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爷爷的眼泪

1/3
  • 全家福

    全家福

  • 一同代祷

    一同代祷

  • 作者与爷爷

    作者与爷爷

走着走着,爷爷一生的路就要走完了,严重的疾病这两天已经夺走了爷爷吞咽食物的权利,也夺走了爷爷开口说话的机会,但是它没有夺走爷爷喜乐与感恩的心。

接叔叔们通知后,我们全家大小周五晚上赶回了老家,我握住爷爷那双粗糙的双手时,爷爷勉强睁开了眼,艰难中他给了他的长孙那熟悉却未完全成型的微笑。顷刻间,我的眼皮再也锁不住汹涌的泪。回想过去爷爷在笑声中与我长谈聊天时,我为了继续着那马不停蹄的忙碌,我懊悔过去常把聊天结束;我懊悔过去很少很少握住爷爷的手,直到此时爷爷再也没有力气抓住我的手。

反复的疼痛,吃药后屡次的呕吐,爷爷总是不落泪。爷爷总是说,他有神,靠着主这些痛苦他可以胜过直到离世。

因着“扁桃体发炎”一直好不了,爷爷两次到福州大医院检查后,医生确诊爷爷得了鼻咽癌。记得四个月前那天,看到病理等诊断报告,并且和二叔讨论后,为了不剥夺这位老基督徒对他人生最后旅程的知情权,我下蹲在爷爷面前,注目着爷爷,告诉他说:“爷爷,医生说你得了癌症,而且已经是晚期了。”让我和叔叔惊讶的是,爷爷非常平静,他还笑着对我们说:“感谢主!那就是了,还好你们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我!你们不用担心,我知道这是人生一定要走的路。我已经八十几岁了,若是时间到了,我回天家就是了。”那天,爷爷一直都没愁苦悲伤,更没有眼泪。

看着爷爷出奇的平静与喜乐,我担心爷爷是不是没有理解病情的严重,我又补充告诉爷爷 “医生说,这种病继续发展下去,你会因为喉咙那里窒息而死或是鼻咽处血管突然大出血而死亡”。爷爷回应说:“上帝给我的寿命已经超过了我以前的期待了,我很感谢神,现在准备回天家就是了。”后来,爷爷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医生确实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治好这病,又加上爷爷担心要花费许多,爷爷坚决要求从省肿瘤医院出院。

回到老家后,爷爷还是喜乐每一天、感恩每一天,他一边在家人的帮助下种了满菜园各种家人爱吃的青菜,又不断地跟络绎不绝来探望的亲友讲信耶稣基督的美好。他在疼痛中,在呕吐中,还会告诉别人,他在极度的疼痛中可以真正思考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是何等的痛苦。在他还有一点力量的时候,他还是竭力照顾着他那最近已经愁苦满面的爱妻——我的奶奶。

不过,这些日子里,爷爷并非完全没有流泪。那天,当自小送给别人去当养子的第九个孩子,几十年来因着心里受伤未曾愿意真正相认与爷爷奶奶来往的那个小儿子带着礼物回去看他的时候,爷爷泪流不止;当爷爷跟我提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罪人所受的痛苦时,总是会热泪盈眶;当提到他与奶奶几十年恩爱相处,如今奶奶却因信仰上的软弱,整日忧心忡忡时,他会伤心落泪;当看见他的儿女们彼此同心的孝敬围在他身旁时,他眼角难免有时有泪花。

我们都知道,奶奶对耶稣基督的信心之微弱是爷爷最近最担心的事了。其余的事,他只交代说,等他离世时,要去外地请厨艺好些的厨师来接待那天为他送行的人。前几天爷爷还会说话时,他说在这种持续的疼痛中,他靠主已经没有挂虑了,他说他内心出奇的平静,所以最近他反而能睡了。当周六晚,昏迷中的爷爷醒来时,我告诉他:奶奶在信仰上这几天有悔改,据我观察奶奶这几天对主基督的信仰有好转时,爷爷眼角落下了眼泪。

爷爷不哭,我们相信遥望那没有眼泪的天堂,爷爷您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生旅程真是很辛苦,期盼爷爷回程满平安!

作者是爷爷的长孙,写于 2020年9月7日。)

相关新闻

奶奶临终前对《圣经》的呼唤 带领我迈进了教堂

直到有一天,我路过市区一所医院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熟悉的悠悠教堂钟声,寻声而去,是一所教堂。此时此刻,仿佛阳光拨开了我头顶的乌云,耳边再次想起了奶奶临终时的呼唤:“圣……圣……圣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