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专访】在异端新天地一年半时间,这位亲历者发现了什么?

当传销洗脑被冠以基督教的名号,其虚假的神圣性就给了灵魂更深的捆绑。

韩国新天地因在当地造成聚集性疫情而引起公愤,在中国借助疫情实施网络传教而被众教会提防,也有消息曝出新天地在上海、长春、北京、上海、大连和沈阳等地都有分点,其传教手法和发展速度给正统教会带来了危害,损害了基督教的形象,需引起重视。

笔者近日听一位受害者讲述了他的经历,他在华东某新天地组织内一年半时间,听过其系统的教导,了解其传教方式,也深受其害——导致家庭破碎、遭受经济损失。后来他因无法接受新天地对于“李万熙肉体永生”这个教导而离开了,却再也无法追回那逝去的时光和对于家庭的亏欠。

被好友带进新天地

这位受害者讲述,她的妈妈是基督徒,小时候偶尔去过教堂,听妈妈叮嘱过“要去教堂、要祷告,神会保护你”,“但我并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离家上学并开始工作后,就很少去教会了,但那种印象还在。刚好,他的一位好友也是信徒,在聊天中会谈到信仰,“他也是信基督的,而且是我好友,我也没太多防备。”后来,朋友就以圣经学习为由,将他约出去,认识了一个来自东北的姐妹,开始学习圣经。还一起外出吃饭、爬山,慢慢地就熟络了。

相信不少人都好奇,为何一些人会被新天地吸引呢?对方说,人都是情感动物,他接触新天地是因为好友的介绍,而进去后对方非常友好,一次次地接触,听他们讲圣经。“长期交往后,基本上他们让学什么就学什么。”在讲圣经的过程中,新天地人员还会拿出某个圣经经文,对比三自体制内教会的解释,以及他们的解释,并说“我们这里讲的更加通透。”当然,他们也会攻击正统教会和教会里的牧师们,只为了证明自己更好。

“他们的人特别有爱心和热情,在正常的社会上很难遇到,呵护冷暖,给人带东西、夹菜,通过这种超乎一般的交际热心来打动你。”

他发现,新天地的一个传教方式类似传销,都是从亲朋好友下手。在他去的新天地组织里,很多人都是一家人一起在里面,一个人会带自己的同学和朋友进去,这样容易建立信任感。让陌生人加入需要更长时间。

所听信息

从被朋友拖下水到离开新天地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他已经学完新天地的所有课程,达到骨干级别,经历过从翻地、福音房到初级、中级和高级的过程。所谓翻地,就是带新人过来,一般到肯德基和咖啡厅等地方,先聊天、互相认识,了解对方的想法。如此见面,三五次后若觉得可以,那人就可以进入福音房开始学习专门课程,每周六天,每天一般是一个上午、一个下午或一个晚上,层层进行,每个阶段都有相应的考试,听讲则都要做笔记。

到了福音房,表示系统的“洗脑”开始了,首先听一些不同于正统教会的解释,完了讲比喻、新旧约和启示录,那时会讲“龙”、“兽”的预表,并隐约启示有人已经成立神所启示的新天新地,并引导人相信李万熙就是那个人。新天地还说,在韩国已经有很多人相信并认可他们,他们做了很多公益事业和“大事”,有的大人物还是信徒。

在福音房里,那些表现较为积极、信心稳定的加入者,会被要求“去结果子”。通常他们会如此教导,圣经上说要结生命的果实,不能结果子的就不是好枝子,并让人相信那是神说的话。刚开始传道,会有人带着,有的去三自体制内教会潜伏,加入到教会的团体里;有的去家庭聚会;还有的到大学里,以加入社团的方式,开展摄影、街舞、登山和读书会等活动。

新天地有哪些特点呢?那位受害者告诉笔者,新天地非常喜欢讲圣经上的比喻,对比章节,从刚开始讲到启示录,步步引导,最后让人相信李万熙就是带领他们建立“新天新地”的人,是耶稣在这个时代的启示者。而且,他们的传教手段先进,很会吸引年轻人,显得很亲近,为了拉拢人打感情牌,找人谈心、了解对方的困难和心事。

他去的新天地组织里一共200来人,年轻人居多,25-30岁的占到一半左右。一般,读到大学四年级或者刚毕业、没有社会经验的人会被盯上,“只要给点温暖就容易进去”。新天地的传教对象多是年轻人和事业有成的人,对于后者,他们很愿意花心思,这也是他们的一个收入来源。从进入福音房开始,参加者就要交“十一奉献”,并让人觉得只参加礼拜而不奉献是不合适的。随着课程的深入,奉献的种类也会增多,包括总教建设等。

“奉献的时候,钱要换成崭新的,在场的人基本都奉献,否则就是异类。他们还会旁敲侧击地让人多奉献,说可以得到更多祝福。”不能工作却要奉献,不少人刷信用卡、欠债,无法过正常的生活,大部分人都是兼职。新天地的活动很多,要建教会、要租场地、要办活动、要跟新人吃饭,不奉献的话没有办法维持,他们也会让加入者觉得“颜面扫地”。“要么能提供钱,要么能拉人,否则就说把你从生命树上砍掉,用所谓的神的想法威胁人、控制思想。”

新天地里的大部分人比较相信自己所信,有的内心也有怀疑,但没办法出来,或碍于情面,没有离开的勇气;或出于恐惧,怕被认为是背道者、恶人,内心充满束缚。他们会告诉信徒,有敌想法的人是恶人,并说“教会”就是神所指示的,李万熙就是耶稣派来的使者,充满恐吓。

加入者由于奉献了时间、经历和金钱,总想着等一个答案,成为144000人中的一员,因此不想出来。再者,能够思考的人不多,他们的时间都被占去,很多人也不想成为他们口中“无耻下流的背道者”。

为了控制信徒,他们自称掌握着“生命册”,并以此为由登记私人信息,包括家庭和工作地址、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印件、家庭成员和经济收入情况等。

离开后的困扰

因不能接受李万熙肉体永生,更意识到自己浪费了无数个24小时在新天地里,不顾家人和现实生活,他果断离开了。在里面,他被教导不要跟家人和朋友联系,打着“灵巧像蛇”的名义跟身边的人撒谎,说反对新天地的人是魔鬼,让人整天只想着听课和拉人。通过教理,很多人不再正常工作,甚至不结婚生子。“他们说,天国就要成就了,享受世上的东西神不喜悦,要奔跑。”

每天凌晨五点多,他们就开始聚集,让人没有时间去工作,有这样念头的人会被说成是“贪恋世俗”。留下来的人不能闲着,每天得想办法拉人,否则会被鄙视、被管理层批判。

“我反复想过,李万熙不是神,他对于很多人来说,简直比亲生父母还重要,被人尊称为老师,有的人将小孩带进去,小小地就接受那些教导。后来,他们无法解释我的问题,我也就不想再去了。”

虽然已经离开,他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加入新天地后,他几乎没有任何家庭责任感,不管如何教育孩子,不承担经济责任,每天醒来就往“教会”跑,想着如何结果子、奔跑,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些导致他和妻子争吵不断,只能离婚。

这个经历也让他对基督教产生了一些负面的看法,“宗教本是好的,但是有人以此为自己谋利,让人很反感。”

新天地还会通过接触社会上有地位的人来制造影响力,并且教人撒谎,在韩国,他们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接受调查的时候提供了假名单,并告诉信徒如果被问到就说自己早已不信,这让有关部门无法查证。对此,他希望新闻媒体能增加新天地的曝光度,以提高大家的认知和辨别能力。“要不是这次疫情,新天地也未必能被这样关注。”

笔者后记

听完受害者讲述后,笔者唏嘘不已,想提供更多关于新天地的信息,以帮助辨别。

新天地的传教方法多样,一种是在地铁口、咖啡厅、肯德基等公共场所发传单或调查问卷,他们会热情地跟人搭讪,很有爱心;一种是潜伏在教堂里,跟信徒聊的不错就加微信;一种是通过开展读书会、韩语学习、相亲交友和摄影活动等吸引人;通过网络聊天拉人;还通过公益慈善来接触人,比如,2015年12月,在太原组建所谓的照亮和平的天空公益组织,在上海推出晨星志愿公益社团。出版书籍20多种,关于启示录、圣徒与天国等。

疫情之下,他们还推出为疫情祷告的群,发送“为武汉祈福”的微信群二维码,名称为“祈祷战疫”,进群后让人开始试听新天地的课程,再有人来跟进收割;还开展心理咨询,以吸引在疫情中心灵忧虑恐惧的人;或者宣传免费圣经学习课程,还通过其他教会公布的入群信息混入,再发布信息或者私下加好友。

新天地是一个不断拉人头的组织,他们相信只有不断拉人才能进入144000名额,才能成为祭司长而进入永生,这是一种功利心态,如今人人休息有时间在家,成为了他们拉人的黄金时间,所以要集中进行传教。

对于异端邪教,也许正统教会并不只是防范,还要在平时就装备信徒,教导他们如何辨别异端,在根基上建造,才能从根本上抵挡异端邪教。

相关新闻

警惕:韩国新天地曾在武汉潜伏教堂并建QQ群拉人入教

韩国疫情大爆发,韩国邪教新天地难辞其咎。随着疫情愈演愈烈,韩国新天地与武汉的关联也逐渐浮出水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