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风中的老人

我曾经写过很多的人和事,然而这许多的文字,印象深刻的无非是最能触动心灵的。

一年有四个季节,四个季节又有四个不同的最好时刻,即初春、初夏、初秋、初冬。除却残雪,寒衣渐薄,谓之初春。花红柳绿,空气宜人,谓之初夏。凉爽倍至,精神抖擞,谓之初秋。收却繁杂,尽归一静,谓之初冬。曾有多少古人,今人,为之倾倒、颂扬,我不过做一下总结罢了。

所以有许多画面总是在我眼前飞转,不是不能忘记,而是真的活灵活现。生活中,我的工作就是天天夜班,日复一日。而每次去的路上又有许多经历,常使我内心震撼。

记不清是开春几月间,还是仲春时分,总是见一位老人手扶老年的小车,类似婴儿车的那种,站在北外环路边上,有时候靠着马路沿上,又有时候,向路中间走了一块,站在围栏的跟前,依旧是手扶小车,却从不坐上去,目光直视着前方,死死的盯住,无论来了什么车,不为之所动,看年龄至少七十余岁,穿着破旧,极瘦,皮肤黝黑,大多是光了膀子的,一副吃不饱饭的样子,让人顿生怜悯之情。

我每次骑电动车从他身边掠过,心中总免不了,痛惜!这是谁家的老人,如此瘦弱之躯,不知能站到多久,不知他站在这里是否是乞讨?却从未见有人向其施舍。曾经多少次受感动给老人家点钱花,哪怕一块,五块也行,不过如今看来,这一切已经不可能了。如今已是炎热的夏天,仍未见老人的身影,我突然懊悔,至少过去应该帮帮他的,或者向其传一下福音,亦或简单的交流一下,如今不可能了,可怜的老人,我不知道您在哪里?

是我做为老朋友过于想念你吗?不!您从来没有看过我一眼,我总感觉白白得了主的恩典,没有将福音传出去,所以我是真的有罪了。

每年到了天刚刚暖和的时候,老人家就已在路旁凝视远方了,那目光份外有神,没有私心杂念,以瘦骨嶙峋的不朽之躯,迎着风雨,众人都木讷了,马路也静观他伟岸的身姿,过往的车辆,和着他激情的拍子,在奔鸣。微暗的路灯映照出他铁骨的身影,在陶醉。当空的月牙,述说着老人大半生的苦楚,欲言又止。对面黄河的滔声,静了,在等待老人说说家常话,听听老人的心声,一切还是那么如故,今年的夏天一直未看到老人。

许是谁家的老人,跟儿女怄了气,出门解解闷,做为基督徒的我,退却了,并未及时开导老人。

难道,他还没吃晚饭吗?难道他在这里站了一天了吗?难道,他日日夜夜在这里站着吗?我最怕的是老人忽有一天想不开,做出傻事,那时我的亏欠更大了,因为我还未来得及向其诉说救主的奥妙,好让老人在生活中有盼望,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年是没看到老人了。

生活的疲倦,工作的辛苦,让一个上班族的我,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匆匆下班,匆匆上班。做为一个每天见面的“朋友”,又会非常期待的去上班,寒来暑往,大概每年的冬季是老人最难熬的,也是我感觉最沉闷的时候,这个时候老人只能呆在家里,路上缺少生机,大地都睡了般地宁静。

记忆中,唯一的一次与老人面对面,是在泺口南路,卖烧饼的地方,我是买菜路过,他买了一个烧饼正在付钱,好像是下午的样子,老人依旧没有用眼光直视我,也依旧没听到他的声音,颤抖地从怀里掏出皱褶的一块钱,旁边有认识他的熟人道:“老XX有钱了啊”,老人近似苦笑般,不知道是无奈,还是想表达着什么,感觉那久违的笑容,更是一种坚强,一种活下去的坚强。我时而感叹,上帝有如此真真切切的救恩,常人为什么选择了那宽路,而不选择窄门,我有多少次欲摇旗呐喊,看来自己实在是罪人了。

如今我每天晚上仍然行走在这条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上,似先前所见所闻,只是不见了瘦弱的身影,不见了强劲的坚持。难再有传福音的冲动,难再有欲奉献施舍的激情。

生命真的宝贵,那是神的杰作!

注:本文作者系山东一名基督徒。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少年和蝴蝶

午后的阳光是温和的,极其轻柔地照耀着大地和植物,行走在阳光下的行人也微笑着享受这份温馨。现在正是油菜花开的季节,金黄色的葱葱郁郁,带给村庄无尽的喜庆。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点点白色在金黄色的海洋里穿梭,是一个个欢乐的舞者。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