稣基督

耶稣来便是要解决这个认识论困境的。耶稣来的时候有一点非常重要,叫做耶稣的独生子身份。耶稣是不是先知呢?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先知,但是耶稣这个先知和别的先知有根本性的差别:耶稣是独生子或者说是独子。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去看:从耶和华的角度看,耶稣是祂的独子,就是说祂只让耶稣基督来传达祂想说的话,不会再派遣别的先知来了。从耶稣基督角度看,祂只传达耶和华要祂传达的,祂不传达任何其他的旨意。父和子原为一;父要说的就是子要说的,子要说的正好是父要说的。

因此,对于耶稣,我们不能进行先知判断,只能相信。法利赛人企图对耶稣的弥赛亚身份进行辨认,结果就拒绝了耶稣。只要完全地相信耶稣基督,人才能通过耶稣基督来领受父的旨意,此外没有任何其他途径。所以,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这里出现了一种以信心作为基础的认识论。以色列人敬畏耶和华,相信先知而从先知那里领受耶和华的旨意。这是在敬畏情感的基础上相信先知,是一种敬-信情感结构。但是,耶稣要求门徒首先要相信他的基督身份,并在信任中敬畏并领受神的旨意。这是一个以信心为基础的认识神的旨意的结构,即信-敬情感结构。这个认识论思路在新约里得到充分的展现。

在信-敬情感中更新思想结构

保罗对这个思路的体会十分深刻。保罗敬畏耶和华,从小就进到了法利赛人的学校。我们知道,为了解决先知困境,法利赛人提出来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解决办法。简略而言,他们认为,旧约记载了真先知的言行,充分传达耶和华的旨意;因此,犹太人要敬畏这些先知们留下的文字,以此来认识耶和华的旨意。不过,法利赛人没有充分意识到,人是在一定的思想结构中来阅读这些先知文字;有什么样的思想结构,对经文的理解就是什么样。经文是在理解中呈现的。因此,这些经文完全受制于他们的思想结构。

保罗在抓捕基督徒的过程中,耶稣向他显现,说“你为什么逼迫我?”面对耶稣的这个问题,保罗突然迷惑了。他原来在法利赛人思维中,接受了法利赛人对耶稣的辨认,自以为很正确。然而,在那个瞬间他无法回答耶稣的问题。他彻底迷惑了:究竟我们要怎样去知道上帝的旨意?此后,他就接受了那些接待他的基督徒的祷告,思路完全更改,眼睛里像有很多鳞片掉下来。从此,他开始明白了。

在认识论这个问题上,我们指出,法利赛人的盲点是,他们阅读理解经文时无法摆脱自己的思想结构。在这有限的思想结构中阅读只能拒绝神的旨意。耶稣要求他的门徒在信心中理解经文,因为只有在信心中才能领受神的旨意。先知的使命是有限的,因而无法避免辨认问题;但是,耶稣的独子身份把神的旨意完全彰显了,因而必须在信心中辨认他的基督身份。首先是相信,然后才开始理解。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认出耶稣的基督身份。

保罗在写《罗马书》的时候,用如下文字表达他的这点体会:“本于信,以至于信。”这里,“信”是一个起点,如果不从“信”出发,那我们就不得不根据自己的思想结构进行判断;而从判断出发,我们就一定会拒绝神的旨意。

但是,理解是需要一定的思想结构的。在信心中的阅读也需要一定的理解结构。在《罗马书》第12章,保罗特别谈到“心意更新而变化”,强调在更新变化中去查验神的旨意。在信心中,我们接受神的旨意,导致思想结构的改变。在思想结构的更新中,我们才能理解神的旨意。这是一个不断的过程。所以,在保罗看来,“心意更新而变化”就成了我们认识神的旨意的关键。

奥古斯丁的恩典神学

在信心中阅读并理解圣经,从而经历思想结构的不断更新改变,这是奥古斯丁恩典神学的基本思路。在我看来,奥古斯丁在《论三位一体》一书中分析了认识神的三条途径。第一条途径是喜欢把上帝当做我们的思想对象去认识。第二条途径是在个人经验中认识上帝。这两条认识途径,虽然都可以对神达到一定的认识,但是,如果缺了恩典,无论人如何努力,都无法认识神。还有一种情况,有些信徒甚至认为,神是一个奥秘,无法被我们认识,只能信仰。他们主张放弃对神的认识。奥古斯丁批评这种做法等于自绝于真理。

在奥古斯丁看来,人只能在恩典中认识上帝。在我们现有的思想结构中是无法认识神的。然而,当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在基督的恩典中,我们的思想结构就会不断改变更新,最终认识上帝。这是在恩典中认识上帝。

由此看来,在认识神这个问题上,关键点在于我们的思想结构的更新改变。思想结构的更新改变是在我们接受恩典中进行的。我们的思想结构更新改变到哪个程度,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就达到哪个程度。

这个过程也称为成圣过程,是在信心中领受恩典,思想结构不断更新改变,从而对神的认识不断增加,并在自己的生活中越来越能够遵循神的旨意的过程。 

谢文郁,现任山东大学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哲学与宗教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美中华福音神学院历史神学教授。美国克莱门特大学宗教学博士,北京大学哲学硕士。历任北京大学哲学系讲师、美国关岛大学哲学教授、洛杉矶国际神学院神学与哲学教授。主要研究兴趣:基督教思想、宗教哲学、希腊哲学、比较哲学。

(本文整理自谢文郁讲座“敬仰与信仰”)

相关新闻

谢文郁:因信称义和赎罪意识

中国教会在中国社会中没有力量,有牧师认为这是因为缺少了上帝的义,传道人对“因信称义”讲解过于有限。但对于这“义”我们又当如何理解?“因信称义不是一个靠自己成圣的过程。我们在信心中交出了主权。于是,圣灵进驻我们心中,称我们为义人,从而带领我们成为义人。 ”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在敬仰与信仰中认识上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