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家庭感恩见证(二): 神的救恩“因故”临到了我本人

在《家庭感恩见证》首篇,笔者分享了《神的救恩如此临到我双亲和家庭》。本篇与主内家人分享的是,神的救恩“因故”临到本人。

我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于鄂东南山区一个贫穷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且兄弟姐妹一大群,小时候家里很穷。在学生年代,我为了摆脱贫穷而发奋读书。一方面,感谢双亲的疼爱而倾力送读,另一方面感谢神赐给我读书的天赋。从而,在家乡教育质量还相当落后的七十年代里,以全乡(当时叫“公社”)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本县一所重点高中,两年后又顺利地通过高考,考取了省内一所中等专科学校(当年大中专均在高中毕业生中招录),学习植物栽培;毕业后,成为了家乡地方某行政部门的职员。

由于,我出生和成长在“破旧立新”的年代,又念过两年植物学,深受了达尔文进化学说的影响,从而,自诩是“无神论者”。当时,什么都不信,唯独相信自己,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从而,努力地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正当家庭经济日益改善、工作不断进步之际,突遭小家庭的极大变故,一下子又跌入了人生的谷底。1999年初,与我相濡以沫的前妻查出患上了癌症;虽经多方求医问诊,两年后还是撇下一双年幼的儿女离开了人世。那时,我悲伤至极,痛苦万分,以至万念俱灰,也不再相信自己能掌握命运了。

这时已信主三四年的双亲见到我消沉的样子,十分心痛,就劝我信耶稣。若是平常,双亲是不愿意开口劝信耶稣的。实际上,他俩信主后的三四年里,也从未向我传过福音。因为,他俩心里清楚我是一个新时代的读书人,不相信什么鬼呀神呀的;不反对他俩信耶稣已经是很不错了。

其实,我首次知道二老信主后,也告诉过他俩,世上是没有什么神鬼的,宇宙万物都是自然形成的,人是由猿猴进化来的。在二老开始信主时的某一天,我回家看望二老,发现家中的墙上贴了一张印有红色大“十”字和三段黑色小文字(约3:16,路10:27和主祷文)的白底图纸。我问父亲,那是怎么回事,贴这个干什么;父亲才告诉我,他与我母亲都信主了。于是,我给二老上了上述“科学”课。然而,我心里又想到二老辛苦了一辈子,临老了找一个精神寄托,有一个地方(指教堂)走动走动,平时又有一些教友来往互助,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这也有利于二老身心健康。故此,就没有劝阻他俩信耶稣。

在前篇介绍过,父亲只念过一年私熟,母亲没有进过学堂门。按常理来讲,他俩要劝动我这个“科学”至上者,来信耶稣是不可能的。然而,“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父亲在劝我信耶稣时,总是说:“孩子,来信耶稣吧!耶稣会担当你心中的一切苦恼。因为神在圣经里应允世人,‘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我想父亲所记神的话语,除了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外,也可能只有这一节了。

父亲总是用这句圣经来劝我到教堂去试一试。由于面临人生这么大的一次打击和父亲所说之神的话,我也开始愿意重新思考人生的问题了,重新考量这个世界是否真有一位掌管天地万物的神。这期间,我的一位因患重病而信了主的远房堂哥,借了一本基督徒经历神奇妙保守的见证集,建议我看一看。

记得有一篇见证是二战时期美军一位飞行员写的。大意是:他在一次海上空战时,因飞机受损而堕入大海;他在海里漂了几天几夜,却无人拯救,绝望中向耶稣呼求;然后,进入了昏迷状态,而仰在海面上随波逐流。一段时间后,他感觉有一样东西落在了他露在水面的脸上,他意识到,应该是一只水鸟栖在其脸上歇息。于是,他计划逮捕这只水鸟充饥,以补充体力。这样,他慢慢地张开了口,当水鸟的脚落在他嘴里时,他一口咬住了水鸟的脚,这样他捕获了一只大海鸥。他靠着这只海鸥充饥,又在海上漂浮了几天,然后,被人救起。还有一篇二战时期另一位美军士兵的见证。他写道:当向阵地疯狂扫射的敌军战机掠过他头顶时,他一边呼求耶稣救他,一边卧倒。敌机飞过后,他站了起来,并发现自己毫发无损;然而,他身体卧倒之处的脚后和头前地面上,留下了一排成直线分布的弹孔,只有他身体躺倒的地面没有弹孔,他身体也没有中弹。这两位军士都相信是他们所信靠的耶稣垂听了其祷告,救了其性命。这本见证集,再加上父亲归主的见证,也让弟兄开始动摇自己的“无神”信仰了。

这些见证故事,也让我重新思考前妻生病期间,自己亲身经历的两次怪异事件——

前妻手术出院后的第二天中午,我让前妻去住所楼房下的场地,与邻居们一起晒太阳,自己在家里收拾房间。当我埋头收拾物件时,她突然来到我的身后,喊我的名字。因顾不上抬头,就随意地回答她,说:“你怎么刚出去就回来了?怎么不多晒会儿太阳?”然而,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于是,抬头后视,却没有看到任何人,感到不可思意;为了一探究竟,来到阳台,向楼下的场地察看,发现她与邻居们正在一起聊天、晒太阳。

几天后的又一个中午,我从外面回家,当上到接近自家门前的步梯台阶时,一头碰到前妻正下步梯。她用手拍了一下栏杆后,说:“你回来了!”我回答:“是呀!你这是要去哪里?”然而,她突然不见了。当我打开房门时,发现她正躺在床上休息。

当时,我总是告诉自己,这两次怪异经历一定是因为自己过度悲伤,而产生了幻觉。但是,在我的心中又是那么真实,又感到并非幻觉。

后来,当我想起这两次怪异经历时,也开始重新思考,人的灵魂是否真实存在。经过几个月的挣扎和思考之后,最终决定找个机会到教堂去看一看。于是,在2001年7月的第一个礼拜天,硬着头皮、放下自尊和高傲,一个人悄悄地去了县城里的教堂(双亲在老家生活,在老家教会聚会;我居在县城)。哪知当我走进了教堂后,却被主的灵深深地抓住了。

那个主日聚会没有讲员,只是播放唐崇荣牧师的讲道光碟,信息是主耶稣的爱。我记得很清楚,唐牧师讲说主耶稣的爱,是圣洁的爱、超然的爱、牺牲的爱和救赎的爱。期间,我的心灵一次次地被牧师所传讲的那位耶稣之爱触动,眼泪止不住往下掉。看完光碟,当主持的姊妹祷告时,我的灵魂再一次被神的灵触动,眼泪情不自禁地一直往下流。当时,只好将头垂得很低,生怕周边的人看到了,因为担心和害怕被旁人笑话!

那一刻,我仿佛一个在外流浪、受伤的孩子归回了阔别已久的父家,心中一切的忧愁烟消云散了。从此,我决定信靠耶稣了!

接下来,我就迫切地跑教堂和读圣经。起初十分渴望去教堂参加主日崇拜,因此,一个主日都不愿耽搁;后来,打听到教会在周间还有二个晚上的聚会,于是,又坚持参加教会在晚上举行的查经和祷告聚会。再者,我本来是一个没有耐心阅读的人,只要稍厚一点的书籍都不愿意读,但是,在信主的头一年里,就将圣经从头到尾一字不漏地读了三遍。

我起初读圣经时,还想从圣经里挑点毛病出来。特别是读创世记第一章时,我对神创论还持怀疑的态度。但在仔细阅读和默想后,发现神在创造生物前,先创造了生命的“三要素”:热能(光)、水分和氧气(空气)。且发现神创造生物的秩序是先植物再动物、先水生再陆生、先低等再高等,完全与我所学的生物学知识相符。这样,我也就深深地相信了圣经的原作者就是神。因为在圣经的写作年代,人们还没有掌握这些生物学常识。因此,越读圣经我的信心越坚固了;也明白了圣经不违背科学,甚至是一本超越科学的典籍。

现在知道,这一切事情临到我身上,都是神的恩典,是神为了救我。

信主后,主耶稣不仅抚平了我心灵的忧伤,而且还为我安排了一位姊妹,使我破碎的家庭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家庭。并藉着我们二人,影响或带领了双方的多位亲人信主!

(未完待继)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家庭感恩见证(一): 神的救恩如此临到了我双亲和家庭

一天上午,那两位母伯相约来到我家,与母亲寒喧了几句后,其中,比父亲年长二十多岁的老伯母,双膝一下子跪在了父亲的床边。父亲见此情形,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去拉那位伯母,对她说:“老大嫂,快起来!您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向我下跪,我实在受当不起!”当时,父亲误认为那位伯母跪下,是向他下跪,跪求他去信耶稣。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