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生活点滴  >  正文

牧者日记——礼拜的清晨

牧者日记——礼拜的清晨 祷告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初升的太阳将它的第一缕金光映射在教堂钟楼上高高耸立的十字架上时,我已洗漱完毕,走进了教堂的大门。信徒们还没有来到,教堂里显得那样空旷,那样宁静。

几只小麻雀飞落在窗台上,透过玻璃探头探脑,好奇地向教堂内观望。我来到圣台前,跪下,为今天的早祷会,为这一天的教牧工作献上祈祷,祈求上帝引领。六点半刚到,信徒们就三三两两地来到教堂,他们有的轻声哼唱着赞美诗,有的默默祈祷,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亲近上帝。我换上洁白的圣袍,按照教会的礼仪要求,佩戴绿色的圣带,一切准备就绪。

06:45,早祷会正式开始,我在悠扬的琴声中缓步走上圣台,伸开双手:“愿主的恩惠平安,常与众弟兄姊妹同在。”圣台下的信徒以:“阿们”回应。接着,唱诗、祷告、读经、讲道分享,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最后,早祷会在“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天父上帝的慈爱,圣灵保惠师的感动常与你们同在。”的祝福声中结束。信徒们三三两两地步出教堂,还有的信徒没有马上离去。他们三五成群地聚在教堂的某一个角落里,彼此代祷,用心沟通。而我则站在教堂的大门口,微笑着目送弟兄姊妹们离去。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在我的生活中出现。是的,我是一位牧师,牧养着一个500多人的教会,我们的教堂建于100多年前,曾隶属于英国圣公会。当年,传教士们不远万里来到这个燕京近郊的三面环山的小镇,将福音的种子撒播在这块土地上。

神学院毕业后,由省两会安排,我来到这里承担牧养工作,至今已经有15年了。15年中,我见证了教堂的繁荣发展,经历了信徒的生离死别,回答过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也指点过迷途的羔羊。

15年的时间,我在这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15年的时间,我从一个20多岁的年轻神学生变成了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大叔。15年岁月流逝,15年旷野牧羊,个中滋味连我自己都未必说得清,或许只有上帝最清楚吧……

注:本文作者系广东教会一名牧师。

相关新闻

疫情日记:我的心为你哭泣

夜深了,忙碌完了一天。身体的疲惫,不再是马上入睡的理由。几天来,因为全国的疫情,尤其是武汉当地的情况,心情沉重。常常在深夜流泪祷告,本来是很小声,但是慢慢声音变大,恳切地认罪悔改,急切地代祷呼求,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牧者日记——礼拜的清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