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巴珊山夜话(58):上主,是我们的天父上帝

一位牧师在教会讲道,当提到耶和华父神我们的上帝的时候,用“上主”来表述,引起了有的信徒的惊诧:这不是天主教的吗?无独有偶,一位教会的传道人看到笔者在一篇文章中引用全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现代中文译本圣经以赛亚书5章16节经文:“上主——万军的统帅以主持公义彰显自己的伟大;神圣的上帝以审判子民显示自己的神圣”也感觉奇怪,问我为什么要称耶和华为“上主”?为什么不用和合本圣经?

我和他简单的解释了原因:我不敢妄称父神的名字。再说了,我们作为一个信徒在祷告、讲道或写文章的时候,怎么能总是称我们的阿爸父的名字呢?这在中国的传统礼仪当中,有“避讳”一说,从这点来说也是有失尊崇和失礼的、不相适宜的。请问谁能每天对自己的父亲不称之为爸爸,而叫他的名字呢?中国人真的没有这种直接叫自己父亲姓名的习惯。所以我在文章当中,凡和合本圣经涉及到耶和华父神名字的时候,尽量避开直呼父神的名字,而采用现代中文译本圣经,因为那里把耶和华父神的名字基本上都称为上主。当然在聚会读经的时候还是读和合本圣经,还是按照和合本圣经的原文称颂耶和华。他听完了恍然大悟。

还有的信徒甚至是传道人对有的牧师在祷告的时候祈求上主,表示异议:这不是天主教的吗?是的,在我们基督教三大宗派中天主教一般都说“上主,我的天主!”他们和我们一样,遵循“不可妄呼上主你天主的名;因为凡妄呼他名的人,上主决不让他们免受惩罚”(思高本圣经出谷纪即和合本圣经的出埃及记20章7节)的圣训,在天主教中耶和华父的名字被称为“雅威”,即使这样,天主教也是基本上不直呼耶和华父神雅威的名字。

依照我国基督教新教、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资深旧约和希伯来文教授许鼎新牧师的考证是这样的:“希伯来文神的名字‘耶和华’在在旧约圣经中原来只是以四个辅音符号JHVH为代表,其动词词根为hayah,意为是‘to be’,所以上帝的名字应该读作‘亚卫’(Jahveh)。”(许鼎新:《旧约原文词义》第2页)“亚卫”和“雅威”也有称之为“耶巍”的,都是译音。雅威也好、亚卫、耶巍也好、耶和华也好,都是父神上帝的尊名,不可妄称,每天都把我们的父的名字挂在嘴上,喋喋不休的念叨,那不是尊重。

称为上主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当然如果依照和合本圣经中的翻译和习惯,愿意把父神上主的名字称呼出来也是正确的,因为和合本圣经就是那样的,但是我在除聚会以外的场合不敢直呼天父的圣名。我的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要为此争竞,我们今天分享的就是为什么、可不可以把父神称为上主。你有你的理由,我有我的观点,异曲同工,我们都是信奉上帝的,都是父神的儿女,这是大前提,求大同存小异吧。

上主,在中国汉代汉贾谊所著《新书·连语》即出现过,是“有道明君”的意思。在我们的信仰里面上主就是指耶和华父神,我们的上帝。比如和合本圣经申命记33章16节:“得地和其中所充满的宝物,并住荆棘中上主的喜悦。愿这些福都归于约瑟的头上,归于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申命记是一部重订圣约的法典。这节经文是摩西临终的遗嘱。他特别为约瑟支派祝福,愿他们得天上的宝物,地里所藏的泉水,太阳所晒的美果,月亮所养成的宝物,山岭的宝物,总之,得地和其中所充满的宝物。

请注意,因神曾在荆棘中向摩西显现,所以摩西称神为“住荆棘中上主”。这是和合本圣经中唯一尊称耶和华父神为“上主”的经文。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称神为上主,虽然和合本圣经当中只出现过一次上主的称呼,但是足以证明我们新教在经文当中是承认耶和华父神是上主的。如果说我们新教不能敬称天父为上主,那么从这节经文当中我们就找到了信仰经典的神学理论依据。

其实,我们新教早就有称呼父神为上主的先例。最多的是在我们颂赞三一神的赞美诗中。大家知道,赞美诗(基督教音乐)又称圣乐。它不仅仅是“唱歌”、“唱诗”、赞美,更是传达上帝给人们的启示,因为有的赞美诗就是圣经里面的话语,又表现信徒对上帝的崇敬、赞美、信靠和祈求,是我们传福音的重要渠道之一,可以说,赞美诗中体现了我们的信仰真理。

在赞美诗中,上主的尊称是多处存在的。比如苏格兰长老会最有名并且影响最大的牧师博纳博士(H.Bonar,1808-1889)所写的圣诗,即新编赞美诗第6首《赞美三一歌》全六段都是以“上主”开头的:赞美上主,创造群山;赞美上主,灌注百川;赞美上主,装饰空间;日月交辉、明星万点;赞美上主,唤醒黎明;赞美上主,安排夜景;赞美上主,大哉宏恩。还有新编赞美诗中由中国基督教新教的曹圣洁牧师作词的第9首《颂主恩光歌》的副歌:众光之源,三一上主;第14首《太阳颂》,由圣法兰西斯所作,歌词中有:至高,全能,至善上主的尊称;还有的赞美诗题目就是以上主为名的,如中国本土的河南传道人赵绍云牧师作词的《赞美上主歌》(第19首),全歌四段,起头都是“赞美上主”,而且这首赞美诗在1987年被世界华人基督教圣乐主日作为选用;还有由英国圣公会牧师克罗利所写的第56首《上主之灵歌》。圣诞月期间,我们颂唱的新编赞美诗329首《尊主为大歌》中就有“蒙福童贞女心充满欢乐,因她愿顺服上主旨意,因他愿顺服上主旨意,以马内利,世人都蒙神恩泽。”等等,不一一赘述。

由此,我们谁能说中国基督教两会的中国基督教圣诗委员会选编的《新编赞美诗》中尊称父神为上主是“天主教”的、“不正确”的?总之,上主的尊称,在我们新教无论从圣经经文(不能说全国基督教两会出版的现代中文译本圣经“不是圣经”吧?)还是赞美诗,以及日常信仰中祷告、讲道中都是可行的,而且是完全可以的。这不是天主教的“专有”,也同样是我们新教(改革宗)应该遵从的。

不能为了“去天主教”而刻意的去除上主的尊称,那样是不可能的;也不能“唯独和合本”而忽略其它版本的圣经,多种版本的圣经是可以在理解经文上互相印证的。尊称父神为上主,而不直呼其名,这样更加体现我们对父神的尊重、敬重、敬畏和无限的顺服与卑微。恕我斗胆,我们应该为上主“正名”,耶和华神的这个上主的尊称当归于父。

各位主内家人,父神上帝在我们的信仰中尊称有许多,如万军的神、至高的神、主神、永在的神、有恩典有怜悯的神、仁爱和平的神等等,我们都可以奉主的名来称呼,但是尽量要“避讳”即避开直呼神耶和华的名,比如称为荣耀的上主天父。我们中国人是讲究避讳的,“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这是古代避讳的一条总原则,其实现在也是适用的,比如在单位,你能直呼顶头上司的名字吗?应该称职位,对吧?在教会,你可以直呼牧长的名字吗?应该称呼牧师或长老,对吧?同样,对父神更是如此。

在这里要申明一点,笔者不是说和合本圣经在这方面有问题,和合本圣经是翻译成汉语圣经比较完美、比较准确的一部经典。我就是一点小小的建议:我们在日常祷告、证道中尽量避开直呼神的名字。而在聚会诵读圣经的时候,还是以和合本圣经为主,其他版本圣经为我们读经的参考,毕竟和合本圣经是现在中国基督教新教教会普遍使用的版本。 

在我们新教的和合本圣经之前,有一个汉语圣经版本叫做京委本圣经,是一部受到好评的汉译本圣经。但是因为在对上帝(神)京委本圣经翻译委员会一致使用“天主”这个称谓。他们认为,希腊文中的Theos与希伯来文中的Elohyim在汉语中的最佳译名是“天主”。因此不被我们新教所采用。他们认为“神”在中文中不能反映圣经中的独一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因为中国人崇拜的很多“神”。此外,“上帝”容易和中国道家的“玉皇大帝”混淆。该委员会采用“天主”译名,只因它的意思是正确的,他们的教义与天主教(罗马大公教会)并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该委员会希望这个译名被所有基督徒采用,但他们发现,使用哪个术语表示 God(上帝)的争论,终究也争不出什么结果。这个观点正确与否我们也不要去争论,就使用上主对神的称谓来说也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为什么我们的和合本圣经有“神版”和“上帝版”?这个值得我们思考。

通过以上的分享,如果对你有点帮助,那就放胆的尊称我们的父神为上主吧!笔者就是一平信徒,没有释经的能力和权柄,仅供参考。“愿他们都颂赞上主的名。惟有他的名被尊崇;他的荣耀超越天地。”(诗篇18篇13节,现代中文译本圣经)阿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愿上主赐福给你,保护你;愿上主以慈爱待你,施恩给你;愿上主看顾你,赐平安给你。”(民数记6章24至26节,现代中文译本圣经)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