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首页>文化>正文>

【福音小说】疫情下的封城中,是谁叩响了我家的门?

早晨起床后拉开窗帘,冬日阳光懒洋洋爬进了屋内。透过窗户,看到小区很寂静。只有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在关闭的大门口站着,旁边还有两位全副武装的白衣志愿者,正在对进入小区的一位老人做登记工作。自这次疫情反弹封城严管后,曲指算来已是第八天了。从昨晚的电视新闻来看,虽然每天核查出被感染人数在减少,但真正离疫情被彻底控制,到全市解封还得段漫长的时间啊! 

我们这个小区暂被定为中风险区,每家隔一天可外出一人,去附近超市购买回生活必需品。我们全家五口人,儿子、儿媳、孙子三口,加上我和老伴。在疫情发生前我家的生活很有秩序,那是因为有专做家政的张阿姨在给我们打理。一个月前张阿姨说老家母亲生病住院,她得回去照顾一段时间。因为事出突然,张阿姨走的很急,只拿了两件换洗衣服就走了。 

谁料在张阿姨离开回家的第三天,我们这个省会城市突然发生疫情反弹。刚开始还可以,像这每天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比较自由。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一天紧似一天的发展,先是部分小区封闭管理,接着因后来形势严重开始了全市全面封城。还听儿子说,这次变了模样的病毒很厉害,会让你不知不觉无症状的被感染。看来这麻线专拣细处断啊,张阿姨这一走,我们家处于该谁出门买菜没人自觉负责的混乱状态。 

虽然我家离不开张阿姨,可人家回家照顾老母亲也在常理啊。后来张阿姨来电话说,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让我记着把她房子里的一本黑皮书保管好,别弄丢了。我立马来到她住的由贮藏室改成的小客房。只见屋内很整洁,用一尘不染形容也不过分。 

我拉开窗帘,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本被打开的黑皮书。我上前看了看是本圣经,页码打开处是新约的马太福音第一章。张阿姨在家时,我很少待在家。早晨出门会到附近公园走走转转,吃过中午饭去会和几位老朋友打打牌找点乐子。现在倒好,蜗居在家那儿也去不了。闲着没事后,我每天早晨会来到这所小房子。接着她打开的页码,读起了圣经…… 

可在最近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下,我们家该谁出门去买菜成了问题。因为谁也不愿意出门去冒这个危险啊。在这个无奈的情况下,由我负责在一个礼拜前开了个家庭会议。决定每天除过孙子外,其他四位蜗居在家的大人每隔一天轮流出门买东西。第一个由我开始带头执行,接下来是老伴、儿子、儿媳。 

因为有了这个家庭会议的决定,全家人蜗居在家也相安无事。儿子虽说在家,但还是按点起床上、下班,不过是在电脑上的网络中上班。儿媳呢因为是幼儿园老师,孩子们放假了她也就乐于呆在家里。每天主要是为她的宝贝儿子补补课,然后把自己关在房子里自我做美容、化妆、发抖音。老伴和我都退休了,老伴每天负责做饭。我也因闲着没事,除捣鼓捣鼓阳台几盆花草外,大多时间是去张阿姨房子读圣经。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第二轮出门买菜接近尾声了,今天该儿媳出门去买菜了。当儿媳穿好外套,戴好口罩准备出门时,孙子怕妈妈被染上新冠病毒,哭着闹着说什么都不让去。看着孙子哭闹的凶,我忙抱过来问:“宝贝,不让妈妈去,那让谁去啊?”孙子到很有主见,说还是让爸爸顶妈妈去吧。我心想也对,反正她俩是一家谁去都一样。 

谁料儿子从我手中抢过孙子后,对他儿子的一习话让我傻眼了。他对儿子说:“爸爸是一家的顶梁柱,靠我挣钱养活大家。如果我发生意外,你没有了爸爸。你和妈妈怎么生活?”接着儿子抬头看了看我,低头对他的儿子继续引导说:“还是让爷爷去吧,因为爷爷皮厚结实,病毒攻不破。”站在一旁的我,见儿子这样说心里一急搭腔道:“这个病毒传男不传女,还是让你奶奶去吧。”小孙子一听,黑葡萄般大眼睛直接狠狠剜了我一眼说:“不行,我奶奶万一中毒死了,谁给我做饭啊!” 

怎么办?全家大小五个人,争来争去小半天没有钉下一个栓驴桩。最后大家思来想去做出了一个庄严的决定,制作五个阄以抓阄来定乾坤。还美名其曰:机会平等、人人有份,谁抓到谁出门、心服口服公平合理! 

不一会儿,儿子、儿媳把制作好的五个阄用磁盘端了上来。抓阄顺序是从年龄小的开始,小孙子第一个抓。大家明知肚亮,即就是孙子抓上他也不会去的。这一轮阄抓下来,最后这一抓啊我中了签。看着儿子一家笑呵呵的,我心里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大家还一致脸上堆出难得的笑容,异口同声的说,让爷爷去买菜。因为爷爷万一被传染上,有个三长两短也不影响全家的生活。 

这时候我心想,这当爷爷的也真不容易。操心劳苦一辈子,连死都要一马当先。也如今天在圣经里读的耶稣受难那一段故事,耶稣快要被钉到十字架上,下面围观的那群人,还一个个举臂高呼:钉死他!想了想,这阄是自己抓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无奈中的我穿好外套,最后一次正了正“衣冠”,拿出耶稣当年被钉十字架上的气慨,正准备出门买菜拯救全家人。 

“等等,爸爸不能去。”刚要出门的,我被儿媳紧急叫停。关键时刻儿媳变卦了,看来这儿媳还算明白事理。但听她把不让我出门的原因一说,我才知道自己把儿媳想的太好了。儿媳说:爸爸是退休干部,每月退休金有8千多。还说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去打麻将输钱。这每月的8千元都是家里大家花的,如果我真的“光荣”了,岂不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全家人一听儿媳说的在理,谁能跟钱有仇啊。全家人再三权衡,最后决定:菜也不买了、饭也不做了,从今天开始叫外卖。反正花的是我的钱,不花白不花,花了也白花!一看这结局,我心里五味杂陈地上下翻滚。身子一软倚在门上连着叹了几口气:唉,谁让我是爷爷啊! 

就在这时候,门被敲响了。儿子通过猫眼看了看,说是个穿白大褂的防疫人员。门开了只见来人二话不说,熟练的直往屋内搬各样蔬菜。我们一家人都愣了,这是谁啊?怎么不言不喘的送来蔬菜,够我们全家吃整整两三天啊!搬完蔬菜,她直起身子,笑呵呵的说:“不认识了?我是张阿姨啊。”是她,我家的保姆! 

张阿姨解释说,她母亲病已好转出院。她就报了志愿者,还要求分到我们社区。想到封城了,也想到我家出门买菜不方便,就从乡下老家带了些。走时还说,你们一家在家里好好呆着,隔天出门去买东西的事儿有她。说完张阿姨说她还要去别处送菜,转身下楼了。留给了我们全家一个非常高大美丽的背影,真像天使一样那么光彩照人。儿子、儿媳高兴的直呼喊:问题完美解决了,谁也不用出门了,我们安心蜗居吧! 

我紧走几步来到窗前,撒满阳光的院子里,几位身穿防护服的志愿者在忙乎着。她们把从车上搬下的一框框蔬菜,分别整理好又分头一袋袋送往其他楼房。我也看到了,里面有张阿姨忙碌熟悉的身影。我心里明白是主耶稣刚刚叩响了我家的门,解决了我家今天难以处理的矛盾。看来在今后这段蜗居在家的日子,这圣经不能光我一个人去读,也得把全家人组织起来,每天读一段圣经让家里的成年人都听听。也许以后,我们这个家会更有希望。 

想到这,我心里高兴极了。既然我这个爷爷在家里这么重要,得发挥我的权力和影响力了。现在就去叫他们,开始今天的第一次全家读经活动。我站在客厅,手中举起圣经大声喊道:除过小孙子,都给我出来!儿子、儿媳,老伴都从各自的房子来到客厅。儿子第一个问我,爸爸你要搞什么名堂啊?我把手中圣经朝他手中一塞,你来第一个读它。按轮流买菜的秩序轮流来读。 

儿子不亏是上过大学的,一声声普通话把圣经读得朗朗上口。儿子渐渐读进去了,大家也渐渐听进去了。屋里很安静,只有儿子读圣经的声音在我们每个人耳旁环绕。神的话,如同白鸽展翅在我们家快乐飞翔……客厅落地窗很亮,那是冬日阳光的灿烂。我在想:疫情会过去后,有主与我们同在,我们这个家明天也许会更美好!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