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艺术天地  >  正文

【福音小说】主爱为媒结良缘

乡下小镇,东西长南北窄,一条公路穿街而过。西头连着青石山,尾东拉着羊角湾。一条小河从北而来,环绕小镇转了半个圈,再朝东沿着公路去了羊角湾。今天恰逢礼拜天,小镇热闹车马欢。集市小贩喊,树梢枝头鸟儿喧,还有夏蝉唱歌惹心烦。 

镇街十字路口有棵大老槐,树下三辆小三轮,一辆空着,另外两辆车上坐着大旦和二旦,弟兄两人谝闲传,守株待兔等客上门送大钱。送个人,拉点货。看人带帽,随机应变。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赚大钱不出车。给不上钱,宁愿闲着谝闲传……好友青山这会没在,他呀,就爱做好事。每次送人拉货,虽说三人早定有行规,同样路程,统一价钱。可这小子,随行就市由着客人给。要不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俩早都与青山分道扬镳了。今天又逢礼拜天,把车给他俩一交代,就跑到镇子西头教堂去了。 

正逢夏日三伏天,烈日炎炎烤街川。空守半日无活干,口渴肚饥心好烦。大旦、二旦如同热锅台上蚂蚁坐卧不安。谝着谝着,口干舌燥嘴没了劲,也不声高也不呐喊。这时走来一女子,青布裤子桃花衫,二八村姑一朵莲。弯弯眉,毛茸茸眼,水水灵灵红脸蛋。只是不协调的一手牵着二头奶山羊,一手提着头巾包裹沉甸甸。气儿嘘嘘、羊儿咩咩,累累晃晃来眼前。 

女子说:“搭车去到羊角湾,一趟多少钱?”大旦:“拉人十元,每只羊二十元,一共五十元。”

女子不解,“拉人十元,拉只羊二十元。拉只羊比搭人多十元?”二旦:“拉上二只奶山羊胡跳弹,大热天又拉又尿,羊膻气直冲天,给钱我也不会干。”他二人,一唱一和在抬价。这当今,一切朝钱看。不宰白不宰,宰客才能数钱花啦啦。 

女子:“两位好哥哥,我买了二只奶山羊花了一千五百元,又到书店买了几本书,兜里只剩十块钱。羊角湾不算远,你这电奔子眨眼就到啦。再说这十里路,不过河,不翻山,我看就这十块钱,拉不拉啊……”大旦、二旦互使眼色,这女子人好看,嘴也甜,就是手涩不出钱。加把劲,逛她出大钱。 

大旦:“你看这日头晒得浑身直冒汗,你才给十块钱?不干、不干。”二旦:“小气鬼,吆上羊儿慢慢走,省下钱,能买盒雪花膏擦脸抹手能用十几天。”女子摸遍衣兜再没钱,长嘘短叹。差四十元女子为了难,走吧天太热。不走吧,人可等,这羊儿连渴带饿会完蛋…… 

“姊妹,我拉你。”不知啥时青山到眼前。他心肠软,这女子,好可怜;今天刚刚听了神的话,爱字当头我愿拉,十元就十元。大旦气得翻白眼,忙拉青山到一边悄声说:“咱们共议的行规不能乱。”二旦忙附和:“你这人真是实心眼,拉羊弄脏车,洗车也得花十元。”青山:“咱也都是庄稼汉,羊角湾不过十里远,帮人帮到底,撑船撑到河对岸。” 

大旦、二旦见青山打折胳膊朝外弯,气得直朝青山吹胡子瞪眼。青山见状,也懒得再理大旦和二旦,忙帮着女子把羊往车上赶。唉,这奶山羊看着很温顺。一让上车调皮又捣蛋,角抵腿弹胡乱窜。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青山取出二根麻绳,分别拌倒二只奶山羊,然后把羊四个蹄一绳拴。两手合抱起羊。只两趟,轻轻松松把羊儿撂到车上面。 

女子:“小师傅,你真好。谢你解危难,有侠肝,有义胆。回家再补你四十元。人在做,天在看,好人好报不会远。”“不用谢,我是基督徒,助人为乐是当然。”

天上无云地冒烟,烈日当头火焰山。女子一头细细汗,青山递过毛巾擦把脸。接着连忙打开工具箱,撑开一把折叠红花伞。女子好感动,春风拂俊面,心中一股暖流起波澜:昨夜梦见十字架,今日有人送花伞!赶忙解开头巾包,拿出一甁矿泉水。“小哥哥,你喝口水。”青山接过甁,仰脖咕嘟嘟,“这水好甜!” 

突突突,小三车轮转,青山紧握方向盘。风呼呼,车巅巅,一把花伞如花好看随风渐渐远。大旦:“这女子长得真好看,多像织女下凡间。”二旦:“深山出俊鸟,赛过广寒宫里的嫦娥仙。”大旦:“山里女子长得蛮,青石山崖一朵山丹丹。”二旦:“树下走路鸟唱歌,河边洗手鱼成仙。”说着谝着,醋坛子被打翻,酸溜溜醋劲上了喉咙眼。大旦:“青山今天走了桃花运,这小子重色轻友给咱俩好难堪。”二旦:“嗯,无车又没房,没有彩礼十八万。虾蟆难吃天鹅肉,猫吃鱼瓢空喜欢”…… 

过了二年到秋天,又是一个十月的礼拜天。镇街教堂钟声嘹亮传得远,青山女子受洗归主结良缘。诗班唱诗神祝福,旋律优美喜庆连;牧者祝福赠圣经,亲友拍手齐称赞;青山女子爱意绵,主爱牵线结姻缘。教堂礼毕来到镇街大饭店,青山女子谢友摆酒宴;山珍海味土产齐上全,父老乡亲举杯划盏,齐夸当今亚当夏娃! 

青山女子披红戴花肩并肩,扶贫干部再致贺词掌声欢。大家夸、大家赞:女子已是奶场董事长,青山是个上门新郎官。一个是跑车致富能手,一个是养羊发家模范……大旦二旦来祝贺,酒过三巡心不解,扒耳悄悄问青山:“这等好事还有没?哪个媒人帮你把线牵?”青山:“媒人?有、有、有。主爱为媒把线牵,天父阿爸成全咱。”呵呵,这真是:帮助最小传福音,桂花飘香菊花艳;无心插柳树成荫,金秋玉露月儿圆!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他是土地的信徒,亦是上帝的信徒

老人姓林,年轻时是村里的支书,现在在家种地。每一年,老人家的庄稼长势是最好的,所以就有很多人向他请教管理庄稼的经验。老人倒也慷慨,热情地向邻舍们介绍播种与管理的技术:浸种,施肥,喷农药。但,老人也是严苛的,他要求邻舍们对待庄稼一丝不苟,兢兢业业。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