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一地鸡毛(4)

爱心
爱心

“唧”、“唧”、“唧”......

林佳音把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唧唧声,不由得头疼,那是她家婆,一个老实巴交的虔诚的勤快的基督徒,正在用一种她们乡下传承的喂养孩子的方法,就是怕小孩子吃饭的时候噎到,于是把饭放到大人的嘴里咀嚼之后,再取出来喂小宝宝吃。

林佳音无声的叹了一下气,快快的推门进去,正从自己口里把饭拿出来的家婆,看到进来的媳妇,讪讪的笑了一下,把那口饭吞了下去,因为动作急,梗住在喉咙,不由得翻了一下白眼。唉,这个媳妇什么都好,又孝顺又漂亮,工资高也大方,买东西送 红包那叫一个豪爽,还和自己一样都是信耶稣的,就是规矩太多,总说这也不卫生那也不卫生,搞得自己每次喂孙女都是又洗手又刷牙的,还说好多细菌,人家那牙膏和肥皂上面都印着杀菌百分之百呢。

“妈,你要用那个破壁机打宝宝的辅食,在大人口里咀嚼过是不卫生的。”

“好好好,可是我今天无论如何按开关,那破机子都不转动。”

“妈,你是不是又忘记按墙壁的开关了?”林佳音尽力的把额头的皱纹揉开。

“啪”,是巴掌拍在额头上发出的清脆声,“我忘记了,难怪那个破机怎么按都不动。”

听着婆婆打自己额头一巴掌的回声,林佳音觉得自己的额头也跟着疼,听到婆婆的话不由得苦笑,“妈,那叫破壁机,不叫破机。”

林佳音和老公杨大卫是大学同学,是在校园团契里认识的,恋爱的时候也如众多的校园情侣那么浪漫,毕业的时候却没有像哪些校园情侣一样见光死,毕业之前,他们就联系好工作单位,准备工作一两年之后就结婚。

林佳音的家就是他们大学所在的城市,父母只有这个女儿,虽然不满意杨大卫家里是几百公里外的山村,但女儿保证杨大卫绝对不是凤凰男,因为他是基督徒,将来一定不会杀妻也不会出轨,他的家庭也不会是吸血虫。而且,他也是很有能力的,实习单位的老板很欣赏他的能力,所以实习结束就签下了他。

林佳音和杨大卫很努力的工作,两年后,他们不要父母支持,在离城市中心比较远的一个楼盘,首付了一套二居室,一边装修,一边去教会-上婚前辅导课。

课程结束,师母找林佳音谈心。

师母认为,他们两个的原生家庭差太远,现在是浓情蜜意,结了婚可能就是硝烟滚滚战火不断,虽然有婚前六年的感情基础,但婚后起码是六十年,就好像是一个倒金字塔,一个不小心,分分钟就会倒下来。

林佳音觉得师母太小信了,她们除了有六年的感情基础,她们还有共同的信仰,遇到问题,她们可以一起祷告一起面对,她们还有教会,有团契一起成长的弟兄姐妹。

原生家庭差别太大,不正好互补吗?弓和箭,矛和盾,不是互怼又互补吗?世上有弓箭和矛盾,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弓弓箭箭矛矛盾盾的。

林佳音信心勃勃,师母想了想,分享她自己的经历,让林佳音做好思想准备。

师母说,她和牧师是神学院同学。牧师在神学院的时候,那是十全十美的好学生,长得帅,唱得好,学得优。书法画画钢琴就没有一样不行的,可是,结婚的当天晚上,她就后悔了,因为牧师的呼噜打得好像他的男高音一样的有节奏,而且,一首歌再长也有结束的时候,呼噜声却是此恨绵绵无绝期,好不容易停顿,却又开始磨牙,上牙床磨着下牙床发出的声音,好像吃饭的时候,吃到一个没有磨干净的谷壳,揪心......

当时,满脑子就是受骗了上当了这些词,甚至还有过好想掐死你这样的想法,也明白了这人为什么神学院四年都会去替守门的老弟兄值夜班。

那一夜,师母躺在床上流一会眼泪,又爬起来跪下祷告,又躺下来用希伯来文希腊文英文交叉背诵圣经的66卷书名。天亮,中国的早晨五点钟,那个唱了一夜呼噜歌的男高音准时醒过来,对着坐在床边的新婚妻子说,“亲爱的,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林佳音知道师母是为她好,但她相信她有能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因为他们两个都很爱主。

回去的路上,杨大卫说,“我今天才发现,牧师也好世俗,居然说了一大堆婚后钱财谁管理生了孩子是父母带还是请保姆结了婚两边父母亲戚可以来往但不要太亲密亲戚之间钱财一定要有界限,等等,太俗气了。”

林佳音皱着眉头看着他,“很对啊。”

杨大卫一看,赶紧说,“对对对,没错。”

林佳音的公公婆婆果然不错,没有觉得女方家是城市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就要她们做这个做那个,而是尽能力尽本份,林佳音的爸爸妈妈很高兴,觉得信耶稣的人不贪心不占便宜。便也愿意在有空的时候,也去教堂坐坐,听听牧师讲道和诗班唱歌。

婚后三个月,林佳音出差,回来的时候,门一开,发现躺了一地板的父老乡亲。杨大卫尴尬的解释,这是他村里的人,他们明天全部去一个工地做事,是在是没有地方住。也不舍得去旅馆住,没有理由出来找工作先花一笔钱的,哪怕几十元也不行。

林佳音没有态度反对,心里却有一丢丢的憋屈,想上厕所怎么办?

杨大卫是村里上了最好的大学又留在省城工作的人,村里的事,亲戚的事,教会的事,事事需他。每次村长打电话给杨大卫说,要谢谢林佳音,她是村里最好的媳妇,林佳音就在旁边苦笑,她非常的不想要这声谢谢。

三年后,林佳音生下女儿,母亲在陪完月子后,回去上班了。看够了好多好多的保姆给婴儿吃安眠药等新闻后,杨大卫决定把母亲从乡下接过来。

家婆很好,天不亮就起来搞卫生拖地板,却常常把两个年轻人吵醒。

家婆炒菜很好吃,却常常忘记开抽油烟机。

家婆很节省,绝对舍不得倒掉剩菜剩饭,却每一次都是煮的很多。

家婆还喜欢吧唧吧唧嚼饭后喂孩子。

林佳音想起当时师母的劝勉,日光之下无新事,长叹一声。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