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专栏作家  >  正文

虚假的敬虔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写到,“我所说的‘敬虔’是,我们知道上帝的恩惠,并因这知识产生我们心里对上帝的敬畏和爱。”[1]他又说:“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应当先教导我们敬畏他,然后作为我们的指引和教师,我们应当学习在上帝里面寻求一切的好处,并在领受之后将荣耀归给上帝。”[2]

敬虔与虔诚是不同的,敬虔比虔诚所表达的意义更为严格,因为敬虔的对象只能是独一的上帝。唐崇怀牧师指出,“就虔诚(Piety)来说,它未必是以上帝为出发点,它只是人对信仰或事物的一种高度委身和投入的心态行为,是人用对上帝和神明的态度来对待他的信仰和理念;但敬虔(godly)就不大同了,它是人以所信的上帝和上帝的律法要求为出发点,又以严谨的生活和行为来遵行和满足这位上帝和律法的要求。”[3]人可能对上帝存有真实的虔诚的行为,但这种虔诚在上帝的眼中却并不一定是敬虔的。

比如,主耶稣就指出门徒在祈祷的时候可能会犯的错误,他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太6:7)这“用许多重复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在祷告的时候说的话不能重复吗?并非如此,就是主耶稣在祷告的时候,也常常会说一样的话(太26:36-44)。在中文圣经新译本中,这句话的意思就比较明了,“许多重复话”其实是指“重复无意义的话”。据当代著名神学家巴克莱(William Barclay,1907-1978)所著的《每日研经丛书》中描述,犹太人有一种重复祷告的方式,就是在祷告中把每一样对上帝的称呼与形容词堆砌起来。有一则著名的祷文这样开始:“愿恩惠、称赞、荣耀、高贵、颂扬、尊荣、赞美、颂赞归与圣者的名。”另有一则犹太人的祷文,一开始就用十六个形容词来描述上帝的名字。这类做法其实是来自外邦人对偶像的谄媚,因为他们喜欢用很多漂亮的词藻来赞美他们的假神,以为这样做就是对神的恭敬,神就会愿意应允他们的祷告。

这种情况在中国的宗教文化中常有体现。如,很多中国人崇拜的关羽,原来不过是一个历史人物,他是否有长须,是否是红脸也未可知,因为正史上没有记载,甚至他使用的兵器也根本不是所谓“青龙偃月刀”,因为此类兵器根本就是宋代之后才出现的。关羽是一员武将,并且是失败的武将,在宋代之前并没有受到重视,更没有被视为神。一直到了北宋末年,关羽才得到一个神的封号“忠惠公”,不久,他又被封为“义勇武安王”,作为从祀神,也就是在人拜神的时候,可以顺便连他一起敬拜。封关羽做神的目的,可能是因为北宋末年,北宋被金人侵略,需要有武神来助佑,但是北宋还是灭亡了。到了南宋,关羽又被升级为“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盼望他可以帮助南宋抵御金人与蒙古人,但是依然国家灭亡。到了明朝末年,关羽又被升级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大概是希望靠他抵挡清军。明亡之后,清朝又加封关羽成了佛,叫“盖天古佛”,又叫“救难天尊。”到了清末,由于清军与洋人在交战中凡战必败,故此,关羽又被加封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4]

梁燕城教授总结这种现象说:“中国人很有趣,总希望死了的人变得很本领,好帮助自己。但他越不灵时,就越给他多些名衔,好感动他帮忙,再不帮忙,又再多赠几个名称。”[5]

基督徒敬拜事奉上帝,绝对不能用异教的方法,以为给上帝加了诸多华丽,却毫无意义的“封号”,这样上帝就会垂听他的祈祷。毫无意义的重复话根本不能打动上帝的心,人若是想使用外邦异教的做法,却不按照上帝的律法来敬拜上帝,就算看起来有虔诚的态度与行为,但是在上帝面前却依然是悖逆的,故此,人不能按自己的喜好、风俗、习惯、兴趣来事奉上帝,而是必须按上帝的律法。

加尔文在解释约翰福音第四章的时候,曾如此说:“人既属肉体,如果喜爱做那些配合他们性情的事,也无须奇怪。因这缘故他们就筹划出很多东西,在敬拜中炫耀,但不踏实。其实他们应该先想到他们是在与上帝打交道,而上帝与属血气的不能相合,正如水与火不能兼容一样。……单单这一点就足以使我们在寻求与敬拜上帝有关的事物时,要约束自己放纵的心,因为上帝迥异于人,我们最欢喜的事,往往也是上帝最厌恶憎恨的事。

在基督徒中,虚伪、虚假的敬虔比比皆是,这都是出于罪人的本性,这种虚假的敬虔早在人类犯罪之始就开始了。圣经记载,当亚当与夏娃违背了上帝的旨意,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之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创3:7),这并非是吃了这果子之后,亚当与夏娃从瞎眼变成光明了,也不是从愚昧变得聪明了,这乃是他们因为违背了上帝的吩咐,犯了罪之后所产生的罪疚感,并且原来遮盖人身上的荣耀也渐渐褪去了(罗3:23)。

可见,当人妄图通过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可以得到与上帝一样的智慧时,上帝却让他们看到自己居然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当亚当与夏娃看到自己是多么丑陋与不堪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不是来到上帝面前乞求宽恕与赦免,而是匆匆忙忙地想遮盖犯罪带来的严重后果,于是他们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制衣裙来遮盖自己的羞辱(创3:7),结果一个虚假的宗教产生了,这个宗教就是一切妄图想通过或者依靠自身的行动来达到上帝面前的努力。

纵观人类历史,一切虚假的敬虔都是从亚当与夏娃开始的。使徒保罗精辟地指出,“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0-22)虚假的敬虔就是从人的罪性中发生的,虚假的敬虔其实都是欺哄上帝、自欺欺人的做法。纵观圣经的教导,我们至少可以归纳在人类宗教活动中存在六种虚假的敬虔。

1、私意化的“敬虔”

使徒保罗在写给歌罗西教会的书信中,提到一些异端禁欲派的假师傅,这些人企图通过严格克制自己的身体欲望来取悦上帝,保罗称他们是用“私意崇拜”的(西2:23)。加尔文对私意崇拜的意思解释说:“人一切为自己所捏造或因别人的传扬所接受的敬拜,并且人一切任意妄为所颁布关于敬拜上帝的律例(西2:16-23)。因此我们将一切人所捏造敬拜上帝的方式都视为不敬虔。”[6]可见,私意崇拜虽然看似是非常虔诚地敬拜上帝,实质上却是按自己的想象的方式,并不在乎上帝的吩咐。

圣经记载,“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是耶和华没有吩咐他们的,就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把他们烧灭,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利10:1-2)

拿答、亚比户作为上帝的祭司,应该知晓并遵行上帝的圣言,按照上帝的规定(利16:12 出30:1-9),从祭坛上取炭火,放置在香炉中献香,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却私自使用从祭坛之外拿来的炭火,以致上帝的震怒临到他们,于是他们就被上帝的烈火所击杀。他们这样的做法,显然是轻视上帝的圣言,把事奉上帝的职事视为平常,藐视上帝的圣洁与荣耀,结果受到严厉的惩罚,故此圣经警告我们说:“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因为我们的上帝乃是烈火。”(来12:28-29)

圣经还记载,犹大王乌西雅在年轻的时候,行上帝眼中看为正的事(代下26:4),他定意寻求上帝,上帝就使他亨通(代下26:5)。但是,当乌西雅强盛以后,就开始目空一切,甚至想僭越神职,妄自闯入圣殿献香。圣经记载,“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上帝,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啊,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上帝必不使你得荣耀。’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风。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风,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乌西雅王长大麻风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代下26:16-21)

乌西雅的罪与拿答、亚比户不同,拿答、亚比户是轻看祭司的职分,而乌西雅则是僭越祭司的职分。上帝定规,在圣所中烧香是利未人承接的职分(申18章),即便是君王也不能逾越。乌西雅王不能用敬虔的借口,来做自己不应该做的事,但是乌西雅王却遵行上帝的旨意,违背上帝的命令,执意要在圣殿中烧香,结果上帝的惩罚就速速地临到,他在献香的时候,额头上就长出了被视为污秽的大麻风(利13:3),这导致他以后,终身“与耶和华的殿隔绝”。这是非常可悲的结局,烧香的目的原本是为了亲近上帝,向上帝祈祷,诗人曾祈祷说:“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诗141:2)但是,乌西雅的献香,却导致他与上帝隔绝,我想,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可见,若是违背上帝的旨意,即便是自认为虔诚的举动,也是上帝厌恶的。

对上帝的崇拜是敬虔的事奉,故此,人绝对不能按自己的私意来崇拜。现今的时代,互联网十分发达,各种宝贵的信息唾手可得,世界的范围一下子被缩得那样的小,这是几十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于是“网络教会”、“网络基督徒”也就孕育而生了。现在有不少基督徒开始不愿意去礼拜堂参加崇拜与聚会,他们在家里可以通过互联网听道,或是与别的基督徒在网上交通,这些都完全可以取代在教堂中的聚会。他们认为,教会中的人际关系复杂,不尽人意的事情常有发生,还是不如不去参加的为妙;并且在教堂中有些牧师的讲道也不怎么好,倒是网上有很多名牧的讲道可以随时下载来听;还有在教堂中聚会的规矩严格,须要衣装整齐、态度严谨,还是在家中网上“聚会”更显得轻松自由、无拘无束,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显得怡然自得。其实,这些正是一种私意崇拜的表现。

按圣经的真理,在虚拟的网络中,显然是不可能存在教会的。因为教会不仅需要传讲上帝的圣言,还需要按圣言举行圣礼,甚至施行教会的惩戒,在网络环境中是根本不能举行洗礼与圣餐的。一个无法举行圣礼的地方,也就没有教会。在网络中大家只能是聚会,这种网络聚会的形式,可以是基督徒聚会的补充与延续。如,一些弟兄姊妹可以在网上彼此代祷;牧师也可以藉着网络辅导弟兄姊妹,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替代在教堂中真实的崇拜;网络中的人际关系,也无法替代在教会中弟兄姊妹彼此之间的切实相爱与团契。故此教会的弟兄姊妹真实的聚集在一起崇拜上帝,彼此扶持才是上帝的心意。

在圣经中,常把私欲或是世俗的情欲与不敬虔的心联系在一起(多2:12犹1:18),可见,当人喜欢按自己的意思去行,并且想体贴自己随心所欲的心意时,就失去了真敬虔。

2、情绪化的“敬虔”

对于基督徒来说,有一种情绪化的敬虔也是需要极力避免的,这种虔诚把个人感官上的激情,与圣灵的感动混为一谈。这种情绪在不同人之身上的表现都是不一样的,有些基督徒天性比较外向,故此他们喜欢在敬拜上帝的时候,喜欢尽量释放自己的情绪,或是高歌颂扬、或是放声哭泣、或是手舞足蹈、或是情绪激昂,他们认为这样是最真实的敬拜,是上帝喜悦的;但是,也有些基督徒天性比较内敛,他们喜欢安静有序的敬拜方式,一举一动也颇有规范,丝毫不敢越轨,那种充满“激情”的敬拜方式对他们来说反倒成为一种痛苦与煎熬。我姑且先不评论哪种敬拜方式是属于敬虔的,我所要提醒的是,如何才是真正的敬拜?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四章中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中,他深切地指出,“上帝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4)心灵在希腊文中是“灵”,而诚实在希腊文中是“真理”,有一些人认为,这里的“灵”应该指心灵,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理解,因为真正的敬拜必须是在圣灵引导之下的敬拜,而不是随从自己心灵的情绪。人若是按照自己的情绪来决定敬拜的方式,却不顺服圣灵的引导,这样的敬拜就不是真敬虔的表现。所以,主耶稣教导对上帝的真正的敬拜是,按着圣灵,也是按着真理敬拜上帝。圣灵既然是真理的圣灵(约14:17),故此圣灵与真理是不会有矛盾冲突的。

那怎么样的敬拜是藉着圣灵按着真理呢?圣经中似乎没有提供敬拜的程序或模式可供选择,但圣经提供了一个敬拜的原则,就是敬拜上帝应该完全以上帝为敬拜的中心,并且合乎上帝在圣经中启示的真理。

但是今天很多基督徒的敬拜却不是这样,他们看似在敬拜上帝,实际上却是寻求感官的刺激,或是享受敬拜的气氛,若是他们没有被满足,他们就会认为这样的敬拜是不“属灵”的。敬拜是为了荣耀上帝,若是人在敬拜中妄图获得享受,这无疑是窃取上帝的荣耀,教会应该竭力避免这种不符合圣经的情绪化的敬虔,因为这是虚假的敬虔。

值得注意的是,初期新约教会的崇拜乃是继承了犹太的崇拜传统,而犹太的传统,是结合了圣殿崇拜与会堂崇拜的传统。有神学家指出,圣殿崇拜给基督教会的崇拜留下了基本的概念,而会堂崇拜却给基督教会的崇拜留下了基本的模式。这种崇拜模式在新约圣经中有一些暗示。如使徒行传中记载,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的时候有举行纪念主的圣餐(徒20:7)。在保罗的书信中也提到,唱诗、讲道也是聚会的内容之一(林前14:26)。在崇拜中,祈祷也是必不可少的(徒4:31)。圣经记载,在新约教会的崇拜礼仪还包括奉献(徒1:1-6 林前16:1-2),甚至使徒认为,奉献就是献祭(来13:16)。

当然,新约教会在崇拜的时候,自然会在犹太的会堂崇拜上有所变化,如在恭读旧约圣经之后,也会公开宣读使徒的书信(西4:16 帖前5:27)。这就是在旧约崇拜传统上的更新,但这种更新并非是更改旧约崇拜的传统,也不是为了迎合那个时代之人的需要,这乃是注入了基督的福音,显明了旧约中那位隐藏的基督。所以新约教会的崇拜乃是在圣灵的引导下,丰富和完全了旧约的崇拜礼仪。

在普世教会中,无论是何种宗派,在崇拜礼仪中都应该包含如下元素:唱诗、祈祷、读经、讲道、奉献、圣礼——圣洗礼与圣餐礼。这些都是构成基督教崇拜仪式最基本的因素,就算在一些简陋的中国农村教会的崇拜中,依然不能缺乏这些元素,否则就不能被视为正式的崇拜。圣经既然并无仔细论述教会当以何种方式崇拜,故此,在二千年的教会历史中,普世教会随着圣灵的引导,渐渐对崇拜礼仪有了一些规范,如,在主日崇拜的时候颂读《使徒信经》,作为基督教会信仰的宣告。当然,这些规范都必须符合圣经真理,以后这些规范就渐渐成为了普世教会共同的传统与财富。

马丁

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中写到,“我所说的‘敬虔’是,我们知道上帝的恩惠,并因这知识产生我们心里对上帝的敬畏和爱。”[1]他又说:“我们对上帝的认识应当先教导我们敬畏他,然后作为我们的指引和教师,我们应当学习在上帝里面寻求一切的好处,并在领受之后将荣耀归给上帝。”[2]

敬虔与虔诚是不同的,敬虔比虔诚所表达的意义更为严格,因为敬虔的对象只能是独一的上帝。唐崇怀牧师指出,“就虔诚(Piety)来说,它未必是以上帝为出发点,它只是人对信仰或事物的一种高度委身和投入的心态行为,是人用对上帝和神明的态度来对待他的信仰和理念;但敬虔(godly)就不大同了,它是人以所信的上帝和上帝的律法要求为出发点,又以严谨的生活和行为来遵行和满足这位上帝和律法的要求。”[3]人可能对上帝存有真实的虔诚的行为,但这种虔诚在上帝的眼中却并不一定是敬虔的。

比如,主耶稣就指出门徒在祈祷的时候可能会犯的错误,他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太6:7)这“用许多重复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在祷告的时候说的话不能重复吗?并非如此,就是主耶稣在祷告的时候,也常常会说一样的话(太26:36-44)。在中文圣经新译本中,这句话的意思就比较明了,“许多重复话”其实是指“重复无意义的话”。据当代著名神学家巴克莱(William Barclay,1907-1978)所著的《每日研经丛书》中描述,犹太人有一种重复祷告的方式,就是在祷告中把每一样对上帝的称呼与形容词堆砌起来。有一则著名的祷文这样开始:“愿恩惠、称赞、荣耀、高贵、颂扬、尊荣、赞美、颂赞归与圣者的名。”另有一则犹太人的祷文,一开始就用十六个形容词来描述上帝的名字。这类做法其实是来自外邦人对偶像的谄媚,因为他们喜欢用很多漂亮的词藻来赞美他们的假神,以为这样做就是对神的恭敬,神就会愿意应允他们的祷告。

这种情况在中国的宗教文化中常有体现。如,很多中国人崇拜的关羽,原来不过是一个历史人物,他是否有长须,是否是红脸也未可知,因为正史上没有记载,甚至他使用的兵器也根本不是所谓“青龙偃月刀”,因为此类兵器根本就是宋代之后才出现的。关羽是一员武将,并且是失败的武将,在宋代之前并没有受到重视,更没有被视为神。一直到了北宋末年,关羽才得到一个神的封号“忠惠公”,不久,他又被封为“义勇武安王”,作为从祀神,也就是在人拜神的时候,可以顺便连他一起敬拜。封关羽做神的目的,可能是因为北宋末年,北宋被金人侵略,需要有武神来助佑,但是北宋还是灭亡了。到了南宋,关羽又被升级为“壮缪义勇武安英济王”,盼望他可以帮助南宋抵御金人与蒙古人,但是依然国家灭亡。到了明朝末年,关羽又被升级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震天尊关圣帝君”,大概是希望靠他抵挡清军。明亡之后,清朝又加封关羽成了佛,叫“盖天古佛”,又叫“救难天尊。”到了清末,由于清军与洋人在交战中凡战必败,故此,关羽又被加封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4]

梁燕城教授总结这种现象说:“中国人很有趣,总希望死了的人变得很本领,好帮助自己。但他越不灵时,就越给他多些名衔,好感动他帮忙,再不帮忙,又再多赠几个名称。”[5]

基督徒敬拜事奉上帝,绝对不能用异教的方法,以为给上帝加了诸多华丽,却毫无意义的“封号”,这样上帝就会垂听他的祈祷。毫无意义的重复话根本不能打动上帝的心,人若是想使用外邦异教的做法,却不按照上帝的律法来敬拜上帝,就算看起来有虔诚的态度与行为,但是在上帝面前却依然是悖逆的,故此,人不能按自己的喜好、风俗、习惯、兴趣来事奉上帝,而是必须按上帝的律法。

加尔文在解释约翰福音第四章的时候,曾如此说:“人既属肉体,如果喜爱做那些配合他们性情的事,也无须奇怪。因这缘故他们就筹划出很多东西,在敬拜中炫耀,但不踏实。其实他们应该先想到他们是在与上帝打交道,而上帝与属血气的不能相合,正如水与火不能兼容一样。……单单这一点就足以使我们在寻求与敬拜上帝有关的事物时,要约束自己放纵的心,因为上帝迥异于人,我们最欢喜的事,往往也是上帝最厌恶憎恨的事。

在基督徒中,虚伪、虚假的敬虔比比皆是,这都是出于罪人的本性,这种虚假的敬虔早在人类犯罪之始就开始了。圣经记载,当亚当与夏娃违背了上帝的旨意,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之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是“赤身露体”的(创3:7),这并非是吃了这果子之后,亚当与夏娃从瞎眼变成光明了,也不是从愚昧变得聪明了,这乃是他们因为违背了上帝的吩咐,犯了罪之后所产生的罪疚感,并且原来遮盖人身上的荣耀也渐渐褪去了(罗3:23)。

可见,当人妄图通过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可以得到与上帝一样的智慧时,上帝却让他们看到自己居然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这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当亚当与夏娃看到自己是多么丑陋与不堪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不是来到上帝面前乞求宽恕与赦免,而是匆匆忙忙地想遮盖犯罪带来的严重后果,于是他们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制衣裙来遮盖自己的羞辱(创3:7),结果一个虚假的宗教产生了,这个宗教就是一切妄图想通过或者依靠自身的行动来达到上帝面前的努力。

纵观人类历史,一切虚假的敬虔都是从亚当与夏娃开始的。使徒保罗精辟地指出,“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0-22)虚假的敬虔就是从人的罪性中发生的,虚假的敬虔其实都是欺哄上帝、自欺欺人的做法。纵观圣经的教导,我们至少可以归纳在人类宗教活动中存在六种虚假的敬虔。

1、私意化的“敬虔”

使徒保罗在写给歌罗西教会的书信中,提到一些异端禁欲派的假师傅,这些人企图通过严格克制自己的身体欲望来取悦上帝,保罗称他们是用“私意崇拜”的(西2:23)。加尔文对私意崇拜的意思解释说:“人一切为自己所捏造或因别人的传扬所接受的敬拜,并且人一切任意妄为所颁布关于敬拜上帝的律例(西2:16-23)。因此我们将一切人所捏造敬拜上帝的方式都视为不敬虔。”[6]可见,私意崇拜虽然看似是非常虔诚地敬拜上帝,实质上却是按自己的想象的方式,并不在乎上帝的吩咐。

圣经记载,“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是耶和华没有吩咐他们的,就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把他们烧灭,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利10:1-2)

拿答、亚比户作为上帝的祭司,应该知晓并遵行上帝的圣言,按照上帝的规定(利16:12 出30:1-9),从祭坛上取炭火,放置在香炉中献香,但是他们没有这样做,却私自使用从祭坛之外拿来的炭火,以致上帝的震怒临到他们,于是他们就被上帝的烈火所击杀。他们这样的做法,显然是轻视上帝的圣言,把事奉上帝的职事视为平常,藐视上帝的圣洁与荣耀,结果受到严厉的惩罚,故此圣经警告我们说:“我们既得了不能震动的国,就当感恩,照上帝所喜悦的,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上帝。因为我们的上帝乃是烈火。”(来12:28-29)

圣经还记载,犹大王乌西雅在年轻的时候,行上帝眼中看为正的事(代下26:4),他定意寻求上帝,上帝就使他亨通(代下26:5)。但是,当乌西雅强盛以后,就开始目空一切,甚至想僭越神职,妄自闯入圣殿献香。圣经记载,“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上帝,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啊,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上帝必不使你得荣耀。’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风。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风,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乌西雅王长大麻风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代下26:16-21)

乌西雅的罪与拿答、亚比户不同,拿答、亚比户是轻看祭司的职分,而乌西雅则是僭越祭司的职分。上帝定规,在圣所中烧香是利未人承接的职分(申18章),即便是君王也不能逾越。乌西雅王不能用敬虔的借口,来做自己不应该做的事,但是乌西雅王却遵行上帝的旨意,违背上帝的命令,执意要在圣殿中烧香,结果上帝的惩罚就速速地临到,他在献香的时候,额头上就长出了被视为污秽的大麻风(利13:3),这导致他以后,终身“与耶和华的殿隔绝”。这是非常可悲的结局,烧香的目的原本是为了亲近上帝,向上帝祈祷,诗人曾祈祷说:“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诗141:2)但是,乌西雅的献香,却导致他与上帝隔绝,我想,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可见,若是违背上帝的旨意,即便是自认为虔诚的举动,也是上帝厌恶的。

对上帝的崇拜是敬虔的事奉,故此,人绝对不能按自己的私意来崇拜。现今的时代,互联网十分发达,各种宝贵的信息唾手可得,世界的范围一下子被缩得那样的小,这是几十年前根本无法想象的事,于是“网络教会”、“网络基督徒”也就孕育而生了。现在有不少基督徒开始不愿意去礼拜堂参加崇拜与聚会,他们在家里可以通过互联网听道,或是与别的基督徒在网上交通,这些都完全可以取代在教堂中的聚会。他们认为,教会中的人际关系复杂,不尽人意的事情常有发生,还是不如不去参加的为妙;并且在教堂中有些牧师的讲道也不怎么好,倒是网上有很多名牧的讲道可以随时下载来听;还有在教堂中聚会的规矩严格,须要衣装整齐、态度严谨,还是在家中网上“聚会”更显得轻松自由、无拘无束,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显得怡然自得。其实,这些正是一种私意崇拜的表现。

按圣经的真理,在虚拟的网络中,显然是不可能存在教会的。因为教会不仅需要传讲上帝的圣言,还需要按圣言举行圣礼,甚至施行教会的惩戒,在网络环境中是根本不能举行洗礼与圣餐的。一个无法举行圣礼的地方,也就没有教会。在网络中大家只能是聚会,这种网络聚会的形式,可以是基督徒聚会的补充与延续。如,一些弟兄姊妹可以在网上彼此代祷;牧师也可以藉着网络辅导弟兄姊妹,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替代在教堂中真实的崇拜;网络中的人际关系,也无法替代在教会中弟兄姊妹彼此之间的切实相爱与团契。故此教会的弟兄姊妹真实的聚集在一起崇拜上帝,彼此扶持才是上帝的心意。

在圣经中,常把私欲或是世俗的情欲与不敬虔的心联系在一起(多2:12犹1:18),可见,当人喜欢按自己的意思去行,并且想体贴自己随心所欲的心意时,就失去了真敬虔。

2、情绪化的“敬虔”

对于基督徒来说,有一种情绪化的敬虔也是需要极力避免的,这种虔诚把个人感官上的激情,与圣灵的感动混为一谈。这种情绪在不同人之身上的表现都是不一样的,有些基督徒天性比较外向,故此他们喜欢在敬拜上帝的时候,喜欢尽量释放自己的情绪,或是高歌颂扬、或是放声哭泣、或是手舞足蹈、或是情绪激昂,他们认为这样是最真实的敬拜,是上帝喜悦的;但是,也有些基督徒天性比较内敛,他们喜欢安静有序的敬拜方式,一举一动也颇有规范,丝毫不敢越轨,那种充满“激情”的敬拜方式对他们来说反倒成为一种痛苦与煎熬。我姑且先不评论哪种敬拜方式是属于敬虔的,我所要提醒的是,如何才是真正的敬拜?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四章中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中,他深切地指出,“上帝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4:24)心灵在希腊文中是“灵”,而诚实在希腊文中是“真理”,有一些人认为,这里的“灵”应该指心灵,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理解,因为真正的敬拜必须是在圣灵引导之下的敬拜,而不是随从自己心灵的情绪。人若是按照自己的情绪来决定敬拜的方式,却不顺服圣灵的引导,这样的敬拜就不是真敬虔的表现。所以,主耶稣教导对上帝的真正的敬拜是,按着圣灵,也是按着真理敬拜上帝。圣灵既然是真理的圣灵(约14:17),故此圣灵与真理是不会有矛盾冲突的。

那怎么样的敬拜是藉着圣灵按着真理呢?圣经中似乎没有提供敬拜的程序或模式可供选择,但圣经提供了一个敬拜的原则,就是敬拜上帝应该完全以上帝为敬拜的中心,并且合乎上帝在圣经中启示的真理。

但是今天很多基督徒的敬拜却不是这样,他们看似在敬拜上帝,实际上却是寻求感官的刺激,或是享受敬拜的气氛,若是他们没有被满足,他们就会认为这样的敬拜是不“属灵”的。敬拜是为了荣耀上帝,若是人在敬拜中妄图获得享受,这无疑是窃取上帝的荣耀,教会应该竭力避免这种不符合圣经的情绪化的敬虔,因为这是虚假的敬虔。

值得注意的是,初期新约教会的崇拜乃是继承了犹太的崇拜传统,而犹太的传统,是结合了圣殿崇拜与会堂崇拜的传统。有神学家指出,圣殿崇拜给基督教会的崇拜留下了基本的概念,而会堂崇拜却给基督教会的崇拜留下了基本的模式。这种崇拜模式在新约圣经中有一些暗示。如使徒行传中记载,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的时候有举行纪念主的圣餐(徒20:7)。在保罗的书信中也提到,唱诗、讲道也是聚会的内容之一(林前14:26)。在崇拜中,祈祷也是必不可少的(徒4:31)。圣经记载,在新约教会的崇拜礼仪还包括奉献(徒1:1-6 林前16:1-2),甚至使徒认为,奉献就是献祭(来13:16)。

当然,新约教会在崇拜的时候,自然会在犹太的会堂崇拜上有所变化,如在恭读旧约圣经之后,也会公开宣读使徒的书信(西4:16 帖前5:27)。这就是在旧约崇拜传统上的更新,但这种更新并非是更改旧约崇拜的传统,也不是为了迎合那个时代之人的需要,这乃是注入了基督的福音,显明了旧约中那位隐藏的基督。所以新约教会的崇拜乃是在圣灵的引导下,丰富和完全了旧约的崇拜礼仪。

在普世教会中,无论是何种宗派,在崇拜礼仪中都应该包含如下元素:唱诗、祈祷、读经、讲道、奉献、圣礼——圣洗礼与圣餐礼。这些都是构成基督教崇拜仪式最基本的因素,就算在一些简陋的中国农村教会的崇拜中,依然不能缺乏这些元素,否则就不能被视为正式的崇拜。圣经既然并无仔细论述教会当以何种方式崇拜,故此,在二千年的教会历史中,普世教会随着圣灵的引导,渐渐对崇拜礼仪有了一些规范,如,在主日崇拜的时候颂读《使徒信经》,作为基督教会信仰的宣告。当然,这些规范都必须符合圣经真理,以后这些规范就渐渐成为了普世教会共同的传统与财富。

马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虚假的敬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