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农村讲道人的尴尬:普通人不会说普通话

农村讲道人的尴尬:普通人不会说普通话 配图

曾经我有一种非常固执己见,相当对抗良心的看法,那就是英国人说的话就是英国话,日本人说的话就是日本话,我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讲的话就是普通话!

虽然理性告诉自己,这种自以为有点不像话,但这么多年,讲台一站,也从没翻过船——当然,这是因为我所处的都是本乡本土,也没什么“大海”。前段时间去三亚,参加一个笔会,在南海岸,翻了“船”。

与会者来自天南海北,我感觉他们说话怪怪的,因为南腔北调。等我发完言,有一位个子特高,性格特爽的弟兄,当面称贺:“徐弟兄,你讲得真好!——”我急表谦卑:“哪里、哪里……”

他后面又加上了一句不该有的转折:“可惜我们一句没听懂——”我一下感觉清凉的南国海风,吹到脸上燥热无比,或臊热难耐!

我冷静下来,分析一下自己的“普通话”,其应用成分和所属级别,当算“土话”——这不奇怪,因为我是个农民,天天和土地打交道,一身土气,满嘴土话,是很纯天然的事!但是高个头的弟兄,给我高级别的打击,让我不能不“土人”惊醒,痛定思痛!

是的,在我们农村讲台一站,满口本地普通人的普通话,这没啥,但新时代的工人,乘车或自驾,出到个几百里外,做些分享交流,很正常。你那只有在本地很正统的普通话,就极不普通了,会让当地会众听来别扭,甚至不懂。唯有达标的正宗普通话,才算真币,否则都伪钞。

而即便在本地侍奉,你一口本地话,老年人听来没啥,年轻的因为东跑西跑,甚至在外或城里有职业的,再听你这“乡音”,虽然有几分亲切,但更多的是别扭,甚至是轻觑……

当然,农村传道人要有一口过关的普通话,那关是相当难过的。首先,生于斯长于斯,几十年耳濡目染,先天性的家乡话,已根深蒂固,连说梦话都这味。要他突然咬文嚼字的普通话,那近乎一切推倒重来,从零开业。而即便他如鹰蜕变,自我更新,能讲一口很正统的普通话了,他也不能想说就说,否则左邻右舍会说你“庄户人还拿腔撇调”,害对方笑掉老牙……

很多情况是你在教会讲台上讲普通话,出得教堂门,甚至下得讲台,你就要接地气,变土气,与乡人,用乡音,说土语,用方言……

《圣经》上的“方言”有多重功效,其一是叫外地人听懂当地话,是为造就人。而我的“方言”与此恰恰相反,叫人不知道我说啥。保罗要求神家工人“忠心又有见识”,会说普通话算不得一种见识,可知道不“普通”的普通话,是一种尴尬,就是一种见识。

从小不是哑巴,但年纪一大把,却突然不会说“人话”了,不能不汗颜三分。大家常说要做“时代的工人”,自己不一定多么“时代”,但“普通人不会说普通话”,起码与这种精神“违和”。

很多老年弟兄姐妹,疫情守家的时候,学会了智能手机,什么听歌、上网、听讲道,都如鱼得水。看看他们,我也要活到老学到老,一个普通人,誓要说“普通话”,虽然是一种挑战,并且不小。但今天,作为神家的工人,神家“时代的工人”,即便你是农村的,那挑战你的挑战,也列队老远!

那我就披挂上阵,先从会说“人话”——普通人会说普通话开始吧,因为毕竟传道人就是以话语为器械的,自己如能自如讲普通话,那就核武装备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山东一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浅析农村教会的困境与出路

近来因疫情防控需要,教会已经停止聚会三个月了。据观察,本次疫情对租房聚会、最近几年建堂还负债以及资源缺乏的农村教会影响甚深。疫情对农村教会的冲击更令其雪上加霜,那么农村教会的出路在何方?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农村讲道人的尴尬:普通人不会说普通话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