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福音小说】永不再见 ,我生命中的所多玛与蛾摩拉(六)

(六)老男人欲玷污流氓儿子曾经的女人

努尔吉的母亲留下了惠子的电话号码,惠子也从努尔吉母亲那得到了努尔吉的电话号码。努尔吉不在家,惠子暂且住在努尔吉那,努尔吉的母亲给了惠子一些钱,一见如故的两个女人,相处了一整天后,二人分手道别,惠子开始等待消息。

单身汉的窝居,一旦有了女人入住就不一样了。

上帝从男人的身上取了肋骨造了女人,因此确切地说,女人不是从泥土而来,女人的情感细腻,喜欢干净是她们的一种天性。惠子把努尔吉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而且还买了一些简单的装饰品。

七天的时间一晃就快过去了,可对于惠子却变得有些漫长,她希望努尔吉能快快回来。在七天的时间里,惠子居然给努尔吉打去了五次电话,最后一次是在努尔吉返回的途中,惠子得知努尔吉还有四个小时就会回到家中。惠子来到巴别大酒店前边的一处菜市场,她要为努尔吉亲自做一顿自己的拿手好菜。

惠子在挑选菜的时候,无意之中惠子看到了一个人,她放下手中的菜急急忙忙赶了过去,惠子没有认错,那个人就是玩弄她感情的帕甲。

此时的帕甲手挽着一位年轻女人的腰,二人亲亲热热地向巴别大酒店的方向走来。

惠子忘记了要给努尔吉所做的事情,气愤的情绪让惠子不顾一切来到帕甲的面前。她要问个明白,帕甲你为什么那样待我?

帕甲被眼前出现的惠子惊呆了,帕甲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慌乱了片刻后,他才问道:“你怎么还没走?怎么还在这里?”

同帕甲一起亲热的女人问帕甲:“她是谁?”

帕甲急忙解释道:“她是我的一个远方乡下的亲戚,想嫁给我留在威尔城,我不同意,她总是纠缠我。”

“流氓!”惠子气的身体在抖,她狠狠地给了帕甲一个重重的耳光。这一巴掌打得帕甲一个趔趄。

处于闹市区无聊的人们开始围拢过来,不明真相的人们在帕甲胡言乱语下纷纷指责惠子。受了冤枉的惠子有口却不能理论,总归女人要顾及自己的名节,虽然事出有因,但轻易失身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讲是难以启齿的事情,那只能是咬紧牙关自己要默默承受的痛。

与帕甲同行的女人,有几分姿色,特别的是在她的眉间上有一颗米粒大的朱砂痣,点缀的她更加漂亮。然而美丽的背后却是女人的冷酷,她上前一步替帕甲给了惠子重重的一巴掌,她还用污秽的言语羞辱着惠子。

看热闹的人们起哄笑着,可怜的惠子没有得到人们的同情,反而成了人们的笑料。帕甲或许感到理亏,或许担心把事情闹大,他拉起同行的女人的手说道:“算了算了,别跟乡下人 一般见识。”

惠子见他们正准备离去,受了委屈的她流着眼泪挡住帕甲的路。正在这时,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拉住了惠子,他对惠子说道:“姑娘,有什么话跟我说,我给你做主。”惠子正在犹豫之时,帕甲拉着女人穿过人群走了。

惠子看着眼前五十多岁的男人,她委屈地落下了泪。老男人冲着围观的人们说道:“散了吧,散了吧,都是家里的事,没有什么可看的。”人们陆续散去后,五十多岁的男人,似乎很关心地掏出纸巾去为惠子擦拭眼泪。

“这小脸哭成这样,怪让人心痛的!有什么话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不是别人,他是帕甲的父亲,正好路过此地。他了解这个遗传了他太多“优点”的儿子,一定是占了女孩的便宜,否则女孩不会有这样过激地举动。

惠子得知老年男人是帕甲的父亲后,惠子就一五一十地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帕甲的父亲。

谁知这个人面兽心的父亲,面对受伤的惠子述说内心的伤痛时,他却没有因为儿子的败坏生气,反而心里想着:这是一只送到嘴边的羊羔,不品尝一下实在是亏了!他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惠子的身体,心里想着如何分享惠子身体的感觉,他开导着惠子说道:

“孩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要活得那么累,身体最终不就是一把泥土,别太认真了。”说着拿出一点威尔币,拉起惠子的手放在惠子的手心中······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辽宁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