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百年历史的内山书店回归中国,讲述她的传奇往事

前几天,国内读书圈出现了一件事,2021年7月10日,内山书店回归中国,落户天津。鲁迅之孙、鲁迅文化基金会秘书长周令飞,郭沫若之女、中国郭沫若研究会名誉会长郭平英,日本国驻华大使馆特命全权公使志水史雄,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出版局局长李旭炎等嘉宾到场并致辞。那么这家书店有何传奇?吸引了这些人物来为其捧场呢?

相信不少70、80后的人,在学生时代都读过《一面》这篇课文,对鲁迅与内山书店的故事印象深刻。而这家书店的主人叫内山完造,是鲁迅的挚友,其一生充满了传奇。

内山完造生于1885年,是日本冈山县人。从小是个熊孩子,不爱读书,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他在12岁时就踏入社会,到大阪、京都等地的商店当学徒,此后有相继从事了工人、管家、投递员等等职业,在“社会大学”中积累了丰厚经验。

内山完造结识了牧野虎次牧师,在他的影响下,受洗成为基督徒,其人生也因此得到改变。内山完造原是个不法商人,经常坑骗消费者,但接受基督信仰后,在牧野循循善诱下,不再干这些违法勾当,甚至有了当传道人的想法。

在牧野牧师的介绍下,内山完造与井上美喜子结婚,并一起来到中国上海。内山先是在药房工作,后夫妻俩于1917年在虹口北四川路魏盛里(现四川北路1881弄)开设了内山书店,并于1929年迁至北四川路底施高塔路(今山阴路)11号。

出于店主人虔诚的信仰,内山书店主要以经营基督宗教书籍为主,后又拓展到医学以及社科等类书籍(其中包括不少马恩著作)。根据《鲁迅日记》,他最早光顾内山书店是在1927年10月3日,当时花费了十元二角,买了四本书。此后鲁迅成为书店的常客,到他去世前,一共去了500多次。内山完造与鲁迅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为了挚友。

熟知民国史的朋友都清楚,当时蒋介石政府迫害鲁迅等左翼作家,他们的书籍成了禁书,个人生命也遭到威胁。而内山书店因为是日本人开的,国民党特务不敢查抄,于是这里就成了鲁迅以及其他“进步人士”代销书籍的最佳场所。《一面》这篇课文就描述了这段传奇历史。此外内山书店也是左翼人士的避难所,除了鲁迅之外,陶行知、郭沫若等人也都在此躲避追捕。

内山完造的举动自然引起了某些势力的不满,关于他是“日本间谍”的谣传开始流传,而当代某些自媒体不察,或出于其他目的,就极力渲染内山完造是间谍的说法,误导了不少吃瓜群众。

不过内山完造作为在华日本人,很难超越历史的大环境,也违心地做过一些让国人无法接受的事。比如在“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内山书店就为侵华日军烧饭;而上海沦陷后,曾介绍许广平加入一个文化汉奸组织。当然根据鲁迅后人的说法,这些事情都是出于无奈,并非其有意为之(见周海婴《内山完造与鲁迅的友谊》一文)。

抗战爆发初期,内山完造曾回到日本,但很快就被京都的特务课逮捕,原因是他写过对华友好的文章。此后又在东京被警视厅逮捕,因其在书店窝藏了中日“进步人士”。

但这两次入狱都有惊无险,他在1938年又回到了中国。他在上海仍持反战立场,因而没少到日本军部的“做客”。

1945年日本投降后,内山书店被国民政府以敌伪资产被没收,而他也被遣送回国。在日本侵华期间,内山完造有意无意地做了一些不法的事,在信仰的作用下,他在晚年陷入深深的忏悔。决定把余生都投入到中日友好事业中。

内山完造与1950年创建了日中友好协会。1954年参加接待新中国第一个访日代表团。1956年11月19日,到上海鲁迅纪念馆参观并题词:“以伟大的鲁迅先生为友人的我是世界上最光荣的人。”

1959年,内山完造以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身份来华访问,但不幸因脑溢血病逝于北京。根据他生前遗愿,内山完造遗骨安葬于上海万国公墓。

内山书店旧址,在1981年被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而在2019年内山完造的后人访问天津,希望书店能够回归中国。建议得到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重视,于是在今年七月这家有着104年历史的老书店,再次回到了她的故乡。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