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艺术天地  >  正文

【福音小说】小小十字架,让我又一次得到了上帝的属灵祝福!

礼拜天的上午,在市上一所教会聚完会后,看着时间还早,就来到离教会不远处高架桥下的农贸市场上逛逛,想给因放暑假来家玩的小外孙买点什么好吃的水果。 

雨后的天很蓝,洁白羔羊般的云儿由西朝东慢悠悠跑着,一辆绿皮火车轰隆隆从头顶桥上飞驰而过。高架桥下小十子街南口,有一个戴着一顶发黑的草帽、看不清脸庞的女子。她面前摆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袋内装着看八九个,看起来颜色泛红且青的苹果。旁边还站着一位身着警服的市场保安,这风景远远看去,好像专为卖苹果的女子当保安似的。 

“苹果多钱一斤”?听到我的问话,趷蹴靠在桥柱子下的女子,立马站了起来。看她年龄不大,最多就是个十八、九岁的模样,细长的脖子戴个装饰物件。随着她站起身子,刚刚还被藏在邹巴的衣领里看不清的东西,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是一个黝黑发亮的木质十字架。见我问她,马上用右手指扶起十字架说:“这是奶奶送我的信物。奶奶说它可保我出门高高兴兴、回家平平安安!” 

见她所问非答,我加重语气说,是问你苹果多钱一斤。她还是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用木讷的眼神,愣眼望着我发呆。无奈中,我用手指了指塑料袋。“噢,你、你是问苹果吗?”她终于明白过来了。“只剩、剩四斤多了,你就给15元吧,少收你1元钱。再把、把这一把小葱也、也给你搭上。”她的脸儿憋得通红通红,为不能表达内心要说的话而看着特急样子。说完她又去摸脖子的十字架了,看来这个十字架对她很重要啊! 

哦,听她说话结结巴巴,农村人管叫结巴子。我再细细一打量,摘掉草帽的她,略黑的脸色带点桃红,上身穿一件浅红色的半截袖的短花布衫,布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不知什么时候也掉了,那枚十字架刚刚恰到好处的掩饰了那掉落扣子地方。露出的胳膊被太阳晒得黝黑发亮。浅蓝色的牛仔裤子上,有地图一样的泥渍,有几处已露出白色线丝。是赶时髦,还是被劳动时磨破的不得而知?脚上穿着一双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运动鞋,没有穿袜子的脚背干干净净。看来家不富裕,但还是个比较爱干净的农村姑娘。 

她见我上下打量着她,脸上泛起红晕。但又忙不失时机地说道:“叔叔,这、这苹果您就买了吧?我也没、没带秤,从家里来时我、我秤过了,四斤半的秤还高得拉不住呢。”我再看看她的手里,紧握着几张拾元的票子,其它的是好几张一元的。总的估算下来,她手里的钱不会超过50多块。 

我也蛮吃力的趷蹴下,喘了几口气。随便拨弄了一下袋子里的那几个苹果。它们好像是叫红富士品种,白里带微红,价格到还算便宜。再细一看好像都还没有成熟。根本就没有我前两天在家门口买的嘎啦苹果成色好,吃起来甜脆。虽然眼前的苹果看起来洗的干干净净,但怎么看都是没到成熟季节摘的果子。 

“叔叔,您、您就买下吧?”姑娘朝前走了两步,她用乞求的目光望着我,我再细细一观察,她的双肩一高一低,看来一条腿好像瘸着的。唉,心想你这姑娘,再想卖个好价钱,总不能摘些生苹果来市里大市场糊弄人啊!刚想对姑娘说出口,见她又去用手摸十字架,话到口边被我咽了回去。 

从自己年龄来说,她叫我爷爷差不多了。现在这社会,做大小生意的人,见女的喊你美女,男的喊你帅哥。她看我这过了花甲的人,实在是帅哥喊不出口,叫爷爷怕黄了生意,就叫起了叔叔。更何况她苹果质量太差,加之我带回让外孙吃。我想,哪怕多掏几块钱,我都要买个好东西带回家。 

我平时最爱吃苹果,加上小外孙来家,自然得买点好的。家里现在还有些,我本只是随便问问,根本没有打算买她苹果的意思。再说,家门口市场上就有卖的,哪有把石头往山里背的道理。我心里一横,今天她就是再叫上十声叔叔,我也不会买他那半斤苹果。开始对她的好感全消失了,我索性站起拔腿就走了。 

初秋的太阳,火辣辣的,像烤红薯一样烤着城市的大街小巷。没有走上几步,就出汗了。唉,前段时间里,不是连阴雨,就是大雨、暴雨来光顾。今年夏天真不热,晚上睡觉还得个盖个薄毛毯。我曾经对老伴戏谑说过,2020年没有夏天,只有春天、秋天和冬天了。没有想到,雨才停了不到几天,初秋的天刚已放晴,头顶太阳火就辣辣个热。人们用“秋老虎”来形容秋后炎热的天气,也一点不为过分。 

城市里的农贸市场,跟我居住的郊区市场差不多。卖什么的都有,各种菜果分着区域。蔬菜区、小吃区、鲜果区、杂货区等等。雨后的市场就是热闹,那市场上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纷纷扰扰,无休无止。穿着各色服装的男男女女,都挑挑拣拣、争相购买自己所需的商品。 

我不知穿过了多少个摊位,走过了多少个门店,心里老想起高架桥柱下那位卖苹果的姑娘。那消瘦的脸庞,被太阳晒黑的皮肤,那说话结结巴巴和一瘸一瘸的腿。还有那从衣领口不时冒出来的那个小小木质十字架。这刻在脑海里的一幕幕风景线,随着我迈动的步子,在我眼前越晃越鲜亮,晃的我心慌意乱……

走着想着,想着走着。我自感脸烧脸红起来,头上也自觉不自觉地冒出了羞愧的汗水。“不就是这十五、六元钱的苹果吗?又不是买金子买银子,还这么难场的去讨价还价。倒回去吧,即使是生苹果,回家吃不成我都要把它买下。”全当是为了那个眼前晃动的十字架,也许她奶奶就是基督徒,她或许也是个小基督徒。买她的苹果,也算是奉献爱心吧!我当时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在心里也不停的埋怨起自己。在刚才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位了,还信主呢,白当了几年基督徒?! 

我回过头来,拨开川流不息的人群,以最快的速度向那个高架桥柱下走去。生怕,那个卖苹果的姑娘走了。那卖苹果的姑娘不知从哪里来,在这里等了多长时间,也不知她早晨吃过饭了没有?……我不用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那水泥大圆柱,从人流缝隙中隐隐约约看到,那姑娘把她头上戴的破旧草帽拿下来,搧着凉,那瘦瘦的脸上,热得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流了下来,她把手当毛巾,不时用手背在脸上一擦,一摔手让汗珠朝旁边桥柱砸去。 

“叔叔,你、你又来了。”那位卖苹果的姑娘,一见我又回头赶了过来,一脸高兴劲,忙说:“您、您如果实、实心要,再少两、两块钱,给十三块钱。常言说:‘有钱难买回头客。’你、你这次可是专门回来买我苹果来的啊!”说着,她又一次摸摸胸口的十字架。“还多亏这个十字架,刚才摸着它念叨了几句,没想到叔叔果真回来了。”姑娘笑了,面如桃花。 

我的心,又一次被自己的高尚行为感动了。我虽然是城里人,但我爷爷曾经是个农民,是在解放前十八年馑时逃难到本市的。虽然现在自己退休工资不高,但放到当今这么好的社会,这两、三块钱算得了什么! 

人常说:“吃看脸上,穿看衣裳。”我再一次细细看着她那瘦弱的身体和衣着,又一次想到,她在附近村子住呢,还是住在西山的农民呢?也许可能是个贫困户?她那么喜爱胸前的十字架,说不定还是个基督徒呢?!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她也不会出来卖那半生不熟的几斤苹果,即使很顺利地卖完,她不吃不喝,也不够回家的车费钱啊!更何况今天是礼拜天,她不去教堂聚会?来市里卖苹果,看来把苹果换成钱对她有多重要啊! 

我二话没说,忙从包里掏二十元钱,也不管苹果熟生,甜还是不甜,秤是不是够数。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钱塞到卖苹果姑娘的手里,提上塑料袋,回身流星般挤进人群,像做贼似的急急忙忙的地跑了。我的身后,传来那卖苹果姑娘喊我的结结巴巴声音。我回头侧目一看,只见她一手捏着几块钱零钞,一手拿着那一把小葱,向我追来。 

那几块钱,一把小葱对我来说无所谓,我不要了。我高兴的是,感觉自己今天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事情。我买的不仅仅几斤是苹果,是买到了主在内心的平安!我因着路径熟,穿过一家前后门直通的商店,总算把追赶我的尾巴甩掉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放松了许多,我这举手之劳,可对那位卖苹果的残疾姑娘来说,是多么重要啊!今天如果不是我,说真的,就凭她那苹果质量,如果想要卖掉,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太阳慢慢地向西移动,瓦蓝的天空无一丝云彩。我住的这个山城,真像圣经里的迦南美地。山清水秀,高大的建筑物,一栋接一栋,那大街小巷的人流,熙熙攘攘,一列火车鸣着汽笛,又从头顶高架桥上飞驰而过。来到公交车站,戴上口罩,准备买票上车。 

啊,钱包不见了!看着离去的公交车,脑子飞快转动起来。在那里丢掉的……一定是在买苹果时给那姑娘钱时掉的,我忙转身又一次朝那高架桥柱跑去。到了,远远的看见桥下什么也没有,那卖苹果的姑娘早已无影无踪了。我一屁股坐在了桥栋下,无助的老泪直流。包里几百元没有了无所谓,可那身份证、银行卡和家里门上的钥匙丢了那可是要我老命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抬头一看,是那位保安。他说刚刚也去追赶我,没有找到。说着把我那熟悉的钱包塞到我手中,说你看看,少了什么没有?我大概一看,连忙点头说,一样也没有少。忙握着他的手连声说着一遍又一遍的感谢话。保安摇摇头说,你要谢就感谢那位卖苹果的姑娘吧! 

“她人呢?”保安说:“她回家了,说是要赶着回家给她奶奶去抓药,还要争取赶上村里教会下午第二堂聚会呢。”是这位姑娘发现了你走时落下的钱包,去追你没有追上,又要急着回家,所以把包交给我,委托我找到你。“她还来吗?”保安说不来了,她已在这桥柱下连着卖了好几天的苹果了。今天是卖她家院子树上最后的十几斤苹果。说完,保安又塞到我手中一把小葱和皱皱巴巴的几张一元人民币。 

看着失而复得的钱包,还有手中的小葱和五张皱皱巴巴的一元人民币,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姑娘那瘦弱黝黑的脸庞在眼前似乎还在微笑着,她那胸前戴的那小小十字架渐渐愈来愈高大起来,最后仿佛升到了空中。我抬头含泪双手合十:主啊,感谢你,我今天买到的不只是苹果,是买到了主在内心的平安啊!小小十字架,让我又一次得到了上帝人生的属灵祝福。阿们!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白雨之下的“爱”,我们全家信主了

当奶奶看到颗粒未湿的麦子,望着还有叔叔阿姨把散麦子往塑料袋装时,奶奶又一次哭了,泪水顺着脸如雨哗哗流下,我抱着已快70岁的奶奶也哭了。突然,奶奶一把推开我,转身朝领头的阿姨“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谢谢你啊长老,今天要不是你,我们辛苦一年的粮食就全没有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