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福音小说:陈升戒酒

福音小说:陈升戒酒

一个星期天的清晨,雪晴约好丈夫陈升一起去教堂去做礼拜。夫妻两走出门口不远,陈升的电话铃声响了。陈升一接通电话,原来是同事老刘找他。陈升忙说:“好,好,好。”说完就挂断电话,对雪晴说:“我同事找我有急事,就不去做礼拜了。”雪晴听后摇了摇头,只能放任他去。

“丈夫陈升的信仰还不是很稳固,对神也没有很深的认识,在礼拜与世俗生活中常常更倾向于世俗生活。”这些雪晴也都可以理解,她也常为丈夫早日能扎根于真理祈祷,但陈升在出去应酬避免不了喝酒,而他一喝酒仿佛就变了一个人。

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雪晴做完礼拜回到家,院子里一片幽静,只有鸟雀在院子中间的老槐树上叽叽喳喳,追逐嬉戏。雪晴见丈夫还没回来,内心不住地向神祷告,求主保守丈夫的脚步,让他平平安安地回到家,希望不要借着与同事处理事情,又喝的酩酊大醉。

过了中午12点后,丈夫陈升果然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雪晴见状,强忍着陈升身上的难闻的酒气,忍不住劝说:“老陈,别再喝酒啦,喝酒伤身并且神也不喜悦你总是喝的醉醺醺的。”雪晴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劝说陈升了,可不知为什么平时温温柔柔的丈夫,一喝起酒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嘴里喷着酒气,大声冲雪晴吼道:“滚,老子的事,老子不要你管!”陈升借着酒劲又开始耍起酒疯来,还胡言乱语……有事没事找雪晴的茬与妻子吵架。雪晴的心一阵一阵的难过,院子里有好事的邻居听见动静,忍不住透过玻璃窗往陈升家观望。

在院子里玩闹的鸟雀也许被陈升家的吵闹声惊扰了,一只接一只飞走了,在不远处的电线上排成五线谱状。雪晴不想家丑外扬,就忙拉下窗帘。家里的气氛一时很糟糕,此时雪晴情绪也很低落,偷偷在一旁掉眼泪,内心很无助。也许是酒劲上来了,陈升找到了客厅的一张沙发,“扑通”倒在沙发上,鞋也没脱就躺下睡了,不久发出“呼嗤”的打鼾声。

“我该怎么办呢?”雪晴想到只有耶稣能帮助她,就祷告说:“主啊,我们愿荣耀你的名,我们不要因这件事不愉快,求主帮助他,改变他……阿们!”雪晴每天都为丈夫能戒掉酒祷告。然而,神似乎没有垂听雪晴的祷告,此后的一个月,陈升依然经常酗酒。但雪晴没有放弃,继续求主改变丈夫,并为了这个家向主求祝福。她并不知道,神自有他的计划和安排。

转眼就是中秋节了。每逢过节必买酒喝的陈升,这次却破天荒没买酒来喝。他还在雪晴面前自言自语道:“我不能再喝酒了,现在一喝就头疼,浑身难受。”雪晴感到有些好笑,就问丈夫:“老陈,这次是真的么?”陈升回答道:“雪晴,我不能再喝了,我觉得这是神的作为,祂的管教,想让我把酒戒掉。”

陈升和雪晴说前几天,他正跟老刘他们喝酒,正喝得畅快,突然头疼欲裂。他失手把自己的酒杯摔在地上,双手抱紧自己的头部,疼到久久不能吭声。老刘他们见状忙送他去了医院,医生郑重地告诉他:这是因为长期酗酒引起的,为了生命安全起见,建议以后不要再碰酒了,否则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雪晴听后,一方面担心丈夫的身体,一方面又为此事很感恩,她想也许神就是通过这件事来让丈夫把酒戒掉。雪晴就问他:“那你以后还喝酒吗?”陈升答道:“不喝了,自己虽然表面是个基督徒,但生活行为一点都没有活出耶稣的美好品质来,我想这也是神的管教吧。我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信仰,也不能对不起理解我、支持我的妻子了,希望自己醒悟的还不算晚。”随后雪晴和陈升将家里存有的陈酒都处理掉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坚守信仰

​小福是一个幸运的人,首先值得感恩的是,他是一名基督徒。为人老实、随和是他的个人写照。至于他信主多少年了,谁也记不清楚,只知道他全家都信主,然后小福自然而然就跟着去聚会了,而且他信了主之后,在他传福音的工作之下,很多要好的邻居、朋友也信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福音小说:陈升戒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