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艺术天地  >  正文

福音小说:阿珠和阿杰

那天,念初三的阿珠刚背着书包回家,正好在家门口遇到二娘,见她连连摇头叹气。二娘看见阿珠回来了,就对她说:“阿珠,好好劝劝你爸,他太固执了,心也很刚硬。”说完就走了。

阿珠回到家里,放下书包就问爸爸:“爸,二娘来这做什么?她要我好好劝劝你。”爸爸阴沉着脸不开口,妈妈却接过话茬,回答说:“你二娘来传福音,她说,有基督徒的家庭是蒙福的家庭,神也必赐予和睦美满的家庭给我们。”阿珠听了,心中对父母破碎的婚姻又有了新的盼望。她心想,这是件好事啊,我的父母经常吵架,一直不和气,有个和和美美的家庭该有多好啊。

于是,她用手轻轻地推了推妈妈的手,说:“妈,福音其实很好啊,你愿意信吗?”“我愿意信,而且我以后会带着你去信,因为我也不想和你爸一直吵下去。我信,你爸却不信,但他支持我信。”阿珠偷看了爸爸一眼,不敢啃声,因为她素知爸爸脾气很坏,又倔强执拗。

虽然从这天起的几乎每一个星期天,阿珠都跟着妈妈去教堂听道、做祷告,然而,上帝似乎并没有垂听阿珠的祷告,也没有挽救这个濒临破裂的家。某个细雨蒙蒙的下午,妈妈和爸爸终于还是离婚了,哥哥阿杰判给爸爸,妹妹阿珠判给妈妈,好好一个家,就这样散了。

父母的离异给全家人带来伤害和改变,其中改变最大最让阿珠心痛的是哥哥阿杰。阿杰正在念高中,从初中到高一的学习成绩特别好,可是父母分开以后,无人管教的阿杰学会了抽烟,还跟社会青年打群架。

记得那是一个夕阳如血的下午,落日寂静的余晖洒满大街小巷。突然,有熟人告诉放学后的阿珠,说,你哥哥出事了,他跟人打群架,好像受伤了!阿珠早料到会有这一天,但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我们这个家再也经不起折腾了!阿珠在心里呼喊。阿珠骑着单车四处寻找哥哥阿杰,但几乎找遍了都不见他的踪影,最后在一个停车场的角落发现了身上血迹斑斑的阿杰。阿杰被人砍了三刀,他只能用手用力摁住伤口止血。

“哥。”阿珠连忙扶他站起来,陪他一块上人民医院。她着流泪说:我的亲哥哥呀,我就这么一个哥哥呀!她既心疼,又心痛。这时,阿杰忍着疼痛告诉阿珠说:“我受伤的事你千万别告诉爸爸和妈妈。”“哥,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想要你变成以前的你!”

“你别管我……”阿珠心疼哥哥,很想帮助哥哥但也不想让父母担忧,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

……

高中毕业后,阿珠并没有选择去大学,而是出乎家人的意料,去了神学院念神学,因她一直坚信,信仰是她唯一的出路,也是挽救家人唯一的出路。她想挽救像哥哥和爸爸那样一个个失丧的灵魂,她告诉自己,为了全家人我要更深认识耶和华上帝,归向祂,在十字架前认罪悔改,并把福音的种子播撒在全世界。

从迎接福音那一刻,阿珠一直在为她的家人祈祷,特别是她的哥哥阿杰……

一日,阿珠正在屋子里静心祷告,却听见敲门的声音。阿珠做完祷告后,马上打开门,一看,原来是哥哥阿杰。阿杰跟阿珠进了屋子,和妹妹推心置腹地谈了很久,一边谈,一边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烟。他说,他不想再过以前的那种日子了!他想重新做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向我们的神祷告吧!”阿珠说。

阿杰双腿跪了下去,生平第一次向上帝打开了心门。他说,“我要洗心革面,不再堕落下去,向曾经的自己告别。”

祷告之后,阿杰掏出手机删除了以前那帮狐朋狗友的联系方式。打那以后,世上少了一个迷途的浪子,多了一位神学院的学生。在神学院,阿杰遇上了他现在的妻子。阿杰婚礼结束后不久,奇妙的是,阿杰、阿珠的爸爸也信了主。

原来,神从未离弃阿珠和阿杰他们一家人。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小小十字架,让我又一次得到了上帝的属灵祝福!

看着失而复得的钱包,还有手中的小葱和五张皱皱巴巴的一元人民币,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姑娘那瘦弱黝黑的脸庞在眼前似乎还在微笑着,她那胸前戴的那小小十字架渐渐愈来愈高大起来,最后仿佛升到了空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