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思考  >  正文

你愿意用美妙的歌喉赞美上帝,还是改变世界?

“你愿意用美妙的歌喉赞美上帝,还是改变世界?”这是电影《奇异恩典》中时任英国首相的小威廉·皮特向好友威廉·威伯福斯发出的提问。此时的威伯福斯正处在政治生涯的低谷,他在英国下议院提出的废奴法案被一再否决,曾表示支持法案的六名议员,也临阵脱逃,跑到戏院去喝酒寻欢了。威伯福斯苦闷不堪。

倘若我们以今日之眼光来看威伯福斯所走过的道路,我们会感慨他“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政治生涯中威伯福斯饱受攻击诘难,甚至人身也遭到暗杀威胁,身体健康又每况愈下,严重的病痛使得他长年不得不靠鸦片来缓解。可他穷尽一生,豪掷45年光阴为废奴法案奔走呼号,直至死前的三天,才看到国会通过《废除奴隶制度法案》,英帝国完全废除奴隶制度。在无数个风高浪急或暗流涌动的时刻,前进或后退的挣扎一直紧抓着他。

威廉·威伯福斯出生于英格兰的一个富商家庭,毕业于剑桥大学,年仅21岁时就成为英国下议会的议员。优渥的家庭环境、雄辩的口才、敏捷的思维,甚至连他出神入化的牌技,都在帮助他成为英国政界的一颗明日之星。然而1785年,与剑桥大学米纳尔教授同游欧洲的经历,却改变了他的人生走向,通过查考圣经,他经历了悔改重生,成为一名基督徒,也成为英国政坛的异类。

重生的喜悦与现实的对立使他自觉无法再继续往日的生活,可愈敬虔愈感到烦恼、失落,巨大的痛苦和挣扎使他坐立难安。他不知道悔改重生的自己,应该成为一名牧师,还是成为一名政治家?1786年初,他决定放弃政治。在这关键性的时刻,他遇到了约翰·牛顿牧师。约翰·牛顿曾是贩奴船的船长,从非洲贩卖黑奴到西印度群岛等地,赚取了许多钱财。1748年3月21日,牛顿在北大西洋上遭遇风暴险些丧生,命悬一线之间,他极度惊恐,高喊道:“上帝饶恕我!”如同马丁·路德和约翰·卫斯理一样,风暴中感到渺小无助、进而屈膝降服的经历成为他们个人信仰的转折点。灵魂苏醒良心发现之后,牛顿成为一名牧师,并且终生自省忏悔,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圣诗,如《奇异恩典》、《耶稣你名何等甘甜》等。牛顿为威伯福斯祷告:“我盼望并且相信耶稣基督高举了你,是为了他的教会与我们国家的好处。”这个祷告也成为威伯福斯一生的方向:在所处的位置上高举基督!

1786年的复活节之后,威伯福斯决定重回议院,自此以后,政坛不再是他的个人秀场,而是他的神学修院。在议会里,他和其他七位基督徒议员组成了“克拉朋联盟”,他们一生基于基督信仰,提出了许多推动社会进步、提升国家道德的法案。1786年7月,针对当时社会处决死囚之后再当众焚烧死尸的状况,威伯福斯提出《罪犯死刑后尸体的处置法案》,提出法院不可在判处罪犯死刑之后还要凌辱尸体,尸体可以捐给医学解剖,以维护死刑犯尊严并促进社会福祉;1787年,威伯福斯又提出《道德提升法案》,他认为“法令的制定者与执行者应当过着比较严谨的道德生活”,这样法律才能得到尊重贯彻、令行禁止;1796年,克拉朋联盟在议院里提出《监狱法案》,要求财政部出钱兴建较为人道的监狱,废除禁闭犯人会导致其精神崩溃的罗马式圆形监狱;1797年天花在英国流行持续有4年之久,导致许多孩童死亡,威伯福斯提出《牛痘法案》,认为应当建立国家强制免疫医疗立法来保障儿童健康;克拉朋联盟还和法学家厄金斯提出《禁止虐待动物法案》,禁止社会上以虐待动物取乐的娱乐活动,开创野生动物保护的先河。但使得威伯福斯和克拉朋联盟青史留名的,还要数他们一生都为之奋斗的《废除奴隶贸易法案》和《废除奴隶制度法案》了。

后世学者在总结人类历史上绵延几千年的奴隶制度消亡始末时,指出有两条进路导致奴隶制度的灭亡,一是英美模式,一是法国模式。法国的废奴模式在思想根源上被认为是启蒙运动和理性主义的产物,而英美的废奴运动则基于基督教的福音主义,认为人人“被造而平等”。 在英国,威伯福斯和他的克拉朋联盟的兄弟们,更是走出了一条不同于美国南北战争的和平解放黑奴之路。

克拉朋联盟提出废奴法案时,正值英帝国海外殖民地扩张、贸易繁荣、帝国国力鼎盛之际。英国从十六世纪开始染指奴隶贸易, 1713年控制了国际奴隶贸易的垄断权,很快超越葡萄牙、西班牙成为国际上头号奴隶贩子。资料显示,仅1783年到1793年十年之间,英国贩卖奴隶数即达到三十余万名。 奴隶贸易为英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史学家艾瑞克·威廉姆斯认为不列颠从殖民地糖园或贩奴贸易中获取暴利,成为支持工业革命的主要财务来源。卡尔·马克思也认为贩奴贸易是所谓的资本的“原始积累”,这种“非资本主义式”的财富积累先于并为英国的工业革命做了财务铺垫。

那么在国家资本积累的巨大利益面前,威伯福斯和他的兄弟们如何能够做到蚍蜉撼树呢?答案是基于对于公义与良心的恒忍坚持,基于不以成败而以是否符合上帝的心意来判断其工作价值的巨大信心。指控克拉朋联盟的声音向来都是排山倒海:“虚伪的道德家”、“狂热的基督徒”、“煽动暴乱”、“破坏和谐”,他们被指控为通敌叛乱者,试图在英国引发社会革命,狂风暴雨般的反对和质疑,甚至影响到了威伯福斯和老友皮特首相的私人关系。由于废奴法案动了许多权贵的奶酪,克拉朋联盟的圣徒们在议会政治中常常举步维艰。反对激烈时,他们安静退出,共同祷告,寻求上帝的带领。《箴言》25章15节说:“恒常忍耐可以劝动君王,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废奴阵营由最初的几人,发展到小部分人,再到过半人数,基督信仰的微光也在下议院中越燃越亮……

但倘若我们以为废奴法案的推进仅凭借唤醒议员们的良心来行事,那就未免太天真和理想化了。克拉朋圣徒们正如主耶稣所教导的“驯良如鸽,却灵巧如蛇”,在政治活动中他们深知进击与斡旋的智慧。克拉克森以其历史专业的专长,写就《论奴隶与人口贩卖》、《废除贩卖奴隶的历史》,出版之后,流传甚广,推动许多国家废止奴隶的贩卖;夏普是一名精明的基督徒布商,他发挥经商才能,在非洲买下大片土地,成立狮子山公司,组织黑奴在这片自由区里从事农业、商业活动,证明人在自由时的生产力比被奴役时更高;桑顿是议院的财经权威,头脑清晰敏捷的他提出解放黑奴应当分两个阶段进行:先对付奴隶贩子,切断奴隶供输根源,待黑奴待遇改善、地位提高之后,再对付蓄奴地主,争取黑奴自由;格兰特的负担则在于宣教,他先后进入孟加拉、西非等地传福音,并且进入狮子山公司从事人事管理,对黑人实施分区管理,平息部族纷争,使公司得以健康运营;还有擅长外交的艾略特、推动黑奴教育的麦考利以及精通国际海权法的律师史蒂芬。尤其是史蒂芬,在废奴运动陷入胶着之际,他利用国际海权法的规定,以及当时英法的战争矛盾,提出应当禁止船只悬挂中立国国旗,并对所有悬挂所有中立旗的船只进行检查或没收,这样曾经依靠中立旗庇护的黑奴船只就有被劫掠的危险,奴隶船主不敢航海,八成的黑奴买卖就会慢慢消失。这招声东击西巧妙地扭转了反对方的注意力,废奴人士暗度陈仓,胜利在望。

1807年2月23日,《废除奴隶贸易法案》以283:16的比例压倒性通过,罪恶的奴隶制度被正义的洪流冲击出一个决口,几千年来的奴隶制度开始动摇了。1809年,美国在英美双边会议中宣布,禁止奴隶贸易;1815年,克拉朋联盟推动英国在维也纳和会上,促使欧洲各国同意禁止奴隶贸易。1833年7月25日,英国政府宣布采用赎买的方式,由政府出资2000万英镑给奴隶主,以每位奴隶25英镑的价格,给所有英国本土及殖民地的奴隶自由。 三天之后,威伯福斯在病床上歇了他世上的劳苦,阖上了双眼。

威伯福斯和克拉朋联盟的基督徒们为废除奴隶制度贡献了终生,面对政敌欺骗与毁谤的风暴,他们学习了许多宝贵的功课。威伯福斯在他的《真实的基督教》一书中这样写道:“一个基督徒不爱世界,并不是以逃避世界来证明自己的不属世,而是进入世界,活在人群中为耶稣作见证,并且义无反顾。”诚然,威伯福斯的政治生涯中曾许多次退缩,怀疑自己的呼召,但他最终明白“一个人判断力的准确性,是建立在知道他最后要对谁负责上。”威伯福斯以勇敢、坚定和奋斗,回应自己的呼召,在最复杂最艰难的地方,为基督作出了光明的见证。

有许多虔诚的基督徒在悔改之后,像威伯福斯一样,羡慕圣工,甚至想要脱离自己的社会职业,以“祈祷、传道为念”,特别是当其工作性质或者内容具有一定挑战时。但在宗教改革运动中,伟大的改教领袖都很肯定俗世工作的价值并产生了长远影响,包括约翰·加尔文提出的“天职观”被认为是为资本主义经济活动提供了一种合理性依据 ,而路德的“天职观”则被认为促进了现代的个体化、主体意识、平等价值和职业观念的产生 。在基督教伦理中,工作是基督徒的神圣呼召,保罗曾嘱咐在为仆处境中的基督徒:“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3:23)因此,正当的工作对于基督徒而言,就具有了神圣性,而非仅是谋生的手段和不得不完成的苦差。然而,今日的基督徒,有多少人在身体力行地实践着这一重要的基督教伦理观念呢?

今年1月20日,农历大寒节气,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医生被一名患者砍成重伤,一时间,这位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医生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通过媒体报道,我们得知陶勇医生是国内顶尖的眼科医生,三十岁成为博导,发表了九十多篇核心期刊论文,为贫困地区免费做了两千余台手术,为千万个家庭带去光明,面对看不起病的病人,他会想办法减少费用,甚至自掏腰包帮助患者看病。他在苏醒之后,对妻子说,幸亏砍的人是他,他年轻,跑得快,若是另外一个医生,后果就不堪设想了。这样一个温暖、善良、处处为他人考虑的好医生令无数人为之落泪。然而,事件发生没多久,就有“主内公众号”来“认领”陶勇医生的“基督徒身份”了,声称听说陶医生是在德国进修时期信主的,私下偶尔参加教会聚会等等。陶医生是否真为“主内弟兄”,我们不得而知,但每当社会上出现了正面人物且具一定影响力时,这种信仰上“贴名牌”、“蹭热度”的做法,在观感总是让人觉得不那么舒适。其实,笔者宁愿相信他们正如传闻所言,是“暗中的尼哥底母”,倘若如此,笔者更加热盼知道,是哪间教会在牧养他们、牧者又是如何传讲福音,使得这些基督徒能够在所处岗位上,作出如此美好感人的见证。

时下,从随处可见的“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的宣传标语中,就可以知道,“信仰”一词在中国处境中应当予以宽泛解释,那种将“信仰”等同于“宗教信仰”的看法,是陈旧些了的。中国当代宗教学家牟钟鉴认为,无神论者有的以某种哲学为信仰,有的以某种艺术为信仰,有的以民族或国家为信仰,他们是有理想有精神追求的 。因此,当社会上涌现出无数爱岗敬业楷模、舍己为人榜样、敬老爱亲模范甚至仗义执言者、为众抱薪者时,我们不仅要关注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更要思考在这凉薄的世代里,温暖人心、打动人心的力量来自哪里,而我们的教会有无在促进社会福祉、提升社会道德上贡献了应有的力量?

今日的中国基督教已渐渐摆脱初入中国时的初来乍到、水土不服的“洋教形象”,教会的信众也从20世纪中期的上流人士,转化为普罗大众居多、且渗入到社会的各个阶层,但教会影响力却在日渐减弱。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和世俗化的冲击之外,或许还与教会未能切实地实践她的教导有关。

曾有人诟病秉持“人人平等”的基督教在圣经中并未主张废除奴隶制,甚至使徒保罗在《腓利门书》中,还鼓励逃脱的奴隶阿尼西母重新回到奴隶主腓利门的手下。殊不知,因为保罗所言“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的善劝,阿尼西姆被腓利门完全接纳。一位按照当时社会法律来说,当被处死的奴隶,被奴隶主接纳为亲爱的弟兄,并且这位歌罗西教会的领袖腓利门,不仅甘心放弃自己的合法财产,还进一步鼓励奴隶阿尼西母参与教会的侍奉。从《歌罗西书》4章8节可知,阿尼西母后来成为了保罗的好同工,被保罗称作是“亲爱忠心的弟兄”,且又差遣他回到歌罗西教会,向会众转达保罗的现状和问候。奴隶主腓利门践行了保罗的教导,赢得了一位宝贵的同工;下议院议员威伯福斯也践行了保罗的教导,推动了奴隶制度的废除。圣经对于他们来说,是“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那么,对于今日基督徒而言,圣经是否也具有如此力量呢?

有一次在饭桌上,听到几位牧者吐槽现今人心不古,假货横行,甚至连不值钱的豆腐也要加入纸浆,实在是昧了良心。笔者问到:“那我们教会中也会有鱼目混珠的基督徒商人吗?”牧者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想应该是有的吧。”不胜悲哀!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愿意背负自己那因为信基督而选择诚实正直的十字架,即便并不会损失什么,反倒会赢得长远的现世利益也是不肯。

当我们阅读旧约时,总以为以色列人之所以受刑罚,只是因为他们偏离信仰,去拜偶像的缘故。可是查考圣经可知,上帝在以色列违背公义的事情上,也非常严厉地责罚他们。《阿摩司书》的作者阿摩司奉命向以色列发出警告的信息。彼时的北国以色列国力强盛、宗教兴旺,人民安居乐业。然而阿摩司指出当时的社会中富人骄奢淫逸、穷人遭受压迫,整个社会充满了欺诈和不公。阿摩司形象地描写以色列人“见穷人头上所蒙的灰也都垂涎”(摩2:7上),“卖出用小升斗,收银用大戥子,用诡诈的天平欺哄人,好用银子买贫寒人,用一双鞋换穷乏人,将坏了的麦子卖给人。”(摩8:5下-6)阿摩司勇敢地预言上帝将惩罚以色列人,呼吁以色列人悔改。公义是上帝对以色列民的要求,梅兹指出,透过公平正义所表露的公义,是敬拜不可或缺的条件——没有公平正义,就没有合宜的公共宗教。 而有生命力、影响力的宗教信仰在于信众的践行。若基督徒切实地实践了圣经的教导,商人诚信、医生仁德、教师慈爱、居庙堂者清廉正直,在乡野者善良守法,就会使教外人士发现基督教伦理与社会核心价值并无冲突,反而相宜。

教会生活中,弟兄姊妹为求好工作而祷告无可厚非,但遂愿之后,能不能在所处的岗位上践行出圣经的教导,使世界变得更美好一些呢?末底改对于王后以斯帖的劝告犹言在耳:“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斯4:14下)威伯福斯没有只用美好的歌喉赞美上帝,没有只作遁世的修士,却选择坚守在最困难的处境中,操练自己的灵性,为入世的基督徒作出了表率。再次引用威伯福斯的话语以作小结:“一个基督徒不爱世界,并不是以逃避世界来证明自己的不属世,而是进入世界,活在人群中为耶稣作见证,并且义无反顾。”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神学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残破风筝与人类罪性的属灵思考

有的人在福音面前,仅仅停留在欣赏、依从与认同的基础上,却不知欣赏不代表信靠,依从不代表皈依,认同不代表认信。如果你欣赏、认同、依从了一辈子,那么到最后你还只是天国永生的门外汉,不能与耶稣共享天国宴席。唯有真正地认信、皈依与信靠,才能成为上帝的女儿,这样就可以成为天国产业的承继者,具有律法与属灵的双重效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