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巴珊山夜话(21)主在我心中(二):“把妈的圣经给我吧”

提摩太后书3:16:“圣经都是 神所默示的(注:或作“凡 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阿们!

我母亲的一生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慈爱、忍耐。

慈爱。老人家爱人、爱动物、爱花花草草。土改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老爸是区长。老妈曾经“无原则”的把应该挨斗争甚至是判刑的人藏匿起来,保住性命。事后她忘记了,其后人却念念不忘、感激不尽;我们家是流浪猫、流浪狗的“安乐窝”,一到饭顿,一群群的猫前来觅食、流浪狗带着自己的小崽儿也来蹭饭……

忍耐。爸爸在解放战争期间是共产党的区长。国民党当局悬赏抓我的爸爸。抓不到,就把老妈抓进监狱,关了一个月,老妈只会说“主啊!”,甚至说“感谢主!”忍耐不语,什么也没有招供,最后被释放;文革时期的极左年代,老妈不可避免的受到“走资派”爸爸的牵连,她上火得了急性肾炎,但她忍耐不语,还是说:“主啊!”、“上帝啊!”、“耶稣啊!”

老妈她虽然没有背诵圣经的有关经文,也没有明确的表明这是她信仰耶稣的果效,但是她的言行却证明了自己的信仰。

这就是我的基督徒老妈,对我影响至深。她在84岁的时候病危。我当时在外地,当我急匆匆的赶回来的时候,老妈已经昏迷了两三天。我还像以前一样,把脸贴在她的面颊,轻轻地说:“妈,我回来了。”这个时候,我的侄子喊道:“我奶睁眼睛了!”只见老妈微睁双目,然后闭上眼睛,一行眼泪流了出来。我知道,她在等我……

毋忠毅母亲留下的圣经.webp_副本.jpg

老妈安息主怀以后,弟妹问我:“三哥,你要点什么作纪念?”我看着常年放在她床头的那本圣经,对弟妹说:“把妈的圣经给我吧,其它的我什么都不要。”就这样,我拥有了人生的第一本圣经。虽然当时我还没有受洗,但是老妈的信仰一直植根于我的心中,影响着我。这本圣经我放在办公桌上,工作闲暇之际就翻开阅读,开启了我归向主的灵程之门。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受洗之后,我有了几种版本的圣经,但是这本圣经却是我看作妈妈留给我最为宝贵精神财富,有时候我会把脸贴在圣经的封面上,流泪、祷告、追思引领我亲近主的老妈。

我有一次乘火车,坐在我对面的两个小姑娘看着手机,突然落泪了。我有些诧异,轻轻地问:“怎么了?”她们给我看一篇文章《贴贴妈妈的脸》。哦,我明白了。这是我曾应邀为一本关于孝敬的书写过一篇回忆我和妈妈故事的文章(可在百度搜索毋忠毅贴贴妈妈的脸,或搜索链接:诗歌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793531/),这是我边流泪、边敲击键盘写成的。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从小到大,历经风雨,有苦难、有平安;有顺境、有逆境,主的恩典始终与我们同在。也许我们眼睛和肉体看不到、摸不着,就如门徒怀疑主耶稣基督复活一样。但主奇异的恩典就是始终存在。雨润无声的恩惠、看顾、保守,主始终在我们的心中。

经上说:“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马书 2:28-29 )阿们!真理刻在心版上、主在我们的心中,即使是朦朦胧胧的、初信的,主的爱也是不离不弃的。心中有主,是奇妙的、是不可测度的,是真信仰,是什么力量也不可动摇的、不可改变的。犹如一棵芥菜种子,虽小,却会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茁壮成长,长成大树。

感谢主在我的心中,使我能传承母亲的信仰,在基督里得到救赎,在我人生的旅途中开辟了新的里程碑,主在我的心中,成为我生命的道路、方向。在我的工作、家庭、生活和社会交往诸多方面,尽管我做的不好,亏欠,甚至是过犯,但我始终不敢忘自己的基督徒身份,受信仰的约束,因为主在我的心中。

记得我在退休之前的工作岗位上,单位老总曾经对闹矛盾的两位中层干部说:“你们有矛盾不要找我评理,去找毋总(我是公司副总),他是基督徒,信仰上帝,最公平,你们去找他。”这是我最欣慰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如何如何好,而是我尽力以日常的言行为主做了美好的见证,这是主的荣耀。亲爱的读者,我们要做真“割礼”的信徒,让神主宰我们、统领我们,“为此,我们也不住地感谢 神,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 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 神的道。这道实在是 神的,并且运行在你们信主的人心中。”(帖撒罗尼迦前书 2:13 )阿们!

亲爱的读者,愿上帝赐福于我们同在!晚安!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系本人信主见证。)

相关新闻

巴珊山夜话(20)主在我心中(一) :少年时代心中的主

少年时代的我,心中对主的印象是受母亲的影响。我的母亲是上个世纪信主的信徒。究竟是哪个年代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自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就在母亲信仰的熏陶下。老人家没有文化,不能读圣经,也不会长篇大论、滔滔不绝的祷告。她每天都会喃喃的说:“主啊!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