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精美短文  >  正文

一个慕道友在圣礼中的感动与觉醒

男青年小路在节假日去看望年迈的外婆。外婆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对于外婆的信仰,他也只是了解,并没有做深入地研究。在他的印象里,外婆非常有亲和力,凡事不与人争长短,还常常乐善好施。小路认为这是上帝的爱感化着外婆做一个有爱心的好人。

礼拜天上午,外婆对小路说:“孩子,让我带你去教堂,你在那里将会听到赞美诗歌,还能听到牧师讲解上帝的恩言惠语。”小路感到有些兴奋,因为自己对教堂一直怀有美好的感情,小时候经常跟着外婆去参加那里的主日学。他还记得诗班的那些弟兄姐妹,穿着洁白的长袍,脸上充满着神圣的光芒,听到他们赞美的诗歌,整个心灵就像被融化,内在所有的污秽与黑暗似乎那一刻得到了涤净与洗礼。

小路和外婆,迎着朝阳,一路向着教堂出发。临近教堂的时候,一个女孩从远处走来。“是她,是她!”小路惊喜地叫了起来,“基督徒女孩,她正在享受上帝的恩泽!”因为这个女孩正在朗读圣经,小路远远观望,女孩脸上所闪现出来的神圣光芒让他肃然起敬。

从朦胧到清晰,小路忽然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女孩竟是一个跛足女孩,她的右腿在扭曲之中艰难地挪动。小路惊愕!难道这就是残缺之美,上帝亲吻的印痕吗?此时,教堂的钟声响起,这是早祷的钟声!钟声似乎很沉重,又似乎很清脆。只见外婆微闭双眼,双手合十在祈祷;女孩也是微闭双眼,双手合十在祈祷。女孩的脸庞静谧,手杖静静地躺卧路旁,头上一只蝴蝶在飞翔。小路没有闭眼,在钟声的悠扬中,他看到女孩头上的蝴蝶正一点一点向他们飞来!这只蝴蝶在随风飞舞,它似乎在告诉小路:“女孩不是在向上帝诉苦,她在歌唱,唱的是一首赞歌。”而小路看蝴蝶的舞动,就像是女孩默唱中冥冥之中的欢快伴舞。

圣礼的全部内涵就在于一个“圣”字,这个圣字的源头就是耶稣基督。而圣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人类自我的欢愉,其最终目的,也是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人生发对上帝的敬畏,仰慕与爱。动物没有圣礼,圣礼也仅仅存在于人类的活动之中。因为人类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动物只有魂而没有灵,人类则是有灵的活人,这灵就是圣灵对我们吹的一口气,正因为有了这口灵气,才有了人类独有的敬畏之心、神圣之情。而人类的心灵深处有一个空缺,包括财富、地位、情感、事业这些外在的东西都无法满足,唯有上帝才可以将其填满。所以,人类心灵有一空处是为上帝而留,而这个空处也是上帝为人类预备的,由他自己来亲自满足。

日本基督徒作家远藤周作的名著《深河》,讲述的是一位神甫对于非教徒的救赎之旅。他们虽然是非教徒,但他们在朝圣的过程中,都展现了其生命中隐藏的特有的神性之光。特别是最后神甫背着濒临死亡的非教徒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恒河的时候,脸上的那一抹严肃与静谧就是一道与上帝无比接近的神圣光芒。此时,非教徒的死亡变成了一种朝圣,神甫的背负变成了一种救赎。

是的,每个人心中都隐藏着神性,那是与上帝相联结之处。就算是再放荡不羁的登徒子,在教堂也会不自觉地将手中的烟头掐灭。就像男青年小路,他在教会的圣礼中看见了上帝的荣美,感受到了上帝的恩慈,感受到了上帝的圣爱。虽然小路作为一名慕道友,他还没有正式成为一名信徒,但是我相信在他心中存在的那一抹宗教情感一定是绵长悠久的,而这种美好的情感一定可以成为他心灵深处最温暖的一束光芒。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福音小说:“刺猬”的拥抱

我叫昆晓,正在读初三,我有爸爸可又觉得自己没爸爸。初三那段时间,也许是因为父爱的缺失,我把新来的班主任当成了爸,像亲爸一样去爱戴他,活在对如山父爱的幻想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