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信徒成长  >  正文

家人冬夜煤气中毒深度昏迷 生死营救恩典呈现荣耀主名(下篇)

1/9
  • 被采访的刘姊妹

    被采访的刘姊妹

  • 刘姊妹在读圣经

    刘姊妹在读圣经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在祷告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在祷告

  • 正在治疗中的刘姊妹儿子

    正在治疗中的刘姊妹儿子

  • 刘姊妹在为苏醒后的儿子喂饭

    刘姊妹在为苏醒后的儿子喂饭

  • 苏醒康复后的刘姊妹儿子

    苏醒康复后的刘姊妹儿子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儿子在一起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儿子在一起

  •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弟弟、儿子合影

    刘姊妹和康复后的母亲、弟弟、儿子合影

  • 刘姊妹全家与教会牧师合影

    刘姊妹全家与教会牧师合影

母亲在住院后第六天被主唤醒后,给了我很大信心,心想儿子也该快醒来了。可儿子在我们千呼万唤中仍没一点反应,医生用针刺激他脚心,仍旧一动不动。每次从高压氧仓出来,体温仍然高烧在42度以上,心律也仍然在每分钟160至170次之间波动。医生说儿子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和孩子的爸爸心都快碎了。我每天痛苦不堪,泪流满面。我嘴里不停喊:主啊,你救救我的儿子,你救他、救他啊! 

华亭医院的院长,他每天会在早晨带着主治医生来会诊。检查后对我说,你儿子的病情非常严重,我们会尽心尽力治疗。在治疗期间,医生又邀请兰州医院专家,他们一块进行视频会诊。不断调整治疗方案,给儿子用上最好的药,每天吊针从早到晚连续不断的挂。每天的每分每秒,都是对我心灵的煎熬。儿子一会儿要么发高烧,一会儿要么癫痫抽搐。要么是心率快得不下来,要么是针扎遍全身扎不进去。 

每个白天盼着儿子晚上可能就醒了,每个晚上盼着儿子白天可能就醒了。8天过去了,10天也过去了。到了第15天了,医生每天都会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让我们做好心里准备。前夫不信主没有依靠,各方面压力使他几近崩溃,医生说的话让他差点要放弃对儿子的治疗。但我是有信仰的人,我有主作依靠。虽然我的精神状态,每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但我每天坚持祷告,给主诉说着我心里的难处。因为有主与我同在,我就有说话诉苦的对象。我相信爱我们的主,他在考验我。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煎熬,但我坚信主会救我的孩子! 

我每天在祷告,只要有时间我就祷告。我牢牢抓住主不放弃,也不敢放弃,不能放弃。我每天在儿子耳边呼唤他、告诉他,耶稣爱你,妈妈也爱你。你坚持啊宝贝,神爱你、他一定会救你。儿子你一定坚持,你醒来后妈妈带你去教会作见证。我记得每天晚上凌晨2、3点的时候亲戚都睡了,我就跪在儿子床前,痛哭流涕的认罪、悔改向主说话...... 

主啊,你不救他谁救他呢,求你救救我的儿子!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离开你,不应该离开教会!主啊,你让我的儿子快快醒来吧!儿子醒来了,那一定是慈爱的神救醒的。我会带着妈妈、儿子去教堂做见证,去荣耀你的名。主啊,我会把我一生奉献给你。只有你能救我的儿子,你让他快快醒过来吧......我清晰的记得有一天晚上的凌晨,正在祷告唱赞美诗的我,忽然感到主就站在我的身旁。主穿着一身白圣衣,亲切地看着我,对我说:只要你信他必平安,你的信会使你儿子得救。我当时感恩地痛哭起来,连忙向主感恩、感谢! 

孩子这样的状况,整整延续了17天。医生也每天对我说,赶紧转院吧,他们尽力了,但也无能为力了。这样下去,会耽误了孩子的。因为疫情,我们联系了西京医院,西安儿童医院,西安交通附属医院,兰州各大医院。得到的情况是:主治医生都去湖北抗疫了,有高压氧仓的医院也不开放。一边是华亭医院赶紧让我联系转院,一边得到的反馈是没有可接收的医院。无奈中,我继续跪求爱我们的神,求神指给我一条出路。

 天无绝人之路啊,在上帝关闭一扇窗户时,为我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在我打了无数电话无果后,报着最后的希望,打通了宝鸡987解放军医院。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医院说他们有高压氧仓,也同意接收我的儿子入院治疗。感谢神!万般无奈下我们得马上转院,一刻也不能再耽搁了。虽然知道987解放军医院也是三级医院,在没有其他医院能接收的情况下,估计去宝鸡治疗,情况会比华亭好点。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没有了,当即决定转院,华亭医院救护车连夜把儿子送到了宝鸡…… 

到了宝鸡987解放军医院,医生会诊后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病人。既然你们来了,我们会全力以赴抢救的。解放军医生看到儿子病情特别严重,立即组织十几个医生全力会诊讨论抢救方案。后来医生拿着拍的片子对我说,你看孩子的左脑和右脑有一大片白色,这一大片白色说明脑细胞已经死亡了。已经死亡的脑细胞,它不会像人身体其它地方可以再生。从白色分布区域来看,正好是脑神经控制语言和行动的细胞死亡了。 

医生还告诉我说,你儿子要么醒不来,要么还得两年,再要么醒来也是植物人。我控制着心痛告诉医生,“你们全力抢救,我儿子会醒来的!”我这么坚定地对医生说,底气来自神一定会让我儿子醒来的信心。儿子转到宝鸡医院的第三天,医院为儿子做了气切手术。医生说必须让儿子高烧先退了,等儿子肺部好了后吸氧才会起作用。 

医生接着用管子吸出了儿子肺部的积液,然后通过以后每天的精心治疗和吸氧,儿子慢慢不发烧了,手脚慢慢会动了,但儿子的双眼始终闭着没有醒来。随着儿子治疗时间的延长,出现了很多并发症。已有抽搐、癫痫状况不断出现,甚至痉挛、胡乱咬人现象也时有发生。其精神状况很不正常,让我每天在胆战心惊和极度慌乱中度过,直到儿子28天后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在宝鸡治疗期间,李建国牧师也打电话委托宝鸡十里铺教会代祷。宝鸡教会刘西凤长老带着教会诗班弟兄姊妹来医院看望、捐款,并为儿子祷告。我每天在儿子耳边呼唤他:宝贝,妈妈爱你,爱我们的神也爱你。主会救你,只要你坚持,你不但能醒来,还不会留任何后遗症,会跟之前一样活泼可爱。 

我每天走路,给孩子吃饭取药,洗衣服换尿不湿。每时每刻,嘴里没有一刻停过呼求神。因为我心中有一个能救儿子复活的神,只有爱我们的主能救孩子。这就是我每天坚持祷告的动力,更是儿子会苏醒的期盼和信心!虽然医生每次来会诊查房时都说儿子醒来的机会很小,但我始终坚信神一定是垂听我们祷告的神。虽然每一天都是无比痛苦的煎熬,但我始终坚持着祷告不放弃,也不会松下向神祷告的这口气。 

平凉教会、宝鸡十里铺教会和我继续在为儿子祷告,求神继续医治我那还在昏迷中的儿子。我始终坚信,我们的祷告神一定会听见。爱我们的神,他不会因我是一名回头的浪子而不管我。儿子一定会醒来,也一定会跟之前一样聪明可爱,我的信心大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程度。 

在儿子昏迷的第40天,平凉教会姊妹发信息问孩子的情况。说教会已经为我的儿子禁食祷告了整整40天,问儿子醒了没有。看完信息后,我马上就对昏迷的儿子说,你能听到妈妈说话吗?教会的叔叔阿姨问你醒了没有。儿子突然动了动,睁开了已昏迷40天的双眼,我赶紧喊来医生。医生看了看儿子直沟沟眼神说,这个情况说明不了什么,睁开了的双眼没有一点神气。还是算没有醒来,根植物人一样没反应。况且孩子已经死了那么多脑细胞,从医学上讲,不可能再恢复,再怎么治疗也很难真正醒来。 

医生的话,无疑把我内心升起的希望,用一盆凉水扑灭了。其实儿子已经被神救醒来了,只是我们都不知道罢了。在我当天晚上的祷告中,我又一次听到神对我说,你的信救了你!神的话给了我希望的曙光,更是给了我坚信儿子一定会被主救活,一定也会最终康复的信心和力量!在连续祷告后的第42天,我趴在病床边对儿子说,你能听到妈妈说话吗?如果能听到,跟着妈妈一起数数:1、2、3、4、5,孩子不会说话、但跟着我一起伸出小指头, 1、2、3、4、5数了起来。我重复试着喊了几次,孩子也跟我一起重复伸出指头数了几次。 

啊,我的孩子醒了,他终于醒了!我的神救了孩子,我的信让孩子醒来了……感谢神!我激动得不能自已,叫医生来看。医生看到儿子能听懂说话,让他数数他也数数。说跟我握手,孩子伸出手握手。医生连声说,太奇妙了,太奇妙了,孩子居然醒了。一会儿来了好多医生,他们看到儿子苏醒后的情况,也感到很惊讶,都说这是奇迹啊!后来做复查拍片子,孩子脑子里那一片白色死亡细胞不见了。医生都说这完全不符合医学依据,但奇迹实实在在、确确实实发生了,孩子完全醒来了是最好的证明! 

我知道这是平凉教会、宝鸡十里铺教会、华亭教会、崇信教会,所有教会姊妹弟兄恒心祷告的果效。我们的祷告被神听见了,是神救了我的儿子。从第40天儿子醒来后,慢慢会吃饭,会叫爸爸妈妈了。我们锻炼他坐立,锻炼他说话走路,做康复的各种训练,一天比一天的情况好。在我和他爸爸爱的呼唤陪伴和细心照顾下,如今儿子已恢复健康90%,住院六个月,现在已经出院回学校上课了。 

感谢神!我妈妈也恢复得很好,虽然意识记忆不太好,但目前能自己动手做饭照顾自己。说到这儿,刘姊妹打开她的手机微信,让笔者看她妈妈和儿子恢复后的照片和视频。尤其是手机里一段她儿子的视频。看起来孩子很健康、活波喜乐,完全不像生了大病的孩子。刘姊妹说,医院的医生说,儿子中毒昏迷40天能醒过来,还能恢复得这么好,真是奇迹,医院的医生还说,他们把儿子的治疗资料发到上海医院,那边医生也说这是医学界的奇迹! 

是啊,刘姊妹儿子恢复得这么好,我们知道,是刘姊妹的信救了她的儿子;是平凉教会、宝鸡十里铺教会的牧者、所有弟兄姊妹的40天连续祷告被神垂听有了果效。因着孩子生病,夫妻俩的互相打气互相鼓励,使他们的感情也重归于好。是神在唤醒孩子的同时,也同时挽救了他们的家庭。在这期间,刘姊妹说他孩子住院前自己没有一分钱、还有欠账。孩子和母亲刚开始每天的治疗费用每人5000左右,20多天花了十几万。 

医疗费除了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钱和捐款外,所欠医药费还差很多。无奈下,朋友们协助刘姊妹发起水滴筹捐款。感谢神!不到十天时间,教会姊妹在微信群里的多次相互转发,使水滴筹捐款达到了12万元,一下子补齐了医院所欠的治疗费用。平凉教会、崆峒福音堂、宝鸡教会、崇信教会弟兄姊妹,额外还捐了几千元几千元的好几次。唉呀,感谢主啊!感谢主的救赎和大爱,这是我们信的神,他爱我们救我们使我们永不缺失,他爱普世天下爱他的儿女们。虽然,有时候我们会软弱,会离开神。但爱我们的神永远不会离开我们。一切荣耀归我主基督耶稣,阿们! 

采访结束了,刘姊妹叙述的见证故事似乎还在耳旁继续着,那一幕幕与时间赛跑感人的祷告、抢救场面在眼前仿佛也在连续浮现……是啊,在这个世界上,虽然爱我们的神,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在信主的路上,无论是风和日丽,还是暴风骤雨,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一年的365个日日夜夜,主永远会和我们同在。他会陪伴着我们坚定走在信他的路上,他会在旷野路上扶我们一把,会擦干我们经历死亡阴谷时挂在脸上的泪水,会在绝境中劈开红海,领我们最终到达迦南美地!这真是:冬夜家人突遭煤气中毒,深度昏迷被送医院抢救;多地教会祷告爱心援助,靠主得胜生死恩典营救;神施奇妙大能挽救生命,真实见证荣耀救主美名!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家人冬夜煤气中毒深度昏迷 生死营救恩典呈现荣耀主名 (上篇)

在甘肃平凉教会,笔者听到被多位弟兄姊妹提及的一件奇妙恩典见证。说的是教会刘姊妹的母亲、弟弟和儿子,因煤气中毒昏迷,在神的大能营救下,弟弟第二天苏醒,母亲接着在第六天苏醒,儿子深度昏迷四十天,期间被先后二次转院治疗,最终被爱我们的神把这位孩子从深度昏迷中唤醒,使他死里复活见证了神的奇妙大能和作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