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纪念一位睡了的弟兄

静谧
静谧

八月初的一天,我还沉浸在奥运会的喜庆中,却接到另一个无比震惊的消息:庆豪弟兄去世了。 

不久前一个周五的晚上,庆豪弟兄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参加教会活动,弟兄姐妹也一直联系不上他。 大家急忙来到他的住处,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发现庆豪弟兄躺在床上,已经安然离世了。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一时间真是难以接受。因为就在前两天,我还看到他的朋友圈,他和我们一样在看奥运会,怎么突然间人就没了? 

我跟庆豪弟兄相识于2016年,那个时候我刚去教会,他临近毕业。 我跟他的来往不多,但有件事让我印象深刻。 

有一次圣餐主日,我坐在他旁边。牧者拿起饼和杯,说:“这是主的身体,为我们舍的……这是主的血,为我们而流……” 我注意到庆豪弟兄捂着脸,不住地流泪。 当时我尚未信主,但看到庆豪弟兄的眼泪,十分希奇,也心生敬畏。 

很快,他就毕业回家乡工作了。 不久后我就听说他突发脑梗,幸而抢救及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弟兄姐妹去看望他,也捎带着许多人的问候卡片。 

后来,我得知他身体恢复良好,生活也很快恢复正轨。 我们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五年后疾病复发,突然间夺走了他的生命…… 

隔天主日,群里有位姐妹发言:“主日平安,庆豪弟兄今天在天上与我们一起敬拜……” 说完这话,她就痛哭了。 

几天后,另一位姐妹赶往庆豪弟兄的家乡,那时他已经下葬。 姐妹发来庆豪弟兄坟墓的照片,说: “庆豪所葬之地风景很好,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河。爸爸指着旁边的位置说,不久的将来,我和他妈妈就会葬在旁边,来陪伴他。” 

我呆呆看着墓碑上的名字,不相信我认识的那个年轻弟兄正躺在下面。 我知道他必复活,但看着他的坟墓,我心里仍然止不住地悲伤。 

庆豪弟兄的父母合唱了《我已撇下凡百事物》,其中有一句: “往者已逝,前路尚遥,主的恩典够我用,死荫幽谷,主手牵扶,留此残躯再尽忠。” 

那时正值疫情,许多弟兄姐妹无法赶过去参加葬礼,最终决定举办一个线上追思会。 大家唱诗、祷告,分享庆豪生前的点点滴滴,有许多眼泪,也偶有几声欢笑。庆豪弟兄是个喜乐、舍己的人,他给我们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那一晚,圣灵触摸了多人的心,许多弟兄姐妹灵里苏醒,悲伤的眼泪过后,是满怀的喜乐和盼望。 我们切实感到,今晚庆豪与我们一同服侍,共同见证他所信、所爱、所望的那位主。 

庆豪的父母也作了见证,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满口感恩和颂赞。 庆豪的妈妈说:“我特别感恩……感谢神赐给我这个儿子,让他陪伴我们这些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是耶和华……” 

我再一次震惊。我以前总觉得,像约伯这样的义人,只在遥远的古时才有,但今天我活生生见到了。我绝不敢低估一位母亲丧失独子的悲痛,这种痛苦是我无法想象的。 然而,在这无法想象的痛苦中,庆豪的妈妈仍然说出了这信心之语! 神的儿女果真与世人不同,我亲眼见到了。

 然而,我也想到:在这震天动地的信心之语过后,会有多么漫长的痛苦折磨。 约伯在说出那句话后没多久就开始咒诅自己的生日,他的愁苦没有穷尽。 也许是预见到将来的苦境,庆豪的妈妈不住恳请我们为她和庆豪爸爸祷告。 

追思会进行到很晚,弟兄姐妹都大得安慰,我也带着平安和喜乐的心回到自己的生活中。 

最近经历了好几个熟人的离世,但都没有这一场葬礼让我大得安慰、满怀盼望。 主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11:25) 阿们!主耶稣啊,我愿你来!(启22:20)

(本文蒙允转载自微信公众平台“拔摩的海岛”,阅读原文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