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己过

己过

河北一名基督徒。

《少年之殇》连载三十一:神也救不了的人

望着姐姐那一脸的消沉,我是多想再给她一些安慰啊,可疲惫的我却已没了那个力气,我甚至就连能够安慰她的话都想不出来了。恰在此时,小莹却猛然惊现在了我的眼前!看她的回来竟与离开时毫无差别,她竟依旧是急匆匆气呼呼地冲了回来,我不禁惊讶而又无解地问道:“咦,我不是说让你多回去几天嘛,你咋才回去两天就回来了呢?”

《少年之殇》连载三十:懂你

在这云淡风轻的早上,姐姐又喃喃地念叨起了她的那份伤怀。因昨晚的事犹在我心底泛着涟漪,看她这样我也只觉更加失望,所以我只是漠然地看着她,我既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还能再对她说些什么。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九:在阳光下自由的呼吸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了,我和姐姐在这陈旧的窗前迎光而坐,静享着那晨光的绚烂。这还是连日来第一个大晴天,也是和我姐姐都有所释然的一天。或许正是因这久违的晴空、和这份来之不易的释然,才使得今天这阳光显得格外灿烂、也更显珍贵吧?亦是今天这阳光本就非比寻常!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八:其实我们都一样

                二十八其实我们都一样 耶稣听见,就说:“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章12—13&nbs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七: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二十七神会宽恕我这样的人吗? 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唯独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至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篇51章3—5节 姐姐把脸深深埋在胸口,她显然已是羞愧难当,但我觉得这还远远不够!因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恰是她能与我坦诚相对的心,可这怎么就这么难呢?看来,若要她对我坦诚,我也只有先对她坦诚才是!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六:问心解怨

十六:“或许,你觉得在自家人面前,是无需伪装也不必客气的。可是,姐,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亲情,更需要去精心呵护,因为能够真正伤害到我们的,永远都是我们身边最近人和最信赖的人;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四:与撒但的争夺战

二十四:转而,我看姐姐侧着身子坐在床边,她佝偻着背捂着脸是悲痛不已,她那身影是那么弱小而又无助;姐夫则在一旁的凳子上与她相对而坐,他左一把右一把的拭着他那无声而落的泪,他们两个的灵魂就仿佛陷在了同一片漆黑空洞的、而又是同样绝望的深渊里……

为什么她们宁求邪说也不信真理?

 所以今日你要知道,也要记在心上,天上地下唯有耶和华他是神,除他以外,再无别神。我今日将他的律例、诫命晓谕你,你要遵守,使你和你的子孙可以得福,并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地上得以长久。——申命记:4章39—40节 王姐和小孟是我在北京时一起合租的室友。 王姐因丈夫出轨而离婚,她再婚后很快又离了。此后,她一直就过着无家可归的生活,特别是春节的时候,在我们那边凡是离了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二:殉殇下的纷乱

二十二:她正无助地哭喊着:“你们就给我留张儿子的照片吧,你们总不能一张也不给我留啊!你们也太狠心了,你们这真是不让我活了啊!”而我哥则阴着脸说:“他的人都不在了,还留他照片干嘛!他个没良心的,我看你还是尽快把他忘了吧!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一:无尽的猜想

二十一:我们的孩子,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他一句话也没留下,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想不开:而他这样的突然离去,留给我们的也就只有难以弥合的痛、诸多难解的谜团、及深深的困扰。或许,你以为你不用说,我们也应该懂的:在你让我们失望之前,是我们先让你失望了;在你伤了我们的心之前,是我们先伤透了你的心……我的孩子,我承认我们不够懂你,可你又可曾真正懂过我们呢?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逃避的果

二十: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章15-16节 这时,姐姐又念叨起了鹏鹏的死,看着她那一脸的恍惚,我想我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哪怕是让她再痛一点我也得让她去清醒的面对!否则她势必会成为第二个我妈,那个曾疯了二十多年的我妈!或许,这也是我们几个都最为担忧的

《少年之殇》连载十九:患难中见恩典

十九:患难中见恩典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所以我心中欢乐,我必用诗歌颂赞他。——诗篇28章7节 可是,他真就像睡着了一样吗?这么一想我不禁就脱口而出:“姐,你是说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吗?” “嗯,就像睡着了一样,他只是没有了呼吸。”姐姐的回应一脸漠然,而对于我的惊诧她也显得不知所云。这时倒是他老姑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因她那双淳朴的大眼睛正激动的盯着我,

《少年之殇》连载十七:我的哀歌

我就这么一片崩溃地想着;我堆在地上的躯体不住地震颤着,嘴上就恍惚地说:“姐,他前几天不还好好的,他怎么就没了呢,他是怎么没的?”而我这话一出口,却又觉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似的,好生不是个滋味!

《少年之殇》连载十六:血红十字架

十六:血红十字架 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章23—24节主啊,我真不知自己何以配得你如此的眷顾!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日思夜想,只为得见你的面,但他们求见却不得见,哪怕只是在梦里。所以主啊,我真是感谢你对我这等的厚爱!主

《少年之殇》连载十五:无尽的泪为你而流

我凄楚满腹地回到了北京,直到我打开了卧室的门,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回来了。而随着关上的房门,我再也无法支撑下地瘫软了下去,我那积累了一天一夜的泪水,终于在一刻得以倾泻。然而,在这与多人合租的房子里,我仍是不能大放悲声,我还是得捂口掩声地去慢慢释放我这满腔淤堵的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