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非洲/中东  >  正文

疫情期间 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信靠主的复活

疫情期间 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信靠主的复活 在圣墓教堂外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今年复活节期间耶路撒冷异常冷清,耶稣生命最后走过的十架苦路——维亚多勒罗沙也变得荒凉。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聚会都被严格禁止,商店也关闭。 

这个耶稣被钉十字架并复活的城市,往年都会被庆祝复活节的人山人海所充满。今年,很多活动都取消了,东正教的“圣火”仪式仍然举行。 

按照传统,在东正教复活节的前一天,圣墓教堂里都会举行取圣火仪式以庆祝耶稣复活。在仪式上,神职人员进入据称是耶稣墓所在地的神龛,随后手举被圣火点燃的蜡烛走出,将圣火传递给在外等候的教徒。 

童子军仍参与东正教“圣火”仪式 

今年由于实施居家隔离措施,到教堂取圣火已经不可行,而圣火仪式对耶路撒冷的东正教徒来说非常重要。阿拉伯东正教俱乐部主席、童子军领袖Mousa Emil Jarjoui仍有办法在困境中做出调整,他们将圣火送到居民家中,以避免人群在教堂外大规模聚集。 

“今年,我们面临由疫情而来的更大的挑战。然而,我们尽力进入圣城并使童子军将喜乐与幸福送到耶路撒冷的基督徒群体中。”Jarjoui说道。他平时经营旅游生意,现在则因疫情暂停了。 

他们派十几个20来岁的童子军成员开车去分发圣火,送到基督徒的家门口。“作为耶路撒冷的基督徒,这一天非常重要。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将圣火送到他们家,我们将此作为我们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将圣火带回家是一个长久以来的传统。”Jarjoui补充说。 

居民将提灯放在家门外,童子军用圣火点燃提灯,之后居民再各自领提灯回家,保证此次圣火传递将是无接触传递。 

复活节期间的圣诞旅馆 

Fr Ibrahim Shomali是耶路撒冷一家圣诞旅馆的合伙人,而今年复活节没有游客入住。取而代之的是来耶路撒冷的医院工作的医务工作者,他们中很多人来自约旦河西岸,很难两地往返。 

属于拉丁教区的Shomali有些悲伤,因为今年没有人群蜂拥至圣墓教堂——耶稣被埋的地方。他介绍说,复活节活动通过电视、网络进行直播,教堂里只准六名神父在里面。 

对于天主教一青年团契的秘书长Rafi Ghattas来说,圣地基督徒的生活就像2000年前耶稣的跟随者一样。 

“当年耶稣的跟随者非常害怕,甚至在耶稣复活之后还是很害怕。现在我们的生活和耶稣的时代一般,每个人都很害怕并且在家中祷告。”22岁刚毕业的Ghattas说道。“就像当时一样,我们在等待圣灵降临这个地上,这样我们所害怕的新冠病毒和其他所有一切将会结束,我们可以继续我们的信仰生活。” 

用社交媒体的方式祷告 

疫情期间,Ghattas的青年团契通过社交媒体彼此交流、祷告,以及进行其他活动。 

“这段时间最重要的是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我们在生活中是刚强的,还是只是宇宙中渺小的存在?我们又会用我们的政治做什么呢?”Ghattas说。 

约旦及圣地耶路撒冷福音派路德宗教会的Sani Ibrahim Azar主教在他的复活节证道信息中说,在全球处于新冠疫情的危机中,“我们再次进入了耶稣的坟墓”。 

“我们安静坐着,等待,查看神为我们存留的。像往常一样,我们相信复活的应许,即使是在十字架的阴影之下。像往常一样,我们相信爱胜过恨,光明胜过黑暗,生命胜过死亡。”他说。

面对新冠疫情,人们有惧怕、焦虑、不确定,很多国家遭受损失与伤痛,确诊感染人数上升。不论如何,“复活节是一个希望、恢复以及得胜各样死亡和破坏的时间。” 

教会领袖说,“我们相信我们的神是活人的神,不是死人的神。复活是即使在死亡和痛苦当中,神仍与我们同在的确据,基督的死给了我们得胜。”  

相关新闻

早期教会的基督徒们如何应对他们的“新冠疫情”?

​当下,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全球范围内肆虐蔓延,我们大多数人都禁足家中,通过新闻我们得以了解疫情严重地区人们的生活情形,有些人讽刺地认为这种病毒是政治上的陪衬,如今这种愚蠢的认知已被现实所警醒,也有些人试图将这种流行病毒灵性化,将瘟疫看作是上帝对我们错误行为的惩罚。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疫情期间 耶路撒冷的基督徒信靠主的复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