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己过

己过

河北一名基督徒。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二:殉殇下的纷乱

二十二:她正无助地哭喊着:“你们就给我留张儿子的照片吧,你们总不能一张也不给我留啊!你们也太狠心了,你们这真是不让我活了啊!”而我哥则阴着脸说:“他的人都不在了,还留他照片干嘛!他个没良心的,我看你还是尽快把他忘了吧!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一:无尽的猜想

二十一:我们的孩子,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他一句话也没留下,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想不开:而他这样的突然离去,留给我们的也就只有难以弥合的痛、诸多难解的谜团、及深深的困扰。或许,你以为你不用说,我们也应该懂的:在你让我们失望之前,是我们先让你失望了;在你伤了我们的心之前,是我们先伤透了你的心……我的孩子,我承认我们不够懂你,可你又可曾真正懂过我们呢?

《少年之殇》连载二十:逃避的果

二十: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章15-16节 这时,姐姐又念叨起了鹏鹏的死,看着她那一脸的恍惚,我想我不能再让她这样下去了,哪怕是让她再痛一点我也得让她去清醒的面对!否则她势必会成为第二个我妈,那个曾疯了二十多年的我妈!或许,这也是我们几个都最为担忧的

《少年之殇》连载十九:患难中见恩典

十九:患难中见恩典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里倚靠他,就得帮助;所以我心中欢乐,我必用诗歌颂赞他。——诗篇28章7节 可是,他真就像睡着了一样吗?这么一想我不禁就脱口而出:“姐,你是说他就像睡着了一样吗?” “嗯,就像睡着了一样,他只是没有了呼吸。”姐姐的回应一脸漠然,而对于我的惊诧她也显得不知所云。这时倒是他老姑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因她那双淳朴的大眼睛正激动的盯着我,

《少年之殇》连载十七:我的哀歌

我就这么一片崩溃地想着;我堆在地上的躯体不住地震颤着,嘴上就恍惚地说:“姐,他前几天不还好好的,他怎么就没了呢,他是怎么没的?”而我这话一出口,却又觉自己是在明知故问似的,好生不是个滋味!

《少年之殇》连载十六:血红十字架

十六:血红十字架 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章23—24节主啊,我真不知自己何以配得你如此的眷顾!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人都在日思夜想,只为得见你的面,但他们求见却不得见,哪怕只是在梦里。所以主啊,我真是感谢你对我这等的厚爱!主

《少年之殇》连载十五:无尽的泪为你而流

我凄楚满腹地回到了北京,直到我打开了卧室的门,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回来了。而随着关上的房门,我再也无法支撑下地瘫软了下去,我那积累了一天一夜的泪水,终于在一刻得以倾泻。然而,在这与多人合租的房子里,我仍是不能大放悲声,我还是得捂口掩声地去慢慢释放我这满腔淤堵的泪。

《少年之殇》连载十四:孤独的迷羊

他说,他在学校没有受到欺凌,他也没有谈恋爱……那么,他身上还有着什么隐患呢?或说是什么,将会成为他最终爆发的导火索呢?莫非跟他吸烟有关?想到这我忙说:“对了鹏鹏,你在学校抽烟老师不说你吗?”

《少年之殇》连载十三:我的窥见

十三:我的窥见 耶和华你们的神未使黑暗来到,你们的脚未在昏暗山上绊倒之先,当将荣耀归给他,免得你们盼望光明,他使光明变为死荫,成为幽暗。你们若不听这话,我必因你们的骄傲在暗地哭泣,我的眼必痛哭流泪,因为耶和华的群众被掳去了。——耶利米书13章:15—17节 那是他的怨恨将自己的灵困在了地狱吗?又是什么值得他恨成这样,他总不该是怨恨他的父母吧······然而,我还没把这些看个清楚

《少年之殇》连载十二:伪装之下

连载十二:伪装之下 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马太福音:18章6—7节。 想起媒体上报道过的,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事件,我又担忧的问:“那,你们学校里有人欺负你吗?” “没有,就我这么老实谁欺负我干啥呀,再说我也不招谁不惹谁的,谁要成心的欺负我

《少年之殇》连载十一:一路同行

连载十一:一路同行 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弃我一切的劝诫,不肯受我的责备······惊恐临到你们,好像狂风,灾难来到,如同暴风,急难痛苦临到你们身上。那时,你们必呼求我,我却不答应,恳切地寻找我,却寻不见。——箴言1章24—28节 此刻,在这略显荒凉的村头,我们就像这静谧晨光下最微不足道的点缀,我们这些最为亲近的人虽然就站在彼此眼前,但关乎我们的一切却又显

《少年之殇》连载十:生离死别

 因此,我们自从听见主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地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神。——歌罗西书1章9——10节。 早饭后,整个房间里就显得嘈杂而又忙乱起来,那是我姐在忙着给鹏鹏拿这找那,外孙又里外追着她闹脾气,这孩子是一刻也不容他姥姥去顾旁的。小莹进进出出的也显得很忙,但她只是在忙

《少年之殇》连载九:撒但的网

晚上,小莹趴在被窝里玩着手机,她睡在床里靠墙的位置;我姐挨着她,我则把着床边,孩子就在我和姐姐中间像个猴子似地疯闹着。这孩子眼见就满两周岁了,可他一句话也不会说呢,他要想要什么就“啊啊”的用手指,你给他拿错了他顿时就会大发脾气,他不仅是会哭闹摔东西他还打人;哪怕他就是喝个水,水的温度要是不合他的意了,他也会这般发疯……

《少年之殇》连载八:谁是谁的拯救

 雅各书:1章20——21节:因为人的怒气并不成就神的义。所以,你们要脱去一切的污秽和盈余的邪恶,存温柔的心领受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拯救你们灵魂的道。 这一瞬在鹏鹏眼中,我仿佛又成了他儿时最爱的那个老姨了,他也似乎是明白了,我曾对他把谎话说的那么真或许是另有隐情,但那至少不是因为我不爱他。如此,我们就像同时打开了同一个心结:他能有所释怀了,我也就有所放下了;他能够原谅我了,我也

《少年之殇》连载七:敲不开的门打不开的锁

连载七:敲不开门打不开的锁 马太福音:6章22——23节: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亮了,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人生在世,还有比自我放弃更令人绝望的事吗?因为,人一旦选择了自我放弃,那就像在自绝己路的同时,他也断了别人对他的希望!人生路上有那么多选择,可姐夫怎么就偏偏选择了,以自我放弃的姿态活着呢?他要是天生呆傻那还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