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福音小说:悔改与宽恕

夕阳斜下,泛黄的树叶飒飒落下,落在各个地方,人间的景色美不胜收,而余金贵却无暇顾及,已经年老的他要赶上那趟公交车,为自己的罪过赎罪。他有些吃力的靠在老弱病残专属座位上,看了看那几个字,不由的再看了看自己布满皱纹的双手。世事沉淀下的心早已起不了多大波澜,只是内心深处的忏悔感依然在折磨着他的良心。人老了不是问题,心缺了个口子,就真的难以弥补了。

车窗外的树叶随风一阵阵的掉落,风景如诗如画,他的思绪也跟着落叶随风纷飞,回到了40多年前,那时,国家刚刚开放了改革经济,经济建设形势一片大好,各种厂子如火如荼的展开,其中就有余金贵所在的县服装厂,余金贵被任命为该厂厂长。那时候的国营单位,是很牛气的。余金贵那会儿正值而立之年,当上了这个厂的厂长,手中的权力不敢说很大,但至少整个厂子都要服从他的安排。那时候,不少人想要巴结余金贵,但他都是婉拒他们的礼物,因为他是个正直的人。他也确实有两把刷子,就任期间,服装厂风风火火,考核指标一路打钩。而就在这个时候余金贵的老婆病了,一捡查,竟是肝癌晚期!癌症在那个年代无疑就是宣布死刑!

晚期癌症的症状大同小异,几乎没救,患者还遭罪,如千针扎心般的疼痛。妻子的那种感受,余金贵恨不得替妻子承担那种痛苦。要治,也可以,先拿大笔医药费打水漂,人财两空先别说,至少你得先花钱。

可是,余金贵哪里有那么多钱,他为此事发愁,一夜夜的失眠。这时候,恰好一个富二代看上了厂里李思明主任的位置,他也打听好了余厂长最近的境况。富二代并不是什么善茬,先是找了个由头接近了余金贵夫妻,慢慢熟络了以后,他照常来医院探望余厂长的妻子。余金贵坐在病床边,感叹着自己的无奈与无能。他握住好不容易睡着的妻子的手,血丝在眼底蔓延。富二代看着这一幕,放下手中的礼物,走过去轻轻叫余厂长跟他出去一下。余金贵一时云里雾里。富二代开门见山,“余厂长,我想要您厂子里面销售部门的主任这个位置。”

余金贵当场就要发飙,富二代见状连忙指了指里面,然后轻声说:“余厂长,您先别急着拒绝我。您妻子那个样子您也很心疼吧?可是进口药就是得砸钱。这是几万块,意思意思。您看?……”

余金贵沉默了。他第一次意识到了钱的魔力和自己对它的需求,鬼使神差的接过那个富二代偷偷塞给他的这笔钱。当晚,余金贵就用这笔钱,开始给妻子换上那些昂贵的进口药物。第二天,余厂长照例回到厂里,在厂里,他依然是那个任劳任怨、带领员工劳动的厂长。

他把李思明叫到办公室,先是看了看他的工作报告,李思明一头雾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接着就被余厂长训斥一顿,最后轻飘飘一句:“你现在就可以不用来了。”李思明瞪大了自己的双眼,自己也和余金贵一个岁数的人了,也见识过一些官场风波,这里头肯定有问题。李思明看着余金贵不说话,余金贵装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说:“看着我干嘛?出去吧。”李思明也面无表情的摔门而去,他心里五味杂陈,气得发誓一定要把余金贵搞趴下。李思明不是个傻子,他问了以前的同事,得知是那个富二代接替了他的位置,而且那位同事亲眼看到富二代往余金贵那里送钱。李思明得知余金贵妻子患癌症晚期,内心知道了缘由。

余金贵这天正常下班,有了那笔钱,他可以轻松一点了。因为这个药确实是好药,妻子的症状明显缓和了许多,甚至有胃口吃饭了。他一进门,就看到了李思明和满脸怒容的妻子。他内心咯噔一下。李思明面无表情地离开,把这里让给了余金贵和他爱妻。

余金贵带着崩溃的心情,走向了他的妻子,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只是昂贵的药物和最好的医护人员配置都撤下了。唯一能让人记得的,就是余金贵妻子走前的最后一句:“生命是上帝赐予的,很感恩你为我做的一切,知道你内心的挣扎,但我们切不可因为自己的益处而害了他人,不可对不起我们的信仰。”这句话余金贵记了40余年,也扪心自问了40余年。这些年,他永远忘不了当年妻子的眼神和话语。后来,他总想找机会弥补李思明,可是李思明摆明了不想理余金贵。他心想,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何况还让李思明这么没面子的离开这个厂子……公交上的余金贵收起了自己的回忆,已经退休的他还是放不下那份自责。

余金贵和李思明都老了,前些天,李思明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半身不遂,也不能走路了!余金贵觉得这是个弥补、接近李思明的好机会。他的腿脚尚且方便,而且这个年代,年轻人早就去大城市扎根,只留下老一辈人守在家乡。余金贵准备了一些生活用品和礼品来他到了李思明家门口,理了理衣服,敲门走了进去。屋内的装饰几十年如一日的朴素、简洁。

李思明不苟言笑,他本来就不怎么爱笑,腿断了以后愈发不爱言笑了。家里没人,而且平时因为行动不便,只能勉强接受余金贵的帮助。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前一后,余金贵推着李思明,走在夕阳的余光下。李思明忽然对余金贵说:“老厂长,我原谅你了。”余金贵正发愣,李思明又说了:“神要我们饶恕仇敌,就像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一样。我也做过许多对不起别人的事,所以我要像神饶恕我一样饶恕你。”余金贵也深深的向李思明道歉,为自己的过错深深地忏悔。

老余经常推着李思明的轮椅去教堂,几年时光一晃而过。他们曾经一路穿过城市的繁华,来过郊区,而他们灿烂的人生终究会没入寂寞。但还好,余金贵还有机会赎罪和帮助李思明。从前慢车马,而今渐老去,余金贵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大不如前了,一年一年的衰残。

时间一天天流逝,俩人也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人们经常可以在教堂看到两个老人结伴而来,结伴而去。他们以为,他们从年轻的时候关系就那么好了。对此,俩人每每都心知肚明的相视一笑。一年后,李思明安息主怀。他葬礼那天,余金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呆呆的拿着本《圣经》,看着李思明的遗像,守着久久不离开。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老年传道者对男孩女孩最后的救赎

 福音小说:老年传道者对男孩女孩最后的救赎他是一名传道人,选择到最偏远的地区进行宣教传道。既然做了这样一种选择,就意味着要忍受太多的寂寞与孤苦,但是为了上帝的呼召,他都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他在传道的同时也在种地,所以他是传道人也是农夫。一粒粒种子在农夫双手的调配下,已经融入泥土之中,且正在生发。老人排列的沟渠行列整齐,循规蹈矩。看来,就算是老态龙钟,只要来到土地,他也都能运筹帷幄之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