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八:其实我们都一样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二十八 其实我们都一样

耶稣听见,就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章12-13节

我先是自揭伤疤,又揭开了她的伤;我先是敞开我心扉,又撬开了她的心门。我终是看到了两个灵魂的赤裸相见;又见仿佛有一束光,随着她那道心门的微微开启,一下就照进了她昏暗的心房。

或许,正是她的心里接入了这光,她还真是有些不一样了。看,她正在静静地沉思着:她就仿佛是才看见自己的心,是安在哪的;她就像在自我反省中,重新认识着自己;忽而,她又像对自己感到了陌生,陌生的就像不认识自己了一样……我正思至此处,她却是幽幽地开口道:“妹呀,想想,我怎么就好像不认识自己了呢?我真的很难相信,那就是我。”

我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欣慰的微笑:“姐,这就对了。在我回头之际,我看自己也是陌生的,我也是很难相信那个我真的就是我!所以,我看到现在的你,就像看到了那一刻的我;我就像重温了一次,神救我回头时的恩典与感动!姐,恭喜你:这说明,在你里面已经有一个新我了,我真为你高兴。” 

她顿时就惊奇地瞪大了双眼,并难抑激动地问:“妹呀,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见她眼中竟泛起了孩子般的天真,这还真叫我有些哭笑不得。但想起主说“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时,我那份担忧也就转为了安慰。

“妹呀,这么说,我还是有救的!我还是有希望的?”她殷切地追问道,眼睛也瞪得更大了。 

尽管,同样的问题我已经多次给过她答案了,可她此刻就像还在急于想要一个最终的确认;又或者说,此前她对于自己还能得救、还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根本就没抱信心和希望。但现在却是不同了,她的心已经真正有所觉醒了!那,我就来点燃她的信心和希望吧。

“是的。姐,就在你决心回头的那一刻,你就已经得救了;而我们共同的希望,就是牢牢抓住主的救恩!但你必须得在这条路上,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否则,你也只能是半途而废,那你我现在的欢喜也不过是空欢喜一场,那就像撒在路旁的种子,既难以扎根就无法茁壮生长;那又像是盖房子必须要把地基打牢……所以,姐啊,我们在信主的道路上,恒心和坚持就是这最基本的根基,切忌左摇右摆三心二意!姐,我想,就算是为了不让我们现在的这份欢喜成空,你也会坚持下去的对吧?” 

“哦,我会的。”她的回答有些犹豫,她就像看到了这份坚持的不易。但,她的眼中却是燃起了一丝光亮,那是对前方的路重拾希望的光亮、是对自己的生命重拾信心的光亮;那就像黎明时,第一道穿透暗夜的曙光,静谧的光辉中似有炙热的血液在流淌,他蕴含着勃勃生机和无限希望!

主啊,我看到了,一个可喜的新生命诞生了!接下来,她这属灵的新生命还需生长茁壮,主啊,直到她能够稳稳地站在你面前,我这任务就完成了。

“那么,我能变得和你一样吗?”她又问。我诧异一笑,说:“姐,那你为什么想要和我一样呢?”

她想了想,然后怯怯地说:“嗯?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比我聪明;我觉得神更爱你、也更眷顾你。” 

哦,敢情她还没转过这个弯来呢。可是,她只看见我的所得了,却不知我在这背后经受了怎样的血与泪的洗礼和熬炼!如此,我倒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像我才好!是的,她也必不会像我,因她并没有我那般的悖逆不羁,所以她也不用吃我那般的苦头,她就会在眼前蒙恩的。

“姐,你说我哪比你聪明啊?你看啊,我爱上画画,起初还不是受你的影响吗?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你画的一个挥舞着水袖的仕女,你都不知道就在你把它拿给我看、对我说那是你画的时,我有多惊奇又是多么仰慕你!于是,我从那一刻开始就喜欢上了画画,可我却是再也没看到过你画的第二张画。后来,我又看到了你写的一篇日记,于是这又引发了我深深的思考……姐,你看我这点长处,最初还不都是源于你的启蒙吗?”

“是啊,我曾经拥有过的梦想都被你实现了,而我却是一事无成。”她茫然若失地叹道。 

我则继续说道:“姐,所以说,我并不比你聪明,我不过就是比你多了一份坚持。并且,神对我们的爱都是一样的,就像父母爱儿女;但我们天上的父,却不会像我们的父母那样厚此薄彼。你看神先救了我,那也并非是神更爱我,那恰恰是因为我比你们病得更重,你也只是不知道罢了!其实,我从几岁开始就不想活了,我也是因为感受不到被爱、也是因为感受不到被需要……”我忍着泪,终是对她道出了我那不为人知的心路历程。 

最后,我说道:“姐,就是因为这样,我从小到大、直到我受洗之前,我都记不清我自杀过多少次了。但那每次救我性命的都是神,而你们对此却是一无所知!我觉得我就和鹏鹏一样,我们都是没有爱就不能活的人;我们对于爱的渴望,就像搁浅在沙滩的鱼对水的渴望,这种感觉你能体会得到吗?当然,你是体会不到的,因为从小到大,你的身边从来就不缺乏爱你的人……所以,对于鹏鹏的离去,我能懂也能理解:他只是做了我曾经也做了,但他如愿了,而我却没能得逞的事。” 

我咽了一下从我心底涌上来的那涩涩的苦痛之味。继而,我又艰难地说:“姐,你说神这是眷顾我,但我曾经却因求死不得,而深深怨恨过神。直到我遇见了主耶稣、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我才放弃了求死的心;直到主藉着我的信,又救了咱妈和咱的家,我这才有了对神的感恩;现在,主又藉着我的口召唤你……姐,主耶稣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又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如此,我们不过都是需要医治的病人、不过都是需要悔改的罪人,你又羡慕个我什么呢?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是无知而又悖逆的一类;都是需要主的医治和拯救的一类!” 

“妹呀,我真不知道,你竟受过这么多的苦难!跟你一比,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我真是惭愧的很呀!可是,妹呀,你以前怎没跟我说过这些呢?”她泪浸浸地哽咽道。

我长出了一口气,说:“哎,你以前也没给我说的机会啊?多少次,我刚一提大龙你就把顶回去了……算了,姐,这都过去了,你也别难过了。从今以后,只要你能把身心全然向主交托,你也会领受到一份专属你的恩典的,但你却不会像我。因为,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而神对每个人的爱都如同是量身定制的,所以那适合我的却未必适合你。就比如我现在过的日子:我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就连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我现在睡的是地铺、吃的是水壶煮菜,就别说是这份清苦了,你能受得了孤单一个人的生活吗?”

“那我可受不了过你这样的日子。” 

“这就是了。同样,我也受不了你这样的日子,但清静自在恰恰是我最想要的生活。所以,姐啊,我们若能一心活在神面前,神赐给我们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最适合我们的!而对于人来说,到底什么才算最好的?那最适合我们自己的,不就是最好的吗?”

“嗯,的确,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如此,我们与其对他人羡慕嫉妒恨,你还不如用心去做好自己呢!你若做得好、蒙神喜悦,你也必得你当得的赏赐。”

“嗯,妹呀,你说的我都能懂,我也会努力的。可我还是很悲伤,我的心还是很痛,我还是无法释怀!我还是觉得,神这么对我太残忍了!”

说罢,她呜咽起来。

我言道:“姐,你知道在主耶稣受难的日子,那是怎样的情景吗?主耶稣被活生生地钉上十字架,他的母亲马利亚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你能想象得到,那又是一种怎样的心痛吗?那对一个母亲来说,又是怎样一种残忍呢?” 

“啊,原来是这样?那也太残忍了!”姐姐惊愕半晌,甚是难以置信。

我继续说道:“姐,耶稣是神,只要他想他不是不能救自己,但他为了救赎我们这些罪人,甘愿流血牺牲;他担了世人的罪,他的无辜受难成了救赎我们的祭,于是我们才有了这永恒的救恩……那一刻,耶稣在十字架上对他的门徒说‘看你的母亲’,又对自己的母亲说‘看你的儿子’!姐,我们在主里都是兄弟姐妹,如此,我们谁又是谁的父母,谁又是谁的儿女呢?把天下的父母都看作自己的父母、把天下的儿女都看作自己的儿女、把每个人都看作自己的兄弟姐妹:我想这就是大爱无疆,爱人如己的最好诠释吧!经上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

“妹呀,那你看咱身边,那些信这个信那个的,不也很神奇吗?你看那会叫魂的、能知道前生来世的……你能说这世上只有一位神吗?”

“姐,我怎么跟你说呢?我问你:你是愿意直接听命于一位明智的皇帝,还是愿意在那些昏聩的小吏手下听差呢?” 

“那我当然是愿意听命于皇帝了!”

“嗯,那我告诉你:我们的神,就好比这明智的皇帝;你说的那些,就好比那些昏聩的小吏。并且,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这就好比一个人不能既为本国效力又为敌国效力,否则他就是个两面派的叛徒,你看凡是这样的叛徒有好下场吗?对于本国来说,投敌卖国必诛之;对于敌国来说,他对自己国家都不忠,人家又怎会完全信任他呢?你没看到抗日剧里的狗腿子都是啥下场吗?”

姐姐“噗嗤”一声就笑了,她忙点头道:“嗯嗯,妹呀,你这么说我就懂了。”

她思忖了一会,又说:“妹呀,难道说,我真是不够爱我儿子吗?那你告诉我,我怎样才算是爱他呢?”

“这?姐,你看着我,我问你:你每天有像我看着你这样,用心地注视过他的眼睛吗?哪怕每天里只有一分钟?你可以好好想想再回答。”

她低下头思索了片刻,然后她有些吞吐又愧疚的说:“我,我没有。”

我含着伤感的泪,一字一顿地道:“姐,我爱你,所以我的心里和眼里就有你,所以我才会知你懂你,你明白了吗?你还用我多说吗?”

蓦地,她的泪水,一下就从她的脸上滑了下来。她的泪水,就像两条无声流淌着的小溪,它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眼角涌出,顺着她的脸颊滚滚而落,又顺着她的下巴“吧嗒吧嗒”的滴落在了她胸前的衣襟上、滴落在了她的手上、腿上、床上。 

她一句话也没再说,就这么默默地淌着泪。她就这样哭了许久,从此,她再也没问过我“难道我不爱我儿子吗?”这句话。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七: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姐姐把脸深深埋在胸口,她显然已是羞愧难当,但我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因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恰是她能与我坦诚相对的心,可这怎么就这么难呢?看来,若要她对我坦诚,我也只有先对她坦诚才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